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半城烟火浮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出招

半城烟火浮流年 亿玥 3316 2019.11.12 12:17

  刚才他们的对话,东丽也听到了。按照他们的说法,那九公子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而且还是一个她们都没有听说过的人。她是谁?

  那么,上次宫宴里,九公子承诺一个月会给出答复,难道不是他还没有做好决定,而是心中已经有答案了。

  那小姐,怎么办?这么多年来一心扑在他的身上。多少豪门贵族来说亲,都退去了。

  东丽身侧的司徒兰芳现在脸上沾满了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

  她应该跟她说,没事,没有了九公子,我们还可以找更好的吗?九公子在小姐心里已经是最好的了。去哪里找更好的呢?

  刚才未她们开门的人,过来时正看到两人从门外台阶上下去。

  “这么快就走了?难道公子没在?不过怎么刚才进来时是打着两把伞的,现在怎么只剩下一把了”他迷惑的挠挠头,过去把门别上……

  “这不是司徒大小姐吗?怎么现在这副模样。”不知是谁突然说道,声音里充满了讽刺意味。

  这里可是市西有名的酒楼――东来居。

  大多数达官贵人都喜欢来这里。这里不像市中心那般人流量多、喧哗,而是多了一丝清净。

  “我家小姐怎么了?况且,我家小姐想怎样就怎样,关你什么事?你管得着吗”东丽一听她那话就来气。尤其是看清楚来人是谁后,那不是一个七品官员家的女儿吗?她早见过了。这还要得益于宰相府那未二小姐呢?不然她怎么可能知道还有怎么一号人物。

  “哟!火气倒不小,谁惹你了?说出来让我们也高兴高兴。”她就看不惯这司徒兰芳平日里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不过话说回来,不得不承认的是,有些人,只要不喜欢你,那么她就能找到千万种理由说你这样那样又怎么样的喽。

  那人袖口掩面笑着,而她身侧的任若杉倒是一句话未说,竟没说让她们进来躲雨,也没有要嘲讽她们的意思。静静的站在那里。

  “东丽,我们走吧”司徒兰芳现在可没有心情同她们这些无聊的人瞎扯。

  “是,小姐”一手搀扶着自家小姐,一手撑着伞。

  那人却不打算轻易放她们走。

  “说两句就受不了了,还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好意思了?”她们所来的方向,不就是熠王府的方向吗?这些年来,她们又不是不知道司徒兰芳对熠王的情意?

  而她们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这样的天了,熠王竟然没有留她。那说明什么……,好不容易逮着机会,为何不利用利用。

  “你再说一边”司徒兰芳走出的步子,顿下。对上那肆无忌惮的脸庞。她不做点什么,还以为她司徒兰芳是好欺负的吗?

  “为何你自己敢做,就不许别人说。若是怕别人说,就别去做。”刚才司徒兰芳看向她的眼神,令她寒栗。

  司徒兰芳从伞下走了出来,东丽要跟上,却被她止住了。

  雨水瞬间啪嗒打在她身上。七月的天里,穿着较为厚重的衣服,现在又承载着雨水,身体更加重了起来。可别忘了,她可是习武之人。大病初愈的她,承受这样的重力还是可以的。

  雨水顺着姣好的脸庞嘀嗒嘀嗒打在地面上。

  那人没想到这一幕,她朝她们走过去是要干嘛??

  “你知道出言诋毁朝廷命官是什么罪吗?我现在就先让你尝试一下,对我出言不逊的下场。”是那人无礼在前,就休怪她了。

  …………

  几天后,司徒兰芳打了七品官员女儿的这事在域都里传得沸沸扬扬。

  当时司徒兰芳说,诋毁朝廷命官这事确实不假。往年司徒将军在外征战的时候,她也曾为国出力过。所以回都后皇帝为了嘉赏她,就赐给她‘小将军’的称号。那时的她才十四岁吧!所以按理来说,她确实是朝廷的官,而不只是将军的女儿而已。

  而那名七品官员的官帽也被摘了。

  有人评论说,这司徒小姐当年的风范犹存呢;有人说,这司徒小姐是不是太暴力了,以后谁敢娶她啊!

  就是说什么的都有,司徒兰芳倒是不去关注这些。随他们去吧!

  灏京,长安动用各方人脉,终于得出“那名宫女”原来就是皇帝哥哥带回来的那女孩。

  “难怪,我说皇帝哥哥怎么这么快就变心了,原来是同一个人啊。”听完汇报人的话后,长安自言自语说着。

  宫中,梦妃观望着外边被淅淅沥沥的雨身敲打落的满地黄花。她身后的丫环――伊茹为她披上披风。

  “公主,让奴婢关上窗吧!天凉了。”

  “关上吧!”伊梦玲淡淡道

  “公主为何不去见国主,而是一个人在这里呢?”她知道公主是想见到国主的,却不明白为何要过好几天才去一次?

  “他,也不喜欢我去打扰他吧。因为她回来了”她回来了,不就是是归海妺吗?

  “妺姑娘?”在伊茹看来,国主对她也只是一时半会的好而已。帝王心,自古以来,又有谁真正得到过?

  贤倾殿里头,现在已经恢复了以前的状况,南宫辰波了一披新的人过来,好像又回到了当初她没有离开时的样子。

  “刚回来不久,没有不习惯吧!”南宫辰今早下了早朝就过来了。还说什么雨下得大,他回不了朝阳殿。要等雨停了再回去。

  “要是不习惯呢?”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人不是了。即使在回来,也没有了那种感觉。

  归海妺想着,自己什么时候竟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以前她倒是对这些没什么。也许也是那时候很少有这样的变故吧!

  “若是不习惯,就搬去朝阳殿同我一起住,床虽小,但还是可以挤挤的”南宫辰对上她的双眸,坏坏一笑道

  “算了。还是在我自己这贤倾殿比较好”朝阳殿,那是什么地方?嫔妃们争着要前往的地方。朝臣们有时会在那里书房议事。所以说是非多啊!

  南宫辰放下手中的筷子,从怀中摸索着什么东西。

  “你找什么,要不要我帮你?”看他一身朝服,活动起来确实不怎么灵活。她也就说说而已,这不刚说完,就自顾自的吃起了自己的饭。

  “不用,你啊,还是乖乖多吃点,都瘦了”相对于他初见她时,确实清瘦了一点,所以得补回来。

  之后,他才掏出一块玉佩

  归海妺太眼的瞬间才发现,那不是……不是他送给她的那块玉佩吗?怎么在他那里?她以为已经丢了。

  一看到这玉,她突然才想到,南宫辰他自己的那块还在她那里呢。

  “我也给你看样东西”从腰间拿出那块从凌霄那里得来的玉佩。

  “你知道它为何会在我手中吗?”她不信这玉被谁夺走的,他南宫辰会不知道。

  “你拿走的”南宫辰脱口而出。凌霄不就是他吗?这话没毛病。

  “是我帮你拿回来的,若是没有我你现在怎么能见到它?所以你打算如何报答我?”

  南宫辰起身来到她身后,俯身在她耳边说道“以身相许如何?”

  归海妺!!

  “我就说说而已,你别当真,况且我那块你不是也帮我找回来了吗?这样就扯平了。”她一个有婚约的人,这么招惹他,好像不太好吧!

  “妺儿,嫁给我吧!我们马上举办婚礼”南宫辰他日期已经看好了,下可月十五,也就是八月十五,那是一个好的节日。

  归海妺手中的筷子滑落,他这是向她求婚吗?

  可她……说不上来愿不愿意,若是她只是一个这个时空的女子,那么她会答应吧!可只要一想到在现代自己的家人,他们发现自己不见了,那他们怎么承受得了。

  如果她现在答应,那么就意味着,就要同身旁这个男子永远在一起,以后他们还会有属于他们是孩子,那么回到现代再也不可能了吧!

  南宫辰的一双手,从后面拥抱她,多想就这样一直一直的留她在他身边。

  他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要离开自己。

  所以是不是只要用婚姻留住她,她就不会走了。

  “这,,南宫辰,你是北辰的国主,婚姻不该这么草率才是。你需要的不是我这样一个来历不明孤女。”他们之间是不可能的,哪怕不知不觉中彼此已经动了心。大臣们怎么会容许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长久的带在君王的身边?

  所以南宫辰宠宠她她们并没有什么意见,君王嘛,偶尔换换口味,也不是不行。一个没有身份地位的女子而已,谅她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但若是皇帝给了她身份地位,那么就要另当别论了。

  “我想要的就只有你,所以,嫁给我,好不好,做我的王后?”王后,多少女子费尽心思得不到的,这时他却轻易的对她说,要让她做他的王后。她何德何能可以让他这样不惜一切也要让她嫁予她。

  “我,,,”归海妺从檀木凳上站起,但南宫辰的手仍然没有放开

  “我还没有想过同你成婚这件事?”她看向他的目光都是躲闪的

  “那现在想好不好?我等你”门外的雨声还在下可不停。

  “我心里已经有别人了”她知道,无论说什么,他都不会松口的。

  那么就让她直接讲吧!她无法舍弃那些陪伴自己成长的家人。可她也不想伤害到他。但若是亲情与爱情不能两全的话,就让命运安排吧!

  也许她离开这个时空是那时,这里关于他们对她的记忆也就全消失了。就仿佛……仿佛这个人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南宫辰的目光沉了沉,她心里真的有别人了吗?是那个她所说的‘未婚夫’,还是大秦的“九皇子”?

  难道可以是别人,就不能有他半分的位置吗?

  “你现在只能是我的人,即使你心里有别人,那又何妨?”既然得不到她的心,那么就留住她的人。能每天看着她,已足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