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半城烟火浮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赴宴

半城烟火浮流年 亿玥 1834 2019.10.22 14:39

  北玄大陆,由大大小小十多个国家组合而成。而国土占地面积最大的要属位居中部的鸢离国,其次是坐落于北极星下的北辰,两国之间相隔几个小国,再次则是与鸢离国比邻的大秦……

  北辰――国都――灏京

  一夜之间,全城大街小巷、楼阁亭台皆在议论国主――南宫辰――一次北巡带回来的女子,究竟是什么来头?相貌如何?国主为什么带她回京?毕竟,宫里那些嫔妃、美人,有几个是国主自己选进宫的?算算,可以说微乎其微?这次突然带回一身份不明的女子,难免引得全城轰动。

  朝阳殿――

  一身灰墨色,其中镶嵌着暗红锦带、腰间配上一块由南红玛瑙、其中间点缀着一颗蓝宝石的玉佩,端坐于王座上,听下面人的汇报。

  “主上,妺姑娘已经安置好,是否需要再多派人过去”南宫辰近身庞齐进来汇报道

  “不用,她也不喜喧哗吧”

  “是”

  “下去吧。”

  “属下告退”这才转身离开

  贤倾殿――

  苏莉不免好奇问“姑娘,来自北方吗?姑娘和我们这是人都生得不一样呢?”从刚才进来的第一眼,看到这位国主带回来的妺姑娘,给人的感觉就是平易近人。她以前不是没伺候过人,只是就是这妺姑娘给人的感觉不像后宫的那些嫔妃。也许她不是北辰人吧。对上她的明眸皓齿,使人忍不住与她亲近。

  “也许是,又或者不是。”在这个时空她也不清楚,究竟何方是她心心念念的“东方”。但一路向东应该可以解开心里的疑惑。

  “刚才听庞总管唤你苏莉,是吧?”

  “是,奴婢叫苏莉”

  “苏莉,想出宫吗?”

  苏莉忙跪在地“奴婢不想,姑娘千万不要赶奴婢走,在外面,奴婢已经没有什么可以依靠的了”

  “快起来,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问问你想不想陪我出宫去玩,黄昏时再回来”扶起地上的人儿

  “这恐怕不妥,若是姑娘出什么事……”

  “你不必担心,南宫辰说过不会囚禁我的人身自由,我和他只是……”突然意识到差点将他们之间的协议泄露

  “只是什么……?”刚到门口的南宫辰接上道

  苏莉被归海妺直呼国主的名字惊到了,差点没再跌下去。又听到国主的声音,忙福身告退

  “你怎么来了?你那么久不在,不是应该有许多政务等待你处理吗?”三个月不在宫里,要说没有才怪,即使底下人办事能力强也总有他们决定不了的事吧。

  “今夜后宫设宴”

  “哦,那我准备准备”

  傍晚时分,一轮明月高照,宫中大大小小的地方都被点亮,再则宫里长廊,蜿蜒曲折的弯道都悬挂着灯笼。

  含章殿内,除了高处正对门的王座上空着外,其之下的各个席位都坐满了人,左右前后在互相讨论着什么。此宴席除了不同品级的文官武将外,还有后宫有妃位的妃子。

  “国主驾到~”随着一声呼喊在殿外响应,殿内瞬间悄然无声。

  南宫辰携手归海妺一同走了进来。能和国主一同进出是多少女人的梦,更何况现在坐在那里的妃子,她们见到国主的次数,一年下来寥寥无几,而她归海妺却一次意外中得到了与他朝夕相处的机会。要说是命运不公,还是归海妺太幸运?这并非她所求,甚至从没想过会有什么交集。她心中所念的是那遥远的东方。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达?

  归海妺走在殿堂正中,总感觉不适应。在这之前,她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有羡慕的眼神,妒忌的目光,以及好奇于面纱之后的那张容颜究竟是有多惊艳的人?怎么连平常应是个果断、冷漠之人的国主都吸引了。从国主看她的目光足以证明一切,那是他们这底下的人从未见过。

  归海妺越往里走,越发觉得投在她身上的目光越灼烈,而身上的宫装裙摆又有些长。她的目光朝其方向望去,一不慎,脚底一滑,差点摔向后去,还好南宫辰眼疾手快,他的手及时的搂住她纤细的腰。

  凑近她的耳边小声道“小心”

  众人惊鄂,外面传言国主对这北方带回来的女子定是非比寻常。但传言怎么不可以轻信呢?没成想,事实正如传言所说的那样。在这样的场合国主与那女子如此亲密。

  归海妺也是一惊,他们虽然相识数日,但何时有过现在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不容她多想,南宫辰已将她揽腰抱起。

  !!“你……”

  “嘘,众人都看着呢”南宫辰轻言道

  王座上,南宫辰将归海妺放在自己腿上

  众人一同起身,异口同声道

  “微臣,参见国主”

  “臣妾,参见国主”

  归海妺趁底下众人都低头问安,便施力一跃,欲想挣脱下来,却不得。

  “妺儿,待在本皇的怀中不好吗?”南宫辰加大手中的力道,以两人之间可以听到的声音道

  “你不觉得,这有损你君王的形象?”这要北辰的百姓耳中,对他会怎么想?

  “本皇只在乎你的想法”

  归海妺?

  说完才向底下道“众卿,免礼”

  众人才坐回原位

  …………

  随时间流逝,一场宴席总算过了。这其中有两个嫔妃说是不舒服,提前离开了,想想,会舒适才是怪事。殿内的人,谁不是好奇于那个女子的长相而来的呢?只是,没料到今夜她会带面纱。而又有谁会自讨没趣,去询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