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半城烟火浮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区别对待

半城烟火浮流年 亿玥 3272 2019.12.16 13:11

  江湖人士配宰相千金,百姓都传开了。

  面馆里有人道“没想到啊,宰相的女婿竟只是一名江湖侠客,怎么我就没有遇到这等好事?”

  另一人回答“你会这么认为是不知道其中原委,怎么可能只是江湖侠客。你以为宰相会看中区区一个江湖人士?据说,那人来头大着呢?是哪门哪派的掌门来着,我给忘了”

  你唱我和中引来了许多人,吃面的忘了,就连店家都放下手中的生意,凑过来听他们说

  又一人道“我还听说啊,那人以前经常出没在北辰境内,想必是北辰之人。”

  “你就少吹吧,不知道就别瞎嚷嚷,我们还等着他们说呢”

  不同的人,你一言我一句,瞬间面馆失控,什么你说不对我的才是对的。引来了官府的人,这才得以解决。

  翌日,北辰的上空照常地飘着雪。

  朝阳殿内,集满了太医,殿外是众大臣,他们一宿为休息。

  从昨天申时进宫到现在都还没有离开过,半夜里他们瘫坐在朝阳殿的书房里,在听到外头声音嘈杂之后,纷纷起身整顿衣冠,保持国主离开时的姿态站好。

  随后声音不断,但没有见人进书房来。

  太医们一个个进来之后,他们才知道出事了。

  站了一宿,至今没有消息。当然南宫辰昨夜为何匆匆出宫,他们也一并知道了。

  又是那个女子,看来真的不可留了。三番两次给国主带来灾祸的人,他们必须将其除去。

  心里这么想着,但没人敢动手。

  最后他们一同决定,先将其从国主身边除开。

  大牢里似乎不合适,那么后宫里不是还有一个地方吗?

  清宁宫,只要她去了那个地方,相信不用他们动手,都可以清除掉她了。

  清宁宫,什么地方那还用想吗?先皇在世时,就只有一人进去过,如今时隔多年,那人怕是已经连骨头都不剩了。

  醒来的归海妺感到身后一片冰凉,自己是在什么地方?

  本要继续睡的,却直直给冷醒了。

  头痛得紧,尤其是后脑勺。睁开眼,她难以置信……

  自己这是在什么地方?茫茫白雪,那不成还在做梦,梦中就是这样的。

  “姑娘,你醒了?那请进吧!”一宫人用仇恨的眼神看她?给她开门

  她从雪堆里起来,不难想像自己现在的脸色定是苍白得吓人

  她一脸懵,这人看仇人一样看她,他做什么了吗?

  而且最过分的是,让她睡在雪堆里一夜。

  她睡的地方雪都化掉了。南宫辰是不是太过分了。她记得就是说了她几句而已!有必要那么小气吗?

  她醉酒打人的事,她是不知道了。但那之前的依稀还记得一二。

  这些都不说了,这人给她让请,去哪里?……

  自己身前这个地方吗?里面杂草丛生、雪落在其上,把它们压得弯下了腰。

  宫里还有如此荒废的地方?

  “姑娘请吧”那人趁她观察里面的情况,一把将她推了进去。之后门被那人从外头锁住了。

  “姑娘在理由好好享受”他转身离开

  归海妺叫唤“哎,回来,我还有事要问你呢?凭什么把我关在这里。要是让南宫辰知道,看他不砍了你的脑袋、灭了你九族。”透过门缝,看到那人停下了脚步

  那人回以一笑“把你关在这里,是国主的意思,你就别怨我了。我们做下人的也很无奈啊!”一副真的无奈的样子。之后他就笑出了声。那叫一个畅快。

  他走远后,归海妺才转过来。那人说是南宫辰的意思,他凭什么关她。

  就因为她见了允熠吗?他是不是太不讲理了。不让她好过是吧,她偏好活得好好的。

  只是……眼前那么深的草丛,里面会不会有什么东西在里头。

  她首先想到的是蛇,蛇虽要冬眠,但不排除部分的,它们只有吃饱喝足了才会安心冬眠。吃不饱那一睡下去还不灭了。

  她小心翼翼地绕过长廊,走到并排着的屋子里。

  房梁上蛛网幕布,走廊红木之上皆是尘灰。

  她要活下去着实不容易啊。

  四周阴森森的,不知道晚上会不会有鬼怪出没?

  绕过一个弯又一个弯,她不知道去哪里。就在一间房外停了下来。推门而入,心里害怕也总要面对不是,现在不找好个地方,晚上更骇人。

  灰尘随着开门声扑面而来。她深吸的一口气,弄得鼻孔里都是灰尘。

  这地方是多久没人住了啊?

  南宫辰的伤,太医们束手无策,大臣们无奈之下,张贴告示,寻求江湖人士。能医治者赏银百万两。

  街道上人来人往,都在准备着过年。尤其是秀房里,妇女出出入入,有的来取衣服,有的才做。

  告示板上,人们聚集在一起,议论纷纷,国主怎么突然遇害。都在猜测何人如此胆大妄为,在京城内都敢动手。

  看完告示后,又都摇摇头离开。无奈他们没有那能力啊!

  宫里太医都束手无策,何况他们了。

  林峰命人调查昨夜的黑衣人,至今还没有消息。

  说到太医宫里少了一位,许医师,昨天还看到他,今天就不见踪影了。

  据庞总管说,他请假。

  要好久才回来,不知道他有什么事?

  林峰一个人忙得焦头烂额,一刻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清宁宫里,下午的时候,来了一位稀客――小桃。

  老远听到敲门声的归海妺一脸尘灰地出来。

  “姑娘,你还好吧!”小桃的声音从外头传来

  归海妺见到是她,自接一句话不说的要回去。

  “姑娘,你就不好奇自己为什么被关在这里吗?”

  她还是没有回头,她为什么被南宫辰关在这里她也想知道啊?却不得不装作什么都不想知道的样子。她是落魄了,但志气还在。

  以前她有的是南宫辰给的,那么今后她会自己去争取属于自己的。

  “听说有苏莉姐姐的消息了,姑娘不想知道吗?”她不信她还会无动于衷?

  急促的脚步停了下来,苏莉……小桃究竟想干嘛?

  “直接说吧!你想怎么样?看我落魄的样子?如你所愿见到了就请你离开。”

  小桃掩面而笑“姑娘说的是什么话。再怎么说我曾也是照顾过姑娘的人,今天来这里不过是想告诉姑娘你一些事。”

  她静静听她说着

  “姑娘不是告诉过我,苏莉姐姐还有一个表哥吗?可是为什么我派人出去寻却没有这样一个人。”

  归海妺:怎么可能找到,那不过是说说而已。

  “原来姑娘那么早就怀疑我了,枉我还想隐瞒着你,让你一辈子都不知道呢。你知道我演得有多辛苦吗,演着演着我差点以为那是真的了。却原来都是假的。姑娘待苏莉姐姐终究是不同的。那次下毒的事,若换成是我,姑娘不会像维护苏莉姐姐那样维护我吧!”苦涩的滋味,原来这么刻骨铭心。她想要的不过是一个人真心对待而已。

  “所以,你就陷害苏莉,把一切罪责都推给她。”她如何不心痛,都是她自己的人,到最后却成了这样。

  “是啊!我就是看不惯她有的比我的多。我和她明明是一起进宫、一同到姑娘身边伺候的。凭什么她得到的比我的多。我哪里做得没有她好。她能得到姑娘你的真心对待,而我却不可以。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

  她自问没有区别对待,只是苏莉那丫头比较懒,哪里不舒服都会跟她讲,她就会给她煎药,喂她喝药而已。

  而小桃,在贤倾殿里就她最让人放心了,起得早,做事认真。什么事都亲力亲为。

  没成想这样让小桃以为她待她不够好。

  如今变成了这样,多说无益,散了也好。

  至于她刚才提到的苏莉的表哥,她是真的试探她,不过仅这一次而已。

  若真的待她不好,为何她知道事情的真相了以后,没有告发她?

  小桃等待着,却没有听到她的回答。

  “你无话可说了吧。哈哈哈~,不过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认清,在这后宫里那所谓的情意本就不存在。有些东西啊,只有自己去争取那才是真的。只有自己有权力了,那什么都才是真的,哪怕是假的,都会变成真的。姑娘,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她是明白了,却没有了以前的快乐,无忧无虑,她不禁悲哀了起来。却不想别人看到。

  也只有此刻在这里允许自己直面真实的自己。什么情绪都不用伪装。

  “本就没有对错,自己认为是对的那便是对的。”她淡淡说道

  这句话,她曾经也说过,却忘了,是对谁说了。她不恨她,她只是为自己活而已。

  小桃能这么看透也好,一个人可能看得太透会少了许多快乐。但至少在这后宫之中不至于太吃亏。

  “姑娘就不恨我吗?我背叛了你们,是我拆散了你们。”她不恨她?她希望姑娘恨她,那样的话,说明姑娘还是待她还是有半点情份的。

  若是不恨,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为什么要恨你?你只是做自己认为对的而已。”

  “好一句认为对的。我不信你待谁都是这样的?国主,他不是很喜欢你吗?若是他起来问你,你恨不恨他。你还会这么平淡的说‘不恨’吗?”她彻底败了吧,早知道为何还要过来。

  明明来时,心里求的是姑娘的一句原谅。

  小桃说的是什么意思?南宫辰‘起来’,他不是应该老早的就起来去上朝了吗?

  她今天一天心里都赌得慌,总觉得出了什么事。而她却记不起来。

  “小桃,你把话说清楚,南宫辰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她跑到门口

  小桃,自己一时差点说出口了。不知道也好,姑娘现在已经够困难了,不知道不失为一件坏事?

  她走了,任归海妺在里头呼喊,她都没有回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