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半城烟火浮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复杂的关系

半城烟火浮流年 亿玥 3438 2019.11.16 12:57

  钟煜想着,主子也真是的,昨天不知道怎么了,从贤倾殿淋着雨回去后就把自己关在里面一夜,今早才出来;现在又同妺姑娘好了,怎么那么阴晴不定啊!

  以前吧,主子的脾性总还可以按常规出发,而现在却是猜不透了,有什么事要他们去做也是那样的突如其来,让他们措手不及。

  “这样啊!那麻烦你回去以后,若姑娘还有什么没有带多去的,我们再送过去。”苏莉在朝阳殿里,也就和钟煜最熟了,这事就拜托给他了。

  “好!”

  钟煜却不明白,妺姑娘都去朝阳殿了,苏莉他们不是也要一同前往的吗?怎么把他们留在了这里?

  朝阳殿的书房――

  南宫辰在处理政务,而归海妺则边吃着点心,边四处逛逛。

  其实吧,她一个外人进这里不太好,但南宫辰允许的,她就不用想太多了。

  “南宫辰,书房书这么多,藏的到底都是讲些什么的书?”书房里的书令她看着眼花缭乱,那么多,南宫辰不会都看完吧!

  “什么都有”

  “那你都看吗?”这么多,要是他真的都看过,她就不得不佩服了。

  “从很久以前就开始看了,基本上都翻过”他略带回忆的数着,自己是什么时候看的了。

  “这么牛!”突然飘出这句话来,她也无法,好像真的找不到什么词来形容他了。

  南宫辰??

  虽存疑惑,但听她那语气,倒是明白了她的意思。

  “看来当皇帝也不容易啊!”她以前本以为皇帝谁都能当。因为历史上,不是有哪里哪里出现的什么起义这些的,推翻了朝廷,自己建立起新的王朝吗?

  看这些只要人力物资足够,大多数情况下都可以达到事先预知目的。

  看来啊,是她想多了。

  如果容易,这偌大北辰怎么这么安定,很少出现混乱呢?

  “皇帝哥哥,我来看你了,你看,我给你带谁来了?”每次长安的出现都是未见其人,她的声音就率先传进来了。

  南宫辰一听声音,继续自己手中的笔,这现象他已经习惯了。

  归海妺??南宫辰的妹妹,她来了。她转身看向正朝里走进的两人,因为逆着光,她看不太清楚,长安身侧的人是谁?只是依稀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

  待他们走进后,才借着室内的光线才看清来人……竟是……冷懋谦。

  璇明教主凌霄的朋友他怎么会在这里?

  “妺姑娘,好久不见”冷懋谦也看到了她,便向她打招呼。

  “冷公子,好久不见。你怎么会在这里?”眉头微蹙,他不是璇明教教主的好友吗?怎么在这里?

  “说来话长,等以后有时间,我再慢慢向你道来。”他们的故事要说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很久了?久到他还没认识长安的时候。

  “这个不必麻烦你了,妺儿有什么想要知道的,问我即可”南宫辰听他那话,手中的笔停了下,看向他

  冷懋谦展颜一笑:这算是夫管严吗?

  这还没成亲就这么管着她,要成亲了那还得了。

  “对对对,哪里还用得着你啊”长安对自家哥哥那话赞同的说道。

  “总会用到的吧!不信等着瞧”他略有些不服气,却更多的是同他们开玩笑时的语气。

  归海妺发现没有她插话的份。他们三都是老相识了,而独有她一人是局外人。

  长安瞧他一眼,眼中好像是我等着呢。不过她今天来除了与冷懋谦一起进宫外,还有别的事呢。

  “皇兄,你说过要把她赐给我的,所以我今天就是来带人的,你不会反悔吧?”她看向归海妺。其实她知道,带着她怎么可能?不过就是想看看哥哥他不情愿的模样。

  谁让他总拿皇权压着她,不让她出去的。

  “带我走?你怎么比我还记仇?我还以为记仇,这天下就数我第一了呢?”她有些迟疑的指着自己。

  她们不就是打了一架吗?谁也没有赢。她倒好,还惦记着要带她回自己的府上。

  “其实吧,我也没什么意思,就是要你陪我玩几天,仅此而已。”长安突然走向她,一手搭在她肩上。

  对上她的眼时,长安不禁感叹,多么清澈明亮的眸子。

  也只有她这样没有想她一样闯过殊正殊邪的江湖才能拥有这么一层不染的黑眸了。

  她竟越发喜欢眼前之人做自己的皇嫂了。

  “胡闹!你府上那么多人,哪里还需要人?若是需要,我让庞总管再多波些人给你便是。”他怎么能让她离开他的视线,几天也不可以。

  “皇帝哥哥,你这也太不讲理了,你也不问问人家姑娘愿不愿意跟我走?万一妺姑娘就是要跟我走呢?而且我府上绝对不会比你这宫里差太多”看哥哥气急败坏的模样,她想笑的,但还是努力憋住着。

  “妺姑娘,你说是吧?”她又再次开口。

  冷懋谦无奈,自个儿将自己身侧的酒倒了一杯,倾入口中,掩住了满脸的笑意。

  阿辰啊,也就只有你这妹妹敢这么坑了了,而你还不得不跳进去。

  “我……若是我答应,有什么好处?”其实不去她考虑,偷扫向南宫辰的方向,看到他那双锐利的眼,她感到……她若答应,会很危险。所以故意不去看他。

  “好处?……你要什么只要本公主有的,一定满足你”对她来说,那些都是身外之物,而且都是哥哥送的。所以将哥哥的东西送给哥哥喜欢的人理所应当。

  “上次,我们不是没有分出个胜负吗?要不,现在你认输了,我就答应你。别说几天,即使你要我陪你多久都可以。”这长安公主还真是有趣,要她一个孤女回府干嘛。她可什么都不会。

  南宫辰没想到她会答应得这么爽快?她就不想想他的吗?

  “不行。”长安一句话回绝。她怎么可能认输吗?在江湖上这是很丢脸的好不好。

  “那恕我也不能答应公主了。”她刚才也就赌一赌,输赢吧对她来说没什么。一个现代人输给一个古代人应该不丢脸吧!

  不过这两兄妹,差异还挺多的。比如说,长安活泼开朗,尤其是话多。而南宫辰吧,就平常话很少,给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疏远感,尤其是对他后宫的那些嫔妃。

  南宫辰听到她这话,脸色才算恢复了点。

  “妺儿,过来”让她和长安那丫头总呆在一起,就怕她会学坏。

  “你是不是该放开我了,你哥哥喊我了。”她轻言说道

  长安一副极不情愿的模样“那你答应我,改天咱们好好比一场?如何?”

  “好,你来定时间,到时候通知我一声即可”她现在再不过去,南宫辰不知道会怎样?

  “好,一言为定。”她这才满意的松开了她的肩膀。刚才她那不情愿的模样仿佛不曾出现过一样。

  “你,可别又干嘛?”走进的她对他说道,她确定这话只有他们两人听到。谁让每次他让她过去都没有好事的。

  “我能干嘛?”南宫辰坏笑道。

  冷懋谦看他们两人耳鬓厮磨的样子,这还有人呢。你两……

  “咳咳”

  “冷懋谦,你不会是昨天染了风寒吧!”若是没病他咳个啥?

  “……确实是,所以公主要不要对我负责。昨天我可是陪你逛了一整个公主府的。不要太多,几锭金子即可。”他说得倒是简单,一锭金子在这个时空少说也足够平常人家一年的支出费用了吧。

  长安:什么鬼?你确定昨天是我硬要带你去的?

  “好啊!本公主要什么那不一定有,但区区几锭金子,不在话下。但是,我的重要财务都在皇帝哥哥这,你就找皇帝哥哥要吧!”你去要,看他给不给你。她调皮的朝他一笑。

  “算了算了,我可不敢用你们兄妹两的钱。”用了,不付出点代价那是不可能的。他又不是没有尝试过。

  归海妺??他这话说得,这兄妹两人当真是那样的人吗?代价又会是什么代价?

  南宫辰捕捉到她的神情。暗想她这也太敏感了吧!阿谦才一句话就让她把他想成什么人。她不会以为他也要坑她吧!

  不过,话说回来,要是她嫁予他,那么他的东西不就是她的了吗?

  “这个妺儿不必担心,只要你想要,我的就是你的,而且是无条件的。”他凑近她耳边低笑说道

  她的耳边不自觉的红了。

  “皇帝哥哥,你们在说什么,我们也想听”长安刚说出这句话,还未待人说什么,就传来“咕咕……”的声响。

  都怪她今天还没吃饭。不过这里就他们四个人,她也不觉得尴尬。

  “皇帝哥哥,你现在要不要传传膳?”她倒是直接。

  不过,经历了昨天,想必他们这四人中,用过早膳的恐怕找不到吧!所以不如借着长安这话,大家一起用个膳。

  一说起吃饭这事,归海妺就会想到昨天那场景,还不是饭惹的祸吗?

  她几乎已经产生了不敢再同南宫辰一起用膳的想法了,太尴尬了。

  她不能如愿吧!以前在贤倾殿,要多久才同他一起吃个饭;但从今以后,怕是南宫辰每一餐都会有她的参与。

  所以只好能躲一次算一次。

  “林峰,传膳”南宫辰一声令下,门外的林峰听到主子唤他。连忙进来回到

  “是,国主”之后就神色有些慌忙的出去了。

  他刚才不是在同门外那帮兄弟聊天吗?聊着聊着,主子唤他要不是他们提醒他,他都还没反应过来。这不差点误了正事。

  “那个,我先出去看看苏莉他们搬得怎么样了。等会儿就不陪你们用膳了。”

  才跨出一步的她,手却被南宫辰拉住了。

  “这点小事,他们会办好的,不用担心。”他也理解,毕竟昨天嘛。可是以后她习惯了就好。

  “是啊!你底下的人,你还担心什么。走吧,走吧,再不走我都要没力气了”

  她有些夸张的说着,她本要过去搂着归海妺走的。但自家哥哥还拉着她的手呢。所以这次识趣的停了要冲过去的冲动。

  路过冷懋谦是身旁,见他还没有要走的样子,就干脆扯着他的衣袖,这才使得冷懋谦跟上。

  在他们的身后,南宫辰则牵着她的手,跟着走了出去。

  归海妺虽然对于这样不适应,但还是乖巧的跟上了他的脚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