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半城烟火浮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回宫

半城烟火浮流年 亿玥 3187 2019.11.06 17:30

  归海妺一个人穿梭在漆黑的森林里,时而还听到头顶有什么奇怪的声音传下来。一轮月高悬,明亮如镜。

  “以后还是不要在晚上出来了,晚上什么看着都感觉阴森森的。”而在她身后不远处却有一个人影。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她走他也走,她停他也停了下来。

  她一路跟随着北斗星走,晚上,灏京就在北斗星的正下方,所以,只要跟着它走,就一定能走到灏京城。

  大秦轼王府――

  “王爷,刚才见司徒小姐刚从北门回来了。”

  这是七王――允轼的侍卫――赵焘

  “她回来了?一个人?”允轼背对着他,抬头看着天上那轮明月。曾几何时,他都是这样度过的。

  “不是”

  “不是吗?也是,她该是和九弟在一起吧!”若是没有九弟,那么他们的命盘会不会有一天能转在一起。

  “王爷,你误会了,不是和九王爷,是东丽带人去接司徒小姐回来的,只是看着司徒小姐的脸色似乎不太好,也许是夜凉的原因”赵焘将刚才见到的都说了个便。

  “脸色不太好?也许是吧!”

  “赵焘你下去吧!本王想一个人静一静”眼始终没有从那轮月移回来。

  有些人不是得不到,而是你没去争取。

  东方的天空渐渐褪去灰色时,归海妺总算到了灏京城外,而这个时候,城门还没有开放。没办法,只能等了。

  不过,她不是有南宫辰的玉佩吗?若是那些士兵知道那应该会放行的吧!士兵不认识,但不是还有他们上头的人吗?总不至于也不知道吧!

  看到城门上的守卫手持着长枪,来回注意着四周的动静。突然好像看到了她后,两个人就聚集在一起,应该是在说怎么办吧。毕竟这个时候,只要是平常人家谁会到这里。更何况还是在城门外要进京的,当然不得不谨慎。

  “城下何人?为何这个时辰出现在那里?”城上两守卫中一人向她的方向大声说道,好像怕她听不见一样。

  “我不过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来京城投奔舅舅而已。”她还要再说什么,城上那人却打断了她

  “竟然这样,那便再等半个时辰吧,半个时辰之后,你就可以进来了。”看出他欲进京的急切,守卫偏要让他明白,不是什么人他们都会放行的。国主驾临都还要确定一下是不是本人。毕竟这个世上,总有人不怕株连九族,因为已经没有族可株了。

  “那我这里若有你们国主的信物呢?”掏出那块玉晃了晃,以确定上面的人能够看得到。

  “你说你手中的东西是国主的信物,那我们手中的这把长枪还是国家专制的,比起来,你是否还觉得你的物件更宝贵?”若是这士兵知道那真是国主的信物,恐怕就不会这么理直气壮的说这话了。不过,他说的确实也在理。

  “好吧。那若是国主亲临呢?你们是不是也不放行。”她好奇,南宫辰治理下的北辰是什么样的?她都没有好好去关注过太多。

  “我等只听军令”说了这话之后,那两人就不理她了,各之继续刚才的巡防。

  “可以啊!”她赞赏他们。国主驾到都不一定开,更不用说,她只是有信物了。

  “南宫辰治理下是北辰,其实蛮好的”她要等,这个时候却也不抱怨。才一个时辰而已,她都等那么久了,也不在乎这一个时辰。

  “但愿南宫辰不要怪我现在才回来,他会不会听我的解释?”归海妺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

  “南宫辰,我回来了,你有没有想我?”她对着面前的空气说着,好像那里就有南宫辰一样。

  “这样,也太那个了,一听就起鸡皮疙瘩,换一个”思索着,构造着相见时的那种情景

  “南宫辰,我回来了,你不会怪我现在才回来吧”这都是什么话?

  一直和她保持着相同距离的那个人,现在仍在归海妺身后的人。见她这个模样,越发觉得可爱。

  一个时辰,说长不长,说短也短。

  “终于可以进城了。”

  之后进了城门,久违了,灏京。

  她一路朝宫门所在的地方走去。

  街道的两边,这个时候还没有多少人,她转过一个个弯,终于来到宫门口。

  守卫将她挡在了宫门外。

  “闲杂人等,还请速速离开。”守卫毫不客气的警告着她,好像她要是再靠近,就不会客气了一样。

  “我,,你们大人呢?麻烦你去请他过来,就知道我是不是闲杂人等了”这些人不认得她,那么他们‘掌官’总认得南宫辰的玉佩吧!

  “你以为,我们大人是谁想见就能见的吗?你以为谁都会像你一样这么闲,一大早的就来找事。”这种人,做他们守卫这一行的,他们见多了。有时候还说是哪宫娘娘的亲戚,有十万火急的事要进宫禀报……唉,他们守卫也不好当啊。

  “我,,,”深吸一口气后才慢慢道

  “那么请你把这块玉交给钟监督总可以吧”归海妺将怀中的玉佩递给那个守卫

  守卫,刚要把玉丢回去……却看到手中那块玉,无论是其光泽还是作工,不是一般的人能打造出来的。

  “你等着,至于钟监督来不来不是我能决定的,我就只负责把玉交给他”说完就转身朝宫里走去了。……

  不久,还没有见到那个守卫出来,钟煜就已经从远处跑了过来。

  他一见到玉佩,大吃一惊!!国主的玉佩怎么会在一个陌生人的手上?

  “你,你是?”他现在的情绪怕是用一波未平一波来形容都不为过,又是国主玉佩,又是杳无音信这么久的妺姑娘。即使她现在身着男儿装,他也一眼就认出来了。

  那么国主的玉佩,在她的手上也就说得通了。只是疑惑的是怎么不见国主一同回来?

  “妺姑娘,真的是你?你总算回来了。”她是不知道,自从她不在宫里的这些日子里,苏莉是怎么过来的,现在她回来了,苏莉也应该会很开心吧!

  “是我,回来了。让你们担心了。”不知道,那个人有没有也担心她?

  “回来就好。没有受伤吧”想到当初她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被带走,他们难免会做很多设想,就怕她会遭遇什么不侧。

  “怎么会,就算受伤也是别人,我还是很厉害的”有人关心的感觉真的好好。

  “我们边走边说”钟煜提议,国主回的信也是说这几天会回来,但信中没有提到妺姑娘,他们还正疑惑着呢?这不人回来了,但愿国主也快回来吧。

  “好。。苏莉她们还好吧?”她明明要问南宫辰怎么样了的,可话到嘴边就变成了苏莉。

  两个人走远后,宫门口的众人?那个人还真的和宫里人有关。而且刚才看他和钟监督的谈话,那个人是……那个女子

  守卫皆寒颜……

  “你就自求多福吧”说这话的人守卫想着,还好他刚才憋住了不说话。不然他无法想像要是国主知道他们是怎么对那女子的,那么……是不是该收拾收拾东西回家了。

  “我哪里知道是妺姑娘,要是早知道,还至于自己说那么多废话吗?”这下他竟觉得,以前感到无聊的事,现在却是如此的充满乐趣。

  贤倾殿――

  “妺姑娘,你进去吧,我就先回去了”他还有好多需要去事情要处理,比如说,现在还在牢狱里的许流觞,他也该去看看他了。

  “嗯”

  苏莉她们受苦了。这些天里,除了担心她外,还被禁足在贤倾殿。不知道有多少人已经趁她不在而落井下石。

  归海妺一步一步走进贤倾殿,她没有在的这些天,贤倾殿的四周环境还是她走时那个样子。

  首先,庭院里拐角处,一个一身素色的人影,正在洗衣。

  那是苏莉??她在洗衣服?衣服不是应该送去浣衣局洗的吗?

  “苏莉”她唤了苏莉的名字,却没有得到回应

  苏莉??“又出现幻听了”

  而后继续搓这手中的衣服

  “苏莉,你怎么在这里洗衣服?”她再次唤苏莉,她为何不理她,还是自己这么久不在,苏莉在怪她?

  再次听到姑娘的声音的苏莉,手中的动作一顿,衣服从手中滑落入盆中,扭头转身

  “姑,,姑娘”泪水从她那张不施任何粉黛的脸上滑落

  “真的是你。你回来了?”几步的距离,她跑了过来,激动的抱着她,在她肩上抽泣。

  归海妺用手轻拍她的后背,安抚她“我回来了,让你们受苦了”

  “奴婢不苦,姑娘回来了就好。”

  归海妺她看了四周,环境是一样,但这里的人却不见了。也是这那种时候,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苏莉顺着归海妺的眼看向本该有人时而进出的门口,姑娘该是也猜到了吧!

  “姑娘,他们前几天被调走了,因为宫里实在太大,需要用到的人也多,这里啊,有我和小桃就可以了”她只是希望,姑娘不要感到人走茶凉。所以即使那些人是自己走的,只能向让姑娘说他们是被调走了。

  “苏莉,谢谢你,一直都在等我回来”谢谢她对她那么好,明明她们相识的日子并不算久,而却能得到她的真心对待。

  “姑娘说的是哪里话,既然国主让奴婢伺候在姑娘身边,那么奴婢就会一直等待姑娘回来。”如果姑娘一直都不回来,她也会一直将贤倾殿打扫成姑娘离开时的那个样子,哪怕一辈子。一生中能遇到像姑娘这么好的主子,是她的幸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