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半城烟火浮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赴宴(下)

半城烟火浮流年 亿玥 3185 2019.11.01 18:15

  “文钰,这位是?”

  允熠刚才的动作也太明目张胆了,也难怪司徒兰芳震惊。而她就是要喊他的字,因为他的字很少有人唤。仿佛只有这样,他们的关系才不会变得疏远,就好像曾经一样。从这两次见面中,她能隐隐约约感觉到他的变化。

  他还是一如从前的那样唤她――小兰,明明所有的都一成不变,却让人感到一丝不安。

  “她是……”

  “我叫氵陌,允熠江湖上的朋友”

  归海妺打断允熠要说的话,就怕他下一秒又说出什么话来。不是不相信他,而是他实在是太不靠谱了。

  “我叫司徒兰芳”

  “哦!是你啊,常听允熠说起过,那时候就在想,是什么样的女英雄能把我们允熠制服,没想到,今夜竟有幸见到。”她也是拼了,一本正经地睁着眼睛说瞎话,她容易吗?

  “文钰,向你提起过我?”那是不是说明,在他心里,还是有一点她的位置的?

  “是啊,闲暇时,我们偶尔谈谈会谈到允熠他过去的许多事。”他们哪有谈啊!可以说对于他,她还真什么都不清楚。但话都到这里了,总不能拆台吧!

  “允熠,你说是吧”侧过脸来看他,用手肘抖了他一下。

  “氵陌说的都是对的”只能说这话没毛病。

  “都这个时候了,文钰,我们也该进宫了”司徒兰芳看了一下天色,才发觉已经不早了。

  “也是”

  一行人走进了宫中

  朝仙镇,其占地面积不宽不广,百姓安居乐业。这里融合了两国的文化,从格式不一建筑物、人们的穿着、习俗习惯……都充分可以体现出来。

  而在其北部,有一座寺庙,在这个时候,传出了几声“珰~珰”的报时钟声,那是到戌时了。每隔一个时辰,这样的钟声都会准时准点的响起,每天都这样,从未经断过。

  一个一身黑衣的人,从寺里出来,与披风相连的帽子遮住了他的半张脸。他想所得到的消息与里头那人说的不一样。但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会继续找寻下去。

  正山门之下,只见那人将手中的信打开,似要再度确认其中的信息。之后就没入了夜色中。

  船上,座无虚席,当然除了还有三个位置空着外。

  年过半旬的皇帝坐在正对船入口的上座上。贤妃洛氏则居其右侧。虽然都这个时候了,会宴的主角还没到,但却从皇帝的脸上看不出一丝一毫嗔怒的情绪,而是同各大官员举杯共饮。

  “熠王爷,司徒小姐到~”船外传来宫人的报道。

  船内瞬间一片沉寂,仿若时光禁止,万物无声。

  “儿臣,参见君父”

  “臣女,参见皇上”

  “草民,参见皇上”

  三人一同出口,行礼

  “儿臣等来迟,望君父惩罚”允熠再次开口

  “无妨无妨,快起来吧!若真要罚,就罚你多来宫里陪陪朕。熠儿,你说可好?”皇帝对九皇子的喜爱,众所周知。但皇帝难道就不觉得,这样对其他皇子不公平吗?明明多年来,陪着他的是在域都的其他皇子。而且,他也不担心,他们会因为妒忌而导致兄弟面和心不和吗?

  可能吧!要知道,皇帝也曾年轻过。也许即使他一视同仁,最后得来的结果也是这样的吧。

  生于帝王之家,本就有许多事,是不同于常人的。比如,兄弟和睦就成了跨不过去的坎。

  那么倒不如,能多给他些温暖,就给他多点。

  “儿臣领命。”

  “熠儿,你身旁这位是?”皇帝这才注意到允熠身旁除了司徒家那丫头外,还有一个人。

  “君父,这位叫氵陌,是儿臣的一个朋友”他解释道。嘴里这么说着,可心里却想着,若是他们早点相识,现在向君父介绍她时就不会只是“朋友”这个称呼了。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正如他看向她时的眼神,总是无意识的将他对她的情感流露。而他却不自知。明眼人若是细细端详,能看到也是有可能。

  “想必熠儿的这位朋友,对熠儿来说,意义非凡”一个能在这么重要场合出现的人,当然意义不一样。至少,允熠让他的君父先见见,有个印象。未来的路,他有时会在想会不会如计划中的那个模样发展?

  “入坐吧”允文昌说

  “谢君父”

  “谢皇上”

  三人回到,事先安排好的座位。司徒兰芳坐在允熠的对边,而归海妺的位置本该在入口处的那个角落,这个时候因为允熠的原因,就被安排在了他的左侧位置上。

  在他们这行人上了船之后,船已平稳的开了起来。

  “没想到,你君父对你的喜欢,会这么毫无遮掩的表示出来”坐下的归海妺小声对允熠说道

  “那你猜猜看,君父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他反问

  “不知道?也许,除了你这张脸外,你还是有优秀的一面的”说完,自顾自地手拿一块点心,放入口中

  允熠无奈“那你要不要也试着喜欢我,喜欢我这个,相貌还算出众的人”

  归海妺差点没被呛到,一只手反射似的执起座上精巧的杯子,一口喝下去。

  之后,允熠注意到她紧蹙起的眉头。也想到了原因。看来她定是一急之下把杯中的酒当成水了。将一个水果递过去给她,说

  “慢点,喜欢我不用那么激动。说出来就是了,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归海妺将他递过来的果子吃下之后,才稍微感觉喉间的涩味减淡了些。同时抬眸,撇见了对面向他们这里投过来的好几双眼睛,那些人也看到这边的目光之后,才突然将眼神放入其他地方去,手中的杯整起的一同举起,好像说好了似的。

  归海妺狠狠瞪他一眼,还向旁边挪了点位置。这时想怼他的,但还是安分点好。不然又该成为多少人关注的对象。

  允熠对上她瞪他时的眼神,暗笑,这人连瞪他都这么可爱。

  船内正中间,舞女随着乐音舞动着。不同位置的人也在小声说着什么。

  “代麇,刚才你看到了吗?熠哥哥身旁那个人,好像和他很要好”任若杉将刚才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收入眼底。其实她想说的是“熠哥哥和那个人好像很亲密”,但下一刻,她被自己给惊到了,她怎么会想到“亲密”呢?熠哥哥刚才不是也说了吗,只是朋友而已。所以,就将要出口的“亲密”换成了“要好”。

  任若杉作为宰相千金,虽然是庶女,但宰相就只有她和嫡出的任若彤两个女儿,给她们等同的父爱。

  她一出生,娘亲就去世了,可能也是这样,所以府里人对她虽然都是恭恭敬敬的,但那也只是恭敬而已。

  不像长姐任若彤,夜里有人为她盖好被子;生病了,几乎全府上下都为她担忧,请医的请医,抓药的抓药;药熬好后,还有母亲的亲自喂药。而这些,她就只能奢望,从没有得到过。

  所以,她每每做什么,力求做到最好,至少不要输给长姐。这次宫宴,虽然这次长姐没来,但即使她来了,她也不允许自己输。

  “小姐,代麇也看到了,但王爷只是递给那人一个果子而已。再怎么好,也好不过夫妻之间。等王爷成婚了,自然和那些朋友就会少来往了。”代麇相信,域都多少人引以为典范的小姐,一定可以得偿所愿,嫁给那个人。

  “是啊,朋友再多,谁又能取代妻子的位置呢?”

  沾了点酒的原因,归海妺感觉船内有点闷,正欲出去走走。

  却被皇帝叫到“氵陌公子,这是要去哪里?朕还想着,竟然你是熠儿的朋友,想必也了解他,在许多方面应该都能达成一致。……所以,你认为,在坐的各大千金中,谁会钟意朕的熠儿”

  归海妺犹记得,好像刚才趴在桌上的她昏昏噩噩中,似乎也听到了什么成婚?

  这皇帝是要她为允熠选妃吗???

  那怎么不问问他本人?还是已经问过了?

  归海妺向允熠投去怀疑的眼神。确定要她为他选吗?

  “回皇上,若落花有意,流水也有情,那便是皆大欢喜的事。草民,喝得有点多了,若说错什么话,还望皇上恕罪”他的幸福,她可不敢做主。皇帝会问他一个外人,可能也是要让他自己做主吧!

  皇帝也许还有一层意思,就是想看看这个允熠所谓的朋友,对他的影响有多大?不久前,归海妺只看到对面看他们的人,却没有去注意到上方那道敏锐的目光。

  对于皇帝问她这件事,众大臣虽然震惊,但同时也各怀心思。

  “君父,这件事,可不可以给儿臣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后,儿臣再给你答复,一定让你满意。儿臣知道多年来不能像皇兄们一样,在君父膝下尽孝。所以今后,一定时常多陪陪君父。”

  君父想要的不就是让他娶一个王妃回去,好好待她,不要再往外跑了吗?那么他就保证,不信一个月的时间君父都不会给。

  “熠儿是说真的?”

  “儿臣保证”

  “也好,可不要一个月之后,熠儿还没得到你所钟意的女子”其实吧,他自己的儿子,喜欢谁,他怎么会看不出来,只是……一切等一个月之后吧!

  皇帝的话一出,让本准备好好展现才艺的各大家千金都失去了这个机会。

  正妃的位置,只有一个。但若是能有幸被熠王看上,即使是个侧妃也不错。古往今来,正位,谁能一直坐着呢?有时候还是要“让让”贤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