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半城烟火浮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苏府

半城烟火浮流年 亿玥 3270 2019.12.09 13:53

  “以后,有什么事吩咐宫人去做即可,不必亲力亲为”南宫辰握着她稍微暖和的手

  自从她搬来朝阳殿后,南宫辰有想过要找个人贴身伺候她,只是她拒绝她。

  朝阳殿是什么地方?归海妺清楚,她一个人进来前朝已经有人按耐不住,若再来多来些人,是非不是更多?

  “好,听你的。”她乖巧回答

  这几日里,她在古籍翻到一些她所需的信息。

  时空的转换,不可能毫无预兆的发生,而且来到这里的还是她一个人。

  天体运动发生碰撞导致的可能性不是没有,只是这几率很小,小到几乎为零。谁都知道,各类天体均有自己的轨道,千百万年来,安安分分运行在各自的轨道上。

  所以,排除这一可能,那便是有什么东西在指引。

  以前她百思不得其解,翻阅典籍也没有抱多大的期望。却在最近,真的找到了一些信息,只是书上并没有很明确表明具体是什么。

  她总结出来的则是:比方说桌面上的一块磁铁,桌面上没放什么的时候,它放在哪个位置都好像没什么区别,但一旦桌面上放些金属碎屑,磁铁就会吸引着这些碎屑与自身粘合。而放上其他的木屑则再怎么靠拢也看不出有什么吸引或是排斥想像。所以吸引与否还与物质的性质有关。

  她就好比那些金属碎屑,而这个时空则是那块磁铁,她之所以来到这里要追溯到婚礼当天,她不同于其他人的地方。

  不同于其他人的地方?太多了,她的身份是新娘、她穿的是国际顶级设计师设计的纯手工定制的婚纱、高跟鞋和婚纱是配套的、……还有就是婚戒

  她结合梦中和当时场景仔细想了一遍,梦中是林雨寒要为她戴上婚戒的瞬间,就狂风大作;而事实是,她为林雨寒戴上戒指时,才刮起大风的。

  那阵狂风似在阻止她嫁给别人。

  别人结婚,都是新郎先给新娘戴上指环后,接着新娘才给新郎戴的。而她的婚礼则不然,这个过程完全是倒置过来进行。

  那么这样一想,问题就很可能出在婚戒上。当时一枚戒指就在她手中,在沙漠中醒来却没有注意,如果随她一同来了的话,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葬身于荒漠之中了?

  书中最后留下四个字:

  ――回归本源――

  回?没有离开,哪来的回?

  那样模棱两可的四个字,指的是什么意思?

  是说她终要回去吗?

  “南宫辰,我问你个事,好不好?”刚才她沉思,南宫辰也没有打扰她,她突然抬眼看向他时,发现他正看着的自己

  “嗯”

  “你相信时空穿梭吗?”

  对面的南宫辰没有马上回答,她这是意有所指?以前她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她醉酒那次。

  她说得不清,他却一一记下来了。

  “这也不是不可能”他眼神滑过冒着热气的君山银针,归海妺看不到他面部表情

  她原本以为南宫辰会全盘否定。记得长安说他其实不信这些有的没的,只相信自己看到的。

  帝王该是谁都不信的吧!这世俗中,谁又是真信得过的呢?

  何况他一代帝王,怎么会相信别人?世人,谁不是对他有所求,却敬而远之的?

  “妺儿,想说什么?”他等待她的回答,他知道她心里有事瞒着他,只是自己从来也不过问,想着等她想说了,她就会告诉他的。那么会是现在吗?

  “我……没什么,这事情太玄幻了,怎么可能,没想到聪明一世的你居然会相信。”事实是真的发生了,而她却不敢去面对,所以时常告知自己,要回去,回去才是正轨。

  “如果事实是真的呢?”他对上她的眼眸,似在确认她真的不信吗?

  归海妺?!!难道他看出了什么?

  “如果我说,我来自异界,妺儿相信我们可以在一起吗?”他作个假设,归海妺却不知道怎么答了

  观察敏锐力如他,怎么会什么都不知道?

  她和南宫辰不就是吗?她不敢尝试,怕结果自己无法承受。

  “没有如果,所以我们……”不可能

  “妺儿说过相信我。现在还相信吗?”相信无论要经受多少困难他们都会一起去面对,相信他是她的良人。

  “怎么会不信?只是有些事是无法改变的。”――回归本源――深深扎进她的心里,竟有些疼,要是不知道,是不是就可以自私一回了?

  她站起身,背对过他,有些人终究是得不到的吧!

  南宫辰也走到她身后,拥抱她。

  “相信我,没有什么是不能改变的,你不是不信命的吗?我也不信,所以有什么事,让我陪你一起面对好不好?”脑袋低在她的肩窝,不管未来里会发生什么,他都愿意冒险试一试。

  她又何尝不想,也许真的没有她想的那么坏吧!

  客栈里,司徒兰芳确定信是送进宫里了,却没有任何动静?她不知道那人有没有收到。可能性很多,她也就不纠结了。

  江湖上,传得风风火火的不就是千层阁那位新阁主吗?

  她怎么忘了,文钰和千层阁的关系?

  在得知消息后,她想飞上马到他的身边去,只是后来冷静了下来。现在的千层阁还有很多事要他处理,她贸然过去,自然会给他带来不便。

  现在她越是见不到传说中的妺姑娘,心里更好奇。

  爹爹来信说,让她回去域都,她暂时有其他的打算还不想回去。所以回了一封信,等过了冬再回去。

  客栈里,煮茶温酒的小厮进进出出,为客人填满酒杯,天气寒冷,街道上人影进的进了客栈,回的回了家。

  千层阁允熠有一大堆事情还没有处理,得找一个帮手。可大长老的伤才刚刚有所好转,三长老那里又闭门谢客,四长老自那天比赛后,就不见了踪影,只有二长老了,只是多年来不干涉阁中之事的他会不会帮他呢?

  长情谷,允熠一袭墨色,走进谷中。

  现在是午时,不知道二长老有没有在?

  里面的人见到他进来忙行礼。疑惑着国主怎么会光临他们长情谷?

  “阁主,你怎么亲自来了,有什么事通知一下就行了,怎么还亲自前来”多年来跟在二长老身边办事的宫昊见到来人,迎了上去

  二长老现在不在,也不清楚阁主此番前来,所为何事?

  允熠直接跟他说明了来意,1请二长老暂代理管理千层阁。

  他当初离开域都的目的至今都还没有完成。现在阁中局势还算稳定,且非处理不可的事,他花了几天的时间也差不多该办的都办了。

  外公的头七已过,他要暂时离开阁中,去把另外的一件事办了,时间若晚了,怕就来不及了。

  二长老没在,他让宫昊代为通知后,他就下山了。

  一路南下,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了?有没有一瞬的想过他,还是已经把他忘了?

  听闻她已回京后,他就从域都飞奔而来,却不想正巧遇到外公的事。

  自己一开始只是好奇,能得到素有不近女色之称的辰皇特殊对待的女子究竟是什么样的,只是现在不一样了,他自己的情感开始不受自己的控制,若说以前的那些是假象,那么后来没有她的日子,他的思念又怎么解释?

  辰皇为她不惜暴露自己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身份。

  如今他此去灏京,只是单纯地想带回她,还是对她有了不一样的情感?

  鸢离国不同于处于它北方的灏京,灏京寒冷霜冻,而它却艳阳高照。

  鸢离一年里似乎只有夏、秋两个季节。许多花在鸢离只长叶不开花,导致春天的氛围弱了许多;雪更不用说了,几年能降落一次已是稀罕。

  苏府,平日里很少在府中的苏长誉这天却罕见地在自己的府邸清闲地饮起茶来,坐在主座之上的他边饮着茶边往外看,似在等什么,脸色却看不出一点情绪。

  茶换了几壶,他照样那样一步也没有移动过。

  离开灏京后,苏莉回了鸢离为什么说回呢?

  她不是北辰人,这里才是生她养她的地方。

  离开四年了,鸢离的都成――兰州变化并没有多大明显。

  要说变那么便是宫里的那位脾性更加变化无常了。

  她一回来就进宫将自己得到的东西交了上去。她的任务总算完成了!

  在灏京这四年,日复一日,生活得过且过吧!

  任务虽完成,却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倒是心里充满了歉疚。

  她利用了她,那个她在灏京唯一真心待她的人。

  不知道姑娘知道后,会不会责怪她自私?

  她想以她对姑娘的了解,她不会;姑娘一个那么通情达理的人会体谅她的。

  即使这样,她还是期望着姑娘永远不要知道这件事。那样的话,在姑娘心里自己还是那个亦真心相待她的人。

  一路回了苏府,那个离开了四年的家。在府外站立了良久,儿时的记忆一一呈现在脑海。那时候自己就像这正高照的太阳,明媚而灿烂。

  再度回首已物是人非,过往回不去,未来不知道要往哪里走。

  进了大门,向正堂走去。她知道那里不会有人在等她回去,但她还是走了过去。

  !!!令她震惊的是,父亲在……知道她要回来,所以在等她吗?

  离家已久的苏莉见到父亲,不免泪花打转。

  她唤道“父亲”

  这两个字,她没有说出口足足四年有余了。

  仅两个字,让心中的暖流在汹涌澎湃。

  苏长誉闻声,抬起眼眸“回来了”将手中的茶杯放下,从座上起身“簪子呢?”伸出一张手

  苏莉瞬间凝固,仿佛时间禁止,她多希望时间定格在上一秒。原来是她想多了。

  父亲他怎么会关心她呢?从小到大,她就没有见过他对她笑过,却对其他人笑脸相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