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半城烟火浮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造访将军府

半城烟火浮流年 亿玥 3538 2019.11.09 14:11

  那天夜里,司徒兰芳回府后病了,按理说习武之人,身体不该那么娇弱才是。可能心病还需心药医吧!

  这不已经过去四天了,还不见好转。而迟迟等不到她好转的冥王――也就是允轼这天难得的造访了将军府。

  允熠叫熠王,按常规他这皇兄允轼也该叫轼王的,但听着怎么这么……好像是咒他一样,所以皇帝就赐给他一个冥字,期望他今后能有自己的一番工业,而不是由皇帝直接给。

  允轼他进将军府的次数,伸着手指都能数得过来,可以说,渺渺无几;其一,是出于避讳,将军嘛,哪个皇子不想得到他背后的势力?其二,则是,他知道兰芳喜欢的是他的九弟,所以他就不去打扰她的生活,只希望她可以得偿所愿,那便是他的幸福。这也是为和比允熠还长两岁的他至今还未娶的原因。

  可是,计划是永远赶不上变化的,若是他的九弟在那次宫宴里,明确要娶兰芳,那么他也不会打破自己一直以来尽量不进将军府这条准则。

  那天,他得到消息,九弟带回来了一名女子。他猜想着那名女子和九弟会是什么关系?终于在宫宴那天得知,那个所谓的‘氵陌’,九弟的朋友,原来就是那名女子。九弟看向他的眼神就好像他自己面对兰芳才有的眼神。

  从那一刻起,他知道九弟他喜欢她,而并非是青梅竹马的兰芳。

  那么是不是说,他有是有机会的,有机会陪在兰芳的身边,伴她一生,可她会喜欢自己吗?

  允轼在将军府管家的引领下,一步步走进了这座不知是多久没有来过的府邸,

  他的到来,令管家有些不知所措,但很快便平静了下来,作为将军府这么大的一个管家,随机应变的能力不会太差。只是将军平日里不喜喧哗,所以偌大的将军府除了必要的人外,没有多少人了。

  但将军府的构造却别有一番雅趣,蜿蜒曲折的走廊里,阳光透过正上方交错有致的爬山虎,在脚下洒下斑驳的树影。一串串红橙黄绿的爬山虎,由上自然流落下来,好像纹路复杂的流苏、彩带。

  “微臣见过王爷”得到消息的司徒燚从正堂里出来迎接,左手贴右肩,弯身鞠躬。

  “将军不必多礼,是本王突然到来唐突了”允轼单手以示他平身

  “王爷里面请”他也不知道冥王此次前来为何意?

  在朝堂之上,他站的是冥王这一方,因为无论如何,在他看来兰芳和允熠是不能在一起的。

  三人向正堂走去,边走边聊一些家常。

  允轼突然前来,也只得找借口说是有什么事要与他商讨。

  午时,坐落于市中心的左绱堂前台这时倒是一切如常,只是后院里不太好。

  左盈盈正为她那不省事的师兄包扎伤口,在受伤的左肩上绑上绷带。

  “师兄,你说是谁伤的你,你都不知道,这让人无法相信诶”在她眼中,他已经算是高手了,虽然还不是顶尖的那种,但已经够厉害了。那伤他的人是谁呢?

  “就是看着很有钱的人,他的手下干的”冷懋谦想到当时那情景,不是他打不过,只是不想动手而已。

  “有钱人?……师兄,你又去那种地方了?”她算是明白了,这师兄啊,在那种吃过那么多亏,还去;真的无法理解啊。

  就青楼来说,没有家室的人去去一两次、或是偶尔去一次总行了吧!偏偏她这师兄有事无事往里跑,这也已经让人难忍了,他还……给自己立下规矩,在里头绝不动手。唉!有哪次他受伤不是栽在那个地方的才来找她的呢?

  更无法理解的是,一个师傅是学医的,他这个徒弟竟然不识任何草药。还是人家的大师兄,这要穿出去别人怎么相信?

  “我就无聊去去而已,没成想会变成这样。我跟你说,你要是再不回来,我管他怎么熠王,先到他府上闹一闹再说。还有你,到底是他的命重要,还是你师兄我的命重要?熠王没有了,还有冥王,霄王、敬王……,而师兄我要是没有了,就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了。所以知道吗,我比较重要。”他说着倒是理直气壮、头头是道。

  他那天不上从璇明教回来吗?途中遇到了冤家,没办法不得不大干一场了。对方死伤惨重,而他自己也不太好,不知是哪个小儿暗中放冷箭,导致他左肩被箭矢穿透。身受重伤的他,最后进了青楼,不就是要找一个好疗伤的地方吗?偏偏半道杀出个程咬金,非说他怎么怎么对那姑娘的了。他像那种人吗?况且他还身负着伤能干什么?

  “这话也只有你敢在我面前说,要是到师傅他老人家面前,看你还敢不敢?”一想到,她这师兄一受罚时,那个怂样,她就忍俊不禁。

  “有何不敢?”反正师傅又不在,他就不信,师傅还真有顺风耳能听到。

  “好吧!对了,这几天你去了哪里?我就不信,你一直都待在那种地方。”冷懋谦这个人,怎么样她还是知道的,不是非不得已的事,他不会无故离开还不告知她一声。

  “去见了一个朋友,和他未来的夫人。”一想到当时,他一收到信,就赶过去了。他就想看看是什么样的美人,将江湖上人人闻风丧胆的无上尊吃得牢牢的?果真还没让人失望。

  只是不知道他们的喜酒什么时候可以喝。据他观察来看,一时半会还不行。

  “朋友?我认识吗?”说起朋友,好像师兄很少提起,不免产生好奇。

  游走江湖,谁都可以成为朋友,但谁又知道,下一秒他会不会给你倒打一把呢?

  所以朋友从来都不轻易说出口,除非是已经认定了的那种。

  “以后师兄介绍给你认识认识。还有,我跟你说,我过几天要出去?”想到待在这里他也帮不上忙,只会越帮越忙,倒不如出去逛逛。

  “又出去?这次不会又是去见谁吧?”他一天天出去,陪她……们的时间都少了知道吗?

  “去找我的真爱啊。你说我告白九十九次了都是失败的,那么第一百次会不会成功呢?”

  “好吧,去吧去吧。不过在这之前,我想问你个事,你上次不是跟我说过一种药吗?就是那种叫‘绝命丹’的药,你知道吗?它出现了”想着师兄这么神通广大,无所不能,应该知道的吧!

  “出现了?你从哪里得知的?”冷懋谦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震惊不言而喻。

  “你不会还不知道吧?”她看他的脸色猜道,但没道理啊!好吧,自己这师兄毕竟也不是万能的。

  “你说,它是不是在哪里出现了?”他无论如何都要问明白

  “这几天,我不是都待在熠王府吗?你知道的,九公子受了重伤,而之所以我不得不留下的原因就是他所中的就是绝命丹。”若不是这样,凭她的医术用得着本尊亲自留下吗?

  “熠王中的是绝命丹?”怎么……他算是明白了,阿霄那药原来是用在了熠王身上,这是多大的怨啊!竟然初次见面就这么毒。

  “师兄,你是不是知道这药早出现了?”看他刚才陷入沉思,左盈盈觉得她的猜测八九不离十了,准是这样的。

  “我怎么可能知道,而且熠王受伤才几天的事,那时候我远在朋友家里,怎么会知道呢?要不是你提起,我都忘了还有这事”盈盈越是坚定她的想法,他就要越表现出不知道的样子。

  “好像也是。不过,我正打算着如何研制解药,不然以后谁要是再受伤,我这身体可消瘦不起了。”想到针灸说起不是太难的事,可是,要把握好时辰,不然一过了时间,先前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的,重来嘛人已经归西了。

  “你,研制解药?算了吧,这又不关你的事。还有你怎么可能研制得出来?”这药能不能研制出解药,冷懋谦最清楚了。所以干嘛还让她做无用的努力呢?

  “你这是看不起我,还是质疑我的医术?再怎么说也比你的好上几百倍吧!”他这一窍不通倒还质疑起她来了。

  “好吧!你要研制自己研制去吧!我走了。”冷懋谦起身,将披风披起,向外移步。

  “师兄,你不吃饭再走吗?”她疑惑怎么突然就走了,不是说好过几天才离开的吗?她刚才也没说错什么啊?

  “不吃了,走了,师傅若是来信,记得告诉他老人家,我回来过了,免得他又说我不知道归家。”说完一道身影已经远去。

  庭院里独留左盈盈一人,他走了吗?他是不是忘记了他们之间的婚约?他说等他二十五岁就娶她,而现在算算时间也要不了多少时间就到了。

  一纸婚约,将他束缚在她身边,是不是错了?他好像一直以来只是把她当做妹妹而已。

  允轼和司徒燚谈了一会儿的事情后,正巧司徒燚的部下有事要禀报,所以他就从正堂里出来了,刚好在将军府里走走。

  他今天的目的还没达到呢?怎么会离开呢?于是就在司徒兰芳住所的周围逛着,等待着,有人出来,或是有人进去,他也好问一问她的情况。

  若是他直接进去,那兰儿的名节怎么办?

  “东丽见过冥王”正从药房里端来一碗还冒着热气的药的东丽,这时没想到冥王会在府中。

  允轼转身,他等到了。而且来人还是兰儿的贴身丫环。想必兰儿的情况她再清楚不过了。

  “不必多礼。你这是给你家小姐煎药去了?”眼睛放在那碗药上

  “嗯。小姐病了这么久,也不知道哪天才能好?”主子生病,她们怎么能不担心呢?

  “对了,本王今日恰好带有别国进贡的人参,也许对你家小姐会有用”说着已经将人参递到东丽端着的盘子上。

  东丽刚要拒绝,这万万使不得,却听到小姐的声音。

  “东丽,你在和谁说话?”司徒兰芳脸色苍白,唇色发白,说话有些无力

  “小姐,你怎么起来?”从正门里看到自己小姐依着门框,还咳嗽不止,忙加快步伐向她走去。

  允轼同时在她发起声音的时候,也看到了她。完全没有了平日里,活力四射的模样。望着她的瘦弱的身影,好像风一吹就会倒的样子。

  果不其然,下一秒,在司徒兰芳咳嗽不止中,身体不受控制的向下滑。

  允轼眼疾手快的先东丽一步到她身边,及时抚住了她。

  “冥…咳咳…”她要唤出他,却还是一直咳个不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