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半城烟火浮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森林之下

半城烟火浮流年 亿玥 2312 2019.10.28 23:17

  归海妺想过很多,不知道,回宫后的南宫辰见不到自己会不会担心呢?

  自从‘蝗灾’事件后,要与他告别的,她怕自己会越陷越深。但后来的事耽搁了。也没想到后来会发生这样的事。不过这样也好,时间久了,就都会忘了吧!

  清晨,阳光从洞外斜射了进来,给地上镀上一层温暖的金色毯子。暖风缓缓拂过,悦耳的鸟啼声也传了进来。

  归海妺醒来时,昨夜生的火,只剩下一堆灰烬和几节烧了一半的柴。看本该睡在对边的上官赢,这个时候却不见了人影,暗想他一个伤口才渐渐愈合的人,这个时候跑去哪里了?起身有什么东西从身上滑落。

  这不是上官赢的披风吗?

  将披风放到一边,向走洞口走去。洞口下是几天前,他们掉下来的森林。归海妺向里走去,一束束光线透过树枝照下来,也落在她身上。

  “上官赢~”归海妺四处喊着,希望他听见能应她一声。

  她也不确定,这里会不会有没有野兽出没。廖无人烟的地方,什么都有可能。

  “上官赢~~”她一路喊着,但就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那么大个人,能去哪里呢?不会丢下我一个人跑了吧!也太不够意思,再怎么说,也算同生共死的人了,江湖上不都说,情意的吗?是不是骗人的?”喊着喊着,她都喊累了,后来就一个人边走边自言自语了起来。

  “说谁不够意思呢?”上官赢的声音突然从她的右边传过来。

  “你,上官赢,你是不是爽我,明明听到我喊你了,还不回”听到声音的归海妺朝其方向走去,也难怪她会抱怨,上官赢明明就在附近,她大声唤他,他不回,这下好了,她的自言自语,他倒是听到了。

  “抱歉,刚才你声音太小了,我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上官赢似乎心情不错的道

  “你,你,可以啊。。早知道你这么生龙活虎,我就不必下来了,我还想着要不要一个人先走算了,干脆留你一个人待在这也好。外面是非多,你留在这里,也可以免去许多不必要的是非。不然,又会有多少姑娘像我一样惨遭你毒手”明明是担心他,才过来早他,他这倒好竟敢爽她。

  “你这算是担心我吗?反正我只听出了你在担心我。”上官赢想其实被人关心的感觉还挺好的。他是多久没有体会到这种感觉了。

  “随你怎么想”归海妺又看到从她身边走过的上官赢手中还拿着两条鱼。这附近还有河水?

  “你不走了?刚才我在那边好像听到什么声音了。像是狼群发出的,不过就不知道是不是了。”转身来对她说完后,就继续往前走了。在她看不见的地方,脸上含笑,似乎想到她定会追上来一样。

  “狼?这个地方会有吗?”归海妺疑惑,这个地方看着不像会有狼的地方啊!怪只怪她在没来到这个时空之前,实验经历确实有点少,少到几乎没有一次去过类似这样的地方。

  “所以,我才说不清楚是不是啊,信不信在你”上官赢头也不回的朝来时的路走去,步子还越来越快。

  “信你才怪,我还就不信了”做人怎么能因为别人的三言两语就信了呢?眼见都不一定为实,更别说这道听途说了。更甚至于是对方还是不久前要把自己“卖”去那什么国的人。

  北辰的上空,阴云密布,看着好像随时随刻都有可能雷电大作,劈开乌云,好让倾盆大雨从云端倾流直下。

  南宫辰将国中政事交由国师处理后,便从灏京出发了。

  国师,昝忠世,三朝为国师,为北辰做出的贡献,可以说遍集全国。十五就从军行,收复各方失地,抵御妄想入侵北辰的几波北方势力。在战场上,他骁勇善战,即使后来当了将军,亦身先士卒。在他的带领下,十几年里,北方再无战况。后来,他不知为何,就突然主动辞去了将军的头衔,那时先皇并没有批准,而是过了许多天,在他的再三上书下,先皇才不得不在那么多的奏章上批上“准”字。但同时也没让他‘闲’着,而把一直空着的国师位置推他给。一做就是几十年,至今,他已经五十有余了。但膝下无一儿半女,没人知道他这么多年来未娶的原因。

  古往今来,皇帝最忌惮的不就是位高权重、功高盖主者吗?但不知为何南宫辰就是信任他,每次只要他不在宫里,不都是事事由国师处理吗?

  归海妺在偌大的树林里走啊走,可就是没见到什么河水,那上官赢那两条鱼哪里来的?莫非是她走得不够远?其实她心里也不是如表面上的那么毫无波澜,可话都说出口了,总不能自己拆自己的台吧!那样上官赢会怎么想,还不笑死她。

  “好饿啊,我想回家,不要待在这个鬼地方了。”归海妺摸着自己饿扁的肚子,时不时的还抬头看向树上,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但这些树生的一样也就罢了,要不要这么悲催,连路都找不着了,朝哪个方向走,好像都同刚才来时的路一样。夜也快黑了,不知道有没有狼?

  “不行,我要学会自力更生。爷爷说得没错,这世上好像没有谁靠得住”不禁想起爷爷总对他们说过的话。那时她还认为,其实还是有很多靠得住的人啊。身边的朋友就没有哪次关键时刻掉过链子。现在终于体会到那句话了: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上官赢这次没想到归海妺这人会这么犟,他不就是开个玩笑吗?她怎么就还真就不回来了。明明就是想着,她一个女孩子因他被困在这样一个地方,还不哭不闹的,挺难得的。这不早上醒来,见她还在睡,又怕她饿着,就出去找看看有什么可以吃的。确实没让他失望,沿树林走了很久一样可以勉强入口的东西都没有。直到树林的尽头,才有一条河,这才打了两条鱼回来。

  据他所知,归海妺她可不像可以找到出口的样子。鱼倒是烤好了,但等了许久,仍不见人回来。就披起披风,拿上配剑,出了山洞。洞里只余两条无人食用的烤鱼,和一堆还燃着的柴火。

  夜,归海妺感觉不到夜风吹,抬眼望向天时,只能从众横交错的树枝上,看到零零星星的几颗星。那所谓的北斗星哪里有踪影?天要亡她吗?

  上官赢从他们插肩而过的地方一路四处寻找着。喊她的名字,回应他的却是树上惊飞的鸟儿。

  “归海妺,你出来啊。你出来,我马上就送你回北辰,不带你回鸢离了。你听到了吗?你不是一直都要回到南宫辰的身边吗?我现在就送你回去,只要你出来。归海妺~~”仍是听不到她的回应。

  他后悔了,还来得及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