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半城烟火浮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成亲

半城烟火浮流年 亿玥 3440 2019.11.08 11:57

  一个烟雾弥漫的天里,熠王府张灯结彩,一片喜乐荣荣中夹杂着蒙蒙细雨,但这并没有影响到府上众人的情绪。

  红色包围了整个王府。王府大厅内,宾客都已经到齐,就只等新人了,他们都在讨论着,熠王爷常年在外,而如今也总算成婚了,虽然新娘不是他们心目中的那个。但九公子看得上的必定不会差。

  “有请新人入堂”一尖锐的声音在外头高呼,而室内喧哗声也随即戛然而止。

  从大厅一直往外逆着光看得到一直延续到正对门的那里走来了两个身着红色嫁衣的人影,而他们的上空是交叉联结着的一整块红布,据说是别国进贡的,他们域都至今还没有生产这种可以防雨布料的技术。

  允熠眼中含情的看着身侧的人,他们终于在一起了吗?这种感觉好奇妙。

  时间一点点流逝,允熠想着,要是一直这样走下去那该多好,从青丝走到白发,牵着你的手,不在放开。

  等待着等待着,两人终于到了。皇帝和贤妃坐在高堂之上,脸上洋溢着笑容。

  “一拜天地”御风的声音一响起,两人就转身,朝万丈长空一拜。

  “再拜”又同时躬身

  御风微微一笑,没想到,自己竟有幸在这里为公子和妺姑娘主亲。

  “二拜高堂”他洪亮的声音再次响彻整个大厅

  允熠和归海妺转身回来,朝上座上的两人深深一拜

  “再拜”

  只要再拜,他们就是真正的夫妻了。

  “夫妻对拜”公子终于娶到妺姑娘了,那这也许就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吧!

  “再拜”待两人对拜完第二次后,御风的声音才恰到时间的回响

  “礼成”

  妺儿,我们是真正的夫妻了。你中有我,我中也只有你。

  夜渐深,大厅里的人,醉的醉,走路歪歪斜斜的不少,还有的倒成一片;有人喜,有人悲,但无论是哪种人,酒是最好的东西;忧愁时,喝酒至少可以暂时忘记;喜悦时,也只有酒可以表达内心的情感。

  域都的各条街道都挂满了一排排灯笼,发出璀璨的光芒。一人新婚,全城欢悦。

  新房内,新娘端坐在喜床之上。

  允熠轻轻推开门,脸色略有些扉红,守在房内的丫环,婆子见到来人,就悄悄退出去了,只留他们这对新人。

  允熠走到床边坐下,其实说起成亲吧,他以为就拜拜堂这么简单的事,也没什么紧张的,但今天他自己亲身经历后,却有些无措,就比如现在,都不知道要说什么。

  “妺儿,我们终于在一起了,就好像做梦一样。”他突然有种冲动,要吻上喜帕之下这个人的冲动。

  可又想到,这样会不会太唐突了,即使他们已经是夫妻。

  突然,靠近端坐于床上的允熠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他刚才看到了什么……那是,不可能,不会的,今天他娶的是他的妺儿,一定不会有错的,不会有错。

  可身前这人颈项上的痣是怎么回事,在他的认识的人里,只有一个人颈子上有这么一颗痣。那还是在小时候,他们打架,他无意间看到的。

  还不等他有任何动作,那人就已经将头顶上的喜帕掀起。

  “文钰,你怎么了?”看着受惊的允熠

  ???允熠:怎么会是她??…………

  身受重伤躺在床上的允熠,这个时候猛的睁开眼。而正在着急着的众人,被刚才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

  左盈盈也是,明明看他冒着冷汗,为他擦汗的动作都不禁向后缩去。

  “公,公子醒了”发出声音的是御风

  “醒了就好,已经睡好几天了,是该醒了”左盈盈反应过来后才说道

  允熠,扫过众人,然后才慢慢闭上眼,还好,只是梦;他并没有和别的女人成亲。

  “我没事,你们先下去吧;左大夫留下”他有事要问她,也只有她能为他解答

  “是,属下告退”

  一波人离开后

  “公子让我留下,可是有什么事想问?”左盈盈开口,现在有什么要问的就问吧,只要她能答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睡了多久?”他感觉自己好像睡了一辈子那么长,就好像在梦里,他都要度过他的一生了。

  “五天”他这么问,她也只能这么答

  “五天,为何会是五天,以往伤得比这次还要严重的时候,都没有睡过这么久?”那个黑衣人到底是谁,他当时虽然处于昏迷状态,但他明显的感觉到了,那人将她带走了。

  “你也许不知道,在江湖中有一种药,可以让人无力并且处于昏迷状态,就好像睡着了一样。但这种药在江湖上已经消失很多年了。没想到,再次出现竟是用在你身上。”她之所以知道这种药,那还要得益于她的师兄,总有事无事给她讲一些外头的事。所以她那天查探了他的伤就知道了。

  “药?难道是“绝命丹”。不是消失了吗?怎么会出现?”一大堆疑问涌上心头

  “你知道这种药??早知道我就不显摆了。果然你们这些见过大世面的人就是不一样,懂的都比我们多。”在江湖上混过果然就是不一样。就想着要不要哪天让师兄也带她出去逛逛。

  “这个你都不清楚,我更不可能知道了。”看他陷入了沉思,想着,她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还是赶紧会去,不然,很难想像师兄会不会跑过来闹事。

  “竟然你没有要问的了,那我就先走了”说完,将装各种医药用具受进匣子里,出了门。

  绝命丹之所以被叫作绝命丹,也不是吼吼人这么简单。

  那是因为凡是中了绝命丹的人,若不提早将其排出体外,那么七天之后就会永远变成一个睡人。再不可能醒过来。

  原来他是中了这种药,也难怪他会伤得那么重;但那人也好不到哪里去,那人腰间的伤,怕是也要一个月有余才能康复吧。只是那个时候,不知道,他是如何撑着的,而且还站了那么久,若不是允熠他自己动的手,他都会认为那人其实并没有受伤、或是伤得不重。

  归海妺走在桥上,她应该明确自己的情感的,不该像现在这般犹豫不决。

  手抚上桥沿,望着远方。好像那里有什么是她看不到却又一定要看清的一样。

  “你是哪个宫的人,怎么在这里偷懒?”一个发丝盘成灵蛇髻,其中金色发簪在阳光下闪烁着;身披粉红色花纹流落着的披帛,亮金黄色的上衣配上墨绿色的裙子的女子出现在她身后。

  也难怪这人把她认为是哪宫的婢女,谁让她穿着平日里苏莉她们穿的衣服呢。贤倾殿现在确实不同往日了,都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

  “那你又是那个宫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反问,这个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但绝不是婢女,从她的气质和刚才问她的气场可以看出来。

  “是我先问的你,你本应该先回答才是”暗想这人也太没有礼貌了。

  “又没有规定说你问了我就得答,而不能反问你;就算是吧,但规定都是人定的,那么也该由人来改不是?”这人看着还挺可爱的,就难免逗逗她

  “你,就算没有规定,那我现在规定不行吗?所以就不允许你来改。”她不能让这个伶牙俐齿的丫头得势。不然传出去,她长安公主的脸往哪里放。

  “若是我硬要改呢?”还和她扛上了,那就来呗。

  “我说不让就不让”双手突然叉上腰,一副非干一场不可的样子。

  “开玩笑的”将手又从腰上放回来后,继续说道

  “我突然间想了想,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这样吧,我们来比试看看,谁能赢?输了的就必须回答对方刚才的问题”长安没想到皇帝哥哥的宫中还有这么有趣的人。是她太久没在京城还是皇帝哥哥开窍了。据说不久皇帝哥哥还带回来了一个女子,刚回来的她都还没有见到呢。

  只可惜她还没见到,那女子就不在宫里了。

  她不会想到现在站在她面前的就是那个所谓“皇帝哥哥带回来的人”吧。

  “好啊!怎么比?”归海妺想着,像她们这些古人不是比什么琴棋书画、就是歌舞词赋这类的。而这些作为一个和他们不同时空的人,难免会吃亏,但也不至于局局都输吧。

  “比武”

  “比舞”归海妺再次开口,她没听错吧!比舞,她可不会,尤其是带有古风元素的舞。

  “嗯,出招吧!我待会儿会让着你的”长安已经摆好了姿势,就等着贤归海妺出招

  ‘还好我听错了’归海妺暗想,出乎意料地她把‘比武’理解成‘比舞’了。

  “真的要让我几招?你确定?我可是很厉害的”虽然这话有些吹了,但对方应该不会强到哪里去吧!

  “少废话,出招吧!”

  之后,两个人在桥上纠缠了起来。

  两人的水平差不多,所以,打了很久仍然没有结果。

  …

  “你,你,要不要认输,认输了,我就不打你了”长安现在已经喘息了起来,说话都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而归海妺她的体力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我,才不要,要认输也是你认输”忙接下了她突然挥过来手

  “我,,我不行了,,你是吃什么长大的,怎么这么久了,你还有力气?”身形有些欲倒的感觉晃来晃去。

  “你问我吃什么长大的?我倒是也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现在还不认输的?”归海妺趴在桥沿上,那叫一个累啊。

  “我就不告诉你”稍微缓过来的长安说道,又不是她输,为何要回答。

  “不说算了,我还不想知道呢”突然从她的方向看到,水中的流动着太阳

  才反应过来时间不早了,是时候回去了。

  “我走了,你不是说我无所事事吗?那我还是乖乖回去干活比较好”摆摆手后,朝来时的方向走了

  “哎!你就这样走了,你还没输呢。这样,你说你叫什么名字,咱们下次再打?”朝那道已经走了的背影后唤道

  “我就不告诉你。我还没输呢”归海妺的身影越走越远。

  “下次我来找你,我一定要打败你”也亏她还有这力气喊

  “看来以后无聊的时候可以进宫来找乐趣了。谁让皇帝哥哥不让我再出去的,那我就在后宫玩玩应该不碍事吧”她一个人双腿盘旋坐地,自言自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