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半城烟火浮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阁主之孙

半城烟火浮流年 亿玥 3138 2019.11.24 17:15

  出了林间,瞬间感到目光开阔,豁然开朗。

  在阳光底下,远处高低起伏的山矗立在一片氤氲之中,乳白的烟雾只露出山峰的一角。白色大理石在绿茵的衬托下,格外显眼。

  从他们这边到那边,需要通过一座吊桥。桥下有多深,归海妺她不知道,好在桥两边都做有防护措施。掉下去的可能性几乎不用考虑。

  她的脚踏了上去,站在上面没有想像中的那么摇晃。

  “南宫辰,你也过来啊!”向还没有上来的南宫辰喊到

  南宫辰看她兴奋的模样,顷刻间心里的阴霾都被驱散了。他的世界里,充满了她的欢声笑语,她喊着他的名字,他竟前所未有的感到自己的名字原来也那么好听。

  南宫辰听到他的声音,走了上去,走在她的后面,双手负在身后。

  在吊桥之上,她蹦蹦跳跳却丝毫不影响他们脚下的平稳。

  时而闭目倾听大自然的声音,时而双手展开似乎要拥抱什么,感受着这美妙的时刻。

  “这里好漂亮,就像仙境一样。”电视剧里的仙境的模样,她真的见到了呢。而且这是真实存在的。

  吊桥很长,多希望永远不要走完。那么这美好的一刻就可以永远停留。

  那个身影在吊桥上,有时一前一后,有时却又汇合在一起,似在说什么开心的事,笑声飘扬与迷雾混淆成一团……

  而长安他们那一组,他们沿着一条溪水边缘的木桥逆流而上,越往上走去人影逐渐稀少,以至于溪水潺潺流动的声音都能清晰入耳。

  石子上生满了苔藓类植物,泛着绿意。在陡峭的石壁上溪水似密密麻麻的丝线联结在一起,倾流而下。

  木桥构造简单却不失雅趣。

  两人并肩同行“冷懋谦,这些年你都去了哪些地方?我可是听说你并没有一直呆在璇明教?”

  “什么地方都去了,自从当年分散后,就一个人走了很多地方。而至于那些个地方叫什么都记不清了。那你呢?这些年都干嘛去了?”

  他去了很多地方,关于他们六个人的故乡,只是到的时候,却一个都没有见到。

  就连灏京在这之前他也来过一次了。

  “我当然是斩奸除恶、行侠仗义去了”

  郑州战后,她受了重伤,昏迷了三个月;醒来时,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去寻他们看到的只余满目疮痍的山野。

  她在郑州又住了一年,就在那个他们相约的客栈等待,一年春夏秋冬过去,却不见他们中的一个人来过。

  后来……

  “可以啊,我们七个可能就你真的做到了自己所说的。”

  “你也不赖啊,就差一个就满一百个姑娘了。怎么样?告白的事还要继续吗?”

  她倒是记得清楚,冷懋谦记得当时自己就随意脱口而出,没想到后来还真的应了。

  “小安,这事你就别提了,你知道,这话可害惨我了,这么多年来,告白一个失去一个,就像诅咒一样。想想我也算一表人才,怎么就这么悲哀了。”

  长安:这人能不能谦虚点?

  “也不算悲哀,等真的满一百个再说吧!对了,要不要让哥哥教你几招?”哥哥一次就拿定阿妺,相信若得他的真传,那么冷懋谦这家伙是不是就不会失败了?

  “小安你没开玩笑吧。阿辰他那是死皮赖脸粘着人家妺儿,我看还是算了”

  “好吧!那你下次注意着点,别把人家姑娘吓跑了。”

  “放心吧!爱情这条路自古坎坷。九九归一嘛,最后也该有个圆满结局了。”

  她看他这么乐观,总不用她担心了,就祝他成功呗。

  大理石制成的门牌坊上雕刻着“千层阁”三个大字,即使远远的看上去,仍能感受到那字出手有力而精细。其上方还雕得有不知是什么动物,但可以粗略判断应该是他们千层阁的标志。

  允熠他们三个人从里头走了出来。正在打得不可开交的众人,在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但随后都停下了手,朝他们这里看了过来。

  上面那三人,他们自然识得其中的两个,但站在中间的那个男人是谁呢?

  “左向使,阁主临终前可有留下什么遗言?”下方四大长老之一的一人有些着急开口道

  “三长老希望是什么样的遗言?”左向使反问

  他们此次聚集在这里,目的已经明确,他们不就是想知道老阁主会将这偌大的千层阁交给谁吗?

  老阁主生前和三长老也还算亲近,难怪他会第一个站出来问。

  “左向使这话问得……自然是阁主怎么安排,我们就怎么做,那是他老人家最后的心愿,想必不会有人有异议吧!”在他心里若不是有把握阁主之位是他的,这话想必就不会是他说出来了;不仅这样,他还可能会是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人。

  殊不知本以为胜券在握的他,等会儿怕是要成为笑话了。

  他不会想到,他心心念念这么多年的位置会被突然冒出来的那小子占去了吧。

  “三长老说得是,但就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想的了。”三长老这么急,倒免了她不必要的一些麻烦

  “左向使倒不如明确告知我们,老阁主交代的新阁主候选人是谁?”其中另外一人说道,他们可没有时间多耗,凡事速战速决的好

  左向使知道无论是新阁主谁,他们都不会服从的,照样会拼个你死我活才肯罢休。何况是自己身边这位年轻的人。

  不过,事实总要陈述出来不是,说出来他们信不信就是他们的事了

  “你们也知道,阁主令牌只有阁主知道放在哪里?那么阁主仙逝后,知道令牌下落的必然就是老阁主钟意的新阁主。何况此次还是老阁主亲手交给新阁主手中的”她没有再说下去,却引得下面一片喧哗

  新阁主??是谁?令牌还是老阁主亲手交给他的。……不过这逻辑不通啊,四位长老都还在这里,连阁主的面都没有见到,谈何亲手交到他们的手里?一帮人,你一言我一言,左向使完全让他们震惊。

  “安静~”大长老具有震慑力的声音响彻整个广场。

  喧哗声才慢慢消退去。

  “左向使,那阁主究竟是谁呢?”他这话是问左向使,而目光却投射出出的是左向使身边从刚才到现在一言不发的年轻人身上。观察能力如他,不难推测那个人的身份?却还是问出口

  “手持令牌者,你说能是谁?”允熠站出一步,将令牌紧握于手心,高高举起说道

  令牌可以号召整个千层阁的人,即使那是四大长老的人,他们也不得不受制于令牌。

  “就你还想当阁主,我看那令牌怕也是假吧。”三长老脸上浮出鄙夷之色,话语间也满是不屑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能有多大能耐。左向使作为老阁主身边的人,也太不尽责了。现在是闹着玩的吗?

  “是不是假的,三长老上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允熠极其平淡的说道

  却令人不安了起来,谁知道要真的上去,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即使那是真的吧,你一个外人怎么可能当我们新一任的阁主。”千层阁传内不传外,这个人尽皆知

  一个人若不想承认你,那么他便有千万种理由来反对你。

  “三长老说得对”众人附和,他们也不希望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来领导他们。

  “三长老怕是要失望了,你说老阁主的亲外孙还是外人吗?”一直都在当旁观者的二长老这时发了话。

  从那个年轻人出现的那一刻,他第一眼就认出来了。

  他的眉目间,可以隐约的看到她的影子。那个说终生都不会嫁给他的、他爱的那个人的身影。

  没想到过了这么久的时间,再次触动心里时,那句‘我永远不可能嫁给你’的话还响彻在耳边。

  “二长老怎知……”惊异之下,他的话还没有问完,目光这次又再次放到了允熠的身上。

  当年二长老喜欢淑莹的事,他们又不是不知道,而现在被他说出来,却难以置信。

  这么多年了,人的记忆该是消淡了的。尤其是那些已久不在人世的人的面孔,而二长老却只是看到那个年轻人就判定他是老阁主的外孙。

  不仅是三长老,其余人也聚集目光在允熠身上。

  其他人,尤其是新入阁不久的人可能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但他们三个长老难以否认那张脸太像了,像年轻时的江淑莹。

  “那么想必你就是淑莹的儿子吧。”大长老说的不是问号而直接就是句号,他能肯定他就是阁主的亲外孙。

  “不错,所以,在场的你们可还有异议?”声音铿锵有力,带有领导者的自信和沉稳。

  一阵沉默,即使他是老阁主的外孙,但怎么让人信服呢?他们对他除了身份外,其他的全然不知。

  试问一个摸不透根底的人,怎么放心把让整个千层阁交给他带领,谁又知道他会不会做什么对阁内不利的事。

  “我不服”突然安静的广场中冒出一个声音

  他是三长老的人,刚才在众人不注意的角落,和三长老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走出了人群。

  “不服吗?你有什么资格不服?”允熠冷怼,让他一时哑言

  但他怎么可能退缩,竟然已经走了出来,那么无论如何都要把事情闹大。他倒想看看这个人有多大能耐。

  “好狂妄的小子”不知是谁小声吐出一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