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全职艺术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归零

全职艺术家 我最白 3272 2020.07.23 19:25

  好好一个群,差点被林渊和郑晶搞凉了——

  反正林渊和郑晶结束对话的之后,足足两个小时之内,这个群都是静悄悄的。

  不止群内。

  就算在部门里,也有很多人时不时的偷看林渊一眼,眼神有些怪异。

  显然这些人也是星芒作曲大群的成员,都看到了林渊在群里的发言。

  “你无形中得罪了很多人。”

  吴勇忍不住好心提醒了林渊一句。

  虽然林渊在群里的说话方式在他看来有些不妥,但目睹对方打字时的认真,他不认为林渊是故意在哗众取宠。

  “为什么?”

  林渊有些不解。

  面对林渊的困惑,吴勇竟然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苦笑着说了一句:“大概很多人会看不惯你跟晶姐的说话方式吧。”

  “为什么?”

  林渊还是不懂。

  吴勇只能无奈的摊手:“我只能说,因为你和别人不太一样。”

  “哦。”

  这次林渊没有再追问,尽管他仍然想不明白,为什么和别人不一样,就会得罪别人。

  “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至少咱们在咱们十楼作曲部,大家还是对你很友好的。”

  吴勇怕林渊的心态受影响,安慰道:“况且大家都是搞艺术的,没那么多花花肠子,不会因为看不惯谁,就给谁下绊子。你好好努力,还在上大二就能写出《生如夏花》这种歌曲,说明你潜力是很高的!等你以后再写出好歌,大家就理解你了,在蓝星,任何行业,都是成绩说话。”

  “好。”

  林渊点点头。

  见林渊心态没有受太大影响,吴勇放心了些。

  不过他虽然安慰了林渊一通,但他心里也很清楚,《生如夏花》这种级别的歌曲,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写出来的。

  谁都有灵光一闪的时候。

  等林渊下次再度写出这种级别的歌曲,可能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

  甚至,林渊可能这辈子都写不出《生如夏花》那更好的歌曲了,这首歌会成为林渊唯一代表作,这在行业内也是常见现象。

  如果是那样,那新锐榜第一就是林渊作曲生涯的最高光时刻。

  就在这时候。

  老周忽然从门外走了进来,脸色有些难看,声音也带着一丝怒火道:“你们所有人,立刻放下手中的事情,进会议室开会!”

  说完,老周就率先进了隔壁的会议室,摔门的声音有点响。

  “什么情况?”

  “谁惹头儿不高兴了?”

  “该不会是林渊在群里说的话……”

  “不知道,反正我很少看到头儿心情这么差。”

  “虽然林渊在群内的发言不妥,但也没到那份上吧?人家还是个大二上学的学生,缺点人情世故的历练也是正常的。”

  “这倒也是。”

  “别想了,进去开会吧。”

  椅子摩擦地面的声音响起,作曲部的人陆续起身,跟着老周进入会议室。

  林渊也跟进了会议室。

  不过有人担心老周的怒火,是冲着林渊刚刚在大群内的发言,为了避免殃及池鱼,大家都不愿意坐在林渊的左右。

  吴勇犹豫了一下,坐到了林渊的左边。

  紧接着,一名留着长发的男人,则是坐到了林渊的右边,还主动朝林渊伸手:“我叫郑涵,秦州艺术学院作曲系20届的毕业生。”

  “学长你好。”

  林渊礼貌的跟对方握手,他虽然话不多,但也能察觉到一些细节的东西。

  “人都来齐了吧?”

  老周沉声开口道:“找你们来是想说一件事,《鱼龙舞》那边的配乐又被退回来了。”

  “什么?”

  众人顿时一片愕然。

  看来老周的怒火,跟林渊没关系。

  “都说说吧,该怎么办?”

  老周眼神有些锐利的扫遍全场:“这可是你们十楼的单子,别逼我把单子给其他楼层。”

  没人敢正视老周的眼神。

  但老周发问,大家又没办法装死,只能各自避开老周的目光,七嘴八舌的发表着自己的观点:

  “头儿,《鱼龙舞》那边对歌曲的要求是不是太高了?他们也不是什么顶级投资,就是一部中等投资的动画电影而已。”

  “这已经是他们第十四次退回我们的作品了吧?”

  “这么难搞,难道是想让我们十楼的曲爹亲自出马?”

  “问题是,咱们十楼的曲爹肯定对这个单子没兴趣。”

  “实在不行让其他楼层也参与进来,或者干脆让他们找别家做呗,沙海,绚烂银光,秦州音乐圈的能人那么多。”

  “公司怎么可能答应?如果沙海或者绚烂银光做出来了,那岂不是显得我们星芒无能?那还不如让其他楼层参与进来呢。”

  “……”

  林渊眼神茫然。

  他不知道大家在讨论什么。

  吴勇是被老周指派过来带林渊的,于是开口解释道:“是这样,齐洲那边有个叫《鱼龙舞》的大型动画电影,后期已经做差不多了,现在还缺一个核心配乐,于是他们委托我们星芒做这个配乐,而这个任务最终落到了我们十楼头上,但我们十楼已经做了十四首歌给他们,都被退回来了!”

  “关键在于……”

  右边的郑涵接过话茬:“这十四首歌被退回来的歌曲,都是出自我们十楼的王牌之手,虽然这些人的实力还达不到曲爹的水平,但质量绝对不低,平时很多大牌歌手都是找这些王牌作曲合作的。”

  林渊明白了。

  不过林渊选择沉默,十楼这么多人都搞不定的甲方,他不认为自己出马就能搞定——

  他手上是有歌。

  但这种指定型配乐的项目,必须要歌曲的意境与电影的氛围契合才行,如果人家拍了部缠绵悱恻的爱情电影,结果你愣是给人家递了首说唱或者摇滚,那你的歌再好也没用。

  “别废话了。”

  老周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死马当活马医,《鱼龙舞》的配乐你们都试试吧,期限是一个月,我先把甲方的要求发给你们,说不定谁就有灵感了呢,还是不行的话,按照公司的规矩,这单子就只能给其他楼层了。”

  灵感是很玄的东西。

  不是说曲爹做的曲子就一定是最好的。

  有时候曲爹搞不定的任务,某个成绩没曲爹那么彪悍的作曲人可能忽然就有了灵感,做出了一首让甲方很满意的歌——

  这种事情,在作曲圈,偶尔也会发生。

  就好像林渊今年才大二就能写出《生如夏花》一样。

  他本身很有作曲天赋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很可能是林渊出现了好的灵感,并且适当的抓住了这个灵感,所以写出了这首歌。

  这也是吴勇认为,林渊以后未必还能写出《生如夏花》这种级别歌曲的原因。

  因为灵感这玩意儿,是几率事件!

  老周在这采用广撒网的战略,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十楼几乎王牌尽出,他总不能真去找曲爹出马吧?

  不是不行。

  但,得加钱!

  大概是《鱼龙舞》这部电影的预算有限,反正齐洲那边目前出的价,还不值得一位曲爹出手。

  很快。

  众人便收到了一张纸,纸上打印着《鱼龙舞》的配乐要求。

  林渊也收到了。

  因为涉及到剧情机密,所以《鱼龙舞》只是笼统的概述了这个故事:

  这是一个充满幻想色彩的故事,一个女孩在多年前救了一条鱼,多年之后的某一天,女孩和家人误入险境,而那条鱼,已经越过了龙门,成了一只实力强大的白龙,并且与女孩重逢了……

  配乐要求就三条。

  要空灵、要意境、要美感。

  只是拿到要求,会议室便一阵哀嚎了。

  “甲方的要求还能再笼统点吗?空灵,意境,美感,这也太宽泛了吧?”

  “我反正是没抓到什么点。”

  “而且时间太少了,就一个月,一个月,以我的作曲速度,肯定是赶不上了。”

  “幻想类故事,音乐风格要天马行空一点?”

  “又是鱼,又是龙的,要像在天空翱翔一样吧,整点双簧管,挺合适。”

  “我觉得,得凄美一点,伤感一点?加点竹笛的元素?”

  “都特么别觉得了,这道题太难了,我不会做。”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前面退回来的曲子,我们都听过!已经很有感觉了!但齐洲那边还是退回来了,这说明,他们要的感觉,我们还没有完美的达标。”

  “……”

  对作曲人来说,空灵容易,意境容易,美感也容易。

  抓住这三个特质,并不难。

  但要曲子好到打动人心的地步,这却并不容易。

  就好像对方要求来一首很燃很燥的歌曲一样。

  在座的各位大概都能写出很燃也很燥的歌曲,但这只是一个创作方向,一千首很燃很燥的歌曲,可能只有一两首能够真的让人听了忍不住热血沸腾。

  林渊却心中一动。

  除了钢琴曲外,他现在手上有两首歌。

  一首是《易燃易爆炸》,这首歌肯定不行,意境就不契合。

  但自己的另一首歌《大鱼》怎么样?

  这首歌的风格,貌似有点这个意思吧。

  难道系统早有预料?

  斟酌之间,林渊忽然听到吴勇在抱怨:“齐洲那边的甲方都太难搞了!区区五百万的单子,难道还想让我们十楼的曲爹亲自出手?出不了打动曲爹的价格就别要求那么高嘛。”

  林渊连忙问:“你刚刚说什么?”

  吴勇一愣:“出不了打动曲爹的价格,要求就别那么高?”

  “上一句!”

  “难道让我们的曲爹出手?”

  “再上一句!”

  “区区五百万的单子……”

  就是这一句,确认到自己想要的信息,林渊用力的点点头,然后手指飞快的拿起手边的计算器按了一下。

  “归零!”

  计算器的小喇叭还挺响,一下子就打断了会议室众人的哀嚎,所有人同时看向林渊,包括主管老周。

  林渊却没有注意到周围的目光。

  他的手指飞快的按动,伴随着计算器小喇叭的声音响彻全场:

  “5000000乘以0.2乘以2除以3等于666666.666666667。”

  现场鸦雀无声。

  只有计算器的报数。

  大家当然知道林渊在算什么。

  可正因为知道,所以在一片寂静中,大家的目光都很诡异。

  分成六十六万多?

  报数完毕的时候,林渊愉快的关闭了计算器,抬头看向主管老周,一字一顿道:

  “这单我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