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西苑听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画传

西苑听雨 老不修先生 3766 2018.05.17 17:11

  第二天,萧瑮伴着宿醉的头疼起来,是在宁儿的房间,她人却不在身边。萧瑮出来找,房门关着,四下还很安静,走进书房,看到以宁趴在桌上睡着,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起来的,萧瑮走过去想把她抱上床睡,手刚搭在她肩膀上,以宁就醒了,揉着眼睛问他:“醒了?”

  “嗯,怎么趴在这儿睡,我抱你回床上睡啊。”

  以宁舒展了一下筋骨说:“不睡了,有样东西要给你看。”

  以宁从桌上抽出那本画传给萧瑮看,说:“你看看,这画上画的是什么地方。”

  萧瑮仔细看了说:“这不就是平城山嘛,这首诗,这首诗就是我们在山上看到的那首!你这又是什么宝贝?”

  以宁道:“这是辰日大师的行吟画传,世间流传的只是他所著的后半部分,这本是前半部分,大多是他老人家年轻时候游访名山的画作。”

  萧瑮道:“原来平城山还有个名字叫点翠山,亭子上的对联果然就是辰日大师手笔,你还说自己不是仙人,凡人从哪里能得来这样的宝贝。”

  以宁笑说:“这可不是我的,是我二师父的收藏,你手上这本是天歌帮我抄的摹本,原本我只是翻过两次,二师父舍不得不给我们乱摸。”

  萧瑮问:“这画也是临的?”

  以宁道:“那当然,画得好吧,我跟你说,天歌厉害着呢,这上面一笔一划,和原本一个点儿也不差,字也都是照着原样临下来的,天歌写字是真好看,不管谁的字她都临得像,这上面的画,除了最后两幅是我画的,别的都是她画的。”

  萧瑮听到不禁翻到最后去看,一直知道宁儿会画上两笔,没想到技艺如此高超,谢兄笔下已然极见画功,以宁这两幅不止有形,连气韵也兼而有之,比谢兄的临摹更有灵魂。

  以宁见他看得入神,以为他是因为喜欢辰日大师才如此的,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喜欢辰日大师,还有晋元师父?画画出名的人那么多,你似乎对这两位情有独钟。”

  萧瑮道:“我很小的时候,在宫里总是听到有人说‘江山社稷’,我就去问母亲,什么是江山社稷,母亲说就是江河山川,土地庄稼。我见过土地庄稼,却没见过江河山川,就想知道江河山川什么样子,从那时候我就会找很多山水画来看,宫里多得是名家画作,我最喜欢这两位师父的作品,一定是心胸宽广之人才能画出那般意境高远的画,后来听到很多两位大师的传说故事,他们都是在最负盛名的时候退隐,抛弃一切名利,选择了隐居生活,可能因为我自己做不到这么果断吧,所以觉得他们二位实在是太有个性了,我内心一直对自由有一种渴望,我很羡慕他们能够从心所欲,人嘛,总会觉得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可贵,总是会,羡慕别人的人生,欣赏别人跟自己不一样的地方。如果我不是出生在皇家,我就想拥有他们那样的人生,恣意,潇洒,传奇,所以才会对他们的作品这么痴迷。”

  以宁认真听着,早看出他是个不流俗的,今天才知道,他心里还有个不羁的梦想,也许比起老九的玩世不恭,萧瑮才是真正被身份困住的人,只是有一点,他说辰日大师和二师父恣意,潇洒,那还是因为世间把他们的故事传得越来越离奇了,他们都是经历过大风浪的人,不仅仅是因为潇洒才选择隐居,以宁道:“哪里有人是生来寡淡的,大多都是看透了,体悟了,才不在乎的,你还没看透,贸贸然去隐居,多半也忍受不了那种寂寞,选择最合适自己的生活方式才是要紧的,你羡慕别人的人生,也有人羡慕你的人生,人呐,大多不知足,贪恋太多才会不自由,俗话说,小隐在山林,大隐在市朝。重要的不是人在哪儿,而是心在哪儿。”

  萧瑮微笑着看她,宁儿小小的年纪,小小的脑袋,哪里懂的这些道理,说起来头头是道的,还有一种让人信服的力量,以宁被他盯得有些害羞,说:“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萧瑮拉过以宁的手,轻轻放在自己的心口说:“我这心里啊,看不透的事情太多了,就得你这样的小老太太在我边上叨叨叨,叨叨叨,我才能明白些事情。”

  以宁抽手打他:“好大的胆子,你说谁是小老太太。”

  “我可比你大好几岁呢,结果成天吃你教训,你说你像不像小老太太。”

  以宁噘嘴道:“哼,懒得理你。”说完,起来去拿昨天晚上找出来的红色颜料,萧瑮问:“这是要干嘛用的?”

  以宁道:“我在找一种红色的颜料,那种颜色我留意挺久了,找不出很相似的,昨天晚上我睡不着,把以前用过的几种找出来,想今儿试试颜色的。”

  萧瑮问:“什么样的红色?”

  以宁拿了一张纸遮在一碟朱砂红上,透过纸看能看到淡淡的红色:“大概像这样,红得很淡,但是质感还很厚重,而且经久不变,我猜师父是把珊瑚磨成粉上的色,我试了好几次都调不出来。”

  萧瑮道:“我那儿有几株红珊瑚,回家去找出来给你,朱砂赭石工艺再好也没法儿和珊瑚比的。”

  以宁道:“那不是浪费嘛,我又不是搞什么大作,实在不行,随便哪种就凑活用了,也就是几笔的事情。”

  萧瑮道:“叫你用你就用,我自然有我的道理。”

  “什么道理?”

  萧瑮道:“二姐搬到东苑去,屋子不是大了嘛,她喜欢珊瑚盆景,把那几盆给她搬过去摆着肯定好看,总比放着落灰强,你稍微折一点下来研了画画,顺便的事情,画也是送给她的,她不会恼。”

  以宁道:“嗯,这主意不错,一举两得。”

  萧瑮道:“走吧,咱们起来请安去,干脆吃了饭再走。”

  “好。”

  两人收拾好了出来,正好林兆风要走,以宁过来问道:“六叔今天就走吗?为什么这么着急?”

  兆风道:“手头有点事情。”

  以宁道:“王爷还在呢,一起吃顿饭再走吧。”

  萧瑮附和道:“是啊,昨夜唐突,还未向六叔请罪。”

  兆风笑道:“何罪之有,我很欣赏你,本来我还替我们家阿宁担心呢,皇室规矩大,我怕她受不了,经了昨夜的事情,我想,再差还有你在前面挡着呢。我真的就走了,吃饭有什么要紧的,以后有机会再说吧。”萧瑮垂头笑笑。

  以宁道:“好吧,麻烦六叔帮我捎东西了。”

  林兆风点了点头,跟哥哥嫂子道了别就走了,也是个来去如风的人,根本来不及送他。

  以宁和萧瑮陪着林家二老用了午饭,听说早上左右邻居都来问昨儿晚上怎么回事,林母当真如实说了,说小夫妻两个吵架,王爷喝醉了,以为以宁生气了回娘家,半夜跑过来找人。萧瑮还嫌讲得轻了,应该把跪着道歉那段儿也告诉告诉,这样大家才能知道以宁是个狠角色,逗得一屋子人都笑了。吃完饭两人没再多留,就回了王府。

  萧瑮盯了太子几天,他都没有动静,好巧不巧,今天萧瑮没进宫,太子就出宫来了,先去了京兆府一趟,不知道忙了些什么,到天黑了才出来,出来自然还要到紫石街走一遭,那天和萧瑮谈过,萧琛知道,子夜是不能继续留在身边了,但是自己实在有些不甘心,今天出来就是想再去见见她,好好道个别,给她安排个好去处,也算善始善终吧。

  晚上,穆清坊的人很多,车驾难行,萧琛就下马来步行,没成想却被萧玖撞见,萧玖看到太子知道他肯定有事儿,叫手下天福去子夜的院子看着,自己上前来和萧琛周旋。

  “哟,四爷,今儿怎么跑到这儿来了,找酒喝?”

  萧琛干笑道:“呵呵,就是来逛逛。”

  萧玖靠近太子小声说:“四哥,咱们兄弟两个在这儿遇上,真是千载难逢啊,怎么样,赏我一个脸,找地方一起喝一杯,如何?”

  都到了这里,再推说有事也是借口,萧琛无法,只好答应:“这地界儿我不如九弟熟悉,就烦你带着我见识见识了。”

  萧玖笑道:“瞧您这话说的,这片儿我岂止是熟啊,跟我府上没两样。”

  两人说话间进了婉春阁,妈妈看到萧玖,热情地迎出来,走近了也认出了萧琛,妈妈道:“哟,原来这位贵人是九爷的朋友啊,我说呢,出手那么大方,一定不是寻常公子,九爷,今儿怎么说,您带了朋友来,是要清静还是要热闹啊?”

  萧玖道:“妈妈糊涂了不是,小爷要是寻清静,来你们这儿做什么,悠梦在吗?”

  妈妈道:“在呢在呢。”

  萧玖道:“就在悠梦屋里给爷摆一桌,日常跟我说得上话的,没事儿的都给我叫来。”

  萧玖扔给妈妈一锭银子,妈妈笑着福身应诺,早有人去知会悠梦姑娘了。

  没多一会儿,萧玖领着萧琛上了楼,进了屋,悠梦姑娘、无思姑娘、绮喻姑娘、闻欢姑娘、清音姑娘,齐齐福身请安:“见过九爷,见过四爷。”

  萧玖摆手道:“都坐吧,爷什么时候要你们规矩请过安。”

  悠梦道:“九爷今天有客,咱们姐妹不敢在四爷面前失礼,也不能叫九爷丢了面子不是。”

  萧玖搂过悠梦夸道:“会说话,会做事,没有白疼你。”

  无思道:“上回在四爷身边坐了一会儿,不知道是九爷的朋友,招待不周,还请四爷见谅。”说着举杯敬他,萧琛笑笑,满饮一杯。听到无思如是说,大家都知道了他就是上回买了子夜的贵人,但是大家并不捅破,心照不宣。

  绮喻问:“九爷把我们都叫来,想玩点儿什么?总不至于就这么干坐着吧。”

  萧玖道:“那不能够,我这位朋友是个雅客,咱们今儿不乱来,就联诗,怎么样?”

  绮喻道:“好是好,就是不知道九爷这位朋友,酒量如何。”

  萧琛不明所以,只是看着萧玖,萧玖道:“四爷,咱们这儿联诗呢是这么个玩法,我起一句,喝一杯,接下来大家挨个儿联一句,只要和我这句的意境联上就行,不用出下句,咱们也不多讲究工整平仄,反正就是随心随口,大家轮一圈,每人也是一句一杯酒,不过起句的人,每句都要评一下,有喜欢的句子,还要对饮一杯,玩法很简单,左右就是拼酒,四爷觉得行不行呢?”

  萧琛骑虎难下,这一桌除了老九,在坐的都是京城里叫得上名号的姑娘,要是推辞,不是白白丢脸嘛,于是说:“有何不可,几位姑娘都是风华人物,还请不要笑话在下才疏学浅。”

  悠梦道:“四爷谦虚,今日您是主客,不如首句就您来出吧。”

  萧琛环顾四周,见窗外挂着灯笼,随口说:“窗外一盏红灯笼。”身边的清音早给他斟好一杯酒,萧琛说完举杯饮下。

  萧玖道:“哎呦,张口就来啊,容我想一下,呃…”萧玖看到太子的两个侍卫站在屋里面,指着他俩说道,“有了,门里两棵碍眼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