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覆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覆燕

辩知之士

  • 历史

    类型
  • 2021.09.13上架
  • 4.84

    连载(字)

65位书友共同开启《覆燕》的历史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卷 欲离

覆燕 辩知之士 2433 2021.09.13 17:45

  青云县

  “子清,你再好好考虑一下吧。”

  “不必了,送客。”

  夏子清摆了摆手,向厢房内走去。

  “夏子清,梁国早已经亡了,你如此苦苦支撑着又有什么用?”

  锵锵锵!

  数把长剑架于来人脖子上,刀刃闪烁着危险的气息。夏子清的脚步停顿了一下,回头看着那人,眼中也闪烁着如刀剑般危险的光芒。

  “滚!”

  他只说了一个字。来人咬了咬牙,拂袖离开。夏子清不语,只是冷眼看他离去。

  “子清,那个刘义又来找你了?”

  忽地,从厢房内走出来一个少年,十七八岁的模样,五官仍有几分稚嫩,却也不失俊朗,像是哪家贵人家中的公子爷一般。此时手上还拿着一个刚咬了一口的桃子,全然不在乎氛围的问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与他,终究不是一路人。”

  夏子清望着那背影越来越远,便转身回了厢房。

  “明日出发去扬州霸下,今日把该解决的事都给解决了,别留下隐患。”

  “得令。”

  少年三口作两口将桃子啃完,双手在衣服上随便擦了擦,拎起一柄长剑便出门去了。

  “李蒙一个人,能行吗?”

  厢房内,夏子清坐于主位上,一芊芊少女为他倒了杯茶,小声问道。

  “自然不会只有他一人。”

  夏子清抿了口茶,淡然道。

  燕灭六国,天下初定,为防逆贼叛乱,燕太祖皇帝设立鹰扬卫监控天下。

  待至燕太祖驾崩,新皇上位,在原本基础上加大了鹰扬卫的权力,并立下规定只招燕人。如今的鹰扬卫又被称为天子亲卫,可先斩后奏,权力巨大。

  是夜,于青云县鹰扬卫所外,一少年走至卫所前。

  “哪来的毛小子,一边玩去。”

  守在门外的鹰扬卫打了个哈欠,呵斥道。

  此时离宵禁只差一刻钟,街道早已经清空,家家大门紧闭,整条街只能听见卫所内吵嚷着押宝的叫声。

  李蒙不语,只是上前,将身后藏着的长剑递出。

  砰!

  卫所的大门被破开,一个人影飞了一小段距离后砸在地上,连带着插在墙边的火把也被砸灭,整个外院陷入黑暗之中。

  静!

  卫所内原本正在玩骰子的四名鹰杨卫们都停了下来,愣了一下后双手随即搭于佩刀上,目光看向油灯照不到的黑处,只余下牌桌上的油灯在噼啪作响。

  飒!

  下一瞬,一道人影从黑暗中窜出,将牌桌掀飞挡住几人视线。

  呲。

  桌后二人只感觉有两蓬温热的液体洒在脸上,二人当即抽出佩刀合力将桌子劈开,却只见地上躺下的两具尸体。二人见状立即背靠背警惕起来。

  “怎么回事,这么吵。”

  而就在这时,从房内走出来一人,连外套都没来得急穿上,二人刚想出声示警,却见一道黑影掠过,便见那人身首两地,。

  噗!

  那人身体跪坐在地上,脖颈处鲜血喷了有一小会,而后便慢了下来,直至一点一点的往下趟,可那刺客仍然未再次现身。

  原本放在桌上的油灯被打翻在地,光线越来越微弱,而墙边放的火把在那名刺客进来时便被砸灭了,再有一会油灯熄灭内院便会完全陷入黑暗中。

  为什么没人再出来了?

  二人警惕着四周,满背冷汗,却又下意识分神看一眼屋内。

  屋内有几十人睡着,过了这么久竟然只有一人被打斗声敲醒,这着实有些奇怪。按理说,这么大的动静,屋内的人早应该被惊动出来支援,而现在却是如此局面,分明援兵近在咫尺,他二人却在此孤立无援。

  此时正值初春,二人被前面一番情况惊出了一身汗,又被溅了一身血,晚风一吹,满背冷汗凉透,身上脸上血液凝结,令人不由得有些打颤。

  “你们在等什么?在等这个吗?”

  兀地,一个声音从屋内传来,二人看过去,却见一人站在门沿上,手中提着什么东西。等二人发觉那是什么时,只觉一股冷气直冲脑门——是个人头!

  如若二人借着微弱的光线仔细瞧瞧还能发觉,那人头分明是所内总领大人。

  “啊!”

  二人中一人此时已经害怕到了极点,他甚至不敢退后。在恐惧叠加到极致后,他做出了一个决定:挥刀冲向那个怪物!

  “哼。”

  黑影发出一声轻蔑的哼声,下一瞬,那名平日里不可一世的鹰扬卫便被割了喉,一脸解脱的死去了。

  当啷。

  仅剩下的那人已经握不住兵器了,只见他一屁股坐到地上,双手支撑着往后倒退,眼神里的惊恐几乎要溢出来。

  “无趣。”

  黑影似乎对他没了兴趣,抬腿向门口走去。

  “踏,踏,踏。”

  脚步声一点一点的远去,许久,那人才像是窒息般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似乎这样才能将恐惧从自己的身体内排出去一般。

  又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想起来,就这样坐着没有一点用处,而油灯早已经熄灭了,他摸黑颤颤巍巍地找到了自己的兵器,想要借此支撑着站起来。

  呲啦。

  寂静的环境中忽地响起一声如匕首刺破衣衫的声响。

  他用力的咽了下,左手颤巍巍地摸向自己的胸口。很快,他便触摸到了一个冒出来的刀尖。

  啷当。

  他的兵器再一次的掉在了地上,而这次,他再也没有机会捡起来了。

  翌日清晨

  “啊~哈~”

  “子清也太谨慎了,这么早就要走,要我说,就是睡到日上三竿再走也不迟啊。”

  李蒙打个了个哈欠,一边嘟囔着一边慢悠悠的从房里走了出来。

  “你还好意思说啊,如果不是昨日你处理的不干净,用得着这么早出发吗?”

  梁画屏闻言气不打一处来,径直上前两步,用手指用力戳了戳李蒙的额头。

  “疼疼疼,画屏姐我错了,我这不是知道‘巳’会去处理嘛,总不能让他白跑一趟吧。”

  李蒙连忙捂着额头求饶道。

  “歪理一大堆,等哪天我得好好修理你一下,不然小‘戊’都要被你带坏了。”

  梁画屏说完给李蒙来了个暴栗,看着他抱头鼠窜的样子气消了不少,转身正打算回屋,却见夏子清已经从屋内出来了,连忙从车内拿出件鹤氅给他披上。

  虽然已至初春,气温回升,如李蒙这般的早已经换上短打扮,可这清晨仍是有些冷的,更何况夏子清的身子并不好,受不得凉,梁画屏照顾着夏子清的起居,自然备有衣衫。

  “走吧,这里已经没有再呆下去的必要了。”

  夏子清目光看向李蒙,直到后者畏惧的缩了缩脖子才将目光移至别处。

  “那在这里布置的暗子……”

  梁画屏低声问道。

  “全部撤了,再不撤就只能被人打掉。”

  夏子清说着,顿了顿,又说道:

  “对了,记得给赵狼传个信,我在霸下等他。”

  说完便迈步进了马车。

  梁画屏跟了几步,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冲李蒙喊道:

  “愣着干嘛,还不快点上来,等着子清骂你啊。”

  “诶诶。”

  李蒙赶忙跟了上去。

  半个时辰后,马车驶到城门口,此时守门士卒刚打开城门没多久,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人打着哈欠在值班,拦都没拦直接就将马车放行了。

  直到夏子清一行人离开了一个多时辰后,终于有人向官府报告了鹰扬卫所发生的一切,官府得知消息后火速封锁了鹰扬卫所,并派人前去关闭城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