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覆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卷 好戏开场

覆燕 辩知之士 2697 2021.09.15 07:15

  “鹰扬卫缉拿逆贼,无关者速速闪开!”

  孙之安一手牵着马缰一手高举鹰扬卫令牌,街道上的百姓见着那一身光亮的鹰扬服,加之孙之安手持令牌如此一喊,都慌忙向着街道两边跑去,将主街道让出来,好让这一队骑兵能够快速通行。

  其中虽然有不少商贩的摊子被掀翻,但总算是没什么人受伤,只是原本闲逛的摆摊的都再没什么心思逗留,只想着快些离去,万不敢和这群鹰扬卫扯上干系。

  见百姓如此配合,孙之安心中倒也放松了些许。

  半个时辰前,孙之安正打算出门巡街,正好瞧着一人站在鹰扬卫所前四处张望,孙之安觉察不对劲,便唤了他一声。

  那人见着他身上的鹰扬服立马上前交给他一张纸条,只言纸条内写有重要情报,希望鹰扬卫能前去处理。

  孙之安本想将此人留下问话,却不想眨眼的功夫那人就已消失不见人影,便只好作罢。

  待他仔细检查了那张纸条,应当是没有什么问题后,孙之安将纸条打开,纸条上方仅有一句话——梁国余孽蓄意谋反,贼首现于江岚街密谋,望火速前往。

  得此消息孙之安万不敢耽搁,立马回所内向总领大人汇报,随后便被指派前往江岚街抓捕贼首,领二十五鹰扬卫与若干捕快。

  在由捕快封锁了江岚街出入口后,孙之安随即带领一众鹰扬卫前往抓捕,方才有了先前的一幕。

  总领给了他一个近来才得到的情报——梁国皇族在两日前抵达了霸下,情报里附带了一行人的画像,这让本来无从下手的孙之安总算找到了下手的方向,一边驱逐百姓,一边留意与情报中相识的人员。

  江岚主街足有三里半,孙之安一众对照着画像搜查,行驶过半仍然未看到可疑人员。

  “领队,在那!”

  正当孙之安内心直打嘀咕时,后边一人出声喊道。

  孙之安随着下手指的方向看去,见着前方有二人停在主街道上,不躲不闪,正对着他们一队人马。

  “应当不错,各位,随我包抄了那二人。”

  孙之安对比了一下印象中的画像,确定身份,随即从身侧抽出佩刀,对着身后喊道。

  后头人马得了吩咐一分为二一左一右向着夏子清二人包抄过去。

  在夏子清二人眼中,一队骑兵向着他们发起了冲锋。

  “子清,这些人,要怎么处理?”

  李蒙侧过头问道。

  “别打死了,省的麻烦。”

  “得令。”

  李蒙咧嘴笑着上前一步,长剑出鞘。

  “锵!”

  刀身映射着阳光,晃的对面的骑兵有些睁不开眼。

  有一骑靠前一些,离着李蒙只有两丈远,一时不察被刀光晃眼,待睁眼时已突破到了李蒙一丈内,还未等他反应过来突的察觉身体在往下坠,又听得身下马匹的嘶吼声,原本高速奔驰的马匹猛的停下来,而他因为惯性被甩飞了出去,摔在旁边一处小摊上,直接将那摊子砸塌。

  李蒙看了眼被斩断前蹄倒下的马匹,再看了眼飞出去的鹰扬卫,随后平着砍了一刀又斩断了右边一骑的马腿,马上的人比飞出去那人反应要快些,立即弃马翻身从一侧滚了下去。

  后面的人因为倒下马匹的阻碍不得不降低了速度,李蒙也不出手,看着这一队人马呈包抄之势停在前头。

  “大胆,竟敢阻碍鹰扬卫办事!”

  孙之安坐于马背上俯视不远处二人。

  仅从刚才那两招便可看出,那护在前头的少年武功十分了得,时机力道角度都无可挑剔,至少他是做不到的。只怕是二品甚至一品宗师之流,以他这点人马想要留住恐怕至少得折损十之七八。

  我就知道没有这么好的事。

  孙之安心里暗狠道。

  本来这件事太大应当是不归他管的,他只是一个小小的领队,堪堪才四品,就连他的顶头上司于总领也才摸到二品门槛,一品的宗师得往郡里去求百户大人,他们这些地方上的只管的了小股流寇余孽,也只管得了这些。

  要么是上头误估了来人实力,以为只是一股余孽,要么便是总领大人是有意想要除掉自己,想来后者的可能性要远高于前者,只怕是自己挡了谁晋升的路了。

  “还打不打?不打就赶紧滚蛋。”

  李蒙瞧着停在三丈外的孙之安,不耐烦道。

  “你动手伤人,还敢如此放肆,莫不是想进鹰扬卫的诏狱?”

  事已至此,孙之安不得不硬着头皮开口道。

  “叽叽歪歪说什么呢,要打就打,不打就赶紧滚蛋,别影响小爷逛街。”

  李蒙说着长剑入鞘,双手横抱在胸前,一副地痞流氓的样子。

  孙之安闻言涨红了脸,挣扎了半晌仍是不敢和李蒙叫板,只得吩咐道:

  “撤。”

  “领队……”

  “撤!”

  身旁的人还想劝说一二,孙之安却是不管,调转马头径直离去,其他人见状只得跟上,受伤的两人被人架上马,一行人就这么灰溜溜的离去了。

  “没意思,这就是子清你说的好戏嘛,来的时候倒是有点气势,没成想是个银样蜡枪头。”

  李蒙还是一副拽拽的模样,斜着眼睛撇了一眼夏子清,

  “急什么,好戏才开场,就让他们先唱一会,我们晚些登场。”

  夏子清看着离开的鹰扬卫说道。

  站定一会,那些鹰扬卫都没影了后,夏子清转过身来,同时招呼李蒙道:

  “走了,先回客栈。”

  “欧。”

  徐府

  作为霸下屈指可数的几大百年世家,徐家既不像谢家那样锋芒毕露,也不像陈家一般飞扬跋扈,反倒像是一个普通的小户读书人,显得格外的低调。

  “禀告家主,谢家家主派人送来了拜帖,说是一会便上门拜访。”

  一管事上前向着徐家家主徐才哲汇报。

  徐才哲正在看书,身着青色缎子袍,头发以木簪束起,虽已年过四十却仍是三十来岁的模样。

  “谢家?我与他家并无什么往来,怎么突然就要登门拜访?”

  徐才哲皱眉思索了一下,问道。

  “小人不知,来人也并没有提及拜访目的,只是说马上就到。”

  管事答道。

  “马上就到?”

  徐才哲重复了一遍,心中细细琢磨了一番,也不曾得出什么结果,只得吩咐道。

  “既然这样,等会来了你只管大门迎进来,请他到正堂喝茶,他一问起我就说我不在家中,有什么事交代你便是。”

  “是。”

  管事应诺一声便下去了。

  “谢家,我若没记错的话谢家应当是前几年换了个新的掌事人,好像是叫,谢云庭来着?”

  徐才哲想了会,刚想起谢家主事是谁,便听得外面有叫唤声,还没来得及唤人询问,便有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谢家家主谢云庭前来拜访,徐家家主可在家中?”

  徐才哲起身看向大门处,过得一会又听见一声叫唤,皱起眉头,又松将开来,叹了声‘罢了’便踏步向着大门走去。

  “谢家主,我们老爷不在家中,您再怎么喊也是没用的。”

  管事看着面前的胖子,无奈道。

  “你们家又没什么产业要打理,你家老爷不是在南曲戏班听曲就是在家里看书,我派人去戏班打听了,你家老爷不在,这个时候只能在院子里看书了。”

  谢云庭两手揣袖子里,也不推搡,就在门口喊着,一众门房根本不敢动手,只能围着大门不让他进去。

  本以为是过会才到,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老爷现在还在院子里头,可万不敢迎他进去。

  管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心中暗道。

  “什么事?”

  这时徐才哲从院内走了出来,看着眯着眼笑呵呵的谢云庭和旁边拦着的门房,随口道。

  “徐家主!”

  谢云庭挥了挥手,招呼道。

  “放他进来。”

  徐才哲不答话,背过身子去。

  门房管事正巴不得送走这尊瘟神,立马闪到一边好让谢云庭进去。

  “有什么事去正堂说吧,请。”

  徐才哲回过头见着想要开口的谢云庭,堵了他一句。

  “好好,就依徐家主的。”

  谢云庭却也不恼,脸上的肉都要笑得堆起褶子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