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覆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八卷 遭遇武德司

覆燕 辩知之士 3239 2021.09.16 16:05

  霸下位于东南沿海,远离中原,这里的世族并不被中原世族所接受,所有东南方的世族都被中原世族所排斥。但即便如此,世族仍是世族,世族有传世的经典,有至少三代的传承,这都是豪强所不能相比的。

  霸下的世族只有五家,而豪强足有十几家,他们大多是这一代内发迹,不少拥有着不弱于世族的财产、田地、家仆,但却没有传世的经典,无法做官,也没有向上的途径,他们上升的方向已经被堵塞了。

  而燕国继承了前秦的统治,以士人为官,除开极小一部分以军功而上位的寒门与豪强外,绝大部分的官职都被世族所包揽,寒门与豪强的处境愈发艰难。

  而燕国一统天下的这块蛋糕实在是太大了,只用燕地世族为官根本无法进行有效统治,于是他们开始与中原的士人阶级和解,让他们做官,代理他们管理六国遗民。

  在利益的驱使下,士人们叛变的很快,摇身一变便成了新朝的狗,新主人给了他们骨头便回头咬在旧主人身上。

  原本六国的皇亲勋贵与不愿为燕人所统治的百姓开始逃离中原,分散到燕人还没染指的西方与南方。

  “如今世族打算与官府勾结,单只有我们是难以对抗的,需要借助豪强的财力人力才能拉起队伍,而在霸下十几家豪强中,最为兴盛的当属张家了。”

  夏子清看向马车内二人,说道。

  “那张家在霸下也算是说一不二的主了,财力人力都不输给五大世族,只可惜啊,没有传世的经典,最多也就是个地主豪强,听说张家现任家主正为这件事到处奔走,可有哪个世族愿意把家传经典给旁人学习?只怕不出三代张家就要没落了。”

  梁会闻言向着梁画屏夏子清二人介绍道。

  梁会,梁画屏的族兄,本来是随着梁画屏过来见一见夏子清的,没想到夏子清一行人要去张家游说,于是梁会便毛遂自荐给夏子清做向导。

  “兄长对霸下的势力十分了解啊。”

  梁画屏笑着道。

  “自然,在霸下呆了这么几年这里大大小小的势力都有所了解,这霸下的事你们都可以问我。”

  梁会轻笑一声,语气中有些得意。

  夏子清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继续分析。

  “我托人调查过了,现在张家做主的除了张家家主张文滨,就数张家族老张广、张虎二人,这一趟要是不能获得这三人的支持基本上是没有希望了。”

  “张文滨这人我先前有接触过,为人沉稳有心机,而且还喜欢玩养士那一套,手底下有数百门客死士,名声很好。”

  梁会摸了摸胡子,说道。

  “至于张家的张广、张虎二人,”

  梁会皱起眉头,继续说道:

  “他们二人是同胞兄弟,基本上都是一起处理事务,而且很少离开张家,主要负责张家内部事务的处理,虽然在外界存在感很低,但能把偌大一个张家的事务处理的井井有条,想来还是有些手段的。”

  “那我们只能先从张文滨入手了?”

  梁画屏问道。

  “我有听闻张……”

  梁会话还未说完马车突然急停了下来。

  “停车,鹰扬卫办事!”

  马车外传来呵斥声,随后便听到刀剑出鞘的声音。

  “闹事的来了。”

  夏子清双手手指交叉,说道。

  马车外面,慕凉领着五十二名鹰扬卫与近百名捕快从路口两侧的小巷里冲了出来,将马车堵住,周边的百姓见此情形,纷纷跑开,把偌大个主街让给他们。

  慕凉虽见不着周围的情景,但凭直觉能够很清晰的感觉到前方有数名高手在护卫着马车内的人。

  “发信号。”

  慕凉向着身旁的于志昱说道。

  于志昱得令立马从怀中掏出旗花与火折子。

  “咻!”

  旗花点燃后飞窜到空中炸开,形成一朵漂亮的烟花。

  此时太阳被云层遮住,灰蒙蒙的空中亮晃晃的烟花很是扎眼,可见度非常高。

  “对面的人听着,负隅反抗是没有好下场的,现在投降还来的及!”

  于志昱冲着马车方向喊道。

  然而夏子清三人不露面,车外的‘天时’自然不会理会于志昱,他们沉默立于原地,手握兵器目视前方,没有丝毫的反应。

  “踏踏踏。”

  二十多名统一着窄袖劲服、黑底官靴的男子一跃至附近屋顶,除开马车驶过来的方向,三面都已经被包围住。

  梁会掀开车帘,看到四处的官府人员脸色都白了不少。

  “这些都是武德司的人吧。”

  梁会放下车帘,颤声问道。

  他看的分外清楚,站在屋顶上的那数十人背有数十把短矛,左侧腰间配有横刀,右侧配有匕首,后腰配有手弩,这是武德司的标准配置。

  武德司,大燕最精锐的部门,相传要入武德司,必须得能披全甲一日徒步急行百里,臂力过人,能开六石强弓,擅长战场厮杀和围杀江湖高手,且武德司还有一个标志性的装备——短矛。

  五十步内投掷短矛,三品境以下一击必杀,杀伤力异常恐怖,是专门为江湖高手量身打造的大杀器。

  “一个武德司执事能召集来这么多武德司干员,看来赵高谊给了她很大的权限啊。”

  夏子清脑中闪过一面白无须的宦官,基本上确定了事情的主谋者。

  武德司向来是以队为组织行动,一般五人人为一队,以霸下的情况是不会拨给这么多武德司人员的,调动大批的鹰扬卫才是常规操作。

  “只有卯,辰他们几人拦的下嘛?”

  梁画屏有些担忧道。

  “武德司就是专门杀江湖好手的,必定是拦不住的,我们不如趁现在赶紧撤回去。”

  梁会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说道。

  “武德司很厉害吗?”

  夏子清转过头看向梁会,开口问道。

  梁会顿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武德司令人闻之胆寒的名声不是说着玩的,是真真切切杀出来的。原本武德司成立时,挑选的是禁军中最精锐的人员进行训练,成型后固定为三千人,每年死掉的武德司人员能超过全部成员的五分之一,而以这个代价,换回了原本七国混战时活跃的江湖高手的销声匿迹。

  当年有名气的江湖高手如今要么被朝廷收买成了走狗,要么就是被武德司围剿屠灭满门,现在鲜有江湖人士出没就是武德司的功劳。

  “活捉马车里的人。”

  慕凉下达了指令。

  武德司干员们得了命令,动作统一的从背后取下两支短矛,整个人弓下身子,手臂向后伸展。

  “嗖!”

  十几支短矛射向马车前的‘天时’,而在这十几支短矛还在空中时,武德司干员们又将另一只手上的短矛递出。

  “嗖!”

  两拨短矛的间隙时间非常短,而且角度极为刁钻,在场的‘天时’只有七人,每个人都被至少三支短矛锁定,短时间内根本躲闪不及。

  而就在这时,‘天时’终于开始行动了起来。

  ‘卯’从马背上一跃而起,避开激射过来的两矛,又在空中一脚踢在高速飞来的短矛矛身上,一个翻身又坐回了马背上。

  ‘辰’面对着直射门面而来的短矛竟一手抓住一支,恐怖的惯性带离的他的上半身旋转了小半圈,随后又猛的将一根短矛拍在地上。

  ‘巳’从腰间抽出两把短匕,左手一抖短匕飞出砸在一支短矛上将短矛方向砸偏,右手匕首卡住一根射向胸口的短矛旋转一圈后险之又险的将其带偏,然后又立马向后倒下去躲过一根瞄准头部的短矛,刚好将飞出去的匕首接住。

  另外四名‘天时’也各显神通,要么兵器格挡,要么硬抗甚至用强弓连射,很是轻松的接下了武德司的先手。

  然而这才刚刚开始,武德司干员们投掷完短矛后便跃下屋顶,奔袭至五十步以内后从后腰掏出手弩齐射,齐射三波后弃弩抽出佩刀,二人为一队集结杀向暗卫们。

  相比之短矛弩箭的杀伤力虽小些,但速度极快,而且那弩箭箭头上闪烁着诡异的绿光,任谁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只是擦伤恐怕都会有不小的危险。

  以‘天时’们的身手自然不至于被射中,但气息明显的被打乱了几分,刚将弩箭格挡开便被武德司干员们呼啸着劈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辰’双手抓住两侧砍来的横刀刀身,一声暴喝直接将两人举了起来,那两人却也不慌,收回只手从腰间抽出匕首捅向‘辰’的胸口与下腹。

  但二人还未得手‘辰’便把二人撞在一起,然后猛地一个横扫踢在一人腰上将两人踢飞了两丈远。

  其他武德司的人员在‘天时’手里也没有讨得好处,他们平日里对付江湖高手的那一套似乎对‘天时’没有效果,最后皆是负伤,只得与‘天时’拉开距离。

  “武德司围杀江湖高手是很有一套,但‘天时’可从来不是什么江湖高手,他们本来也是专门对付江湖高手处理刺客的。”

  夏子清见着梁会震惊的模样解释道。

  “这已经和当年梁国的天罡差不多了。”

  梁会感慨道。

  梁国天罡是当初梁国国都最精锐的部队,人员不详,人数不超过五十人,专门负责皇宫内的安保问题,几乎人人都是一品宗师境的高手。

  而目睹了武德干员们落入下风的情景,锦衣卫一方气势已经开始倾颓起来,甚至有些人已经想要偷偷撤离了。

  “大人,要不我们先暂时避开锋芒,等后续部队来了再行动?”

  于志昱劝说道。

  “今日必须将这伙余孽拿下,我会亲自动手。”

  慕凉冷声道。

  “今天你们都走不掉。”

  这时,从屋顶上跳下来一人,正是一直不见人影的李蒙。

  话音刚落下,便有大批人马从两头堵住了主街道,又有不少人马从附近小巷冲出封锁退路,整个主街道被包围的严严实实。

  “你们能叫人,我们自然也能。”

  李蒙面对着慕凉一行人,笑容满面的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