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覆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卷 会谈

覆燕 辩知之士 2194 2021.09.14 20:43

  之后二日,夏子清受邀与谢云庭在霸下最大的酒楼相谈,两人商谈多时,却每每到要紧处便谈不拢,以至于迟迟未有进展,直至第三日。

  “师弟!”

  谢云庭坐于酒席旁,伸手招呼赶来的夏子清、李蒙二人。

  “师兄。”

  夏子清走至酒席旁,拱手作揖,谢云庭还礼,李蒙也抬手搭拉了一下算是行了礼,二人拉开椅子入座。

  “师弟我跟你说,我们霸下除了笋干老鸭煲外,这鱼头豆腐那也是一绝啊……”

  谢云庭说着伸筷夹向鱼头豆腐。

  “师兄,我与你闲谈了两日,今日,是否该谈谈正事?”

  夏子清说着看了一眼旁边已经后发先至夹起块豆腐放入嘴中的李蒙,后者迅速放下筷子,只是嘴巴鼓囔鼓囔的。

  谢云庭本已伸筷夹了一块豆腐,闻言却是不小心将豆腐夹碎了,不得已收回筷子。

  “师弟你怎么想的,师兄我是知道的,可那是燕国,一统天下的朝廷,如若我随了你,难保不落得个抄家灭门的下场。”

  “我敢如此做,自是有把握的,再且说,如今的燕国表面上虽一统天下,但太平之下的波涛洪流,想来师兄也是知道的。”

  夏子清端坐于座位上,淡然道。

  “是,师弟向来是聪慧过人的,也不会打那无准备之仗,但是师弟,这一旦输了,那可就全输了,就算只有一丝一毫的可能,我也不能冒着风险带着谢家一起跳火坑啊。”

  谢云庭叹了口气,说道。

  “师兄作为谢家的话事人有苦衷我是能理解的,毕毕竟要以家族的利益为利益。”

  “师弟能理解就好……”

  “但是”

  夏子清打断了谢云庭的话,开口道:

  “可如果此举能让谢家飞越龙门,从百年世家更进一步呢?”

  谢云庭眼里闪过一丝精光,答道:

  “我不懂师弟在说什么。”

  “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师兄。”

  夏子清身体前屈,双手靠在桌子上,说道

  “要怎样,你才肯帮忙。”

  “哈哈,师兄弟之间还谈什么帮忙不帮忙的。”

  谢云庭大笑道。

  “裂土封王的机会怎么样?”

  夏子清无视谢云庭打的哈哈,径直道。

  “不是,师弟你……”

  “看来师兄还是不满意了。”

  夏子清随即坐起来,靠在椅背上,说道。

  “师弟的意思是?”

  话至此处,谢云庭脸上堆出来的笑容也已然没了,眯着眼睛看向夏子清。

  “你不合作,总是有人合作的,想要不冒一点风险就能成功是不可能的。”

  夏子清同样看向谢云庭,两者目光对视,仿佛要磨出火星来。

  李蒙看着二人陷入沉默,瘪了瘪嘴,目光又瞟向桌子上的菜。

  约莫过了半晌,谢云庭却是嘴角上扬笑了起来。

  “嗨,师弟就是喜欢逗我开心,这样,容师兄我回去琢磨几天,毕竟这事太大了,我一个人也做不了主。”

  “三日后,再来此地一聚,如何?”

  夏子清左手比出三个指头,说道。

  “成,就依师弟的,来来来,正事谈完了,赶紧吃菜,不然都要凉了。”

  谢云庭笑着招呼二人。

  李蒙自是不客气,或者说准备了多时,三两下便夹了满满一大碗的菜,哼哧哼哧的吃了起来。

  谢云庭给夏子清和李蒙各倒了杯酒,和夏子清遥敬一下便入了肚。

  这场酒席吃了有半个时辰,期间谢云庭的子侄谢若上来添过一回酒,问了是否还要加菜,见没有什么需求后便下楼候着。

  夏、谢二人各有所虑,并没有吃太多,一桌子酒席全入了李蒙的肚子。待最后一盘菜被李蒙吃完,二人起身在谢云庭的目送下下了楼,离场而去。

  “哼。”

  二人走后不久,谢云庭将身旁的酒杯砸在地上,眼中的阴狠之色越发浓郁。

  “叔父。”

  这时从楼梯口上来个人,正是谢若。

  “放聪明些,别再派人去盯他们,客栈外的哨也撤远些。”

  “是,叔父。”

  谢若拱手应道。

  “夏子清已经和我谈过了,口气强硬的很,只怕遗族那里已经被他安抚好了,说不准陈家和徐家那里也已经派人去联络过了。”

  “那叔父我们现在……”

  “不用管他们,朝廷那边已经得了消息,很快就会派人来处理,到时候,他们一行人就会成为搅混霸下这谭水的罪魁祸首。”

  谢云庭看向已经行至大街四处闲逛的二人,说道。

  说完似乎觉得有些不对劲,思索片刻后又开口道:

  “不行,我得和陈家和徐家通通气,再不然也得打听下看这小子给他们两家许诺了什么。”

  说着伸手让谢若将他扶起,二人也一起下了楼梯,到楼下搭乘马车,朝着与夏子清二人相反的方向驶去。

  大街上,夏子清与李蒙二人并排走着,也不急着回客栈,走一走好消食。

  霸下作为东南沿海独一档头的县城,主街相比之青云县宽了许多,沿街更是有数量不少的小贩在叫卖。

  “子清,盯着人都撤走了。”

  李蒙不经意的靠近些夏子清,低声说道。

  夏子清微微点了点头,并不答话。

  “你那师兄看着老实,结果也是一肚子坏水。”

  李蒙说着将双手枕在后脑勺上,不屑道。

  “他是我们八人中最善于揣摩形势的,从不与大势相抗,最是喜欢顺势而为。”

  “因此,我便得强硬起来,哄骗他,让他觉得我已经势不可挡,哪怕他觉得有问题,但是多年来的习惯不是一时间就可以改的,一但与大势相左,他的第一反应定然是退让。”

  夏子清瞧了眼自在的李蒙,说道。

  “可是他一但琢磨清楚了咱们不就露馅了。”

  “人的欲望是无限的,我知道他先前必然是有谋划的,但是如果他苦苦谋划的结果并不如我给他许下的承诺,那他便会动摇,倒时我们再给予推力,让他和朝廷决裂,他的谋划自然也就成不了了,唯一的选择就只剩下和我们合作了。”

  “子清你是猜到他的计划了?”

  说到这李蒙倒是来了精神,侧过身问道。

  “应当是八九不离十了。”

  夏子清点了点头,颇有几分胜券在握的样子。

  李蒙本打算接着追问,却感觉有什么不对劲,伸手拉住夏子清。

  “怎么了?”

  夏子清对于李蒙很信任,李蒙拉住便停了下来看向他。

  “有骑兵在靠近,数量约有二三十人。”

  李蒙注视着前方,在他眼中仿佛看到了一队骑兵纵马狂奔。

  夏子清愣了一下,也看向前方,双眼眯起。

  “很好,鱼儿上钩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