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覆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卷 霸下

覆燕 辩知之士 3530 2021.09.14 11:39

  扬州霸下,位于东南方沿海地区,远离中原,虽地域广阔,但朝廷只将其设立为县城,又因其地处偏远,势力错杂,朝廷难以插手,便成了六国遗民的归处。

  青云到扬州霸下,日行百里,方能在一月内抵达。而待夏子清一行人抵达霸下时,已过去半月有余。

  马车在城门口停下,夏子清掀开车帘望着城门口高悬的霸下二字,长久沉默不语。

  “走。”

  不知停了多久,夏子清开口道。

  马车续继行驶,待过了城门,径直向着左街道驶去。半个月的时间,除开那女琴师外,敢拦路者鲜少,即使有,也只是三三两两只蟊贼,还未靠近便被骑马于前探路的暗卫们处理干净。

  夏子清坐于马车内,左手无意识地敲打着横栏,似在思考着什么。梁画屏靠在马车另一侧,睡着了许久,半个月颠簸下来,着实让她憔悴了不少。

  “吁。”

  马车突然停下,原本睡着了的梁画屏立马便被惊醒,揉着眼睛想要看看怎么回事。

  “我去看看,你再睡会。”

  夏子清说着起身掀帘,不给梁画屏一点拦下的机会。半靠半坐着的梁画屏楞了一下不由地笑了笑,又意识到坐姿不雅,随即开始整理起来。

  “子清。”

  李蒙见夏子清出来,放下马缰伸手扶住他,眼神示意前方。

  夏子清顺着李蒙目光看去,本还算宽敞的街道被几人骑马拦住,中间领头那人体胖而肤色偏白,也跨于马上,略有些滑稽。

  “子清!”

  那胖子见着夏子清,原本因脸上肥肉太多被挤得只剩一条缝的双眼微微睁大了些,挥手向着夏子清示意。

  “师兄!”

  夏子清见着那胖子,原本冷淡的脸上流露出一分笑意,由着李蒙扶下马车。而那胖子也在身旁之人的搀扶下下了马。

  “师兄,许久不见。”

  二人相近,夏子清向着胖子行了一礼。

  “哈哈哈,子清还是老样子,还是这么见外。”

  胖子还礼后上前笑着拍了拍夏子清的肩膀,目光又看向一旁的李蒙。

  “这就是子清的义弟吧?”

  “师兄目慧,这的确是我义弟,李蒙。阿蒙,见过谢云庭谢师兄。”

  李蒙规规矩矩地行了一礼,随后便立于夏子清身旁,一语不发。二人又寒暄了几句,随即夏子清开口问道:

  “师兄怎的知道我要来霸下?”

  “嗨,你们刚进扬州就有眼线向我汇报了,并且还发现在你们背后有燕国的走狗,我便顺手派人除了,想来没有坏师弟的谋划吧。”

  谢云庭笑道。

  “多谢师兄。我等一行人势单力薄,虽早就发觉了,但却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处理,反倒让师兄帮忙处理了。”

  “同门师兄还说这些?走,师兄带你在霸下逛逛。”

  谢云庭说着伸手去拉夏子清。

  “我这次来,是有件事打算与师兄商议的。”

  夏子清挡住谢云庭的手,向后退开一步,立即说道。

  “何事需要子清特地跑到扬州来的?你只管说,师兄我帮得上忙的定然不会吝啬。”

  谢云庭拍着胸脯保证道。

  夏子清闭口不语,用手指向西北方,谢云庭顿时了然。

  “子清,这件事,师兄我便是舍了这身肉也帮不了你啊。”

  说着,谢云庭伸手提了提腰间的肥肉,苦笑道。

  “不瞒师兄,我已经有了详细计划,只是此处人多眼杂,过两日再谈,如何?”

  夏子清右手负于后背,答道。声音并不大,但却莫名有股自信感,令人忍不住想要相信他说的话。

  “行行,过两天,过两天再谈,今个你们刚到霸下,车马劳顿,我让人带你们去客栈休息。”

  “那便劳烦师兄了。”

  谢云庭摆了摆手,示意没事,随即招了一人过来为夏子清一行人带路。

  “师兄,改日再见。”

  夏子清站在马车前,向着谢云庭拱手。

  “改日再见。”

  谢云庭还礼,见着夏子清由李蒙扶上马车,目送马车离去。

  待至马车驶离街道,谢云庭转身,说道:

  “回去。”

  “大人,要不要派人……”

  身旁一人忍不住开口道。

  谢云庭转头看向他,原本面对夏子清的那一副乐呵呵的模样未变,但却不再显得滑稽,反倒给人一种阴恻,一种,不寒而栗之感。

  “还需要我说第二遍吗?”

  谢坛庭咧嘴笑起来,脸颊两侧的肥肉挤在一起,分明是十分滑稽的模样,但见着的人却是笑不出来。问话那人低着头,却是不敢抬头看。

  “回去自己领领三鞭。”

  “是。”

  谢云庭收起笑容,冷着脸踏进一顶早已停好的轿子内,轿夫抬起轿子,向着西街去了。

  “怎么样了?”

  梁画屏问道。

  “这家伙,在给我打太极呢。”

  夏子清眯眼答道。

  “那接下来的计划岂不是很难完成?”

  梁画屏愁道。

  “没事,我们走一步看一步,想来有些人应当比我们更着急。”

  “先回客栈休息,至于其他的,以后再说。”

  “啪。”

  一盏市场上价值百两的彩花瓷杯被摔破。

  “我什么时候让你们去查了?”

  谢云庭冷眼瞧着跪于堂下之人。

  “可是叔父,那马车里坐的分明是梁国公主,我们若是将那梁国公主押送到国都……”

  “蠢货。”

  谢若还未说完,谢云庭便伸手拿了果盘里的李子砸在他身上,大声呵斥道。

  “只怕你还没这么做就会被城内梁国遗族撕碎。你可要知道,霸下五万户,光梁国遗族就有几千户,更别说它国遗族,你要是想死后封个满门忠烈大可一试。”

  谢云庭仍觉不解气,拿起桌上的茶盏,砸在地上。

  “我怎么会有一个你这么蠢的侄子。”

  “可是叔父,让他们一直呆在霸下也不是办法啊,如叔父所说,梁国遗民如此之多,但凡他们着手策反,后果不堪设想啊。”

  谢若不服气,辩驳道。

  “你当真以为城内的世族都和你一样蠢吗?”

  谢云庭恨铁不成钢道。

  “霸下势力错综复杂,世族,豪强,遗族,官府,平日里不知有多少勾心斗角。但只要有一方想要结束现在的状况就必定会遭到其余势力疯狂打压。”

  “想要拿下这里,须得有数十倍的实力,遗族,哼,最多掀起些水花,而等叛乱结束,他们也就不再有什么地位可言了,领头的都死了,剩下的都只是些散沙而已。”

  说着,谢云庭长叹了口气,接过下人递过来的茶盏,喝了一大口。

  “那叔父的意思是…”

  “明日我去与我那师弟谈谈,到时候放出消息吸引那些遗族。”

  “可叔父刚不是说……”

  “自然不会这么简单。”

  谢云庭又喝了口茶顺了顺喉咙,接着道:

  “另派人联系官府,他们对这些遗民向来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只要得知遗族要反叛的消息定然会打起来。”

  “不会有人怀疑我们嘛?”

  “只要手段够高明,自然能摘的干净。”

  谢坛庭喘了口气,又道:

  “官府一除遗族,自会引发世族豪强的警惕与不满,加之近来官府作风着实有些强硬,我们再引火,让人出头反抗官府。我有七成把握成功。”

  “七成把握,会不会太少了叔父。”

  “七成,已经很高了。”

  谢云庭眼中闪过一丝恼意。

  “毕竟那些世族的老狐狸们也不是吃素的。”

  “再然后,”

  谢云庭伸手抓起一个黄梨,狠狠咬了一口。

  “官府自然会派大军镇压,而我们作官府的内应,待官库剿灭反贼后自然会撤兵,不然有些人可真就要乘虚而入了。”

  谢云庭嚼碎梨子,汁水四溢。

  “再之后,你觉得,一个离国都如此之远的霸下,官府会派谁管理?”

  “自然是叔父…”

  “是我们谢家。”

  谢云庭站起身来,慢慢走至谢若身前,俯视他道:

  “你要记得,家族的利益大于一切利益,家族的荣誉高于一切荣誉。知道了吗?”

  “知,知道了,叔父,”

  谢云庭点了点头,再次咬了一口梨子。

  “至于夏子清,我再想想办法,我这小师弟可不简单,不防他一手我着实睡不着觉。”

  “这样,你让人将消息放出去,说梁国皇室到了,让梁国的遗族去接触他们,根据结果我们再做准备。”

  谢云庭思考片刻,一时不察,竟将手中梨子捏爆。

  “晦气。”

  谢云庭一挥衣袖,恼火道。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打更人的声音从窗外传了进来,李蒙看下一眼窗外,黑漆漆一片,便将窗户关上。

  “咚咚咚。”

  屋外有人在敲门,

  “进。”

  一旁在看书的夏子清开口道。

  “咔。”

  房门打开,从屋外走进一带钟魁面具的黑衣人。

  “见你可真难,一路上绕过了三个暗点才到这里。”

  黑衣人开口,声音如撕裂布匹一般刺耳难听。

  “谢家派来监视我的罢了,想来也拦不住大名鼎鼎的赵狼吧。”

  夏子清将书放下,直视面具下那双眼睛。

  “你还是老样子,话里带刺。”

  黑衣人毫不见外,进屋找了一把椅子坐下。

  “我这里已经没问题了,反对的人都已经闭了嘴。”

  赵狼说道。

  “那么接下来就等鱼儿上钩。”

  “你确定鱼会咬钩?”

  “你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

  赵狼看着夏子清,随后便摇了摇头。

  “你们这些读书人弯弯肠子就是多。”

  “你来我这不会就是来和我斗嘴的吧。”

  “自然不是。”

  赵狼语气沉了下来,片刻后,开口问道:

  “世家那里你打算怎么联系,真打算相信你那师兄?”

  “自然不会,明日我会派人给其他几家世族送封信,至于信与不信就看他们自己了。”

  夏子清答道。

  “还有什么是需要我帮忙的?”

  “你帮我盯紧霸下附近几个县鹰扬卫的调动就好了,等我把霸下这盘散沙整合拢了,其他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那行,既然你有准备就好,我也不多停留了,免得被人发现。”

  赵狼说着一拍扶手,站起身来。

  “慢走不送。”

  夏子清坐于座位上,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

  “我也没指望你送我。先把身体养好吧。”

  赵狼说着想起了什么似的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

  “西域来的,听说能驱寒辟邪,我便弄了块。”

  说着将玉佩放于椅子扶手上。

  “走了。”

  “砰。”

  房门打开又关上,等夏子清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走了。李蒙将玉佩送至他手上。

  “这家伙。”夏子清接过玉佩,入手并没有冰凉感,反倒有丝丝暖意

  “可别死掉了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