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篮球运动 陈逸枫的篮球

陈逸枫的篮球

夜雨不烦

  • 体育

    类型
  • 2019.01.16上架
  • 15.89

    连载(字)

695位书友共同开启《陈逸枫的篮球》的体育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二位姐姐,你们好讨厌

陈逸枫的篮球 夜雨不烦 3028 2019.01.16 06:39

  陈逸枫感觉自己好像是在做梦,梦到了很多人很多事。

  甚至尘封在记忆深处自己都想不起来的儿时记忆,都像电影似的在梦里一帧一帧播放。

  只不过这个梦是断断续续的,因为做梦时间久了会让他觉得很累很困,这让他觉得很奇怪。

  不过,让陈逸枫感到欣慰的是,“床”非常舒服,特别温暖!翻一个身之后接着睡,然后继续做梦。

  有时,陈逸枫隐隐约约能听到一个声音,很美妙动听的声音,就是感觉有点儿远,听不太清楚,但有一丝熟悉的感觉,想不起来是什么。

  开始的时候只是偶尔能听到,然后慢慢地可以经常听到,但只是能听到,还不知道那是什么声音。

  唯一能确定的是,他喜欢那个声音,因为让他很有安全感。

  在梦里,陈逸枫没有时间概念,反正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有时候醒来没能听到那个声音会让他很失望;听到那个声音他会很高兴,想要睁开眼睛看看到底是什么声音这么好听?

  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睁不开眼睛,他着急,他挣扎,手舞足蹈的,很快就觉得又累了,然后很快就又睡着了。

  直到某一天,陈逸枫又听到了那个声音,这一次他听得很清楚,而且非常地清晰!

  陈逸枫哭了,虽然还是睁不开眼睛,但他能真真切切地感觉到自己流泪了。

  如此娓娓动听、让他欢喜和依恋难舍的声音,是一个他熟悉了三十年的女人的歌声。

  “儿子啊,你要乖一点儿,要听妈妈的话,别老是踹妈妈的肚子,妈妈唱歌给你听,好不好?”

  ……

  此时,陈逸枫终于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也明白了自身所处的环境所在,原来是在妈妈的肚子里!

  “等一下,肚子里?神马情况这是?”陈逸枫大吃一惊,懵逼了五秒钟。

  “让我想一想……唔,我最后记得的是……我好像是在飞机上,没错!是在飞机上,坐飞机去……美国洛杉矶……”

  “想起来了,是去公司总部参加年会,原本我是不打算去的,后来听说有安排去洛杉矶湖人队现场看NBA球赛的活动计划,才成行的。”

  “当时应该是在太平洋的上空,正跟一位空姐吹牛扯淡来着,话说那位空姐还是挺漂亮的,身材极品,好像还加了维信,想着或许以后可以约一下啥的……”

  “然后……飞机突然一阵持续剧烈的颠簸振动之后,我就失去了意识!”

  “所以……我这是重生了……吗?”

  “重生就重生吧,现在不正流行这个么!莫名其妙就穿,一言不合就回档,今儿哥们也重一回,没毛病!”

  “唔,能清楚听到老妈说话,说明听力系统已经发育成熟了,至少也有六七八九个月了……吧?”

  “可能……应该快要出生了。”陈逸枫心里想着的同时,顺便伸了一下腿。

  “哎哟!小兔崽子又踹妈妈肚子了,真是顽皮,你等着以后看妈妈怎么收拾你!”老妈周沐云一边左手抚摸着肚子一边笑骂:“劲儿还挺大的。”

  “是老妈的声音没错,不过老妈年轻时候的声音真是好听!”陈逸枫再次确认了一下。

  想起前世老妈一身的大病小病,几乎在拿药当饭吃,不到六十岁的年纪就已头发灰白满脸皱纹,看起来就跟七十岁似的。

  陈逸枫一阵心酸难过:“老妈以后的糖尿病应该是遗传自外婆的,这个目前医学上貌似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但是高血压和冠心病是可以预防的……”

  陈逸枫正想着这些有的没的时候,听到了老爸陈浩然略带责备语气的声音。

  “沐云,怎么不在床上躺着,桌子别抹了,放着让我来。”

  “预产期不是快要到了么,可得小心身子啊……去洗下手吧,对了,咱妈呢?”

  周沐云放下抹布,在丈夫的搀扶下转身走向厨房。

  边走边笑说道:“我妈上街买菜去了。都躺一整天了,大夫说适当活动活动有好处……对了,你儿子又踹我了,劲可大了。”

  “哈哈,是嘛!”陈浩然扶着妻子,听完以后咧嘴笑骂道:“等他出来了,看我怎么削他,这个臭小子!”

  这会儿周沐云已经洗好了手,顺手关上水龙头,笑着轻喝道:“你削他,我削你!你试试看!”

  陈浩然打了个哈哈,牵着妻子的手在客厅坐好后,蹲下说道:“我来听听咱儿子的心跳。”

  边说边把左耳贴在妻子的肚皮上,不一会儿又惊喜道:“听到了,我听到两个心跳声!”

  九月的天气已经开始转凉,但室外气温还是蛮高的,陈浩然刚下班回来,衬衫早已汗湿。

  周沐云豪不嫌弃,抱着丈夫的头,低头望着丈夫微笑说道:“看你一身的汗,别把我儿子熏着了哦,呵呵!把风扇开一下吧,今天确实有点儿闷热。”

  “好嘞!”陈浩然起身去开风扇,同时表功似的说道:“名字我已经想好了,沐云你肯定喜欢!”

  这时听着爸妈秀恩爱,啃了一箩筐狗粮的陈逸枫来了兴致,想听一听自己名字的由来,看是否跟自己的理解一致?

  前世问过老妈,但那时自己还小,似懂非懂。

  能感觉到周沐云特别高兴,惊喜追问道:“真的吗?名字可是要跟儿子一辈子的,不好我可不答应!”

  大笑两声,陈浩然极有自信道:“沐云,你可听好啰!”

  陈浩然的中低音接着又响起:“此时已是秋季,正是枫红叶落之时……安得闲云逸致,卧看枫舞斜阳……就叫陈逸枫如何?”

  “逸枫?陈逸枫,嗯好听……意境深远极有诗意,有两把刷子啊,浩然。”

  “那是,遥想当年我……”

  “嗯?什么当年?”

  “没,没有,那个,我准备了几个名字,要不要都听一遍?”

  “不用了,陈逸枫挺好的!哎,你别转移话题,说说你当年怎么了?”

  “什么当年啊?我有说过吗?”

  “有,你明明说了,儿子可以作证!”

  ……

  “哎!哎哟!看你把我给气的,要生了要生了!哎哟,痛死我了!”

  “沐云,你可别吓我啊!我说我说,我都告诉你还不成么?”

  “是真的要生了,哎哟!”

  这时陈逸枫的外婆申小玉正好买菜回来,看到这一幕也是心急如焚。

  急忙拉住陈浩然的右手问道:“浩然,沐云是要生了吗?不是还有半个月才到预产期啊!”

  陈浩然此时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先是安慰申小玉说道:“妈,没事的,您别急!”

  然后又说道:“这样,您带几件沐云的衣服,再拿着这个皮包,前些天我取了些现金放在包里……”

  “您先出门叫个车在楼下等我们,我抱沐云下楼咱们一起上医院去……”

  “好好好,你们小心点!”申小玉点了下头,也稍微平静了一下,带上东西匆匆下楼叫车去了。

  ……

  1994年9月23日晚上21:15分,齐阳县人民医院产科手术室外面走廊。

  陈逸枫的父亲陈浩然,还有外公外婆家的人,除了几个小字辈全部在候着。

  陈浩然时不时望一眼手术室门上的指示灯,听着妻子分娩过程中的尖叫声,茫然无助的他,撅着自己的头发在门外不停地走来走去。

  外公周立德看不下去了,对着陈浩然就是一顿骂道:“小子,你能不能别转悠了,老子头都快被你转晕了!看着心烦!每逢大事有静气,懂不懂?给老子坐下候着。”

  陈浩然搓了搓手,在走廊长椅坐下后回答道:“爸,我有点紧张,沐云这都进去快三个小时了!我……”

  “哼!”周立徳冷哼一声,打断陈浩然说道:“有什么好紧张的?紧张有用吗?里面的可是我闺女!”

  话虽这么说,其实老头子这会儿心里也有一些担心了。

  生死大事,亲家那边除了女婿陈浩然,到现在竟然都没有一个人到场!

  女儿又进手术室这么久,老头心里有气没地儿发,正郁闷着呢!

  话刚说完,只见手术指示灯灭了,手术室的门从里边往外边被推开,走出来一位40岁左右的女大夫。

  女大夫往外走的同时,取下口罩微笑说道:“各位都是产妇周沐云的家属吧?顺产,母子平安,恭喜恭喜啊!”

  全部围上来的一大家子几乎同时松了口气,喜笑颜开。

  大喜之下的陈浩然激动得语无伦次,一双拳头握得紧紧的,临空挥舞了几下,大声道谢:“谢谢大夫!万分感谢!真是太感谢您了!”

  女大夫虽然见惯了这种场面,但一个新生命的诞生确实是件令人愉悦的事情。

  女大夫开心说道:“客气了,这是我的本质工作。”

  “宝宝身体各项指标正常,不需要进监护室,稍后清洗完之后就可以去护理室看望了,但只能在外面看哦。”

  这时站在一旁的外婆申小玉走上前来,趁没有外人留意,把备好的红包悄悄塞进了女大夫的白大褂口袋。

  女大夫没说什么,点了点头眼带笑意转身离开了。

  临近深夜,紧张了这么久,大家都有些疲惫,除了陈浩然之外,其他人在劝说之下也都没有再坚持要留下。

  而让全家人紧张了大半夜的陈逸枫,正被两位护士姐姐清洁着身体。

  其中一人左手护住他的头部以免浸水,右手托住他的屁股;另一人则用专用的棉布温柔地给小陈擦身。

  “张姐,宝宝怎么长得这么难看啊,邹巴巴的难看死了!”

  “小赵,你是刚到产科吧?宝宝都是这样的,刚生下来身体还没完全撑开,过几天就好了。”

  张姐一边给小陈擦拭身体一边笑说道:“这个小不点啊,以后长大了肯定是个大帅哥,也不知道将来会便宜哪家姑娘哦,呵呵!”

  “我见过小不点的爸妈,两口子长得都很好看。所以啊,小不点也不会差的!”

  张姐接着又问道:“小赵多大年龄了啊?满20了没?谈对象了吗?”

  “没,没有,我才19岁呢!”小赵有点儿害羞,眼睛一直往陈逸枫的小丁丁那儿瞅,好像在研究什么似的。

  张姐注意到了小赵的眼神,调笑说道:“要不姐给你介绍个对象?有了对象你就会知道这个什么滋味了!”

  说完还顺手弹了一下陈逸枫的小丁丁。

  小赵满脸通红,娇嗔道:“张姐,你好讨厌啊!”

  此时的清洁工作已近收尾,张姐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有点儿不好意思,说道:“好了,给小家伙穿上尿布,抱到摇床上去吧,我去调一下空调温度,然后交下班就走人了。”

  不久后,小赵整理完护理室,也离开了。

  刚从母体出来的陈逸枫还需要适应外部光线和坏境,闭着眼睛心想:“哥委屈啊!竟然被调戏了!”

  “二位姐姐,你们好讨厌!唉,怎么又犯困了,先睡一觉再说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