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皇上养成计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1章 仆人坐马车合适吗

皇上养成计划 白道长 2163 2019.10.18 12:08

  李冰初次听到季强这个名字,便觉得此名与他本人温润如玉的气质大不相符。

  不过当时她并未怀疑此名的真实性,因为她知道这世上有太多名不副实的人了。

  经韩江之口,她才知道季强的真名叫季云莲。

  云莲顾名思义是云中之莲,而云中之莲自是纯净不染尘埃的。这名倒是与他那纯净的眸子相配。

  季云莲也不是皇城人,他家在离皇城城郊不远的一座名叫落霞的山庄上。

  季云莲父亲名季忠明,有一妻二妾。

  妻子王华英育有两男一女。

  长子季云清,年龄二十五,次子季云峰,二十三,女儿季云兰,二十一。

  季云莲的母亲陈桂兰是季忠明的第一房妾室,生有二子,长子季云莲一十八岁,次子季云竹不过十岁而已。

  季忠明的第二房妾室张茹,是三年嫁入季家的,至今无子嗣。

  季忠明兄弟共五人,整个家族共计六十七口人。

  说来奇怪,季家上至季忠明父亲这一代,下至季云莲这一代,没有一个考取功名的,所有人皆从以酿酒为生。

  季家有一个祖上传下来的酒庄,名字就叫季家酒庄。

  季家酒庄在全国也是名声显赫,其出产的酒,每年都会进贡朝廷。

  季家的财富收入自是不必多说。

  季云莲作为季家的儿孙,并非是过腻了锦衣玉食的日子才来到皇城做小商贩的,他是被其父季忠明赶下山的。

  一年前,季云莲的大哥季云清偷了上千两银子,却诬陷是季云莲偷的。

  季忠明本就不喜性子怯懦的季云莲,一听偷窃二字,便怒从心头起,当着季家上上下下百余口人的面,将季云莲毒打了一顿,并逐出了山庄。

  季云莲的母亲陈氏本来身子就不大好,此事一出,一下子就病倒了。

  季云莲不放心将母亲留在虎狼一样的季家,索性连夜带了母亲和幼弟,以及从小服侍他的仆从虎子离开了季家。

  四人风餐露宿,几经波折,半年前来到了皇城。

  人活着就得吃饭,而要吃饭就得赚钱。季云莲思前想后,觉得自己再没什么本事,只在季家的时候学了一门酿酒的手艺。于是打算开一家酿酒的作坊。

  季云莲将自己的打算跟母亲述说后,陈氏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全部积蓄给了季云莲。

  陈氏虽然在季家时日子过得不算好,但好歹是富户人家的妾,因此十几年下来,加上自己的嫁妆,倒也积攒了几百两银子。

  季云莲得到银子后,经过多处打听,在城西仁兴街老槐树巷买了一座院子。

  接着买了酿酒所需的一应物什,出银子请人送到那座院子中,然后便和虎子酿起了酒。

  对于韩江能将季云莲的底细查的如此详细,李冰感到十分佩服。

  佩服之余,李冰决定和季云莲合伙做生意。

  季云莲虽然性子怯懦了些,但倒是一个心底纯正的人。

  于李冰而言,只要合作伙伴心底纯正就足够了。性子怯懦不打紧,反正她有王爷,公主,丞相,甚至是皇上给撑腰,就算将来生意做大了,也不怕会被同行欺压。

  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李冰决定明日前去城西仁兴街老槐树巷,和季云莲谈合作的事情。

  翌日清晨,一辆青布马车迎着明媚的晨曦向城西仁兴街驶去了。

  驾车的是长相喜气,体格魁梧的阿福。坐在阿福旁边的是容貌清俊,眼神冰冷的韩江。

  马车内的则是一身男儿装束的李冰。

  大约两个时辰后,马车来到了城西仁兴街。

  李冰掀开车帘,往外瞧,但见街道两旁商铺客栈鳞次栉比,街上车水马龙,行人如织。各种叫卖声也是不绝于耳。

  此地虽比不得皇城一环地带热闹繁华,倒也是一派欣欣向荣之景。

  然而马车再往西行驶了一段后,街道渐渐变得冷清了起来,街道两侧的房屋也现出了颓败之色。

  “看样子,老槐树巷应该快到了吧。”李冰咕哝道。

  而下一刻,不期然地看到前面不远处矗立着一棵犹如巨人般的老槐树。

  李冰估摸着树的主干部分恐得好几人才能合抱的住。

  老槐树的叶子,早已全部凋零了,唯有千万条光秃秃的枝干,迎着凛冽的老北风,向四面八方伸展,遥指着苍蓝色的天空。

  马车很快便到了老槐树跟前,阿福见街巷狭窄,马车难以驶入,只得在巷口勒住了缰绳。

  坐在车辕上的韩江却是先阿福一步跳下了马车。

  李冰随后也掀开车帘,从马车上一跃而下。

  接着便与韩江一前一后往巷子里走去了。

  然,才走了几步,她忽地停了下来。

  她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季云莲也许又和虎子赶着马车到城里卖酒去了。若是他果真不在家,那她就得在季云莲家里待上好一阵子。

  这外面虽阳光明媚,但老北风可是嗖嗖的刮个不停。

  尽管阿福年轻力壮,但若是在巷口吹几个时辰的北风也不好受啊。叫阿福跟他们去季云莲家也是不妥的,因为他们三个人中总得留个人看马车。

  显然韩江这个贴身保镖是不会看马车的。

  于是李冰转身对立在马车旁的阿福说:“阿福,你先到马车里等我们吧。”

  阿福活了二十三个念头,还从没遇到过主子让下人坐马车里的事情,因此他在受宠若惊的同时,更是局促不安:“不,不了,王妃。”

  李冰明白阿福为何会慌乱。

  阿福和她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在她的意识中人没有高低贵贱,更没有主仆之分。而在阿福的世界观中,主子就是主子,仆人就是仆人,仆人若做出逾矩之事,定然没有好果子吃。

  这种主仆观念深深的烙印在阿福这类人的思想中,李冰知道短时间内,她不可能消除阿福的这种观念。

  而且就算能,她也不会这样做。

  她若是让阿福的思想变得像21世纪的人一样崇尚自由,将人人平等视作理所当然,那阿福的处境将会变得比现在糟糕的多。

  因为这是个封建落后的时代,一个女人和仆人被视作某些人所有物的时代。一旦个别仆人做出反抗,那等待他们的将会是可怕的命运。

  只有当这个时代的绝大多数人意识到这个时代的落后,并站起来反抗——呼呼呼

  一阵老北风忽然迎面吹来,吹到李冰的脸上,刀割般的感觉,让她有些过于激昂的情绪瞬间平静了下来。

  尽管如此,李冰还是想让阿福坐进马车内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