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皇上养成计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0章 摸底

皇上养成计划 白道长 2057 2019.10.17 22:00

  李冰的想法很简单,那便是和季强合伙开一家酒庄。

  通过这两日的观察,李冰发现皇城有很多家酒楼,对酒的需求量是颇大的。

  而季强和虎子的酒之所以卖不出去并非是因为他们酿的酒不好,经过韩江这位美酒收藏家的亲自鉴定,季强他们酿的酒确系好酒。

  真正导致他们的酒甚少有人问津的元凶是他们的酒没有任何名气,无论古今,名气这个东西都是很重要的,从很多商家动辄便打老字号的旗号便可见一斑。因此她相信只要让他们酿的酒名声大噪,定会有多家酒楼抢买他们酿的酒。

  尽管她对酒庄的前景信心满满,也有心想和季强合作,不过她和季强是否会成为合作伙伴还不太确定。虽然季强表面上温和诚实,但俗话说的好知人知面不知心。如果她贸贸然和季强合伙做生意,万一哪天季强出卖背叛她那就悔之晚矣了。

  因此她决定等摸清楚他的底细后,再考虑要不要与之合伙开酒庄。

  至于摸季强底细这件事情,她打算拜托韩江来做。

  韩江既然年纪轻轻就能成为侍卫们的统领,想必拥有过人的手段,调查一个人应该不在话下。

  而对于韩江是否肯帮这个忙,她完全不但心。

  韩江如今被龙玄澈安排在她身边,那就相当于是她的属下,她相信就算韩江不喜欢她这个上司,凭韩江的忠诚程度,她的命令只要不违背韩江做人的原则,他是会无条件照做的。

  李冰一路走一路盘算着,不知不觉便到了听竹苑门口。

  正想着韩江是否在听竹苑,却看到韩江手里提着一个酒壶迎面走了过来。

  李冰停住脚步,等着韩江即将走到她面前的时候,说道:“韩江,请等一下,我有件事情想拜托你帮忙。”

  韩江在离李冰几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他清俊的脸上仍毫无表情,语气倒是恭敬:“王妃,请吩咐。”

  “我想让你帮我调查一下季强这个人,越详细越好,地址是城西行人街老槐树巷倒数第二家。”

  韩江微微蹙了下眉:“是城西仁兴街吧?”

  李冰脸上不由一红,之前虎子将作坊的地址跟她说了两遍,而她自己也重复了一遍,加起来相当于是记了三遍,没想到她还是记错了。懊恼之余,李冰忙点头说道:“对,是仁兴街,这个忙你愿意帮吗?”

  韩江轻点了下头,而后径直往听竹苑走去。

  李冰看到韩江手中的酒壶,正欲提醒一句“美酒虽好,但酒多伤身”,忽记起侍女们说过,韩江这人虽然爱好收藏美酒,但喝酒很有节制,于是到嘴的话便又咽了回去。

  当下,李冰走进听竹苑,绕过游廊来到了北屋。

  屋里虽空无一人,但暖意融融。

  “也不知是哪位田螺姑娘往暖炉里添木炭?”李冰咕哝了一句,而后走到梳妆台前坐下,对着铜镜,轻轻地将人皮面具取了下来。

  虽然龙玄澈说过他的人皮面具包修包换,但这张人皮面具,她用的甚好,短时间内,她不愿意换。

  况且,从这人皮面具的精细程度就可以想象的到,制作人皮面具并非一件易事,她还是尽量小心使用,能少给龙玄澈添麻烦总是好的。

  取下面具后,李冰接着将假喉结拿了下来。

  随即起身,脱掉男装和中衣,紧接着将裹胸的一块长布料取了下来。

  这东西勒了她整整一日,若不是念其用处颇大,她现在就想将这东西随手扔掉。

  “唉,男人不好当啊!”李冰感慨了一句,疾步走到柜子跟前,从中取出女装,换上,便匆匆出了门,往望松苑去了。

  ······

  来到望松苑时,龙和欢正好醒着。

  李冰边逗龙和欢玩,边和彩儿,秋葵,春桥几个丫头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一晃眼功夫,天色便暗了下来。

  李冰本想和几个丫头一起吃了晚饭,再回听竹苑的,又担心龙玄澈会像上次一样打发韩江来望松苑叫她。

  想到那晚,在她说出不去听竹苑用膳的话后,韩江看她的冰冷眼神,李冰只觉如芒在背。

  于是起身,在秋葵等人的目送下,出了望松苑,疾步往听竹苑而去。

  不多时,李冰已到了听竹苑。

  当她推开北屋的门时,看到一袭白衣的龙玄澈静坐在饭桌旁,桌上摆着一桌菜肴,并两双碗筷。

  他幽深明亮的目光望着门口的方向,似是在等她。又似在出神地想什么事情。

  “王爷,你刚回来?”李冰略迟疑了一下后,面带着微笑,边说边朝屋子中央的饭桌旁走去。

  “坐下用膳吧。”龙玄澈说着,拿起了面前的银筷,他说话的语气和神态还是一贯的冷淡。

  李冰早就习惯了,不以为然地走到龙玄澈的对面坐了下来。

  两人默默无言地吃罢晚膳后,龙玄澈随口问了几句今日逛街的情形,便往书案走去了。

  李冰收拾完饭桌,觉得无所事事,索性拿了流光剑,走到院子里练起了剑。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墨蓝色的苍穹上悬着一轮皎洁的明月。

  廊檐下的红灯笼,随风轻轻摇摆。

  偌大的院子里静悄悄的,只有北面第二间屋子,和西面第一间屋子里亮着灯,其余屋皆黑漆漆的。

  李冰独自一人站在空旷的院落里,

  手持泛着银光的长剑,人随着手中的剑,时而飞速旋转,时而纵身凌空。

  衣袂随风而动,翩跹犹如一只在月光下独舞的精灵。

  练了会儿剑,李冰感觉有些无趣,且白日里在街市游逛了一整天,此时身体早就倦了,于是便提着剑,走至房里,将剑放回原处,然后便上床躺下了。

  第二天傍晚,韩江告诉李冰他已查明了季强的身份来历。

  李冰听了自然十分开心,连夸韩江办事效率高。

  韩江听了李冰的夸赞,完全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甚至表情更冷了些。

  不过李冰才不管这些个,夸奖完毕,便立刻让韩江将有关季强的情况统统讲给她听。

  从韩江的讲述中,李冰意识到原来“季强”这名就跟她的名字“李天虎”一样也是化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