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皇上养成计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叶绍恒与龙玄澈

皇上养成计划 白道长 2114 2019.10.05 12:00

  李冰看到镜中未卸的妆容,忽而心生纳闷王府这么多丫鬟,为何竟没人来服侍她呢?她如今好歹也是王妃啊。难道是侍女怕打扰王爷和她的春宵不敢来服侍她?

  说实在的,若不是怕拒绝她们的服侍,会让她们感到不安的话,她倒乐意自己动手,这样反而更自在些。可现在的问题是这大晚上的她上哪去弄脸盆和热水呢?

  李冰稍作迟疑后决定不卸妆了,反正一晚上不卸妆于她而言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前她因工作有时候应酬到深夜,回到家还不是倒头便睡。

  李冰从梳妆台旁边的椅子上站起来,走到龙玄澈扔在地上的床铺被褥跟前,将床铺在地板上平铺好,而后脱掉外衣并鞋袜,接着吹灭桌上两根已燃烧了大半的红烛,便上床躺下了。

  李冰望着黑漆漆的屋子,听着床上之人均匀的呼吸声,各种疑问纷至沓来。

  龙玄澈为何要娶她,龙玄澈对她到底存着一种什么样的想法?

  龙殷天让她嫁给龙玄澈仅仅是因为龙玄澈不排斥和她有身体上的接触,还是另有原因?

  从龙殷天那天在御书房对她说的话,以及龙殷天让她嫁给龙玄澈来看,龙殷天心里应该清楚李玉洁没有下毒谋害太子,既然这样的话,龙殷天又是因为什么理由将李玉洁打入冷宫的呢?

  啊,对了,半月前,龙玄澈不是已经查出蓝妃是谋杀李玉洁的凶手嘛,

  那为何十几天过去了,都没有听说蓝妃被凌迟处死的消息?

  是龙殷天舍不得处死蓝妃,还是蓝妃已经被秘密处决了?

  由于白日里李冰被繁琐的成亲仪式折腾的不小,此时她脑袋昏昏沉沉的,眼皮直打架。

  因此她虽努力保持清醒好让自己思考以上这些问题,但终究抵不过困倦的袭击,很快便沉沉地睡去了。

  然而,半夜的时候李冰被冻醒了。

  尽管这间装饰华丽的房里并不缺暖炉,但无人给暖炉添木炭,此时甭说暖炉里有火苗了,就连火星都熄灭了。

  李冰整个人像只乌龟一样瑟缩在被窝里,但依旧冷得直打喷嚏。

  李冰忍不住心里暗骂:“龙玄澈这小子真是的,怎么说我也是个女子,居然让我睡地板,我要是被冻感冒了,还不第一个传染给他。”

  李冰正暗骂着,忽听龙玄澈翻身下了床,接着似乎朝自己这边走过来了。

  李冰心下一惊,忙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睁大眼睛,带着警惕的目光望向脚步声传来的方位,但由于屋里黑灯瞎火的,她看不清龙玄澈的面容,只勉强看见他大致的体型。

  看着离她越来越近的模糊身影,李冰心跳不由地加快了,难道龙玄澈以为她睡着了,想对她行不轨之事?

  她要不要立刻翻身起来,打龙玄澈一个措手不及?

  可如果他只是想解手呢?她这一出手,尴尬事小,万一惹怒龙玄澈总归是不好的。

  在她没有摸清龙玄澈的真实性格前,她觉得自己在龙玄澈面前还是尽量低调点为好。

  一念至此,李冰决定在没有十足的把握前,先屏气凝神,静观其变。

  少顷,龙玄澈走到李冰跟前,并停住了脚步。

  “李冰。”龙玄澈轻声唤道。

  李冰没吱声。

  龙玄澈又轻唤了一声。

  李冰仍旧没做声。

  “唉,算了,谁让你是我的女人呢。”龙玄澈轻声咕哝了一句,而后弯腰将李冰抱了起来。

  李冰本欲反抗,但听了龙玄澈方才的话,她有些吃不准龙玄澈的意图,于是她决定继续装睡,以此来试探一下龙玄澈此人本性到底如何。

  不过少许功夫,龙玄澈便将她轻轻放到了床上。

  李冰握紧双拳,同时偷偷地运转内力,她打定主意一旦龙玄澈有不轨的行为,她就用力地砸向他的脑袋。

  好在龙玄澈替她掖好被子后便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了。

  起先李冰以为龙玄澈是要去别的屋子睡,然而令她万没料到的是龙玄澈这位养尊处优的王爷,居然在她刚刚睡过的地铺上睡下了。

  想到之前龙玄澈在大殿上替自己解围,想到龙玄澈方才听到她的咳嗽声

  将她抱到床上还仔细地替她盖好被子,李冰心里忽地生出了一丝感动。

  李冰甚至想,如果她和龙玄澈都生在21世纪该有多好,说不定她会和他成为真正的夫妻呢。

  然而刚想到此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叶绍恒”三个字。而几乎就在同时,她心里对龙玄澈的那一丝感动便荡然无存了。

  非但如此,她还想到了一个不被龙玄澈所迷惑的法子,那便是将“叶绍恒”这三字和龙玄澈时刻联系起来。

  她相信只要有这三个字时刻给她敲警钟,她决计不会对龙玄澈产生情愫。

  这样的意识让李冰心里顿时踏实了,可她心里却也生出了一丝悲凉:“叶绍恒啊,叶绍恒啊,我曾经将你的名字视作的我的信仰,而今你的名字却成了我的警钟,只要一直记得你的名字,我便不会爱上任何人,更不会将我的真心交付给任何人。”

  屋内漆黑安静,屋外寒风吹打着枯枝败叶如泣如诉。

  一滴泪水忽而顺着她的眼角滑落,接着又是一滴,而后更多的泪水在她的脸上蔓延开来。

  整整三年了,她都不曾想起过叶绍恒这三个字,她原以为这三个字早已从她的记忆中抹去了。

  没想到这三个字如同幽灵般潜藏在她的记忆深处,趁她放下防备之际,它们突然冒出来,惹得她伤悲流泪。

  不!不是这样的!

  她并不是因为想到叶绍恒才落泪的!

  是这些无聊透顶的眼泪,趁着夜深人静,趁着她放下内心的防备,向这个世界宣告李冰并不是一个心中只有工作的女强人,她也会为了男子而流泪的。

  想到此处,她决然地伸出手,在黑夜里用力地擦去脸上已然变得冰凉的泪水,而后嘴角扯出了一抹嘲讽的微笑。

  这些眼泪真是愚蠢,就算它们趁她不备从眼角滑落出来。但说到底她现在占据的这具身体是李冰清的,所以刚才其实是李冰清在流泪,并不是她李冰再流泪。

  唉,不知如今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李冰清将她的身份扮演的怎么样?

  然而李冰还来不及给这个问题一个答案,便已经去会周公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