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皇上养成计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 春杏冬梅

皇上养成计划 白道长 2167 2019.10.01 17:28

  夜色如墨,寒风呼啸,丞相府西厢房门前的一对红灯笼在风中左右摇摆。

  李冰坐在西厢房里圆木桌旁,双眼无神地望着桌上的一本金册子。

  册子旁边放置着一盏烛台,燃烧的蜡烛将她白皙秀美的脸颊映衬得越发娇艳了,然她的神情却满含幽怨。

  瑛姑姑之前亲自交代李冰,今晚必须将这本金册子上面的内容全部记住,否则明日就不是用戒尺打她这么简单的惩罚了。

  瑛姑姑的步步紧逼,让李冰深刻地意识到她不能等到明天了,今晚她就得反抗。

  李冰经过一番琢磨,决定先从三天前跟瑛姑姑一起来丞相府的那两个宫女下手。

  那两个宫女,一个名叫春杏,另一个名叫冬梅,二人皆是瑛姑姑的贴身侍女。

  李冰根据这三日的观察,发现瑛姑姑虽难以相处,但瑛姑姑身边的这两位贴身侍女倒是挺不错的。

  李冰心想也许她当着春杏和冬梅的面诉一番苦衷,二人便会看在她是未来王妃的份上帮自己。就算二人不肯帮或者帮不了,她能从二人口中了解一些关于瑛姑姑的癖性也是好的。

  俗话说的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她就不信等她找到瑛姑姑的软肋后,她还是对付不了瑛姑姑。

  李冰是一个想好了便行动的人,当下她不再犹疑,将坐在靠墙角椅子上绣花的青儿叫到自己跟前,用恳切的目光望着这位眉间长着一颗朱砂痣的姑娘:“青儿,你去将春杏和冬梅请到我的房间来,就说我有礼仪方面的事情不懂,想要请教她们两。”

  青儿脸上露出担忧的神情:“瑛姑姑会让她们来吗?”

  李冰面带着自信的微笑说道:“会的,快去吧。”

  青儿不再迟疑,立刻转身跑出去了。

  经过这今天的相处,李冰对瑛姑姑或多或少还是有些了解的。她相信只要是她有难题,瑛姑姑乐意打发她的两个侍女来指导自己。

  李冰所料不错,才一会功夫,青儿便领着春杏和冬梅进来了。

  春杏和冬梅年纪跟现在的李冰相仿,都是十六、七岁。春杏长着一张肉嘟嘟的包子脸,冬梅五官小巧,她的容貌虽算不得漂亮,倒也称得上清秀。

  今日二人皆穿着翠绿色宫装,腰间系着粉色的丝绦。

  李冰请二人与自己同桌坐下后,打发青儿去端些糕点来。

  春杏和冬梅虽知李冰不日便会成为王妃,但两人一则是跟着瑛姑姑见惯了大世面,二则两人觉得李冰性情直爽,不在乎那些个礼仪。故而两人在李冰面前并不太恪守主仆之礼。

  却说,青儿去不多时,便端着一个木盘子进来了。

  只见盘里盛着一碟芙蓉糕,一碟花生米并茶水。

  生着一张包子脸的春杏一瞧见碟子中的芙蓉糕,双眼都直了。

  李冰见状,眼里闪过了一丝笑意,待青儿将芙蓉糕放到桌子上后,李冰亲自拿起一块芙蓉糕,递到了春杏面前:“春杏,这芙蓉糕味道不错,你来尝一块吧。”

  春杏立刻伸手,接过芙蓉糕,而后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李冰接着又拿起两块芙蓉糕,一块递给了冬梅,另一块给了青儿。

  青儿接过芙蓉糕后,李冰对青儿道:“青儿,你先出去吧,等春杏和冬梅离开了,你再进来。”

  青儿虽不明白李冰的意思,但不加迟疑地照做了。

  春杏很快便将手中的芙蓉糕吃完了,接着她又带着期待的目光望向了李冰:“冰儿,我还可以再吃吗?”

  “当然可以了。”

  春杏开心地从碟子中拿起一块糕点,马上塞到了嘴里。

  “看你吃得如此香,我也尝一块。”

  李冰说着伸出纤细白嫩的手从碟子中拿起一块芙蓉糕,咬了一小口。随即皱着眉头,轻轻叹息了一声。

  “冰儿,你为何叹气,可是有烦心事?”冬梅刚要吃手中的芙蓉糕,见状,关切地问道。

  李冰一脸悲切地说:“唉,瑛姑姑那么尽心尽力地教我皇家礼仪,可我却老是记不住,唉我真是太笨了!”

  言讫,李冰不忘用拳头捶了一下脑袋。

  “冰儿你不要苛责自己了,这皇家礼仪本就繁琐之至,一时半会岂能学个透彻?

  想来是瑛姑姑对你要求甚高才会让你压力这般大吧,其实瑛姑姑她人不错,你不必害怕瑛姑姑。”

  李冰听到此处,带着一脸希冀之色望向对面二人:“冬梅,春杏你们两个贴身服侍瑛姑姑,想来最能跟瑛姑姑说上话了。

  请你两看在我们是姐妹,况我又如此可怜的份上,帮帮我吧。

  待他日我成为王妃有能力报答你们两个,我定会好好报答你们的。”

  冬梅听了李冰这番话,清秀的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春杏则干脆将手中吃了一半的芙蓉糕放回碟子中,皱着一张肉嘟嘟的包子脸,讷讷地说:“这芙蓉糕,我还是不吃了吧。”

  李冰有些哭笑不得地说:“春杏,就算你不帮我,我也不会怨你的,倒是你将这吃了一半的芙蓉糕放回碟子中是几个意思啊?

  难不成这半个芙蓉糕是你在暗示我咱们姐妹的缘分尽了?”

  春杏闻听此言,连连摆手,急道:“王妃,啊不,冰儿,你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

  说完,重又拿起那少半个芙蓉糕吃了起来。

  “冬梅,你可知瑛姑姑她有何喜好?”李冰问道。

  冬梅还未回答,春杏已用同情外加爱莫能助的表情看着李冰说:“瑛姑姑她唯一的喜好就是调教人。”

  说完见李冰的脸立刻垮了下来,忙又安慰道:“冰儿,再过半个月你就可以嫁入王府了,到时候你便自由了。

  这半个月,你咬咬牙就过去了。”

  李冰呵呵地干笑了两声,心道忍字头上一把刀,我怕我再忍下去,迟早会和瑛姑姑发生冲突。

  “那瑛姑姑喜欢什么样的人?”李冰又问,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大不了她打感情牌。

  春杏拿起碟子中最后一块芙蓉糕,笑嘻嘻地对冬梅道:“冬梅,还是你说吧。”

  冬梅略作沉吟后,说:“倚着我对瑛姑姑的了解,我觉得瑛姑姑她喜欢勤奋好学,吃苦耐劳之人。”

  “对,对没球”春杏嘴里塞满了芙蓉糕,一边点着头,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瑛狗狗,她喜好勤奋的银。”

  听完此二人的话,李冰眼里忽然闪烁起了兴奋的光芒。

  见状,春杏忙咽下口里的食物,一脸好奇的问:“冰儿你想到什么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