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皇上养成计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2章 飞鸽传书

皇上养成计划 白道长 2135 2019.10.29 11:24

  二月初七,虽天朗气清,但春寒料峭。不过听竹苑东厢房里炭火旺盛,暖意融融。

  屋子中央长木桌上摆着几十种药材,李冰与老神医站在桌子旁,老神医一一指着桌上的药材,讲解它们的名称与功效等等。

  李冰侧耳聆听,不时地提出几个疑问。

  老神医耐心解答,一师一生,气氛融洽。

  “这种草药名叫鼠耳草,别名无心,治寒嗽及痰,除肺中寒,大升肺气。”老神医指着一种披针形的草药说道。

  “师傅这种草药为什么又叫无心呢?”李冰问道。

  咕咕咕——

  门外突然响起了鸽子的叫声。

  师徒二人的视线立刻都从草药上移到了门口。

  半个月前,李冰给季云莲送了一只信鸽,叮嘱他酒庄要是遇到麻烦就给她飞鸽传书。

  听到鸽子的叫声,李冰意识到酒庄可能有急事。

  “师傅,抱歉,我出去一下。”说完李冰疾步朝门口走去。

  打开门,看到门口盘旋着一只羽毛雪白的鸽子,正是她送给季云莲的那只。

  李冰伸开手臂,鸽子立刻飞到了她的手臂上,并再次咕咕咕的叫了几声,似乎再说酒庄出大事了。

  李冰从信鸽羽毛下的一个小竹筒里,抽出一个细细的纸卷,忙展开来。

  上面写着几行秀丽的字,是季云莲的字体,不过字体并不流畅,看样子写这段文字的时候,他的心情很紧张。

  李冰快速阅读纸上面的内容:一众人在酒庄大门前闹事,他们说咱们的酒里有毒,徐老板也在。李大哥请速来。

  李冰不由地皱起了眉头,酒里怎么可能有毒呢,难道是有人看到酒庄生意好,所以故意栽赃陷害?

  不过李冰明白,现在还不是下定论的时候,目前首要的是赶到酒庄,等了解清楚情况后,再做进一步打算。

  李冰带着信鸽,来到书房临窗的桌案前,将鸽子放到窗台上。

  而后找出纸和毛笔,在纸上写道:“十一,你和老陈先稳住局面,我尽快赶来。”

  老陈是酒庄的掌柜,瘦高个,三十出头,行事稳妥。

  纸上面的字体歪歪斜斜,同季云莲的字体自然没法比较,不过这无关紧要,只要他收到信鸽后能看懂就行了。

  李冰吹干纸上的墨迹,将纸卷成一个细卷,放入信鸽羽毛下面的那根小竹筒里。

  然后,捧着信鸽疾走到门口,往空中一抛,说声“快去”。那信鸽扑棱着翅膀,展翅高飞,转眼便消失在院墙外。

  随后李冰唤来暗卫,让暗卫转告阿福在王府大门前备下马车。

  暗卫领命而去,李冰则走进了主屋,不一会儿出来时已变成了一位身穿藏青色锦袍,面容普通的年轻“男子”。

  由于韩江随王爷出门了,而她又不愿让府上更多的人知道她的秘密,因此她决定和阿福一起去酒庄。

  李冰朝着垂花门走去,然而走了十几步后,她忽又停下来,转身朝东厢房走去了。

  从季云莲的飞鸽传书中来看闹事的人里头也许有中毒之人,老神医医术精湛,尤其对各种毒药深有研究,所以她打算带上老神医,说不定关键时刻,他可以帮上忙。

  通过这些天的相处,她觉得老神医是值得信赖的,因此她并不担心老神医知道李天虎就是她。

  更何况,老神医和她住在同一个院子里,老神医只要稍微留心恐怕已经发现她和李天虎从来没有同时出现过。

  由此老神医略加推断便能得知她和李天虎是同一个人的事实。

  李冰推开东厢房的门时,老神医正在收拾桌上的药材。

  “师傅,您先别忙了,我有件事情想求您帮忙。”李冰话出口,才发觉自己发出来的是低沉浑厚的男声。

  这俨然成了一种习惯了,完全不用大脑思考,只要她扮成李天虎发出来的就是低沉浑厚的男低音。摘下人皮面具,换回女装,自动变成女声。

  “徒儿什么事情啊?”老神医笑眯眯地问道。

  李冰故作惊讶地叫道:“您怎么知道我是您的徒儿?”

  “您都叫我师傅了,不是我徒儿是什么?”

  两人相视一笑。

  “师傅,您能不能陪我一起去酒庄?”

  老神医非常爱喝酒,前些天他借着给李家公子治病的由头主动向李冰提出住进王府,也正是因为他从带他到皇城来的王府侍卫王洋的口中得知王府酒窖中珍藏着许多美酒。

  老神医爱酒到了爱屋及乌的地步,凡是跟酒沾亲带故的事情,老神医都喜欢参与。

  是以老神医不加迟疑地道:“师傅愿陪徒儿走一遭酒庄。”

  师徒二人一出屋子,李冰便扯着老神医的胳膊连走带跑。

  才出得垂花门,老神医便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了:“徒儿,你别急!慢点!”

  云天酒庄是她一手创办的,为了它她没少付出心血,它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般,如今孩子出事了,她怎能不急呢?

  不多会功夫,二人便走出了王府。

  此时长着一张喜气脸的阿福已经等候在门口了。

  阿福看到王妃和老神医从大门内出来,忙从马车内取出脚蹬,放到了地上。

  老神医在李冰的生拉硬拽下,走到马车跟前,一只脚刚踩到脚蹬上,正打算用老胳膊老腿往马车里爬,李冰一用力便将老神医抬入了马车里。

  随即她自己如同一只灵活的猫一般钻入了马车,并不忘吩咐阿福快一点。

  阿福捡起地上的脚蹬,放入马车。

  旋即走到马车前,跳上去在车辕上坐下。用力地一抖缰绳,枣红色的高头烈马,立刻拉着青布马车,沿着宽阔的青石街,哒哒地向远处疾驰而去。

  约莫半个时辰后,马车终于来到了颇有几分江南水乡色彩的桃花街。

  李冰掀开车帘,远远地看到乌泱泱一大群围在酒庄门前,隔着大老远她便能听到人们的吵嚷声。

  看来事情闹得不小呢!

  李冰不禁皱了皱眉头。

  “徒儿,你莫怕有为师呢”

  李冰闻言,带着一丝感激的目光看向老神医,然而下一刻她忽然眼前一亮:“师傅,我想请您帮我一个忙。”

  “徒儿请说,只要为师能帮的上忙,为师一定帮。”老神医摸着花白的胡须,一脸的慈祥睿智。

  李冰如此这般跟老神医说了一番。

  老神医神情严肃地说:“徒儿,为师是两袖清风的老神医,并不是老神棍,这种事情为师断不能答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