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皇上养成计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3章 谁来驾车

皇上养成计划 白道长 2951 2019.11.04 13:34

    听到“死人”二字,李冰心脏猛的一紧,嗓子也是一阵滞涩。

  她用力地咳了咳,而后眼神坚定地看着面前的白衣男子说道:“我要将他回王府,然后”,她咬了咬唇,没再往下说。

  “你打算回皇城?”白衣公子语气略带惊讶。

  李冰点了点头。

  “不能回皇城。”

  “为什么?”

  “想要杀你们的人既然这次没有杀掉你们,肯定还会在半路截杀的。到时候我未必能保护的了你们。”

  李冰紧盯着白衣公子,由于他脸上戴着面具,她看不清他的神情,只能透过面具上的两个小孔,看到他的眼神很坚定。

  “谁要杀我们?”

  “我不能说。”

  “那你为什么又突然保护我们?”李冰终于问出了这个让她颇感困惑的问题。

  “我不能说。”

  李冰有些生气:“那你什么能说?”

  “你们不能回皇城。”

  “为什么?”李冰问完才发觉问题又回到了原点。她拧了拧眉,“我们不去皇城,去哪里?”

  “去哪里都行,但是不能原路返回。”

  直觉告诉她,眼前的白衣公子所说的并非假话。

  从之前那凶险的阵仗来看,想杀他们的人实力很可怕。

  李冰站在原地犹豫了片刻后,快步走走到了盘腿坐在地上的韩江跟前。

  他双目微闭,两只手平放在膝盖上,周身隐隐环绕着白色的光芒,看起来他似乎在运功疗伤。

  李冰不确定自己这个时候开口会不会影响到他运功疗伤,于是一脸踌躇地站在他面前。

  大概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后,韩江徐徐地睁开眼睛,接着便要起身。

  看他眉头皱起,李冰知道他定然是牵扯到伤口了。急忙伸手将他扶了起来。

  “我们快走吧,也许待会还会有刺客来的。”一贯沉稳内敛的韩江,面上和语气中都透着急切。

  “去哪里?”李冰带着茫然不安的神情问道。

  韩江看了不远处的白衣公子一眼,而后轻声说道:“榕城。”

  蓉城,她脑海中有关于这个地方的记忆。这是一座繁华的城,离这里大概一百多里路。

  “为什么不回皇城?”

  “幕后之人这次没有杀得了我们,下次肯定会派更多的人手杀我们的。”韩江神情凝重地说道。

  这话倒是和那白衣公子说的不差。

  “那阿福怎么办?”

  韩江望了眼谷口处那片被血染红的草地,和孤零零地躺在血泊之中的阿福。声音略显低沉地说:“在附近找个地方将他埋了吧。”

  “可”李冰本想说这里不是阿福的家,阿福的家在皇城。但她心里明白眼下带着阿福直接回皇城是不可能的。而若带着他到榕城,而后等风波过后,再带他皇城的话,恐怕他的身体早已腐烂了。

  “好,就按你说的来。”

  李冰让韩江先到马车上去休息,她和那白衣公子一起找地方埋阿福。

  韩江微微点了点头。

  李冰随即快步走到白衣公子面前,用恳求的目光望着他:“你能不能帮我将阿福埋掉。”

  白衣公子没有迟疑便答应了。

  然后二人走到了阿福跟前。

  李冰帮忙将阿福扶到白衣公子的背上,接着一起走出了山谷。

  山谷外面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旷野。此时,夕阳快要落山了,旷野显得颇为寂寥。

  李冰停下脚步,望着眼前的景象,眼里不由流露出了怅然之色。

  阿福一个人待在这个地方会孤独吗?

  “将他埋在哪里?”白衣公子问道。

  李冰收起悲伤的情绪,环顾四周,看到不远处有几棵大槐树。槐树枝头泛着一丝夕阳的余光。

  她心想有这几棵大槐树陪着阿福,阿福大概不会感到孤独了吧。

  “麻烦你将阿福背到那里吧”李冰指着那几棵大槐树说道。

  白衣公子没再说什么,背着阿福疾步朝槐树走去。李冰紧跟在后面。

  来到大树跟前,并将阿福从白衣公子背上放下来后,李冰才意识到她居然忘记拿剑了。

  她正打算回谷中拿,白衣公子变戏法般将一把沾血的短刀递到了她面前:“用这个挖吧。”

  李冰看到白衣公子另一只手中还拿着一把沾血的短刀,她眼前忽然浮现出了阿福从腰间掏出两把短刀,而后如猛虎般跳下马车,和那群黑衣人打斗的场面。

  “这两把短刀是阿福的吗?”李冰声音带着一丝哽咽。

  白衣公子点头道:“刚才顺手拿着,用完便将它们和他一起埋了吧。”

  尽管知道正是眼前的这个人刺伤了韩江,也正是他的手下杀了阿福。但她还是对他产生了一丝感激。

  只为他在最关键的时刻,放过了他们。只为他细心地想到将阿福的遗物放到阿福身边。让他在另一世,至少还有两把兵器保护自己。

  “谢谢”李冰伸手接过白衣公子手中的刀。然后在中间的一棵大槐树下跪倒,开始用手中的利器拼命地挖土。

  白衣公子在李冰对面跪下来,也帮忙挖起了土。

  浑身被血染红的阿福,则纹丝不动地躺在离二人不到十步远的地方。

  他的双眼依旧大睁着,嘴巴也微微张开着,只是没了呼吸。

  不到半个时辰,李冰与白衣公子便挖好了一个大坑。

  二人站起身来,走到阿福跟前。

  白衣公子弯腰正要去抱阿福,李冰却突然说:“等等。”

  白衣公子于是直起身了。

  李冰跪倒在阿福跟前,用亲切而悲伤的目光望着阿福说道:“阿福,你放心地去吧。我和王爷,还有韩江我们都没有事。”

  说完李冰伸出手,靠近阿福的眼睛,她想让他大睁着的眼睛合上。然而她的手还没有碰到他的眼睛,他的眼睛突然合上了。

  看到这一幕,她的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原来,阿福真的是不放心他们才死不瞑目的。

  可怜的阿福,为了他们而死。然到死都记挂着他们。

  “阿福,你放心。我们会好好活下去的。”李冰说道。

  站在一旁的白衣公子看到她布满血丝的眼中燃烧着的耀眼的光芒。

  他知道只有悲伤和仇恨才会燃起这么亮的光芒。

  “我们一起将他抬到墓坑里吧。”李冰站起身来,望着阿福说道。

  “好。”

  两人将阿福抬到大槐树下的墓坑旁,而后轻轻地将阿福放到了墓坑里,接着将那两把短刀放置在了他身旁。

  “阿福,再见了!”李冰跪在墓坑旁,望着墓坑中面容平静,长着一张喜庆圆脸的阿福轻声说道。说完快速地将墓坑周围的泥土往里面洒。

  她怕多望阿福一会,她便不忍心将她亲爱的车夫独自一人留在这片苍茫的旷野上。

  墓坑终于埋好了,李冰跪在比地面微微高出一些的坟墓前,语气坚决地说道:“阿福,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说完起身,朝谷中走去了。

  白衣公子跟在她后面。

  夕阳已经完全落山了。天色暗了下来,只有西边的山头还残留着一抹红云,像是一团燃烧的烈火。

  来到谷中时,李冰看到韩江盘腿坐在马车跟前。

  听到他们的脚步声,韩江睁开眼睛,并站了起来。

  李冰走到遗落在地上的医药箱跟前,拿起医药箱,而后走到了马车跟前,将医药箱放入了马车之中。

  接着李冰神情有些犹豫地看向了韩江。

  “王妃,快上车吧。”韩江催促道。

  “要不让那位白衣公子赶马车吧。”李冰说道,韩江有伤在身,而她又不会赶车。

  她觉得白衣公子既然肯为了保住他们的命,而和他的同伙反目,他应该不会伤害他们的。

  而且白衣公子武功奇高,有他在,万一他们再遇到杀手,他还可以保护他们。

  李冰将自己的想法跟韩江说了,但是韩江断然拒绝了。

  “那要不我来赶车吧。”李冰说道。

  “王妃,您不用但心。我没事。”韩江语气坚定。

  他的脸色很苍白,她有些放心不下。但见他态度坚决,她知道多说无益:“那好吧,如果你感到支撑不住的话,就停下来。”

  韩江点了点头。

  “我来驾车吧。”

  李冰正欲往马车里钻,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道清越的声音。

  她惊讶地转身,看到白衣公子站在离马车不到两步远的地方。依然戴着那个银白色的面具。

  “不用”韩江冷声道。

  白衣公子没再说什么,只静静地望着李冰。

  “你为什么要替我们赶马车?”李冰语气平静地问。

  白衣公子说:“因为你们需要我。”

  韩江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

  李冰却被白衣公子的话打动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就是这么奇妙。没来由地她相信他,她相信他会成为这一路上他们忠实的伙伴。

  李冰带着恳切的目光看向韩江:“

  韩江,如果这位公子想要杀我们的话,他之前便可以杀掉我们。他不会等到现在,更不会为了我们杀掉他的同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