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皇上养成计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2章 是敌是友

皇上养成计划 白道长 2075 2019.11.04 13:04

    李冰看到那些人连阿福的身体也一并往谷外拖去,她猛然意识到阿福已经死了。

  心像被利器狠狠戳了一下,她红着眼眶,尖叫着冲了过去:“放下他,我不许你们将他带走!”

  “放下他。”白衣公子声音低沉地道。

  那些黑衣人看了李冰一眼,而后轻轻放下阿福的尸体,继续去拖别的尸体。

  李冰冲到阿福跟前,跪下来,伸出颤抖的手指,探向他的鼻息。

  半晌没有任何气息,她不死心,又用哆嗦的手指探向他的脉搏。然而他的脉搏也失去了跳动。

  他死了。

  尽管她不愿相信这个事实,但这个事实就摆在她眼前,容不得她不信。

  这几个月来,跟她相处时候最多的要属阿福了。名义上他虽是她的仆人。可她打心眼里早已将这个憨厚老实的阿福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她在这个陌生的时空,没有几个亲人,如今阿福离开了。孤独感与不安感便铺天盖地向她席卷而来。

  胸口憋闷的难受,她很想逃离眼前这个地狱般可怕的地方,然而她知道自己不能。

  王爷和韩江他们都受伤了,尽管她的医术低的可怜。但她心里清楚,现在能够救他们的只有自己。

  “阿福,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会。我去替王爷和韩江处理伤口,等处理好了。我便来叫你,咱们四个一起回家。好吗?”李冰嗓子沙哑地说道,说完起身,脚步飞快地朝着马车走了过去。

  马车里有一个医药箱,里面有各种药瓶,还要纱布,医用剪刀等等。这些东西是老神医叫她带上的。也许老神医早就料到他们会遭遇危险吧。

  早知如此,她就不该出这趟门的。那样也就不会害得他们受伤了。

  李冰很快便从马车上取下了医药箱,然而当提着医药箱的她,看到趴在地上,背上还插着一支毒箭的龙玄澈,和手里握着剑跪在地上,鲜血早已将衣襟染红的韩江后。她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先救哪一个才好,或者自己能救得了哪一个。

  “救王爷。”韩江似乎看出了她的犹疑不决,冲她喊道,但他的声音听起十分虚弱。

  白衣公子手里拿着剑尖上血迹已干涸的长剑,静静地站在韩江旁边,目光像是在望着李冰,又似没有。

  李冰听到韩江的话不再犹豫,提着医药箱,快步走到了龙玄澈跟前。

  她弯腰将医药箱放到他旁边,而后在他跟前跪下来,打开医药箱。接着伸手,打算将已陷入昏迷的他扶起来。然而不知是因为他中毒后忽然变沉了缘故,还是她太过紧张的缘故,她竟是无法将他扶起。

  “喂,你可不可以过来帮一下忙啊。”李冰无可奈何,只得求助于对面这位神秘的白衣公子。

  白衣公子迟疑了一下后,大步走了过来。

  “帮我将他扶起来吧!”李冰语气中透出乞求和无助。

  白衣公子在龙玄澈跟前单膝跪地,伸出一只手臂,便将龙玄澈扶了起来。

  随后,李冰帮龙玄澈快速地退去了上衣。他背上其余部位白皙似羊脂玉,而中箭的部位却是一片紫黑色。

  长长的箭有三分之一没入了他的肌肤之中,看着李冰心惊肉跳。她伸出颤抖的手握住箭,想要赶紧拔箭处理他的伤口,可越是紧张害怕,手上越是使不上力气。

  “喂,你帮我把他背上的箭拔掉可以吗?”李冰只好再次带着求助的眼神望向了扶着龙玄澈的白衣公子。

  白衣公子看了李冰一眼,而后一手扶着龙玄澈,一手握住龙玄澈背上的箭,猛地往外一拔,整个箭便被拔了出来。

  紫黑色的血顿时从龙玄澈的背部汩汩地涌了出来。

  龙玄澈只闷哼了一声,他的眼睛并没有睁开来哪怕一瞬间。可见此毒有多厉害,拔箭这样剧烈的痛疼,都没有唤醒他的神智。

  李冰伸手从医药箱中拿出一个蓝色的小药瓶,老神医说这药名叫白灵散,它可以解百毒。

  她打算将这瓶药粉倒在他的伤口处,可看着他背上那血肉模糊的伤口。她浑身不由地抽搐了起来,连带着手中的药瓶也抖落到了地上。幸好地上是荒草,瓶子才没有摔破。

  从来没有一刻,她觉得自己是这么的没用。

  “你去帮另一人处理伤口吧,他,我来。”白衣公子突然说道。

  闻言,李冰带着不可置信和期待的目光望向了白衣公子。

  白衣公子缓缓地点了下头。

  不知为何,她没来由地对他产生了信任。

  “好,你一定要治好他。”她沙哑着嗓子开口,说完从医药箱中拿出治疗刀伤的药粉,和纱布等物,疾步走到了韩江面前。

  “你把上衣脱掉了,我帮你包扎伤口吧。”李冰说道。

  “我自己来。”

  李冰看着韩江毫无血色的脸,听着他沉重的呼吸,说道:“你都这样了,还怎么自己处理伤口。你要是死了,谁来保护王爷?”

  韩江没再犹豫,动作艰难地将上衣脱了下来。

  韩江胸口的剑伤很深,看起来触目惊心。但奇怪的是他的伤口却没让她感到过多的紧张和害怕。

  她按照老神医之前教他的,帮韩江处理了伤口,然后用洁白的纱布将伤口绕着腰间缠绕了几圈。

  待她帮韩江重新将衣服穿好后,她起身看向白衣公子,而这时白衣公子正好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怎么样,他没事吧?”李冰一面说着一面快步朝龙玄澈走去。

  “再过两三个时辰,应该就会醒来。”白衣公子说道。

  “谢谢你,麻烦你帮我将他抱到马车上好吗?”

  白衣公子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

  “麻烦你轻一点。”在白衣公子将龙玄澈往马车里放的时候,李冰忍不住提醒道。

  将龙玄澈安置好后,李冰又央告白衣公子道:“麻烦你能不能将阿福也抱到马车上。”

  白衣公子眼中有过一瞬的茫然,接着明白了她所说的“阿福”是不远处那个躺在血泊中的马车夫。

  可那个马车夫已经死了,她为何要将死人带到马车上去呢。

  这跟她以前的性格不符啊。

  “你为何要将死人带上马车?”白衣公子有些犹豫地问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