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皇上养成计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成亲

皇上养成计划 白道长 2115 2019.10.04 14:39

  瑛姑姑听李冰还要学古人那套通过残害身体来保持清醒,暗暗磨了磨后槽牙,她很想将眼前这蠢丫头臭骂一通,但看着这丫头纯净而执着的双眼,她又发作不得。

  最后,被迫无奈的瑛姑姑向李冰做了如下承诺:

  一、李冰每天只需学习两个时辰的礼法,其余时间完全由李冰自己支配,只要不出府就行。

  二、只要李冰认真听从瑛姑姑的教导,那么无论李冰学得是好是坏,瑛姑姑都不会责罚李冰。

  李冰知道这已是瑛姑姑所能退让的最大极限了,若她再用这种法子逼迫瑛姑姑,只会适得其反,因此李冰当下向瑛姑姑发誓自己不会再熬夜读书了,更不会做出伤害自己身体的事情。

  在此之后,瑛姑姑又嘱咐青儿几句,便领着冬梅和春杏回隔壁屋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日,瑛姑姑果真每天只督促李冰学习两个时辰的礼法,而且也没再打过李冰,顶多有时候责骂李冰几句。李冰抓到瑛姑姑的软肋后,自然不会将瑛姑姑的责骂放在心上。

  白天李冰除过学习礼法,其余的时间,大多都在丞相府的后院练功。

  由于没有人肯陪她比试,她无法确定自己的武功有没有长进,不过她发现自己的轻功相较于遇到龙玄澈的那一天晚上有所长进了。

  最起码,她现在用轻功翻墙的时候不会再直直地向下坠落了。

  瑛姑姑起初见李冰上蹿下跳地练功不太赞同,但当李冰告诉瑛姑姑她练功是为了保护王爷后,瑛姑姑嘴上虽说:“澈儿,他武功高强,况且王府有那么多武功高强的侍卫,何须你来保护。”

  不过却没再阻拦李冰练功,有时候看到李冰和丫鬟们在一处闲聊,还会突然来一句:“即将嫁入王府的人,哪来这么多废话,就算学不会礼仪,练功总好过嚼舌根。”

  随着跟瑛姑姑相处时日的增多,李冰渐渐发现瑛姑姑这人虽出身在权贵之地,但心直口快,而且没什么架子。

  话说回来,若瑛姑姑有架子的话,就不会以“我”自称了。更不会跑到丞相府,不辞辛劳地教她礼仪。

  在对瑛姑姑有所了解后,李冰决定拉拢瑛姑姑。

  鉴于瑛姑姑这人重感情,而且不喜欢献殷勤的人,因此她初步的打算是先慢慢和瑛姑姑培养感情,等瑛姑姑拿她当自己人看后,她再进行下一步行动。总之,拉拢瑛姑姑这件事情是急不来的。

  说到自那晚李冰用苦肉计逼得瑛姑姑做出极大的妥协后,这唯一令李冰感到不痛快的除了不能出府外,她在丞相府的日子可算得上惬意。

  时间如那白驹过隙,一晃眼便到了十二月初八,也就是东阳国的王爷迎娶王妃的日子。

  这一日,整个皇城热闹非凡。

  先甭站在街道两侧等着看热闹的无数百姓,光迎亲的队伍便占据了十里长街。

  锣鼓声,鞭炮声更是响彻寰宇。

  抛开迎亲场面的盛大,却说看热闹的百姓,当以女子居多,而且其中不乏恋慕王爷许久,却未曾被王爷正眼瞧过一眼的女子。

  这些害单相思的女子,如今见一袭红衣,俊美无双,宛如谪仙的王爷,端坐在高头大马上,其后跟了一顶花轿,自是对那花轿中的女子羡慕至极。

  其中也有那嫉妒的恨不能冲到花轿跟前,将花轿中的新娘子给扯下来,自己坐进花轿中去。

  或者干脆用双眼喷出两团烈焰来,将那顶刺眼的花轿,连同花轿中的新娘子一并烧为灰烬。

  虽然街上有无数道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齐齐射向花轿,但坐在花轿的新娘子,也就是李冰却浑然未觉。

  甭说这无形的目光了,就连震天响的锣鼓和鞭炮声,于李冰而言都是模模糊糊的。

  自清晨时分她被人搀扶进花轿后,她的思绪便越过九霄云海,飘到二十一世纪去了。因而坐在花轿里的她,可以说是一副灵魂出窍的模样。

  从花轿绕过大半个皇城后在王府门前停下,再到被搀入王府和王爷拜堂成亲,最后到被送入洞房,李冰都是浑浑噩噩的。

  不过俗话说的好春宵苦短,不知不觉便到了深夜,此时洞房檀木桌上的一对大红烛已燃烧了过半。

  明亮的烛光映照着洞房里每一样红色之物,晕染了满室的喜气。

  然,洞房里静悄悄的。

  李冰穿着大红色的喜服,头顶着用金线绣有牡丹花的红盖头,端坐在床边。

  珠圆玉润的喜娘并四个面目清秀的丫鬟静立在一旁。

  虽然李冰没有出声,但却不时地扭动腰肢,一副如坐针毡的模样。

  她已经在这里枯坐好几个时辰了,此时她感觉腰酸背痛,而且盖在她头上的红布也闷得她难受。

  其间,她有好几次伸手欲揭下红盖头,都被喜娘阻止了,而且还絮叨了一大堆。

  李冰决定再等半个时辰,若半个时辰后,龙玄澈还不来揭盖头,那她便不管喜娘如何劝阻,将盖头揭下来,再将满头的金银朱钗卸下来,而后往这柔软的大床上一躺,不管三七二十一睡她的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在李冰的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忽听门吱呀一声开了。

  这是终于来了吗,李冰怀着一丝激动的心情,偷偷地掀开盖头的一角,随即一截红袍映入了她的眼帘。

  接着李冰听到了喜娘并丫鬟与龙玄澈的对话:

  “奴婢叩见王爷。”

  “你们都下去吧。”

  “是王爷。”

  随后屋子里响起了轻盈的脚步声和衣裙的窸窣声,很快门便被关上了。

  李冰意识到这间烛火摇曳的洞房里现在只剩下和龙玄澈了,她忽然感觉有些紧张,却又说不上来为何会紧张。

  为了舒缓自己的紧张,李冰将遮在她眼前的红布掀得更高了些。

  尽管她依旧看不到龙玄澈的正脸,不过他脖子以下的部位她都可以瞧见了。

  她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龙玄澈,只见他迈着不疾不徐的步子走到桌子旁,拿起桌上的喜秤,而后缓缓地朝她走了过来。

  李冰见状,赶忙将双手平放到大腿上,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屏气凝神等着龙玄澈来揭她的盖头。

  龙玄澈很快便走到了李冰跟前,可奇怪的是他并没有马上揭她的盖头,而是静静地站在她面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