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皇上养成计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0章 吓跑大师兄

皇上养成计划 白道长 3049 2019.10.28 08:30

  大概半柱香的时间后,老神医和李继刚走了进来。

  丞相夫人从椅子上站起来,神情紧张而又激动地看向老神医:“张先师怎么样?”

  “老夫人,您放心不出三个月,老夫一定让二少爷举起来。”

  丞相夫人面露茫然:“举起来什么意思?”

  “咳咳”老神医神情不自在地咳嗽了两声,有意无意地看了李冰一眼。

  李冰明白老神医这是让她来打圆场。

  李冰见老神医方才跟丞相夫人说话之时信心满满的样子,又见李继刚面上带着喜色。

  猜到老神医在三个月内应能医治好李继刚的隐疾。

  到时候李继刚会娶妻的吧?

  于是一脸诚恳地对丞相夫人说道:“义母,举起来是张先师的隐喻,举起来的意思就是说可以生儿育女了,言外之意就是说三个月后您可以帮我二哥说媒了。”

  李冰说到这儿,笑着看向李继刚:“二哥你说是不是?”

  李继刚神态略有尴尬,但望向李冰的目光却饱含感激:“冰儿,谢谢你。你放心吧,三个月后,我会听从义母安排的。”

  丞相夫人听到这话喜极而泣,拉住李冰的手,哽咽道:“冰儿,太好了,太好了,你听到了吗?你二哥说三个月后他就会成亲。”

  李冰忙劝慰道:“义母,这是好事,您快别哭了。”

  “对,没错是好事。”丞相夫人说着用袖子拭去了脸上的两行泪水。

  尽管李冰和老神医,一个的话漏洞百出,一个演技令人尴尬。

  然而丞相夫人一则信佛,二则一心盼着儿子早日成亲。是以丞相夫人对李冰和老神医二人的话深信不疑。

  为了感谢“张先师”这神奇的一卦,丞相夫人不仅命下人为“张先师”准备了丰盛的午膳,而且还亲自封了一大包银子给了“张先师”。

  在回王府的路上,李冰问老神医:“您确定真的能在三个月内治好我二哥的隐疾?”

  “王妃您放心,只要老夫帮李公子扎三个月的针,李公子一定会举”老神医原本要说举起来了的,但话到嘴边,忽又改成了“好起来的”。

  “老神医,真是太谢谢您了。”李冰是真心感谢这位老神医。他不但帮了丞相一家,也让她不用再背负谎言带来的负担了。

  “王妃您不用客气,这是老夫分内的事情。”老神医笑呵呵地道,老夫要是不帮,王爷会要了老夫命的!

  “那老神医,往后您给我二哥治疗的时候,地点选在哪里?”

  “王府。”

  “王府?”李冰惊讶地叫道。

  老神医面含着笑意,不疾不徐地说道:“如果在丞相府的话,只怕您今日对丞相夫人撒的谎就要被拆穿了。”

  李冰没有立刻接话,她想到那日她和龙玄澈从丞相府出来后,在坐马车回王府的路上,她跟龙玄澈说她有一个生意上的合作伙伴那方面有问题,想找一个能够医治的大夫。

  而今日,她却直接穿着女儿装和老神医离开了王府。

  凭着龙玄澈敏锐的洞察力,恐怕他已经猜到事情的真相了。

  其实这也算不上什么大事,龙玄澈就算知道那日她对他撒了谎,想来也不会拿她怎么样的。

  可她并不想让他觉得她对他不够坦诚。

  但事已至此,想这些还有什么用?

  “老神医这三个月您就住在王府吧!”

  老神医闻言,布满皱褶的老眼中闪过了一抹计谋得逞般的光芒。

  不多时,马车抵达了王府。

  李冰和老神医走入王府大门后,才想起老神医的住宿问题。

  李冰思忖一番,决定将老神医安顿在听竹苑。这样一来可为王府节省开支。二来她有空之时,说不定还可跟老神医学些医学常识。

  同老神医走进听竹苑后,李冰看到秦风拿着剑,在院子疯狂地练剑,他的衣服和头发都湿透了。

  李冰走近后,打趣道:“师兄,歇歇吧,再练下去,小心走火入魔!”

  秦风停下来,提着剑疾步朝李冰走了过去。

  李冰看到他手背上的汗水顺着指缝流到了剑刃上,在阳光下像珍珠般闪闪发亮。

  “师弟,你这把剑真的是太好用了。”秦风兴奋的像个孩子。

  李冰正要说什么,眼角余光忽然瞥见右边游廊的一根柱子从中间齐齐断掉了。

  吃惊之下,她环顾整个院子,发现除了那根柱子外,园子里八角凉亭少了一个角,亭子旁边的假山也变得残损了。

  不用猜,她也知道这一切都是秦风的功劳。

  “师兄,那些都是你用剑砍掉的吧?”李冰笑呵呵地问道。

  “是啊,师弟你这把剑真够锋利的,说削铁如泥完全不过分!”秦风兴冲冲地说道。

  李冰木着一张脸,扯了扯嘴角,“师兄,王爷呢?”

  “你走后没一会,王爷和韩江便一道出去了。”

  “趁着王爷没有回来,你赶紧逃吧”李冰忽然神情严峻地看着秦风说道。

  秦风露出困惑不解的神情:“为什么要逃呢?”

  “王爷对这院中的一草一木都视若己出。你如今好比是砍掉了王爷孩子的手脚啊。只怕你的手脚也保不住了,说不定脑袋也悬乎了!”

  秦风本来还满不在乎,但见自己的师弟神色忧虑万分。他的浓眉便不由地拧了起来:“师弟你开玩笑的吧?”

  “师兄,都什么时候,你觉得我还有心情跟你开玩笑吗?”

  “那我走了,师弟你保重啊!”秦风说完提着剑便要逃。

  “等等!”

  秦风转过身来,一脸惶恐不安:“师弟还有何事?”

  “把剑给我!”李冰说着伸出右手。

  秦风迟疑少许,依依不舍地将剑交到了李冰的手上。

  “师弟,我走了,后会有期。”

  “等等”

  秦风走到垂花门的时候被李冰再次叫住了。

  秦风再度转身,眼中隐隐泛着期待的光芒:“师弟,何事?”

  “师兄,你先在院子里等着,我有东西给你。”

  “什么东西?”

  “到时候就知道了。”

  李冰说完正欲抬脚往主屋走去,忽见对面站着一位白胡子老头,可不就老神医嘛。她居然将老神医给忘了。

  李冰有些抱歉地冲老神医笑了笑,而后说道:“老神医,您先随我到书房里歇息吧,我马上唤人来为您打扫住处。”

  将老神医的事情处理妥当后,李冰又开始忙活秦风的事情。

  约莫半个时辰后······

  李冰和秦风一道走出了王府的大门。

  只见大门前,有一位侍卫,手里牵着一匹膘肥体壮的大黑马。

  李冰打发掉侍卫,而后将大黑马亲手交到了秦风的手上,“师兄,这匹你可别再弄丢了!”

  “师弟,这是王府的马吧?”

  废话,不是王府的,难不成还是大街上捡的,“当然是王府的马了。”

  “师弟,你将王府的马给我,王爷会不会怪罪你?”

  “不会。啊,对了。师兄马背上的包袱里,有食物和换洗的衣物。你记得这次可别再将盘缠给弄丢了。”

  “师弟,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弄丢的。”

  虽然秦风语气很坚决,但李冰还是有些不放心。她迟疑了一下后,从怀中掏出一叠银票来,“师兄,这里有一千两银票,你拿着路上花吧。”

  “一千两银票?”秦风望着李冰手中厚厚的一叠银票,瞪大了眼睛,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银票。“师弟,这银票不会是你偷的吧?

  李冰嘴角一抽,从牙缝里挤出来两个字:“不是。”

  说完,将手中的银票塞到了秦风的手中,“师兄收好银票,快点上马吧。时候不早了。”

  秦风将银票揣入怀中,犹豫了一下后,一把抱住了李冰。

  “秦风,你干什么?”李冰吓了一跳,一把推开了秦风,这王府门前可站着好几位侍卫呢,王妃和男子搂搂抱抱,这要传出去,王爷岂不要被人嘲笑了。

  秦风眼中似乎闪过了一道失落,大声说了一句:“师弟你保准,有机会,师兄再来看你。”尔后翻身上马,一抖缰绳,大黑马沿着宽阔清幽的街道哒哒地向远处疾驰而去。

  李冰站在原地,望着夕阳下,渐渐变得渺小的一人一马。眉眼间显出了一抹忧郁。

  秦风山水迢迢,不远万里专程来皇城探望他的小师妹,而她却这样将人给赶走,是不是有些不地道?

  “有什么不地道的,秦风走了,我好,他好,大家好。”李冰咕哝一句,正打算转身往大门内走,蓦然看到一辆青布四轮马车朝这边飞驰而来。

  不用想,马车里的人定然是龙玄澈,啊,对了还有韩江。

  很快马车便来到了她面前。

  车帘掀开,龙玄澈和韩江先后从车上跳了下来。

  “李冰你怎么在这里?”龙玄澈问。

  称呼转换的还真快,李冰心里冷哼,面上笑意不减:“我送我师兄。”

  本来以为龙玄澈会问她怎么这么快就将你师兄送走了,而他却只是微微点了下头,而后便径直往府里走去了。

  韩江唤了声王妃后,跟上了龙玄澈的脚步。

  李冰站在原地稍作迟疑后,有些心不在焉地走入了大门。

  快到垂花门的时候,李冰叫住了龙玄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