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狩魔猎人的炼金工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似曾相识的老朋友

狩魔猎人的炼金工房 西门泰泰 2330 2020.02.26 17:59

  离开白果园村继续旅程的维克多,在郊外野宿了一晚,然后次日中午终于抵达旅行的目的地。

  维吉玛──泰莫利亚首都,这个王国最大的城市,坐落在庞塔尔河支流与伊斯米纳河汇流而成的“维吉玛湖”湖畔。

  拜水陆交通的发达、地理位置的优越之赐,这座城市从贸易中获得令人惊叹的利润,可是也因此,卡特里奥娜瘟疫当然不会错过这个地方。

  瘟疫肆虐的结果造成数个城区封闭,城门管制通行,维克多也因此被挡在城门外,没有通行证就不能进入维吉玛。

  禁令的发布者是市长维雷拉德,发布日期是十天前,算算时间安古兰应该已经在城里,按照临别时的嘱咐购买房屋开始布置据点。

  看了看坚固高耸的城墙,盔甲鲜明的守卫,光天化日之下实在不方便尝试贿赂这门古老的艺术,少年无可奈何的走向城郊,这么大一座城市不可能完全封闭不与外界交通,总有人有办法进去的。

  如果这是游戏,现在触发的任务大概就叫作“取得进入维吉玛的通行证”。

  靠近四座主要城门的城郊都有自然形成的卫星小镇,以木造的稻草屋顶小屋为主流建筑,里面居住的是负担不起住在城市里面或是不喜欢维吉玛贫民窟味道的人们。

  维克多推门走进东城门外的酒馆时,烟火气、酒肉味、呕吐物,尿骚味、汗臭味、与劣质的脂粉香气混杂直冲鼻端,他下意识的皱起眉头摸摸鼻子,视线与角落坐着的女性正好眼对眼。

  一瞬间,维克多就被她吸引住目光,她看起来大约二十岁左右,眼睛是绿色的,眉毛纤细英挺,一头红色干练的短发,浏海分边,结合瘦削的脸庞,小巧的鼻子,这是个完全符合二十一世纪审美观的中性美女。

  视线下移,补充,身材并不中性,她穿着湖绿色的旅行服装,斜背着一个草药包,是个医生?

  醒觉这样盯着人看并不礼貌,少年无声点头致歉,然后四下环视,发现酒馆里六、七张长方桌上都坐满了农民、酒鬼、流氓,甚至有不少人只能靠墙站着,奇妙的是唯独那个女人两旁与对面都是空着的。

  酒馆提供服务的人员,一个花枝招展的女招待正和几个客人相谈甚欢,有个客人伸手摸她辟股然后笑嘻嘻的挨了她一记耳光,另一个女招待相对穿的保守许多,但也忙于端酒送食物。

  维克多就没去打扰他们,径直走进厨房里,对着像是老板的人敲击两下门板,“先生…还有住的地方吗?”

  蹲在灶台前正在烤乳猪,肥的像猪的老板擦了把汗,顺手甩在地上,他转头不耐烦的说道:“你他玛德没有眼睛看吗?当然没有。

  听着,要吃什么、喝什么去找女招待,就是那个奈子白白露一大半在外面晃啊晃的荡妇,我不信你看不到,但是你最好管住你的手,看看就好,不然我保证你会惹上大*麻烦。

  听懂了现在就给我滚出去!你这*杂*。”

  “啪!”,奥伦轻轻砸在肉上的钝响从老板脸上弹开,一枚又一枚的,落在地上化成“叮啷”脆响,维克多用了五枚金弹把老板的表情从愤怒砸成微笑。

  老板把乳猪从火焰上移开,一枚一枚的拾起奥伦,满脸横肉的表情堆上甜蜜的笑靥:“啊…这位可敬的绅士,有什么是老寒腿能为你服务的吗?”

  “我有钱,想进城,你知道有什么方法弄到通行证吗?”

  老寒腿拿起其中一枚奥伦咬了一口,瞇着眼打量着维克多,他年轻的脸上有四道刀痕,裹在灰扑扑斗篷底下的是皮甲与钢剑,虽然看起来只不过是个普通雇佣兵,但是奥伦是不会骗人的。

  想了想,老寒腿伸手比个五晃了晃,然后五枚奥伦就被抛了过来,见到斗篷客付款这么干脆,他顿时有点后悔,也许比个十就会有十枚呢?

  不过他不会冒风险加价,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智慧,适可而止才活的长久,“通行证的话,如果你有足够的奉献证明虔诚,永恒之火的教士可以帮上忙。”

  然后他声音转小,低声说道:“或者只是想进城,也可以去拜访‘商人’,听说他们有路子,晚上在靠近护城河的那一排房子里可以找到他们,不过你最好确定你的剑足够锋利。”

  啪!又是一枚金币砸在脸上!

  “最后一个问题,外面那个红头发的女人是什么来路?角落一个人坐的那个。”

  老寒腿先是不明所以,然后恍然大悟:“啊!那是夏妮女士,神殿区圣雷比欧达医院的医生,我们很尊敬她,没有她我们会有更多人死在瘟疫里。”

  点点头,奥伦砸人简单的让老板闭上嘴,维克多自行用食篮截胡了四条油焖鸭腿,一根圆面包,一瓶葡萄酒。

  拉下斗篷露出头发,还有把狼派项链从衣服里扯出来露在外面,他离开厨房走到夏妮的桌子前,礼貌的问道:“请问我能坐这里吗?”

  ……

  听到询问,医生英挺秀气的眉毛上挑,看着这位新来的外地人,会这么判断是因为,本地人通常会默契的保持距离以示尊敬,他年轻的面上有四道刀痕,不算好看但也不难看。

  等等…那个徽章是…!?

  站着的维克多察言观色,读出她表情里的默认,于是很自然的坐进女士对面的长椅,紧接着一只大手就拍上他的肩膀。

  大手属于一个肌肉魁梧,在酒馆打私人拳击的打手,“夏妮女士,需要我把他丢出去吗?”他对医生说道。

  女士轻轻摆手示意无妨,那只大手才缩了回去,而维克多从头到尾都没有偏头去看那个打手,他的注意力集中在观察眼前的医师。

  夏妮,这是每个游戏玩家都不会忘记的名字,除去本人似乎出乎意料的年轻,进门刚照面的惊艳感,已经化成理所当然,夏妮就该是这个模样,还好没有突然变成黑檀木肤色……。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一般人看到我身周的空位是不会特别坐到我面前的。”她端起杯子饮用的时候,维克多闻到淡淡的玫瑰香气。

  “嗯…只是想坐着吃东西,又刚好剩这里有位子。这答案可以吗?”维克多笑笑,拿出鸭腿开始咀嚼。

  “呵…可以。”夏妮轻笑出声,“我其实没有特别在乎这些,毕竟闻过太多更难闻的东西。”

  然后女医师特别看了看少年的眼睛瞳孔,“不过我有个问题,能告诉我你的徽章哪来的吗?别告诉我你是狩魔猎人。”

  “学徒,我是狼派猎魔士学徒。还没有变异。你会问起这个,是有见过类似的物品吗?”维克多用小指勾起徽章,狼头张牙舞爪。

  看着那个狼首,夏妮顿了顿,接着点头说道:“嗯…我有个朋友,挂着同样的徽章。”

  “让我猜猜,利维亚的杰洛特,对吗?”

举报

作者感言

西门泰泰

西门泰泰

谢谢推荐票支持,收藏丶投资丶留言鼓励与打赏激励。

2020-02-26 17:5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