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狩魔猎人的炼金工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秋末初雪落下之前

狩魔猎人的炼金工房 西门泰泰 2103 2020.01.01 16:53

  浅浅的小溪潺潺流过,穿上一身狩魔猎人护甲、将头发梳成蘑菇模样的维克多正坐在溪旁冥想,外出从不离身的草药包斜跨在腰侧,磨利的钢剑出鞘横置于膝前。

  今天这次狩猎并没有大师陪同,是他第一次独自活动。入秋以来,几乎每隔几天维瑟米尔就会带着他出堡狩猎,砥砺心性、琢磨技巧,凯尔莫罕厨房的肉类食谱也一路从鹿、獐开始,拓展到山猫、灰狼,乃至于棕熊。

  现在,累积丰富的经验,配合书籍上的知识,尽管没有狩魔猎人见微知着的五感,但是他仍然可以判断出大型动物的兽径。

  他在等待一只即将冬眠的成年棕熊,这是场堂堂正正的狩猎。

  ……

  同样在今天,凯尔莫罕迎来两名归来的游子、技艺纯熟的狩魔猎人。一个是脾性暴躁、尖酸刻薄的M型头兰伯特,一个是处世温和、脸上有着毁容性疤痕的分头艾斯卡尔。他们并辔而行,在吊桥前下马,牵着牠们走进城门。

  “总算赶在第一场雪前到家了。”

  “狗屎。我可不承认这大厅四面漏风,房间连基本家具都没有的破地方算是家。”

  “不管怎么说,维瑟米尔在这,这里就是家。”

  “等老头子死了,我就再也不会回来这里。”

  闲言碎语间,两人在马厩系好马匹,迈入中庭。

  “咦!?有新学徒?”艾斯卡尔注意到明显残留新脚印的木梳桩。发出疑问的同时靠近两步,观察起使用痕迹。

  闻言,兰伯特没有跟上,而是径直转向中庭另一头察看“风车”与“钟摆”。

  “跳跃转体看来有一定水平,只是还不够快。”结束观察,艾斯卡尔说道。

  “啧啧!风车还差的远,可怜的家伙,早上肯定挨了一下狠的,吐出来的血还没干透;钟摆练习倒是不错,没被打到几下。”兰伯特起身,在草堆上蹭掉手上的血块。“来吧,让我们进去问问老头子,他哪弄来的新学徒?能做到这个程度,起码训练一年半以上,我可不记得去年有这么一个人。”

  “我比较关心青草试炼,维瑟米尔竟然会收新学徒,或许他找到了提高成功率的办法。”

  “那该死的试炼就该永远被埋进土里!”

  ……

  咆哮声中睁开眼睛,维克多看着河对岸的牠,迅速的从草药包中取出三管药水一口气喝下去,它们分别是强化反应速度的“暴风雪”、强化力量的“雷霆”、还有强化体力的“黄褐色猫头鹰”。

  作为猎魔士的秘传配方药水,它们虽然有着强大的效果,可是也有着剧烈的毒性,正常人饮用轻则昏迷,重则立毙,就算是代谢迅速的猎魔士也不能同时饮用太多种。毒性积累过多时更是必须饮用解毒药水“白色蜂蜜”,否则同样会死于剧毒。

  不过毒性限制对于炼金术士维克多来说并不存在,因为他半夜关上房门直接把暴风雪加上白色蜂蜜合成无毒暴风雪,雷霆与黄褐色猫头鹰也如法炮制出无毒版本。

  尽管药水效果随着毒性消失而大幅跳水,但是维克多知道那是自己能力还不足的缘故,随着往后炼金术的提高,迟早他能做出没有衰减甚至更强效的。

  呼吸间,感受药剂流转周身的效果,维克多摆出犁位起势,剑尖前指,迎战猛扑而来的饥饿狗熊。

  ……

  这个新人的房间完全不像其他猎魔人卧室的极简风格,或者说是街友风格。简单实用的木制桌椅陈设其中,床铺软硬适度、小柜上放着几本书册,衣架上晾着四、五件棉布内衣,显示出房间主人良好的卫生习惯与生活质量。

  惟二像是猎魔人房间的地方,一是壁炉旁放置的炼金釜-熬煮剑油或药水的设备,二是墙上有张狼皮装饰-猎魔人会用自己猎杀的野兽毛皮装饰墙壁和房门。

  走出房间,兰伯特看了艾斯卡尔一眼,摇摇头:“不管我们的新房客是谁,无疑的他比辛特拉公主更懂得享受生活,也许是位国王?”

  艾斯卡尔:“得了吧!国王不会被风车打的吐血。”

  “维瑟米尔跟他的十字弓都不在,看来是陪着国王狩猎去了。”

  “也许我们应该先放下东西,到大厅生起火堆喝一杯,等他们回来正好开始烤肉?”

  “我喜欢这个主意。”

  ……

  牠倒在林地边缘蔓生的蕨类植物上时,胸口钉着强弩机关的五发弩箭,左臂几乎被一个捕熊陷阱齐根咬断,右腿同样被一个捕熊陷阱咬住,扭曲的脖子贴着被溪水浸软的泥土呼呼喘息。

  然后一柄钢剑从左眼深深贯入脑中,结束牠无能的狂怒与痛苦,只余下已经呆滞的右边眼睛兀自注视着天空。

  维克多看着护甲上被利爪刮出的几道伤痕,恨恨的咒骂了两句,本来应该可以避免的,可惜自己跳跃转体的速度还是不够快。

  卷起袖子,抽出短刃,把熊翻身朝上,他迅速而坚决的地从胸骨开始切开,小心翼翼地分开脂肪层,取出熊心、熊胆与胃石,接着继续向下划开直到肛门,刃口在生殖部位绕了一圈然后手起刀落。

  牠可真是个宝藏男孩!熊心可以当作特殊的触媒、熊胆可以入药,熊皮可以鞣制,熊掌可以滋补,熊肉可以食用,熊鞭可以……。在这远不需要保育动物的年代,维克多在脑中把棕熊安排的明明白白。

  抬起死熊,放到小溪河床突起的石头上,让流水冲刷剖开的肚腹,清空血液与残存的内脏秽物。

  ……

  维瑟米尔进入大厅时,两个狩魔猎人自然而然地起身相迎。

  艾斯卡尔上前就是一个紧紧的拥抱:“大师,我们回来了。”

  “齁齁齁,看看这是谁回来了,这不是我们的狩魔大师吗?不是去狩猎?怎么会没有血腥味,还两手空空的呢?”口中说着怪话,兰伯特也上前抱了抱维瑟米尔。

  维瑟米尔和蔼的笑着:“再等一会吧,维克多还在河边处理狗熊,今天其实是他第一次单独狩猎,我怕出状况才悄悄跟着,等会不要跟他提起这件事。”

  兰伯特拉着维瑟米尔坐下,递上酒杯:“当然没问题,不过你是不是该先跟我们介绍下这位维克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