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狩魔猎人的炼金工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来说说什么叫惊喜

狩魔猎人的炼金工房 西门泰泰 2219 2020.03.07 18:25

  从兽径追索到陷阱架设,维克多猎狼的手艺是得自维瑟米尔的真传,少年用整个秋天学习,初雪来临前完成狗熊试炼,证明自己是个合格的猎手。

  而狩魔猎人需要学习狩猎的原因是剑油配方,会用到很多种动物身上的油脂,其中狗脂与狼脂是标注通用的,且这个世道狼有时候比狗还容易找。

  结束掉第三匹狼的解剖作业,维克多直接在野外搭起帐篷,带着安古兰钻进去就开始示范如何熬煮诅咒生物油,并在初版完成后,把少女赶出去守着,接着开始进行“不可思议”的去杂质化。

  猎魔士学徒会这么“着急”是有理由的。

  有时候懂得越多,压力越大,而狼人这种生物,带给少年的就是压力山大,那不是正常人用正常手段可以应付的对手,高速、怪力、锐爪、厚皮、还有自愈能力,一头成熟的狼人可以轻易让一整队士兵崩溃。

  手机械性的搅动大釜中的诅咒生物油,维克多表面上显得镇定自若,但是他很清楚自己其实非常紧张,因为一对一决战的情况下肯定是必死无疑,用上狼派奥义也没辄。

  不过同时维克多也在心里盘算,没有理由这么危险的生物存在维吉玛却不为人所知,除非有人掩饰,同时狼人的杀戮行为也相当节制。

  否则只要有任何一个无法掩盖的进食现场被发现,就会造成大规模的居民恐慌,而不会是现在这样风平浪静,连长期居住在神殿区的卡尔克斯坦都一无所知。

  从这个观点来看,自己似乎又太过紧张,透过现象观察本质时,这个恐怖的邻居居然不算是迫在眉睫的危险。

  在搅拌的过程中让心情随之沉淀下来,从帐篷里走出来的时候,维克多恢复平静,感觉已经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

  把一管诅咒生物油递给迎上来的安古兰,“扣在腰带上随身携带。”接着把其它几管都放进草药包里:“万一遇上了,边逃边大叫‘有狼人!狼人来吃人了!’。”

  听到少年的嘱咐,“呃…不是上剑油跟牠打吗?”安古兰有些疑惑。

  伸手轻轻敲了下少女的额头,“想太多,这是无路可逃最后抵抗用的,看有没有机会用剧痛逼走牠,不过我想的没错的话,只要照我说的大喊大嚷,那只狼人就会自己跑走。”

  安古兰一愣:“团长的意思是牠听的懂我在求救?牠不想被发现?”

  点点头,“嗯,这种特征明显的凶残怪物一旦被发现必定是轰动性的,既然你来这么多天都不曾听过狼人的消息,今天现场附近的住户又都没有听到狼嚎,那结论很明显,牠变身后会有意识的掩藏自身。”

  听完解释,安古兰站在原地若有所思,维克多则回过头收拾炼金器材与旅行帐篷。

  ……

  “走吧!”不一会收拾停当,少年走近少女对她说道。

  时间还早又空气清新,维克多觉得接下来尽可以找找野果,摘摘草药,悠闲的边吃边散步回城。

  可惜就在这时,又一次,安古兰又一次的飞身扑倒,把他带进旁边的树丛,接着狸翻到树干后方。

  “飕…飕飕……”的箭雨声中,少年从树后探头看他们刚刚站立的地方,已经插上了好几支箭矢。

  这场景实在太过熟悉,让维克多心中涌起一阵荒谬,甚至算是黑色幽默的好笑感觉。

  玛德!世界上这么多森林,就没一处可以让人好好歇息吗?我走到哪都要被偷袭。

  然后他毫不犹豫的连续大声喊道:“Caelm,evellienn!N'aen aespar a me。(冷静,各位!请不要射击。)”

  “Essea Caer a'Muirehen wed Vatt'ghern。(我是凯尔莫罕的猎魔士学徒。)”

  “Ceádmil,Wedd Dol Blathanna!”(向你们致意,多尔.布雷坦纳──百花谷之子!)

  然后是一段他不完全知道涵意,只是临别时托露薇尔贴在他耳边一个个字念给他听,要他牢牢记住的话,告诉他万一又被松鼠党伏击时,喊出来可以救命。

  “Neen evelienn Scoia'tael marw。Cáemm aep woedd,holl Aen Seidhe。”

  果然当尾音落下,效果立竿见影,箭矢的声音完全沉寂下来……

  没多久,一个精灵从树丛中单独站出来,站在空地说道:“Squass'me!wed Vatt'ghern。(很抱歉!猎魔士学徒。)”

  看来这次确实又欠下托露薇尔一份情,她告诉自己的显然不是普通的暗号,八成是他们之间辨识敌我的重要切口,不然岂有刚喊完精灵就停战,还主动走出来的道理。

  面对这个对话的邀请,虽然不擅长精灵语,但是抱歉的单词少年还是知道的,所以稍微犹豫下,他拍拍安古兰的手背让她等着,没有弃剑,而是站直身体,从树后一步步走向精灵。

  站到他面前,“抱歉,我会的几句精灵语都在刚刚说完了,我们能说通用语吗?”维克多主动开口说道。

  精灵点点头,手放在剑柄上,维持最低程度的戒备,“向你致意,我是亚伊文领导的斥候,你从哪里来的?森林的朋友?”

  少年的表情平静而自信,“向你致意,百花谷之子,我是维克多.柯里昂,浮港森林的朋友,伊欧菲斯的客人,我还有参加今年的夏日祭,并且在现场演奏了一曲。”

  话说完,对面听到的精灵们显然都有些震动,连周围树丛都隐隐传来沙沙声。

  面对这个情况,少年没有大惊小怪,他们的反应很正常,因为伊欧菲斯几乎是北方诸国所有松鼠党的精神领袖。他们彼此之间或许没有直接隶属的关系,但是他们绝不愿主动去伤害他的客人。

  “既然如此,刚才就是一个可怕的误会,请原谅我们的鲁莽,维克多先生,同时我相信亚伊文也会希望能见到伊欧菲斯的客人。”精灵斥候再次道歉并温和的提出邀请。

  维克多点点头,“我也希望能见到亚伊文,我在进行的狩魔历练需要长时间在森林中活动,或许我们可以互相帮助。

  但是今天我有其它事情需要处理,维吉玛南部的沼泽森林也是你们的活动范围吗?”

  精灵斥侯点头认可:“是的,整个维吉玛周围的森林,都是我们活动的范围。”

  “那么从后天起连续数日,我都会在南边处理‘巨棘魔树’,也就是你们精灵称为‘诅咒花苞’的那种嗜血植物,也许亚伊文届时会愿意在那里与我见面。”

  “明白了,维克多先生,我必定会把这个消息传达给亚伊文。”

  说完,斥侯抚胸为礼,慢慢倒退着退进树丛中,然后沙沙声响,森林之子退去无踪,彷佛他们没有来过。

举报

作者感言

西门泰泰

西门泰泰

谢谢推荐票支持,收藏丶投资丶留言鼓励与打赏激励。

2020-03-07 18:2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