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狩魔猎人的炼金工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女儿带着男人回家

狩魔猎人的炼金工房 西门泰泰 2110 2020.03.28 12:08

  当夏天逐渐离开,秋天缓步靠近,笼罩在维吉玛上空的阴云──卡特里奥娜瘟疫,也随着气温降低慢慢退去。

  “转眼间,幻影旅团已经在这座城市度过平静安祥的一个月,然而两人万万没有想到,这竟然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他们波澜壮阔,上山下海的大冒险将要展开……”

  “……不说话没有人当你是哑巴,而且我已经警告过你,不要老是趁我不注意的时候说些莫名其妙的旁白。”说话的维克多,正在大釜前挥动着搅拌棒,为金币上俊美的弗尔泰斯特作整形手术。

  从凉椅上弹起来,安古兰嚷嚷道:“可是实在太无聊了啊,这个月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你看现在都下午了,马上又是无聊的一天要过去。”

  “平静的生活哪里不好你跟我说,还是非要我扣光你零用钱,让你去外面讨生活,你才会觉得幸福。”被维克多这么一顶,安古兰奄奄一息的倒回凉椅。

  看她这副模样,维克多好气又好笑,“算了,格里菲林跟他那几个战友叫什么来的…兄弟、兄弟团队,他们几个人最近不是在办地下拳击赛吗?放你晚上过去看热闹,一百奥伦内准许你下注赌博,去玩玩吧。”

  目送安古兰欢天喜地的蹦跳出门,此时的维克多万万没有想到,他在维吉玛平静的生活至此结束。

  ……

  有别于普通的狩魔猎人,他维克多.柯里昂不差钱,所以他不会为没有怪物狩猎感到困扰。

  练剑、炼金、学习,过去这段时间他过的平静而愉快,就像在弗坚一样,他交到许多朋友,朋友之中有些甚至立场完全相反,比如齐格菲与亚伊文,但他左右逢源,闲暇时泡在多毛熊酒吧,偶尔也到多毛熊对面休息。

  与小姐姐夏妮也友谊加深,最近她每个礼拜至少会来家里作客两天,而随着送她回家碰见的次数增加,维克多开始不喜欢她的房东太太每次都用防小偷的眼神打量自己。

  虽然夏妮说她没有恶意,不过在得知老太婆的信仰,原来她是先知雷比欧达的信徒后,少年很快弄到一本雷比欧达语录请医生转交,接着他就成为房东太太口中温柔善良的好孩子。

  为这件事小姐姐亲了维克多脸颊一下,纯友谊式的,奖励他摆平房东的卓越手腕,夏妮其实也对房东友善的啰嗦感到困扰,只是不方便直说。

  平静的生活过得特别的快,转眼间一个月时间过去,维吉玛的居住环境与舒适程度,都是来到狩魔世界以来最好的,如果兰伯特在,现在肯定又跳起来一脚把门踹开,询问维克多是不是打算终老于此。

  不过哪怕没有兰伯特,命运也不允许他继续安逸下去。

  ……

  这天晚上按照惯例,维克多在地下炼金室煮着治疗药剂,这批药水是明天要交给公羊帮的,品质稳定“不好”,保存期限“不长”,每次给的分量“不多”,这“三不”就是他能与公羊帮持续维持良好合作关系的秘诀。

  哼着轻松愉快的曲子,啦啦啦德玛西亚声中,“团长!我有事情想跟你说。”刚玩回来的安古兰打断了他的兴致。

  “噢,我亲爱的安古兰,你为什么表情如此严肃呢?莫非你违反我的们的约定,输超过一百奥伦。”虽然被打断,维克多心情还是挺好的、脸上笑意盈盈。

  “不……是这样的,我今天在多毛熊碰到一个朋友,”说到这安古兰吞了口口水,“他钱袋遗失,差点因为喝完酒付不出钱来被老板打,所以我帮他付钱,可他又说没有住的地方,所以我把他带了回来,现在在门口。”

  听到这里维克多的眉头皱了起来。“扪心自问,他不认为安古兰会有什么正经的朋友,难道是当初共同逃出技院那些人?这类人多半没有本事,坏习惯一堆,还会带来很多麻烦。”

  不过少年随即把不悦的表情收起。“再怎么样,那都是安古兰的朋友,自己既然接受了她,那就要接受少女的过去,包括她可能的狐群狗党,总要先见过才评断。”

  少年接着露出思索的表情。“如果情况真的太糟糕,照以前看过很多类似的案例,几百奥伦砸下去,就算不能把这个朋友砸走,砸出真面目也是没有问题的。”

  另一边,从话说完起,安古兰就在观察维克多的表情,相处久了,少年的微表情都骗不过少女,而这次他的表情变化几乎一目了然。

  他开始很不高兴,然后现在想开了,至少先见见对方是没有问题的,所以她继续保持安静,一脸老实模样等待团长发言。

  “鏮鏮!”搅拌棒轻轻敲了大釜边缘两下,维克多停止炼金,从架上拿起墨镜,来到长方桌前双手抱胸坐下:“好吧,既然你人都带回来,我也不会那么不近人情,总要见上一面,把他叫进来吧。”

  应了一声,安古兰笑容满面的上楼开门,当对方走下来,面试第一眼维克多就对他印象很差,这个身形适中,油头粉面的家伙,甚至比许多精灵更英俊,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忧郁中年的气质。

  啊,老父亲心态上线,维克多隐约察觉自己有拔剑砍人的冲动。这绝不是因为他比自己帅太多,而是因为这个人看起来就…不是那么可靠,一种遇上同类的、骠骑王遇上希优顿的直觉。

  是的,就像安古兰对恶意会有强烈的直觉一样,其实男人看男人往往也都看得很准,眼前这个男人明显就是花天酒地,张嘴吃软饭,管不住裤裆的类型。

  而对方其实也没有料想到,安古兰说的团长竟然年纪比她还要幼小,尽管少年举止大方、脸上还带着墨镜,但是怎么看也不是个成年人,所以哪怕他素来舌灿莲花,眼下也有些词穷。

  他坐在方桌后面,墨镜反映着微弱火光,双手手肘撑在桌上,手指交迭置于下巴,声音低沉。

  “我来自瑟瑞卡尼亚以东的贝尔镇,维克多.柯里昂──幻影旅团团长,你的名字?”

  “……。”流气男子犹豫着,不知道是否该把平时唬弄人的那套说词拿出来,笼罩在幢幢阴影中,眼前的小大人明显不似善茬。

举报

作者感言

西门泰泰

西门泰泰

谢谢推荐票支持,收藏与留言鼓励。关於更新速率,人说质量质量,先质後量,西门对文字不满意就会想修,所以虽然也盼望每天二更,不过手艺还需砥砺。今晚为鼓励我的书友们加一更。

2020-03-28 12:0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