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狩魔猎人的炼金工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梅里泰莉女神在上(上)

狩魔猎人的炼金工房 西门泰泰 2184 2020.02.17 18:01

  梅里泰莉神殿招待客人的房间很宽敞,采光也很好,百叶窗拉开后阳光洒满屋内,暖风熏人。

  寓居此处第三天早晨,坐在窗边的书桌,维克多拿着凯萨琳捎来的信件沉思,几个关键字在心中反复酝酿…泰勒斯骑士…希沃德亲王…南尼克嬷嬷…还有利维亚的杰洛特。

  这个世界对猎魔士的广泛歧视是多种因素交错而成,但可以确定的是越有智慧的人,越能理解并重视猎魔士的价值,反而是那些没有知识的愚夫愚妇,可能凭着以讹传讹的谣言与夸大不实的臆想,肆意放纵心中的恶毒念头。

  过去发生的事情事实上并不复杂,安古兰没花多少时间就拼凑出答案,概要就是一个满怀偏见的蠢货,公器私用而后自取其辱的过程,麻烦点是因为他公器私用,所以牵扯到本地统治者与神殿之间法理管辖权的问题。

  不过其实也不用着急,少年知道自己有很多时间考虑对策,只要他还在神殿里就不会有危险,泰勒斯骑士最可能的做法不过是上门试探自己离开的时间,然后在森林中布下包围网,就像当年做的一样。

  整件事情困扰是很困扰,不过安古兰的建议方案肯定是要否决的,暗杀不是这件事的最优解,一个有编制的白蔷薇骑士遭到暗杀,而他所有部下都知道他死前正试图找某猎魔士学徒麻烦,是要多蠢才会选在这个时间点动用极端手段?

  想到这,他在回信上否决建议的下方多添加一行字,“下午阅读时间加倍,优先阅读历史。”

  少年把写好的信纸卷入脚环,接着左右摇晃银圈,聪明的凯萨琳就像女王让侍从穿鞋似的微微抬起一爪,让维克多把脚环扣上,然后目送她振翅远去。

  ……

  离开房间,走下石质阶梯,维克多沿途与来此接受训练的女祭司学生们礼貌的点头问好,但绝不停下脚步说话,因为三天下来,少年已经多少对她们有些了解。

  尽管她们都还非常年轻,有些学生年龄甚至比维克多还要稚嫩,但她们多数却比少年想象的要成熟的多,有些大胆的甚至会对维克多尚未长成、健康匀称的体魄指指点点。

  当他对南尼克嬷嬷反应,自己这样一个年轻男子住进来是不是有可能出问题时,女祭司平淡地说:“这儿是梅里泰莉神殿!不是什么隐居处也不是普通修道院,我们的女神不会为任何事惩罚祭司。任何事。

  如果你不想,那就记得每天睡前锁好门。”

  维克多当然不是来这里寻找刺激的,所以他每天晚上都有好好锁上门。所以他现在保持礼貌而冷淡的微笑穿过女学生们的视线封锁,往后山的“温室”走去,每天这个时间嬷嬷都会在那里照顾植物。

  ……

  微微出汗,少年解开亚麻衫的几颗扣子,阳光透过洞穴顶棚的水晶板照射下来,让里面非常温暖,甚至可以说是炎热,呼吸着黏腻湿润的空气,维克多穿行于巨大花盆、柜子与水槽其中的姿态,已经有几分熟稔。

  他第一次来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简直是不可思议,让他大开眼界,这是一个在中世纪有限条件下改造的“山洞温室”,栽培出许多他只在书上读到过,以为已经绝种的草药。

  这些失落的植物里他已知的就有五星叶的草木犀,在花盆里密密麻麻地生长着的蓬头菌,还有嫩枝上挂满血红浆果的鹅不食草。

  绕过洞穴中央,里面漂满了腐生藻和龟纹萍的几个大桶,然后维克多看见南尼克嬷嬷卷起袖管,正用剪刀与骨棍照料这些矜贵的植物。

  “嬷嬷,我来了。”维克多笑着拿起自己的那套工具,他这算是用劳力换取南尼克工作时随口的讲解

  南尼克慈祥的说道:“孩子,你其实可以多睡一会的!”

  “没关系,您知道的,健康状态下猎魔士学徒的体力很好,而且能和您一起工作,我获益良多!”

  “你的谦虚与好学真是讨人喜欢,一点都不像当年那个小淘气。你这性格真的是希里认的弟弟!?”

  南尼克嬷嬷,是一位值得尊敬的长辈,两天前,休息之后的再交谈里,维克多惊讶地得知原来希里几年前也曾经在这里学习过,有过像那些女学生一样的花样青春。

  而叶奈法本来是受杰洛特之托,专门来到这里教授她如何控制原始魔力的,但同样敏感、骄傲、倔强的两人,却意外在情绪的激烈碰撞中缔结母女般深厚的感情。

  同样也透过交谈,在嬷嬷确认维克多与希里的亲近关系之后,少年可以清楚感觉到,神殿的大门至此才算是真正为他敞开。

  他因此可以和嬷嬷一起进温室工作,可以在图书室阅读神殿积累深厚的藏书,而在验证他炼金的技巧后,南尼克甚至准许他自由使用神殿的炼金室……。

  这种慈爱的信赖他曾在维瑟米尔身上感受过。所以面对南尼克的问题,可以据实回答他就不会隐瞒。

  “关于这层关系,其实是她单方面如此认定。”

  “哦……所以你有其他特别的看法?”

  “我照顾她的时间比她照顾我多太多…,事实上,我怀疑她能照顾任何人,她连只乌龟都养不好。”

  “噢,你知道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可我没那个意思,至少在她离开前没有。”

  “真可惜,我对你这孩子印象挺好的。”

  闲谈间,剪刀剪去几片蔓生的枝叶,在脑中过了过,维克多决定还是把泰勒斯骑士的事情提前告知南尼克。

  “嬷嬷,有件事情我想我必须先告诉您。”

  南尼克侧头瞥了一脸正经的维克多一眼,和蔼的笑道:“想说就说吧,不用那么严肃,怪吓人的。”

  摸摸鼻子,维克多说道:“在来这儿之前,我先到过艾尔兰德领取孽鬼的赏金…当时市政厅的办事员提醒我,城里有位泰勒斯骑士对狩魔猎人极度不友善,叫我尽快离开。”

  说到这里维克多稍微停顿,想听听女祭司的反应,但南尼克女士手上的工作没有半分止歇,少年只好继续说下去。

  “我担心这会为神殿带来麻烦……”

  “噗!”骨棍插入花盆,从泥土中拽出一些腐烂干枯的根茎,嬷嬷把它们扔进收集腐烂植物的篮子里。

  她的声音有着不容冒犯的威严:“没有麻烦!在这座神殿里,发号施令的人是我。你想住多久就可以住多久。”

举报

作者感言

西门泰泰

西门泰泰

谢谢推荐票支持与留言鼓励。

2020-02-17 18:0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