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狩魔猎人的炼金工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点燃永恒之火的人

狩魔猎人的炼金工房 西门泰泰 2072 2020.02.27 18:10

  维克多和夏妮的午餐聊天很充实,她是位充满活力、思想开明,富有爱心的医师。

  同样都背着草药包的两人交换完姓名,很轻易的找到共通话题──发生在眼前的卡特里奥娜瘟疫。

  而在分享许多瘟疫症状与治疗经验后,医师礼貌的向猎魔士学徒表示,早上出城采药的目的已经达成,吃完午餐的现在她要回去医院继续努力。

  没有依依不舍,少年跟着起身,礼貌的把她护送到城门口不远处,然后告别离开。

  尽管夏妮医生是少数可以随意进出城门的特殊人物,但是维克多并没有开口请她帮忙的意思,因为无论交谈的再合拍,终究是初次见面而已。

  不过单只是认识女医师这件事,就已经足够让维克多心情愉快,面对她就像是在逛街时偶然遇到喜欢明星的那种感觉──

  “啊!这位就是在游戏中与杰洛特有不少真挚感情戏,尽管最后没能修成正果,但过程真的很浪漫的夏妮小姐!

  还记得每次扮演杰洛特时,最后都带着些许惆怅与她分手,然后转身找特莉丝或叶奈法海誓山盟。

  唉……杰洛特真是个罪恶的男人啊。

  附带一提,梅里泰莉在上,夏妮的身材很棒!”

  面带微笑在脑海中回放两人交谈的一帧帧画面,忽然间,维克多隐隐察觉似乎有一丝微妙的不协调。

  就好像在高处看广场舞,千人热情洋溢的右转时,偏偏有一个人左转的那种突兀。

  但是认真回想,这种不协调感却又是虚无飘渺,不知从何而来,想来想去没有答案,最后只能暂时放下。

  ……

  深夜,等巡逻守卫经过,维克多跟随火蜥蜴帮的帮众“红狗”跳入夏夜冰凉的护城河,爬上看似完好实际上被锯开的栅栏,钻进维吉玛宽敞恶臭的下水道。

  说宽敞,精灵建造出可容纳五人并行的宽敞,说恶臭,汇聚市民菁华于一处的气味强而有力。

  整个下水道工程深埋地下,密布如蛛网迷宫,没有熟悉的人带路,初次行走很容易迷路,想到下水道可能存在的腐食魔或齐齐摩,少年甚至不敢涂抹鼻塞膏,因为它们强烈而独特的气味是最好的警示。

  强忍鼻酸,他一边默默跟着红狗前行,一边反省今天一系列行动的得失损益。

  ……

  中午在酒馆厨房,老寒腿提到用足够的奉献向教士证明虔诚时,维克多直觉认为就是用“奥”术冲击能搞定的问题。

  可惜结果是他被永恒之火的教士打脸了。

  几个世纪前在自由之城诺维格瑞创立的永恒之火教会,主要标志是象征希望的永燃火焰,这几年逐渐成为在北方各国都有强大影响力的主流宗教。

  它的崇拜者相信,不灭的火焰是生存的象征,是穿越黑暗的向导,预兆美好的明天。所以永恒之火的神殿中,炽烈的火焰永不熄灭。

  不过在维克多看来,这就是个准邪*教,因为它们并没有完整的思想理论,只有支离破碎的仪式口号,此外最显着的特征就是入教不能退出,他们不接受信徒离开。

  而没把别人信仰当回事的结果就是被虔诚的教士打脸,对方根本不要钱,而是要少年加入永恒之火,并进行一系列证明自己虔诚的试炼任务。

  比如在晚上点燃五个野外的信仰篝火,还有获得三个可敬村民的信任之类的。

  摸摸鼻子,发觉自己犯下情报不足错误的维克多当机立断离开,回酒馆从头来过,奥伦开路把整个城郊周边的情报问到清清楚楚。

  也由此获得一个好坏难分的重大消息。

  就是白蔷薇骑士团解体,重新改组为烈焰蔷薇骑士团。

  他们有了新的领导者──阿尔德堡的贾奎斯,一个虔诚的“永恒之火”信仰者;有了新的目标──肃清在维吉玛及周围地区出没的怪物,并且保护人类居民免受非人类种族的威胁。

  而从新的目标就能看出来,新任团长贾奎斯是个“大人类主义者”,他命令他的骑士像面对怪物一样处理松鼠党,并且把人类遇到的一切灾殃苦难归因于非人种族的侵害。

  这套言论在平民中很有市场,他们喜欢且需要一个可以归咎所有愤怒不满的对象。

  总而言之,好消息是摩恩的法尔维克因此失去许多可供动用的力量,坏消息是这个烈焰蔷薇骑士团的名字少年很熟悉,他们是未来北方猎巫行动的主力。

  唯一让维克多感到疑惑的是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维吉玛效忠弗尔泰斯特,记忆里烈焰蔷薇骑士团应该是拉多维德五世的打手才对……?

  ……

  至于掌握进城通道的所谓“商人”,其实是一个自称火蜥蜴帮的犯罪组织,他们经营许多“生意”,算是无恶不作,也包括私枭这个行当,它们最近开始出售武器进入森林给松鼠党。

  拥有足够情报下,维克多与他们的沟通并不困难,也没有用到老寒腿提醒的钢剑,谈好价格就由眼前这个叫红狗的家伙带路进城。

  作为向导他很称职,路线熟悉,脚步轻快。在黑暗恶臭的下水道里带路也颇为辛苦,少年决定等到达目的地额外给他点小费。

  终于在绕过又一个弯之后,红狗带着少年爬上长长的直梯,顶开没有密封的水沟盖,重见星光璀璨的天空。

  回想上次特别注意到星座,还是与兰伯特在一起露营的时候,现在天马星座依然高悬,冬之少女却已隐没。

  “嘿嘿、雇佣兵,欢迎来到维吉玛!”身穿黑色水靠,脸上蒙着黑布的红狗,声音有点尖利,似乎还没变声。

  瞥了眼他露在外面手臂上的火蜥蜴纹身,维克多粗着声音回道:“谢谢。”少年同样把脸裹的密不通风,他一点也不想被犯罪组织攀上关系。

  把满布屎尿气味的披风丢进下水道,再抛给红狗五奥伦做为小费,他很快消失在旧城区狭小曲折的巷弄之中。

  ……

  后来,人们是这样传说的:

  “他从东方来,穿过牧羊人之门。

  他骑着华丽雄壮的骏马,眼中的智慧灿烂如晨星。

  他是最初,也是最终,他是传火之人。”

举报

作者感言

西门泰泰

西门泰泰

谢谢推荐票支持,收藏与留言鼓励。

2020-02-27 18:1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