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狩魔猎人的炼金工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狩魔猎人的炼金工房 西门泰泰 2580 2020.02.14 16:50

  夜-艾尔兰德城郊与浮港森林间─

  吃完维克多主厨精心料理的香烤罗勒鸡,安古兰坐在火堆旁与鹞鹰又开始说不完的喁喁细语,自从有凯萨琳之后,安古兰说傻话的次数显著降低,也许是有她从旁提点,亦或者是傻话都说给她听了。

  没避着安古兰,反正她也看不出差异,维克多支起小锅煮水,开始不可思议的炼金,放入曼陀罗、诺斯崔克、多香果、血苔、黑藤芦花瓣、再一点矮人烈酒,然后开始搅拌。

  细想起来,到狩魔世界一年多,体能、剑术、传统炼金术都有显著的进步,唯有不可思议的炼金术进步缓慢,自己真正擅长的调和依然只有那几种。

  除去精力汤算新配方,其他的如壮阳汤剂、解酒药、还有现在正在做的事后药,都是早在炼金世界就千锤百炼的集大成之作,再有就是食物类与家具类。

  维克多知道进步缓慢的原因,其一是他的精神力无法支撑更长时间的专注调和,其二则是过去的理性教育限制住他的想象力,导致如果不能在脑中模拟出现实环境可以再现的制程,他就很难虚空创造。

  而这两点都不是他现在能解决的问题。

  提高精神力的配方在班阿德时,少年就试图找寻过,可惜配方被法师群体所垄断,因为他们同样需要这类东西来提高自身,几种可能有用的材料更是非常昂贵且稀罕。

  理性教育的影响就更加麻烦,因为所谓的“相信”,是种非常惟心的感觉,那怕有一丝质疑都会影响不可思议的炼金成功与否。

  可偏偏他的世界观定型于眼见多整形、耳听桥壁罗的互联网时代,质疑一切是他根深蒂固的本能,所以只能靠增广见闻,加上时间慢慢潜移默化来改善。

  光芒微闪,炼金釜的七彩光芒被维克多控制在最小程度,他从锅里取出十来颗精致如糖果的药锭,装进小皮口袋,抛向安古兰。

  安古兰接住小袋,一脸不明所以的看着维克多。

  少年边收拾小釜,边说道:“你知道,团长总是给你最好的,这就是最好的事后药。”

  “事后药?”少女表情持续懵懂,看来是无法理解少年含蓄的语言艺术。

  维克多只能压低声线,力图严肃:“这是避孕用的药,事后三天内必定有效。可能会有些头晕、头痛、恶心呕吐、腹痛、疲倦的情况,不过都很轻微。”

  他说的很清楚,她听的很糊涂。

  “所以为什么给我?”她问道。

  “昨天不是庆典吗?我看你跟席朗那个…咳咳…咳咳咳……所以,嗯……你明白的。”

  “喔!团长你说**啊!我没跟他**啊!”

  出乎意料的答案,换成维克多一脸懵懂,“呃…没有?那他追那么紧……是?”

  “他是喜欢我,可是我不跟汉萨以外的人**的。”安古兰说的理所当然。

  又是那套汉萨理论,维克多懂了,却也卡了,“可是旅团现在就只有我一个男的?难道你?”

  只听安古兰一脸单纯的说着戳心的话语:“团长不行!你知道我以前那段岁月的,所以我很早就决定好,只跟汉萨里的人**,还有只跟帅气强壮的人**。团长你是够强壮,可惜跟帅气不沾边。”

  她顺顺鹞鹰的羽毛,继续说道:“我没关系的,反正几年都这么过去了,我的需求也不高,现在又有凯萨琳陪我。

  不过团长如果真的很关心我这方面的问题,那就赶快招个帅气强壮的男人进旅团吧!”

  维克多表面笑笑,摸摸鼻子,心里发狠。“你就给我忍着,你四十岁以前旅团都不会收任何男性的!”

  “不管怎样!”少女抛了抛小口袋,塞进怀中,“谢谢团长的关心,这个我就收下了。”

  ……

  帐篷挺宽敞的,两个人睡绰绰有余。

  收拾完炼金器具,维克多钻进帐篷时,安古兰不知道在外面摸什么,直到他快睡着,安古兰才悉悉索索的钻进帐篷,稍稍打断他的睡意。

  而等她桥好睡姿,又很自然地开口:“团长,你知道吗?凯萨琳很想念森林。”

  安古兰发起了睡前对话,维克多的睡意再次遭受攻击。

  “是吗?”

  “嗯,她觉得这里不舒服,没有高大的树木栖息。

  我也有点想念森林,还有一起喝酒跳舞的朋友,昨天真的好好玩。团长你说,我们以后会再见到他们吗?”

  维克多顿了顿:“最好不要这么想,想多了,会成真的。”

  “嗄,我以为你至少会想再见到托露薇尔?”

  “听我的,如果在人类聚集的地方见到他们,有多远躲多远,他们肯定会带来麻烦,各种意义上的。”

  “我以为我们跟他们算是朋友了?”

  安古兰的持续骚扰下,维克多的睡意遭受严重打击。

  少年索性侧过身看着安古兰,认真说道:“那我问你,如果他们有天跟浮港守备队打起来,你在现场,会帮哪边?”

  “很简单啊,帮他们!”安古兰答的很果断。

  “……。”

  维克多没想到自己都稍稍陷入纠葛,制药时反复思考才得出结论的问题,安古兰居然早有答案。

  更可怕的是,这傻ㄚ头的答案居然还跟自己相同!

  想到这,他好奇的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决定?”

  “因为他们跟我们比较亲近。”

  “可是守卫队跟我们同是人类?”

  “种族不是优先考虑的。卓尔坦这么说,而我觉得很有道理。”

  “哦…他怎么说?”

  “前年我还跟着杰洛特大叔寻找希里的时候,我们初次碰到卓尔坦,当时他和他的矮人伙伴正在帮助一群人类妇孺逃离战争火焰,可那群妇人既依靠他们的庇护却又鄙夷他们的粗俗。

  我都觉得有点看不惯想跑去找他抱怨时,听到他跟杰洛特在聊天,当时他是这么对大叔说的──”

  卓尔坦.齐瓦:“俺最大的缺点,就是毫无节制的利他主义。”他说道,“俺没办法见到别人陷入困难而不帮助别人。

  但俺是个理智的矮人,知道自个儿没法帮助所有人。如果俺真这么做了,对整个世界和活在世上的所有造物来说,也不过是往大海里滴了一滴清水。

  换句话说,就是白费力气。

  所以,俺决定只帮特定的人,免得白费力气。

  俺优先帮助跟俺亲近的人。”

  安古兰模仿卓尔坦的腔调堪称维妙维肖,让维克多几乎有身历其境听矮人发表这番论调的感觉。

  是的,随时随地明辨是非,在这混乱时代太难也太蠢,不如守住底线,优先帮亲近的人简单。

  维克多喟然叹道:“卓尔坦真是个有智慧的矮人!”

  “那么我们旅团以后也这么做吗?”

  “是的!幻影旅团总是站在朋友那边。”

  结束话题后不久,少女的呼吸声渐渐均匀,维克多也重拾睡意。

  ……

  子夜,凯萨琳一声鹰唳,拍响翅膀。

  安古兰猫跃而起,“凯萨琳说有危险!”拿起钢剑立刻钻出帐篷。

  维克多也迅速跟上,甫出帐篷就闻到风中飘来一缕淡淡的臭味。

  少年品…细品……这种不曾闻过的臭味该如何分类。

  然后他从草药包掏出四管药水递给安古兰,“这三支立刻喝掉,这支剑油淋在剑上。是孽鬼群,等一下注意我的提醒,我可能会丢炸弹,希望没有孽鬼战士吧。”

  然后再取出四管药水,三管咬开塞子一饮而尽,最后一管、他唰的拔出银剑,把食人魔油郑而重之的淋在剑上。

  月光如水照耀下,维克多调整呼吸,他有些紧张,这是他第二次斩妖除魔,虽然对手只是孽鬼,但无疑地,今晚将又是一场漫长的车轮战。

举报

作者感言

西门泰泰

西门泰泰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开心之馀,注意安全。谢谢推荐票支持与留言鼓励。

2020-02-14 16:5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