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狩魔猎人的炼金工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创造有滋有味的爱

狩魔猎人的炼金工房 西门泰泰 2260 2020.02.20 16:42

  神殿的炼金室里,维克多容色严肃的坐在椅子上,现在的情况不容他不谨慎,科学的进步难免会有牺牲,而古代药剂开发的最终流程,不可或缺的就是神农亲尝药剂这一步。

  沉吟片刻,他仰起脖颈,深吸口气,一管浅绿色的药剂被一饮而尽。

  维克多努力集中精神感受身体的变化,而随着药效发挥,少年缓缓发出原始苍凉的低沉咆哮。

  格子窗外、夏日午后雷阵雨的征兆来的如此猛烈,短短半小时内乌云遮蔽阳光,天空深灰近夜。

  终于……少年露出欣慰而又满足的笑容。药剂的制作非常成功,他把同批制备完成的一打药剂插入试管架、收进保存箱里。

  把箱子夹在腋下带着,维克多心情极好,接下来该去找南尼克嬷嬷报告他的成果了。

  所谓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意思是如果有了成就,要找发达前就认识的人炫耀才有意义。

  换到比较专业的领域里,就是如果有了成果,必须找“懂行”的人分享,因为那些不懂的人根本不能理解你做出的事情有多么了不起。

  从椅子上起身的瞬间他有些脚步不稳,但很快的就调整过来,恢复了正常。

  ……

  结束下午的教学讨论,女祭司们依序离开教室,她们会将方才所学再传授给年轻的女学生。

  爱若拉祭司离开时与站在教室门口等候的维克多擦身而过,含笑拍拍他的手臂。

  维克多礼貌的微躬致意。

  赫罗斯维莎祭司则板着脸,她不喜欢维克多──因为她是禁欲主义者,不过她还是微微点头示意,因为少年是神殿的客人。

  维克多同样微躬致意。他尊敬这些女人,至于他们对自己的态度,那并不重要。

  等祭司们全部离开,“嬷嬷,我来了!”走进教室,少年笑瞇瞇的对南尼克大祭司打了个招呼。

  “看来你心情很好,孩子。来找我有什么事吗?”女祭司坐在导师椅,随手把刚刚在阅读的书籍放在几上。

  拉过张椅子坐到女祭司对面,把内有药剂的保存箱放在讲桌边上,他笑容满面的说道:“我成功了!女士。我开发出了一款新的药剂!而这种药剂将为我解决掉那位泰勒斯骑士的威胁!”

  十多天下来的努力终于开花结果,少年现在的心情是真的满怀喜悦,不论这是从无到有的开拓,又或者是失传配方的再现,不管那一种对维克多来说都是满满成就感的胜利!

  那种单纯的感动……就像完成拼图的剎那,堆好积木的瞬间,那是一种──创造世界的快乐。

  感受到少年的兴奋喜悦,南尼克祭司慈祥和蔼的拍拍他的手背让他镇定一些。

  她是知道维克多这段时间除了温室工作之外,每天都待在炼金室里调和的,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是在研究新药剂。

  新配方的研发难度,作为梅里泰莉大祭司的她是再明白不过了,光是分辨每种药草的本身特性,纪录混杂在一起的未知反应,就需要漫长悠久的时间积累。而最后想达成特定的稳定效果,更需要运气──不是一点点、是超大量的运气。

  所以十多天完成新配方这种事,嬷嬷想都不敢想,那是只存在于远古神话中,那些天运之子的事迹。越是懂行,越是难以置信,说的不敬一点,南尼克甚至隐隐怀疑有些记载是夸张造假。

  但是每天温室固定的交流,十多天相处下来的认知,女祭司知道少年不是会空口说白话的人,而是个谨慎稳重、思想早熟的个体。

  所以她也半信半疑他到底弄出了什么?

  拍着少年放在桌上的手背,感受他逐渐镇定下来,她和蔼地说道:“好吧,好吧,来跟嬷嬷从头解释一下,你到底怎么弄的?弄出了什么?”

  平复下爆发的喜悦,维克多用伪装拙劣的平淡口吻说道:“事情要从泰勒斯来的那天说起,当时我正在帮伪装菇切片,一种据记载说可以缓解胸痛的草药──”

  南尼克点点头,她知道这种阴暗角落里的菇类,它岩石般的外表容易让人忽略,不过它也不需要什么照顾,温室环境就足够它蓬勃生长。

  “然后那天晚上,简单的药理测试完后,确认没有毒性,我尝试吃了一片。意外的发现它有种很特殊的功效。”

  南尼克眼中闪过光芒,是的,新药剂的研发往往都是这样开始,源自于一个意外的发现。

  “我站起来了。”少年说道。

  “……嗄?”难得的,认识以来大祭司万事不萦于怀、总是智珠在握的表情露出了疑问之色。

  强忍住笑,加上重音,少年重复说道:“我站起来了。”

  “…噢!是这样啊。”大祭司恍然领悟的神情,说明你嬷嬷终究是你嬷嬷,对青春期少年的烦恼也不乏理解。

  这个发现确实很有意思,她点点头然后立刻追问道:“可是你怎么确定是伪装菇造成的结果,而不是正常本能或其他因素导致的?”

  这个问题维克多可没办法解释清楚,因为他其实是用不可思议的炼金术作的确认,当用伪装菇为主料可以做出起勃汤剂时,不可思议炼金直指结果的特性就证明了伪装菇具备让人起立的强大效果。

  所以,“我用猜测的,我大胆假设是它导致的!”维克多一脸坚定,不容置疑的说道。

  而大祭司听到这个答案,想了想也就接受了,世界上很多草药疗效的发现确实不乏这种情况。

  这关一过,接下来就是顺水推舟的胡扯:“然后我也没想到第三次尝试的草药搭配,就能配出既不伤身体,又让伪装菇效力发挥到极致的配方。”

  真相是少年用不可思议的炼金术多制作几次,然后从最佳成品里倒推出最佳组合,再直接从最佳组合开始优化调和过程,节省大量的试误时间。

  不过对此,女祭司也没有提出质疑,配方的诞生确实不能完全否定存在像这样被女神祝福的偶然性。

  话说到这儿,深灰近夜的天空雨声骤起,窗外酝酿许久的午后雷阵雨终于开始发飙,水滴劈劈啪啪的敲在窗玻璃上,声声清脆。

  少年也自然的停下了解说,毕竟讲的再多,最后还是要见真章,要看成品的。

  于是他唰的把原本放在桌旁的保存箱推到桌子正中:“这种用伪装菇为主料制成的新药品,它的名字就叫做──”

  他喀的一声打开盒盖,露出晶莹翠绿的十二支试管。

  “威震天!!”

  三个字出口刹那,巧合的,雷云聚合霹雳炸响,轰隆雷声在空气中激昂回荡、连绵不绝。

  电光闪耀中,维克多平平无奇的脸上漾着科学不灭的光辉。

举报

作者感言

西门泰泰

西门泰泰

谢谢各位的推荐票支持丶留言鼓励与打赏激励。

2020-02-20 16:4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