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狩魔猎人的炼金工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班阿德别为我哭泣

狩魔猎人的炼金工房 西门泰泰 2314 2020.01.09 17:02

  细细思考维克多的发言,兰伯特承认萨宾娜真是个非常剽悍的女术士,普通猎魔士面对地方上的男爵都得客客气气,人家却是与国王拮抗的存在。

  “不过,”他发现了盲点。“就算国王们变的不信任法师,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呃……维克多被问的卡壳了…他发现自己很难跟兰伯特解释这些连锁反应有多错综复杂,事实上如果不是看过后面的剧本,他也不会觉得这有啥大不了。

  谁会相信这是未来轰轰烈烈全民大猎巫的征兆呢?自己的先知先觉,在法师权威完全崩塌前,说了别人也不会相信的。

  “好吧……刚刚说的作废不算、换一个。总之为了达到改良青草试炼的目标,我在大菜市场调查知名的炼金术士,发现维吉玛有位叫卡尔克斯坦的炼金大师值得关注…他也许能提供我一些思路。”

  兰伯特摆摆手,示意他继续表演,他倒想看看他还能说出什么来,解释的功力如何。

  “药水的事我有独特的秘密工序可以快速制造,所以出售药水累积的财富未来可以省更多时间,至于研究护符,关系到我对法师附魔手段的研究。以上!”

  少年说完,也如兰伯特一般摆摆手,示意说明结束,你这傻瓜根本不了解维克多大师的深谋远虑,高瞻远瞩。

  “好吧,看来你还是有在往正确的方向努力,怎么改良青草试炼什么的反正我也不懂,那是你跟维瑟米尔的约定,你们俩总是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

  那我能帮你什么吗?还是你要在这里长住?我准备要离开这里了…。”猎魔士说道。

  “是钱快花完了吧!班阿德的消费水平可不低!”少年干净俐落的揭穿真相,猎魔士的理财观念不改,就永远那么穷困。

  “嘿!对师傅说话要保持足够的尊敬!学徒。”兰伯特洋洋得意于似乎抓到维克多的弱点,既然他打算成为猎魔士,那自己显然晋升师傅了。

  早料到这点,维克多气定神闲。“我是维瑟米尔的学徒,跟你平辈,最多叫你声前辈,你该请后辈吃饭的知道吗。”

  “啧!我会请你吃大餐的,钢剑的好滋味!你可以用全身心细细品尝。”狩魔猎人示威的解下钢剑放在腿上。

  “呃…总之我打算前往维吉玛,你愿意与我同行吗?”维克多果断的转移话题,这老混蛋是真会趁练剑时报仇的,不能再刺激他。

  谈起正经事,兰伯特也收起吊儿啷当:“要到泰莫利亚首都的话,走水路最快,先南下到弗坚搭船…然后顺庞塔尔河而下,经过浮港到拉瓦雷第城堡,转进伊斯米纳河就能直达湖畔的“维吉玛”。

  不作考虑也没半点犹豫,维克多:“明天就启程。”

  ……

  “真的不考虑留下来吗?我们现在的事业是正义的,而且蒸蒸日上!”班阿德城门口,布拉斯特别前来告别,告别自己中道崩殂的壮阳药事业,并试着做出最后挽留。

  他欲哭无泪,因为他还没过惯好日子,才十天就结束的好日子……不至于伤心落泪。可哪怕相处时间不长,建立在利益上面的友谊关系依然情比金坚。

  多瑞加雷法师虽然装的很亲切,不过兰伯特对法师群体依然没好感,更别说眼前这个市侩的,两道法令纹深刻,看着更像是奸商的法师。

  于是他纵马先行几步,不想参与维克多与布拉斯的告别。

  “尊敬的布拉斯先生,原谅我不能留下,这趟旅程我有必须前往的理由。这段时间相处虽短但却很愉快,我感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帮助。”少年彬彬有礼的说着套话。

  布拉斯微微一躬:“好吧!但无论如何,任何时候你回到班阿德,‘拉法德的煎药'都欢迎你的莅临。”

  维克多就这样离开了班阿德,不过他也没有让布拉斯的送行空手而归,足足六十支起勃剂,限量出售足够布拉斯再过十天好日子,而代价不过是一袋钱币与交换马匹。

  是的,忠贤被交给了布拉斯,交换了布拉斯的母马。这个决定很仓促、不过维克多下的很果断,原因只是因为兰伯特临行前不经意的一句话。

  “忠贤还挺不错的,虽然不快可是看你骑起来很稳很舒服的样子……”

  惊觉当初的恶趣味猛然以一种微妙的形式打击回来。少年当机立断就决定把忠贤让给布拉斯,交换他的马匹,为此维克多宁愿少拿一袋钱币……。

  ……

  从地理上分析,“科德温”与南方的大国“亚甸”之间,有着天然横断的屏障洛马科山脉,于是当亨赛特王对“上亚甸地区”怀有野心的时候,“弗坚”这个建在隘口的山城就是绕不开的难关。

  弗坚城落则上亚甸失守,其战略地位大抵相似于蜀汉剑阁关,斯巴达温泉关,或者说大明山海关。

  所以去年刚结束的第二次上亚甸之战,也被称为弗坚攻防战。

  这条蜿蜒的驰道从阿德卡莱起,直抵庞塔尔河畔与弗坚隔河相望,是专为大军行走而开拓。

  离开班阿德几天后,走在驰道上,沿路马蹄达达,兰伯特随口问道:“怎么会突然想换马,我以为忠贤会一直陪着你?一般来说肯取名字都是很有感情的不是吗?”

  “他老了…相信在安和的城镇终老也是它的愿望。”维克多侧头自然的回道。几天后的现在,他自己都相信这个说法。

  “那这匹马呢?继续叫忠贤?就像杰洛特那样每匹马都叫萝卜。”

  “不,她是女孩,不能叫忠贤。总之先不取了,代步工具起了名字就会有感情。

  话说你知道第二次上亚甸战争真正造成些什么影响吗?”傍晚凉风徐徐,维克多忽然有了些许卖弄的兴致。

  “什么影响?”

  “第一就是我们脚下的这条驰道,停战后成为旅行商人的福音,间接促进国际商品经济的繁荣。”

  兰伯特想了想,“你说的有道理。”

  “第二就是秩序的破坏,战争期间亨赛特手下这些光荣的骑士、勇敢的士兵们,把庞塔尔河以北这块地方祸害到寸草不生。

  这两个因素组合起来你知道代表什么吗?”

  维克多的问句并没有期待得到答案,这只是个设问法,属于卖弄的常见套路。

  没想到,“会有盗匪蜂起的治安问题!”兰伯特回答的干脆俐落,确信无疑。

  维克多瞬间被震惊了,他以为只有自己能推断出来。没想到兰伯特看似粗枝大叶,也能得到相同结论。

  “你…怎么知道的?”少年稀奇的盯着兰伯特的脸,这老混蛋今天让人刮目相看啊。

  猎魔士用王之蔑视看向维克多,伸手指向前方,“因为我看得到啊,笨蛋。眼睛看那里!”

  不远处,一台马车被翻倒,三…不…四个持械匪徒环伺在侧,凶恶的面孔依稀可辨。

举报

作者感言

西门泰泰

西门泰泰

谢谢留言支持与推荐票鼓励

2020-01-09 17:0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