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商战职场 成材笔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节 列车小记

成材笔记 毕凡 3127 2005.07.11 16:58

    开往上海的列车起程了.

  毕凡的梦想,还有他的心也开始飞了起来.他望着窗外出神.

  随着时间的流逝,窗外的景色变得暗淡起来.毕凡翻开范里安的<<微观经济学:现代观点>>.这是经济管理学院研究生必看的书籍之一.厚厚的一本已经看了一大半.毕凡看看剩下的,决定在这几个小时内看完这本书。

  成材笔记里有这样一句话:下定决心便全力以赴,不要在乎成功与否.这是方法篇里的一则.毕凡觉得甚是有理.

  书一页一页的翻过去了,全神惯聚的毕凡不时动动笔在重点文字下划个线,又或者在文字旁边空白处写上几个字以做批注.当翻阅到最后一页时才发现外面已经黑了.毕凡摆了摆有点酸的头,然后揉了揉有的发胀的脖子,想要放松放松.这时,突然感觉到对面有股灼热的目光注视着他,毕凡不禁抬头看了看.然来是一位男子在凝视着他,发现毕凡抬头望他,他便微微一笑,算是打了个招呼.毕凡也点点头回应了.

  毕凡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人.他身着浅蓝色衬衫,海蓝色的裤子,配上一副天蓝色的眼镜.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像个教授.亲切又含几点狂野的眼神带着几丝赞许的望着毕凡.他肩膀上靠着一位女孩子,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十七,八岁的年龄.长长的睫毛配合着红润的小嘴透着几丝精灵之气,让人觉得分外的可爱.鼓鼓的胸部,一双在连衣裙下若隐若现的长腿,再配着一副庸懒的睡姿让毕凡感到鼻子里有丝异样要产生了.毕凡连忙晃了晃头,才发现这女子与旁边的男子有着几分相似.

  "然来是一对父女!"毕凡在心里嘀咕着.

  "小兄弟是在上海读书吧?"那男子看毕凡打量完自己后就开口问道.

  "不是的,我是在上海来工作的,旁边的是令千金吧?"口不由己的毕凡张嘴就询问那睡着的女神的情况.一出口,毕凡都有点想赏自己几巴掌.

  "哦?现在年轻人很少爱读书的,我看你看书看了好几个时辰了,非常不错啊!"男子望着我真诚的说道,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望了望身边的女孩子,说道:"她是我的丫头.这丫头一看书便喊头疼,要是有你一半,我就谢天谢地了."一副七分疼爱三分无奈的表情配合着手里谢天谢地的模样让毕凡忍俊不禁.

  是啊,哪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子女成龙成凤的呢?毕凡不由的想起里家里的母亲,母亲一把手拉扯他长大,又当爹有当妈的很是不容易.自己有多次想劝母亲再续情愿,可是母亲每次都轻轻的摇摇头,说父亲就在他的身边,可以天天见到他。说完后拿出珍藏的相片开始低声哭泣.后来毕凡懂事了就不再问了,只是用顶尖的成绩回报母亲,让母亲不为他的学业担忧.

  "哎!"毕凡不禁轻轻叹息,估计这次要把母亲伤了吧,他不敢回去见母亲,于是逃避的出来闯荡江湖了.

  那男子看着毕凡出神发呆,还轻轻的叹气,便不再出声.只是默默的望着他,用包含热情的眼神鼓励着他.直到毕凡再次感觉到男子灼热的眼神.

  "想家了吧?"男子一脸温暖的笑容让毕凡忘了伤痛.

  "恩,有点."毕凡微微的掩饰了那种失落的神情.他望着对面男子灼热的眼神,不禁发现他的眼神会说话.好一双有神的眼睛啊.这应该不是教授所应该有的,温柔亲切不失几分狂野,只有阅历丰富,极为自信的人才

  拥有的. 这是一篇网络上一位记者发表的根据他20年采访生涯对眼神的描写的总结.毕凡觉得不错就写进了成材笔记,收录在权谋篇里.

  男子听了毕凡的回答,便再次询问道:"第一次出来都是这样的,跑动跑动就好了.不知道小兄弟叫什么?在哪里高就啊?"

  "我叫毕凡,还没有找到工作,先来上海逛逛探探底再说!不知道叔叔贵姓呢?"

  "呵呵,上海是很热闹的,好好看看会有好处的."男子说完就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既然你叫我一声叔叔,那么有难处的时候,不妨告诉叔叔一声,叔叔姓刘."

  新皇朝珠宝行?没听过.双手接过名片的毕凡看了看名字,才发现没有听见过.新皇朝珠宝行的下面是姓名刘通及长长的一窜电话号码.这张名片与其他的名片有点不同,毕凡稍微考虑一下便发现这个不同点:其他名片上面都有职务,而这张名片上就只有个公司名称.要么名片是假的,要么这家公司就是刘通的,原来刘通是个珠宝商啊.

  刘通看见毕凡有所神思的模样也不做解释,只是在我故作神秘朝他一笑时,他也会心一笑.

  看你装老狐狸,毕凡看见刘通在玩心机便想着决定给他好看,稍一沉思便开口说道:珠宝贵在与自然,刘叔叔真是深得珠宝之心啊!

  刘通一楞,显然没有发觉毕凡的思维是如此的敏捷.微微笑道:"毕兄弟真是个人才啊,不知道有没有兴趣来我的公司帮忙呢?"

  看来这个刘通真是老狐狸,不过他的提议也是不错的,毕竟进入一家与老板熟识的公司是有很大的优势的,刘通看见毕凡有点心动,正要加劲劝其加入的时候,刘通的女儿醒了.

  "爸爸,你把我吵醒了!"刘通的女儿揉了揉眼睛正要找她父亲撒娇的时候,发现她的父亲正在和毕凡聊天.立马调转矛头向毕凡.

  "啊,哥哥,你终于看完书了,你好厉害啊,你帮我辅导功课好不好啊?"她一下子就噌到毕凡的身边,摇着毕凡的胳膊撒娇道.

  "哥哥你好帅啊, 恩,身上的味道比臭老爸的好闻多了,哥哥你....."

  一脸通红的毕凡看见这个自来熟且极为活泼的女孩子对他如此时,无奈的把头转向刘通求救.却发现备受打击的刘通把脸转向车窗外看着漆黑的夜色.一副"我不认识她"的表情让毕凡更是无奈.

  "哥哥,哥哥,你叫什么?你喜欢什么?"

  "哥哥,哥哥,你刚才沉思的样子好酷哦,你的成绩很好么?"

  "哇,你手臂上肌肉好发达啊,比我们班上那些男生强多了,哥哥你用什么牌子的护肤品啊,怎么皮肤这么白净啊?我好喜欢呢,我漂亮吗?哥哥,我叫宝儿,名字好听吗?你喜欢我吗?"

  "哥哥,哥哥......"

  .........

  真是个小魔女。

  一时无语.

  随着广播的响起,列车到站了.上海终于到了,毕凡也终于要摆脱魔女的困惑.

  真不知道这个刘通怎么养出这样的宝贝女儿,真不知道是高兴的好还是悲伤的好.不过毕凡摸了摸被抓的发酸的手臂,"还是不错的,真是可爱的小魔女啊!"毕凡乐滋滋的想到.

  "哥哥,到我家去玩吧!"刚下车的小魔女就向毕凡抓来.

  深受其苦的毕凡不再敢想温柔,急忙向刘通父女说声拜拜就向拥挤的站台跑去,丝毫不理魔女在后面大声喊到毕凡的名字.上了车的毕凡终于松了一口气,摸摸身边,才发现行李箱落在刘通和女儿那里了.毕凡望着远处的车站,不由的大声的对着人群说了一声:靠!又把行李丢了.

  "后面哪个人口出污言拉,真是丢上海人的脸" 刚一出口就被热爱上海的司机顶了回去,车上其他人都一脸深以为耻的表情看着毕凡.

  算了,下次再拿行李好了,反正有联系方式.惹了众怒的毕凡老老实实的坐在椅子上.

  幸亏书包还在.毕凡一脸兴奋的看着繁华的上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