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诺美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逃过一劫

诺美人 窗外的路人甲 2573 2019.03.15 14:05

  秦诺想要反抗,可是她是一个聪明人,从刚刚所有的讨论她知道如果自己现在反抗,那么接下来可能不知道又要给自己定一个什么罪,还不如忍受了这一顿算了。想着她闭上了眼睛,等着木板落到自己的脸上。

  宫女抬起了手,正准备动手,宫殿外面传来了一个声音:“住手!”

  所有人都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秦诺也转过头去,是欧阳汛!秦诺看到欧阳汛就如同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王后淡定的走到欧阳汛面前,带头行礼:“臣妾参见王上!”嫔妃们跟着王后行礼。

  欧阳汛并没有搭理众人,径直走到秦诺的身边,拉着秦诺走到了之前王后坐着的位置坐下。秦诺红着脸乖乖的坐到了欧阳汛的旁边。

  “起来吧!”等着欧阳汛开口,等着的众人才直起了身子。王后看着这一切,心里恨不得撕碎了秦诺。旁边那些嫔妃更是愤怒的不得了。

  欧阳汛盯着王后,似笑非笑,慢慢悠悠的问到:“王后这里好生热闹啊?”

  王后笑魇如花的看着欧阳汛,回答道:“王上说笑了,此刻不是正该众嫔妃给臣妾请安的时辰吗?岂不是热闹了些!”

  欧阳汛轻哼了一声,拉着秦诺的手:“这倒是!爱妃,你来告诉朕,方才她们可是要罚你?”

  秦诺轻轻的点点头,她自然知道现在若是多话,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她知道欧阳汛一定会给她一个公道。

  欧阳汛还没有说话,王后就添油加醋的指着着秦诺的错误,又说她不懂规矩,又说她顶撞自己,还说她动手打嫔妃什么什么的。秦诺听着王后这些欲加之罪,心里憋屈的不得了,她使劲的摇着头,对着欧阳汛说到:“没有,王上,我没有!”

  欧阳汛看着着急的秦诺,安慰着她:“没事!朕给你一个公道!”然后转向王后:“王后,你方才说的怎么和朕了解的事实不符呢?”

  王后一愣,心里明白欧阳汛在自己宫殿里安插了耳目,想到欧阳汛如此的在意秦诺,王后越想越气,手紧紧的握着拳头。随即又恢复了平静,虽然只是一瞬间,却还是被秦诺看见了。秦诺心里知道,她与王后的仇,怕是就结下了。

  王后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梨花带雨:“王上,不知何人想要陷害臣妾!臣妾说的句句属实!若王上不相信臣妾,便废了臣妾,让臣妾回娘家便是!”

  王后故意提到娘家,就是想拿娘家的势力提醒一下欧阳汛。毕竟她父亲可是宰相,辅助了两代君王,在朝内根基稳固,欧阳汛自然还是有些畏惧。

  欧阳汛虽然很讨厌别人威胁,可是也没有办法,只好算了:“罢了,王后你起来吧,今日这事就此打住!”说完拉着秦诺就走出了王后的寝宫。

  王后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心里很不是滋味。旁边的嫔妃看着人走远以后,又跑到王后身边煽风点火的说:“哎哟喂!姐姐,你看看这个秦诺,把王上迷的哟!还不把姐姐放在眼里!”

  “闭嘴!”王后这分钟的愤怒值已经快达到了最大限制,听到这样的话更加不能忍!转身一巴掌甩在说话的那嫔妃脸上:“你竟敢拿本宫跟那个贱人比?你以为本宫会让她好过?”

  那妃子,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个巴掌吓坏了,王后用了很大的力气,那个妃子倒在地上捂着脸,一脸的委屈:“姐姐,妹妹不过是实话实说,姐姐为何迁怒于妹妹?”

  “滚!”王后现在根本听不进旁人的废话,喊声的吼道:“全部给本宫滚!”

  看到愤怒的王后,所有的人都被吓坏了,不敢在多说一句话,只好一个接一个的灰溜溜的走了。

  等到所有的人都走了以后,王后愤怒的摔着东西,她怎么能容忍一个风尘女子踩到自己的头上?和自己作对:“哼!秦诺,你给本宫等着!”

  ……

  出了门的一群嫔妃三五成群的结队走着。刘妃捂着火辣辣的脸愤怒的说:“哼,还不是仗着家里的权势!拽什么!”

  李妃急忙拉住刘妃:“好了好了!别到时候传到王后耳朵里,就不是挨一巴掌这么简单了!”

  听完这话,刘妃也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然后小声的说:“哼!本来如此!自己长得不如秦诺,迁怒与本宫作甚?”

  李妃无奈的摇了摇头,慢悠悠的说:“好了,快回去吧!”

  ……

  另一边,欧阳汛拉住秦诺的手温柔的说:“爱妃,受惊了!以后若王后在找你麻烦,你尽管找朕便是!朕护你!”

  秦诺感觉心里暖暖的,她把头靠在欧阳汛的肩膀上,轻轻的说:“谢王上!”

  ……

  自那以后,王后还是会隔三差五的找秦诺的麻烦,可是每一次都被突然出现的欧阳汛及时给阻止了。王后和秦诺的仇越来越深,秦诺并不想和她斗,只是能躲就尽量躲着她。

  秦诺也慢慢的习惯了王宫中的生活,对于王宫中那些大大小小的规矩也慢慢的掌握了。欧阳汛对秦诺也是宠爱有加,有些规矩对她能免的也就免了,去她宫殿的次数也是最多的。

  秦诺虽然不喜欢和别人争斗,可是因为欧阳汛,她在宫里的仇人却越来越多。

  秦诺进宫也好几个月了,她时不时的还是会想起丽人阁的生活,想到自己那个毛毛躁躁入世未深的小徒弟,也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了。

  秦诺想去丽人阁看看,欧阳汛自然也同意了,答应带她回去看看。

  ……

  没过几日,欧阳汛带着秦诺出了王宫。两人坐在马车里,前方有人开路,后面有人护卫,马车华丽的不得了,慢慢的前行着。

  接到两旁挤满了路人,其实也并不是来看热闹的,而是为了让开队伍才站到了两边,每次有王家或者达官贵人的大阵仗出行的时候都是这样。

  秦诺坐在马车里,捞起帘子往外看去,有的路人看见了她,三三两两指指点点的讨论着,因为吵她听不清外面的人到底再说什么!

  行了一段时间,他们停了下来,侍卫站到两旁挡住进进出出的人,护着两人往里面走去。

  现在丽人阁的舞台上一个身着火红的舞衣,身姿曼妙,不管是舞姿还是身段都与秦诺颇为相似。所有的观众都在欢呼。欧阳汛看的津津有味,就连秦诺都看得有些入迷。

  两人看得都忘记了入座,直到旁边的侍卫提醒,两人才向着贵宾坐走去。

  秦诺进到丽人阁便让人去找秦灵。欧阳汛看着舞台上的舞娘连连称赞:“这丽人阁的人儿可是越来越绝了!”

  秦诺听到欧阳汛这样夸别人,心里有些不高兴,装作气呼呼的说:“哼!王上果然是王上!是个美人都喜欢!”

  欧阳汛只是笑了笑,并没有生气也没有反驳。叫来旁边的人,指着舞台上的那个舞娘,吩咐道:“来人,去把那位美人给朕请过来!”

  “是!”两个侍卫领了命令,便向着舞台的方向走了过去。

  秦诺看到欧阳汛不仅不搭理自己,还要人去找别的女人,心里更加不舒服,其实秦诺心里明白,历代君王嫔妃永远不会嫌多。就算在吃醋生气其实也无济于事。其实欧阳汛的嫔妃也有许多,可是从秦诺进宫以来,她都没有过今天这样的感觉,她自己其实也有些奇怪。

  欧阳汛现在所有的目光都在那个舞台上,哪里还注意秦诺的表情!他现在只想看看,这个完全可以和秦诺媲美的人到底长什么样子!

  秦诺收回自己的小心思,到处张望着寻找秦灵的身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