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鼎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过小年

鼎明 戍边铭东 2781 2019.07.12 10:49

  卢象升入殿奏对,李征并没有跟随而去。

  一来这种战略上的布置对策,在大明朝堂上向来没有武将什么事。二来李征身上这血污除非之前的特殊情况,再次面圣必须先清洗一番才合礼仪。

   不过李征也乐得清闲,这浑身的血腥臭味他自己都有些抵受不住。在回到被按排的驿站后,用歪歪扭扭的毛笔字将还剩下的八人名字籍贯以及战功写成奏章后,这才痛快的洗了一个冷水澡。

   李征洗完后,只是招呼一声,其他早就清洗干净的八个人便快速的围坐在李征房间中。

  “陛下已经册封我为潞州分守游击将军,你们几人的战功我已经写了奏章,估计这两天内你们的封赏也会下来!”李征带着笑意望向这八人,打趣道,“诸位大人,先在这里恭喜了。”

   听到李征已经官拜游击将军,其他八人顿时眼睛火热,这可是实镇一地的三品大员啊!平时的他们就算想凑近说话都不够资格,只能远远看见便纳头就拜的存在啊!

   不过李征是三品大员,他们这些人就算再差也至少能捞个千总干干吧!一想到日后的官身和快活日子,众人心中都是充满了喜悦。同时对于李征,他们更是亲近和敬服,尤其是徐勇,陈五,苏浩,张大井这四人,更是将李征敬为天人!若非李征带着他们冒死一击,这种官身哪里论的到他们头上,估计至死也只是一个苦哈哈的小兵。

   “咱们啥时候才能领取官身,啥时才能回潞州啊!”

   国人一向讲究衣锦还乡,这些人自然也不例外,在外面有出息了,都恨不得能让自己十里八乡的所有蚂蚁都知道这事。

   “估计不会太早。”

   看着众人期待的目光,李征摇摇头,在他的记忆里,这次后金入寇好象还要持续一段时间,似乎还有一个什么大捷要打。

   数日时间过去,若非兵部派人送来了告身官服,李征都觉得崇祯似乎将他已经遗忘了。崇祯皇帝也十分的够意思,他的八个部下,个个都是连升数级,最低的也是一个千总职位。尤其是赵海和徐勇,二人更是得到了守备将军的高位,只比分守游击低上一级而已。

  李征不无恶意的猜想,是不是因为这两人的名字比较正常一些,这才被崇祯皇帝另眼相看一层。

   京城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卢象升觐见崇祯皇帝的情形李征并不清楚,但明显的是,突破命局来到京城的卢象升似乎并没有影响多少历史进程。大明的战略依旧是保守的,也就是守住京城,其他地方守的住就守,守不住就任后金蹂躏。

   到达京城的天雄军人数尚在八千以上,这数日也一直驻扎于京城外没有动静,也不知道卢象升有没有回到军中。

  在悠闲的日子里,时间总是过的很快。一晃小半个月过去了,今日已经是腊月二十三了,也就是北方的小年。但李征始终没有等到回返驻地的命令,看起来来到明末的这第一个新年他是基本上要在京城里过了。

   如今的京城,虽然比起两个月前建奴突然入寇之时,已经安稳了许多。但是建奴肆虐京畿四方,交通断绝,城内百物腾贵,百姓们过年的气氛并不浓,粮价飞涨之下,大多数人都是靠着官府赈济的一天一碗稀粥度日,每天都有冻饿而死的外来流民,每天一大早一车车扔到城外的尸体更是将所有年味都冲的点滴不剩下。

   李征等人缴获的盔甲和银钱此时已经被宣大军送了回来,虽然数量少了不少,但是剩下的数量还是让他们的腰包比一般人都要鼓的多。至于建奴首级所应得的赏银,则根本无人提及,似乎全世界的人都忘了还有这回事。

   眼见小年已至,百无聊赖的李征便上街溜达,顺便看能有什么吃食可以买些,改善一下驿站之中天天稠粥的痛苦生活。

   街面上开着的店铺虽然并不多,但可买的东西依旧不少,只是价格却是令人咋舌。平时卖价几十个大钱的烧鸡,如今要数两银子一只,猪肉更是要一两银子一斤!

  “这TM的纯粹是抢劫啊!”

   李征恨恨的在心中骂道,但却不敢骂出来,这个光景下还敢开门营业,若是没有后台鬼都不信。

   大明士兵理论上的饷银理论上是每月八分银子外加半石折色(粮食布匹或者食盐等生活用品),太平年间普通农夫一年风调雨顺之下收入最多也就到手两三两,这物价还让不让人活啊!

   作为老大,李征自然不能小气到让小弟出钱买东西,等半个时辰过后,李征便肉痛的提着数只烧鸡,再加上二斤肥猪肉,还有一些下酒小菜以及一小坛酒。这点东西只能勉强让众人吃个半饱,但却已经让他失去了近三十两银子。

   “娘的,应当拦路的遇到打劫的了!”

   李征愤愤的想着,这些钱可是他冒着生命危险一刀一枪抢来的,数量并不是太多,如今已经缩水了近五分之一。

   正在李征郁闷之时,街上却是响起急骤的马蹄声,数骑不断挥鞭催马,一边不断的喝骂着让街上不多的行人让在一边。李征郁闷的看着手中已经多了一层灰尘的吃食,心里更是恨恨的咒骂着这些卷着满天尘土快速远去的家伙,今天可真是倒霉的一天。

   回到驿馆,心情极度郁闷的李征撕下一个鸡腿啃着,本身便不好酒的他,也大度的把酒让给众人。这种风度也是让李征获得了一片赞叹之声,众人大口啃着肉,小口的抿着酒,人人吃的满嘴流油,兴高采烈。

  “也太容易满足了吧?”

  李征暗暗鄙视了这一帮子肉中饿鬼,酒中迥虫,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众人抢食饭菜香,被一帮子饭桶刺激到的李征也终于放下矜持,冲进圈子中开始抢夺起来,气氛更加的热烈了。众人数次生死相随,又都是粗豪的汉子,外加李征又没什么架子,相处这么长时日,早就忘了他还有一个游击将军这个职位了。见李征来抢,根本没人退让,七手八脚之下更是无所顾忌。

   李征好不容易抢到一块肉,还没来及细看究竟是什么位置的肉,突然外面一道尖利的声音喊道,“陛下有旨!潞州游击将军李征何在?!”

   一听到居然是皇帝传旨,李征顿时玩命的吞下刚刚抢到的一个鸡屁股,这种暴力顿时让李征的嗓子轻微受创,顾不得嗓子受创,一把拉过床单,一边擦手脸,一边声音有些嘶哑的回应道,“末将在!”

   他娘的,正吃的高兴,皇帝来凑什么热闹?

  一众人出门相迎,见一中年太监带数名锦衣卫立于屋外,面相忠厚,手持拂尘而立。

   “臣李征等恭请圣安,恭听圣训!”

  李征一行人直接跪倒于地,口中唱诺道。

   “圣躬安!”太监一板一眼的回应道,接着声音一高,“陛下口谕,着李征立即入宫觐见!这便与咱家入宫吧!”

   “臣李征恭领圣谕!”

   这些天李征的礼仪老师实在太多了,这回的回答倒是教课书式的对答。

  礼毕后,李征爬将起来,凑近恭维道,偷偷塞了一个银元宝过去,“这位公公名讳如何,不知陛下召末将是出了何事?”

  却不想那人直接将元宝推了回来,脸上也露出古怪的笑容,看了看李征这才道,“咱家东厂提督王承恩。”

   “啥?您就是王承恩王公公!”

   李征顿时跳了起来,一脸惊惧的看着面前这位中年太监,一时也说不出话来。

   拿十两银子贿赂当朝有数的大太监,李征也被自己这天才的想法给折服了。一时间都被噪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好在李征粗野武夫的形象深入人心,王承恩并没有计较什么,笑了笑觉得让李征知道什么事情也好应对崇祯皇帝,便收住笑容道,“陕西、甘肃勤王军出事了。”

   “啥?”

   李征愣了一下,不过并没有多少震惊之色,毕竟这个历史走向他早就知道。

   不过他这副虽惊却不乱的表情落在王承恩眼中,却让对方心中多了一些欣赏,果然如同传言中那般,是一个天生将种,起码说这种镇定功夫,一般人可做不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