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陈龙象从来只靠自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百思不得其解

    一片迷雾。

  一张模糊不清的脸。

  一个不断张合的嘴巴在说话。

  一个悠扬的女童声音。

  “……灵山客,灵山客,独自去游天上月。本欲带上花一朵,无奈山上百花谢。

  灵山客,灵山客,群仙为谁来鼓瑟?遥闻天上鼓瑟声,声声悲愤声声切。

  灵山客,灵山客,舍身忘情情益烈。不闻雄舟从君走,唯见潮起潮又落。

  灵山客,灵山客,从此相伴唯黄鹤。昔日良弓和骏马,至今无人能骑射。

  灵山客,灵山客,悠悠长恨何时灭?越女欲掬灵海水,泪水和流到长夜……”

  ……

  陈龙象猛地睁开眼睛,外面已经有光亮传入,脚步声杂乱,看来已经是大早上了。

  他赶紧起身,一会还有许多的活要干呢,虽然浑身依然酸痛,但他已经习惯了,自从重生以来,他的身体就没有不酸痛的,也没有一晚是没有做梦的。

  昨晚的梦其实还好,虽然说什么也听不清楚,女童悠扬的声音在那种氛围之下也有些诡异,但总比梦到与各种强大而恐怖的怪物打架要好得多。

  至于身体酸痛,他总是怀疑这个身体实际上已经是患了绝症了,不然原主怎么会死,而他的身体又为何会天天如此酸痛。

  不过这也无所谓了,对于陈龙象来说,能够多活一天都是赚到的。

  前世他躺在病房里缠绵那么多年,身上插了那么多的管子,每天都痛得死去活来,不也一样活了那么多年,不仅活了许多年,还读了好多好多的书呢。

  相比起那过去,如今只是身体酸痛,每晚做做噩梦,这日子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呢。

  别的助教会埋怨在王府当助教的日子枯燥无味,但他却觉得这里再幸福不过了。

  王府里有吃有喝,也有好多的书籍可以看,每日里还可以蹭着小王爷们的马骑,骑马啊,后世没有几十万会员费根本进不了场。

  其实这样的生活真的是很令他满意了,虽然偶尔也有出去外面闯一闯的想法,但随即就会打消这个不切合实际的念头。

  这个世界太过于陌生了,他也不知道该往那里去,又有谁值得他去见。

  当然啦,真实的原因是他对这个陌生的世界充满了恐惧罢了。

  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王府外有没有亲人,何方人氏,这些全然不知。

  当然,知道了未必会去寻亲,毕竟他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陈龙象了。

  就如今这种生活其实他真的很满意了,虽然王府上的那帮小祖宗们有些难伺候。

  作为大梁皇帝赵顼最亲近的弟弟,大梁高太后最宠爱的小儿子,雍王赵颢的王府自然是极尽奢华的。

  在寸土寸金的大梁汴京城,雍王府却是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可见雍王何等受宠。

  雍王府楼阁甚多,里面隐藏着诸多的勾心斗角,然而也有清净之地,那就是东首的王府私塾。

  里面是雍王子女教育之地,也有其余王子王孙过来一起就读的。

  也就是陈龙象所居之处。

  私塾就读人数既多,自然就有不少的夫子执教,也有一些年轻的助教来协助。

  其实能够协助的也不多,也就是搬搬书本、搬搬桌椅这些体力活罢了。

  而他便是白湖老夫子的年轻助教。

  陈龙象梳洗之后,就忙着修缮被顽劣小王爷砸坏了腿的椅子——那班小王爷们不爱读书,顽劣得很。

  陈龙象认真地量了量椅子腿的长度,轻松地锯出一根可以替换的椅子腿。

  他看着周边没人,便用洁白如玉的手轻轻搓了搓还有不少木刺的榆木椅子腿,登时有木屑沙沙掉落而下,片刻之后,椅子腿已然变得光滑起来。

  他满意地点点头,然后轻轻将坏掉的椅子腿一提,坚固地椅子腿便如同煮得骨肉相离的排骨一般轻易脱离开来。

  又将新的椅子腿轻轻装进去,然后将一颗打制好的铁钉用手指轻轻搭在上面,食指轻轻一按,铁钉便如刺豆腐一般将椅子腿固定住。

  深怕不够稳固,又用同样的手法钉了两颗钉子,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陈龙象知道这等场景惊世骇俗,所以一般都是没有人的时候才会为了节省时间而偷偷使用。

  ——榆木坚硬,若是细细磨制,不知道要费多少时间呢。

  外面有脚步声传来,他不以为意,脚步声属于夫子白湖,算是他的衣食父母。

  不过他并不慌乱,先将椅子放好,然后才施施然站起来,往门外看去。

  背着手佝偻着腰的老夫子模样的人慢腾腾地踱步进来,见到高大的陈龙象。

  老夫子嘿嘿一笑,两根老鼠尾巴似的八字胡抖动起来,显得十分地滑稽,以及……十分地猥琐。

  这便是老夫子白湖。

  白湖老夫子虽然猥琐,但一身才华却是真真存在的,否则人家雍王即便知道孩儿们顽劣不好学,但也不能让人滥竽充数不是。

  “陈龙象,每天都这么早来,是看上雍王爷家的小闺女了么?”

  陈龙象翻了翻白眼:“我有没有看上小郡主先不说,但王爷要是知道你将王妃最宠爱的侍女给欺负了,估计杀了你的心都有。”

  雇员勾搭主家侍女,即便是寻常人家都是大事,何况是王府,陈龙象开口揭露此事,老夫子不仅没有害怕,甚至还猥琐一笑。

  “你情我愿,男欢女爱,说破天了老夫也是不怕的……啧啧,还真别说,这小桃红还真的是够劲……嗨,我和你这小屁孩说这些作甚……”

  说着老夫子颤颤巍巍走了过去。

  陈龙象依稀可以听到这猥琐的老头说一些什么「堪堪掌握」「盈盈一握」「曲径通幽」「波澜起伏」等等代表着美好意境的成语。

  只不过这些对于只有十八岁的陈龙象来说是不应该听懂的,听得懂也不能表现出他懂。

  所以他只能强忍着不笑出来。

  不过……似乎也挺让人羡慕的啊……等等……小桃红为什么会看上这个猥琐老头呢?

  百思不得其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