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陈龙象从来只靠自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监牢术

  心中有所牵挂,陈龙象便也有些心不在焉,而陆采薇也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时间也没有了聊天的兴致,两人将早餐吃完,陆采薇道:“好了,陈龙象,我得去做自己的事情了,等事情完毕,就会回杭州去,你以后若是到杭州,可到西湖找我。”

  陈龙象点点头道:“有机会一定会去。”

  陆采薇笑了笑道:“嗯,你也别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情了,呐,这张银票你拿着,等你以后发财了再还给我就是。”

  陈龙象怎么肯拿,连连推辞,陆采薇却是往陈龙象怀中一塞,道:“大男人怎么婆婆妈妈的,这钱不是给,是借,以后有钱了再还给我就是,我陆采薇认你这个朋友,总不好让你走歪路,就这样,走了!”

  说完陆采薇便也不回头,走出破庙消失不见。

  陈龙象看着手中的的百贯银票,颇有些唏嘘。

  也罢,就当是借吧,以后十倍奉还。

  正好有这百贯钱,足以让自己顺利南下了。

  陈龙象回头看了一眼,破庙里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干脆此时就出发好了。

  不料外面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声响,陈龙象吃了一惊,这破庙平日人迹罕至,怎么突然就有人来了。

  陈龙象赶紧躲在神像后面。

  只听得外面有人说道:“这就是陈龙象出没之地?”

  此人声如洪钟,该当是个身材魁梧之辈。

  陈龙象大吃一惊,他自以为出入很是谨慎,没想到竟然被人发现了。

  有人接话道:“是的,小人盯了他几日了,他平日里深居简出,晚上才会去找吃食的,颇为警觉,此时应该就在破庙之内。”

  陈龙象汗如浆出,他自以为隐形匿迹颇为高明,没想到在被人的眼里,却是秋毫毕现。

  陈龙象暗暗叫苦。

  他在这破庙居住了十几天,对着破庙早就了如指掌,根本没有后门,现在被堵在了里面,根本没有后路可退了,撞毁墙壁动静太大,那就是明着逃窜了,很可能根本就逃不出去,可这破庙只不过就是方寸之地,又如何能够隐匿身形!

  就在他苦思无计之时,厚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那人哈哈一笑:“陈龙象,不必躲了,出来吧,吾等是司天监之人,奉命调查雍王府嫡子被杀一案,需要你协助调查。”

  陈龙象深吸了一口气,从神像后面出来,破庙门口处站着一高一矮两个人,矮个神情猥琐,看着像是个地痞流氓一般,另一个却是一个魁梧无比的巨人,身着威严的官服,一脸的虬髯,目光如电。

  陈龙象盯着巨灵神一般的官员,沉声道:“阁下是何人?”

  巨灵神扫了一眼陈龙象,暗自点点头,王府上下俱都说陈龙象其人英俊潇洒,果然不是虚言,尤其是一双眼睛,更是引人注目。

  “本官闵景年,隶属于大梁司天监,本次协助少监调查雍王府嫡子被杀案,你便是原雍王府私塾夫子白湖之助教陈龙象?”

  陈龙象点点头。

  闵景年点点头:“那便随本官回观天台吧。”

  陈龙象摇摇头:“我不能随你们回去。”

  闵景年哈哈一笑:“你要逃走?”

  陈龙象道:“雍王府之事确实与我无关,我可以将消息都转告与你,但我不会随你们回去。”

  闵景年盯着陈龙象道:“你要抗捕,我若是出手,你未必能够完好无损。”

  陈龙象一听这话,便要撞墙而逃,旁边的猥琐汉子却是突然说道:“闵大人,属下可否说几句?”

  陈龙象止住脚步,闵景年看了一眼汉子,点点头。

  那猥琐汉子嘿嘿一笑,看向陈龙象道:“听你这个意思,难道有什么隐情?”

  陈龙象点点头:“我不知道你们的结论是什么,但这个事情的确与我无关,我也是遭受池鱼之殃。”

  “哦,那请你说说。”

  陈龙象将当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闵景年与汉子越听眉头皱得越紧。

  闵景年突然道:“照你这意思,雍王弟子并非白虎大妖所杀,反而是须弥山高僧雪云大师所杀?”

  陈龙象点头道:“这一点是确认无疑的,想必雍王府上下都有看到雪云妖僧屠杀护卫的事情。”

  闵景年冷笑一声:“那为何雍王府上下却说是白虎大妖下得手,难道他们不想让真正的凶手伏诛,反而去冤枉一个妖族?”

  “什么?他们真的是这么说的?”

  陈龙象大吃一惊。

  这是怎么回事,雪云妖僧杀害小胖墩可能没有什么人看到,但是后面护卫们进来,应该有很多人看到了啊,为什么雍王府上下却是上下一词,将责任推到白虎的身上?

  这里面疑点重重,陈龙象想不清楚,唯一清楚地便是不能跟着这些人回去,一旦回去,生死便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了。

  闵景年见陈龙象的神情,便知道陈龙象在打什么主意,冷笑道:“想逃呢,这外面四面都有高手看守,你跑不了,而且,你也要清楚,协助调查,便有洗清罪名的可能,若是逃了,便是坐实了罪名,就看你怎么选吧。”

  陈龙象哼了一声,脚下用力,地板发出一声闷响,而陈龙象弹射而去,向着庙后的墙壁撞去。

  闵景年却是露出笑意,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轰的一声,庙墙被撞开了一个大洞,陈龙象从大洞溜了出去。

  猥琐汉子惊叫起来:“这陈龙象竟然如此了得,闵大人的监牢术加持的庙墙都拦不住他!”

  闵景年脸色难看极了,他看着粗豪,实际上他却是纯正的术士,最为出名的便是一手监牢术,被其加持过的墙壁无坚不摧,连力大无穷的妖怪都不能撞穿,却在陈龙象这里破了防,脸上煞是无光。

  毕竟,他可是人称铜墙铁壁的闵景年啊。

  “他跑不了,左胜宗、石行周、苟复光在外面等着呢。”

  猥琐汉子笑道:“那是,司天监四名捕一起出马,哪里有让犯人逃脱的道理。”

  闵景年看了猥琐汉子一眼,脸上却是颇为冷漠,只是哼了一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