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巅峰幻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主要靠演技

巅峰幻界 星火长庚 3432 2019.05.22 12:00

  “我去,盗墓者被打飞了?”看到盗墓者从侧向飞出,一个身影正好闪现到映阶碧草身旁的空地上,身幻光影这个技能就这么空了。这个盗侠玩家就是中通巫峡,因为杨嘉彧一个击飞空了技能,中通巫峡很是郁闷,看向了杨嘉彧这边。

  杨嘉彧打字道:“哦,这不是中通大神吗?你们团长和副团呢?”

  “嘁,这种世界BOSS用不着他们出马,我一个人就可以搞定了。”中通巫峡回了一句,眼看盗墓者被杨嘉彧击飞后不见踪影,估计是进入了伪装状态。

  映阶碧草也不敢有什么动作,只好靠近了杨嘉彧一些,说道:“那个……谢谢血魔副团。”

  “牧师不要单独行动,跟在你军团成员身边吧。”杨嘉彧说着,转了视角向四周环视了一圈,看到临渊军团的一行人已经到达战场,正在一旁观望着,江临溯的临渊之鱼站在临渊军团最前排,也在寻找着盗墓者的踪迹。

  司马诩的银发缭乱站在北斗错落身边,他把右上角的PK模式改成了“军团混战”,在远处卡了一个距离,一个“日出九溪”击出,九道火焰命中临渊之鱼,江临溯毫无防备挨了这一下,一个灼烧状态出现在状态栏,HP也掉了不少,毕竟这个技能是法师的单挑神技。江临溯本来以为现在众人都在准备揪出盗墓者,识破伪装,可没想到居然还有人偷袭他!他立刻转过视角,看到了银发缭乱。

  “司马副队,你该不会是在向我们临渊宣战吧?”江临溯没好气地问道。

  “不好意思啊江副,我以为你是盗墓者!”司马诩扯淡道。

  “???”江临溯在文字泡里打出一串问号。

  “因为鬼鬼祟祟东张西望,很像盗墓者啊。”司马诩也不管受害人江临溯有什么感想,直接操纵往银发缭乱其他方向走远,以免江临溯也给他来个出其不意。

  “我靠,逗我呢!果然你昨天PK被我打败了心里不平衡!还想用这种偷袭的方式消耗我的血量作为打击报复,太无耻了!”江临溯对司马诩的行为表示强烈谴责。

  司马诩却没有不应该“无耻”的意识,正心想着等会儿该怎么又骚扰江临溯一波,毕竟他昨天可是放过狠话的!

  “以你对江临溯的了解,他会直接把一些贵重物品放在背包吗?”杨嘉彧突然问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江临溯这人也怕麻烦得很,只要背包负重没到上限他就懒得去主城仓库存东西。我记得在零区的时候有一次他被我们围殴死的时候还爆出了一件橙武和几个银色锻造石!”

  “哦,那挺好的。”杨嘉彧举起手中飞雪,向帝鬼军团所在的方向开了几枪,不过因为相隔太远,子弹根本无法命中,但杨嘉彧只是为了引起玩家们的注意,“盗墓者,在那边!”

  司马诩也被杨嘉彧突如其来的发言吓了一跳,也转了个视角顺着杨嘉彧开枪的方向望去,见帝鬼军团一行人包括南极凌空都是不知所措的样子,心里也被问号填满。随即他想起昨天杨嘉彧翻的那个盗墓者攻略打法的帖子……

  “我天,你不会是要……”

  “嘘。”杨嘉彧做出一个禁声的动作,“别说出来,能把自己人骗到就说明我演技还不错。”

  “盗墓者真身在哪你看见了?”司马诩问道。

  “你看孤城那边。”杨嘉彧指了指司马诩的屏幕,转而面对临渊那边,对一个正在接近临渊军团、ID“定风波”的人开了几枪,子弹仍然没有命中,这几枪却把江临溯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杨嘉彧飙起手速打出一句话:“我说你这家伙,还真被孤城当作外交使准备和临渊联手对付我们血魔?”

  “……”司马诩一脸震惊地看着杨嘉彧暴露他的戏精本质,他刚刚已经看到孤城的“定风波”正好好地站在孤城军团的一行人中间,不过由于被遮挡,以临渊那边的视角是看不到定风波的。此时定风波也被杨嘉彧刚才那句“盗墓者”吸引,把帝鬼军团的人都给观察了个遍。

  反观阳时昭也是搞不清楚状况,打量了一下自家军团长,觉得好像没有什么异样,于是松了口气,却遭到何以解忧的一拳:“你怀疑我是假的吗,小鬼?是那个北斗错落在故意带偏这些玩家!”

  “哈?”阳时昭愣了。

  “一般人想要带偏还带不起呢。”李湛的唯有杜康将重炮抗在肩上,“因为这个北斗错落不是四区公认的除职业选手外‘东南西北中’大神,他说的话总会让人不得不信服。”

  “那他想干嘛?”阳时昭看向了对面的北斗错落,他正对着江临溯的临渊之鱼发文字泡。

  【当前】北斗错落:江副,你可别和孤城结盟啊。

  江临溯一脸懵逼,不知道北斗错落葫芦里卖什么药,这个定风波确实是孤城军团的成员,上次抢黑水晶魔野图BOSS的时候他注意到了,但是他现在一个人过来真的是结盟?

  “临溯,不对劲,是陷阱。”林叶枫观察许久,终于发话了。江临溯当然也不相信定风波能做一个使者孤身一人到临渊这边来,难道他不会私聊吗?虽然如此,杨嘉彧这一番话还是让江临溯犹豫了一下,也就是这一下,“定风波”以极快的速度与临渊之鱼擦肩而过。

  江临溯反应极快,一个后跳躲开,却没想到这“定风波”更快,一溜烟跑出几米远,卸掉了伪装,一身黑衣的盗墓者显现出来。

  司马诩幸灾乐祸地向江临溯叫道:“这盗墓者还挺会挑人偷东西啊!少了什么东西啊江副?”

  “卧槽……”江临溯连忙打开背包,但由于背包太乱,他一时也不知道盗墓者究竟偷了自己什么,而那背包中间的一个格子空荡荡,确实是被偷了一件东西。

  江临溯恶狠狠地说:“血魔副团你也太戏精了吧?!不过,我们临渊会把东西抢回来的!”

  杨嘉彧笑道:“江副应该庆幸他只偷了东西,要是他发动攻击的话,江副就升天了。”

  “我们有牧师!”江临溯说。

  司马诩连发出四个文字泡,每个文字泡都只有一句话——大快人心。不过这两人从第二赛季就开始互怼,江临溯身经百战,司马诩的普通嘲讽他也不当回事,点开司马诩的私聊对话框里一连发出去几个中指。

  司马诩立马关掉对话框:“没想到乔大心脏这个方法整别人那么爽!”

  盗墓者已经卸下了伪装,下次伪装大概还需要一定时间,中通巫峡的身幻光影已经冷却完毕,瞬间闪现到了盗墓者面前,握紧小刀一招“一刀两断”砍了过去。

  这一砍的范围比较大,除了砍中盗墓者,追着盗墓者扑上去的小机器人也被一刀砍中,爆炸开来,中通巫峡的HP降了6%。

  “又是那个白露未晞!”中通巫峡怒了,“竞技场来单挑啊!”

  “玩机械师不就是要遵循一个原则:能群殴何必单挑?”白露未晞回复,“我还心疼我的小机器人被你一刀砍爆了呢,盗侠的攻击力可真是恐怖。”

  中通巫峡还想打字回复,没想到一发子弹破空而来,命中了他的后背,HP又掉了13%!中通巫峡放弃打字,转过去就看到了一把银色的枪,枪口正对着自己反射出寒光。

  “无边落木?多大仇?”中通巫峡退回破尘军团掩护下的安全地点,再打字道,“你们不打盗墓者来打我?我有那么招仇恨吗?”

  林叶枫:“我以为你会一击之后位移走开,然后我这一枪就直接命中盗墓者了,可中通大神不按常理出牌,我有什么办法?”

  中通巫峡:“……那是你预判不行!”

  江临溯:“不是吧,居然有人说叶枫预判不行?”

  中通巫峡:“那怎么了,联盟第一弹药专家了不起?我就是不喜欢弹药专家这个职业!”

  杨嘉彧在一旁一面看着好戏,一面攻击盗墓者,心想这中通巫峡还真是匪夷所思。刚遇见他的时候,他表示自己不爽瞬雷战队,这时候又说自己不喜欢弹药专家,看来是个性格偏激的人,还有点年少轻狂,不知道那两人为什么会把中通巫峡作为培养对象,甚至把破尘很多的事务都交给中通巫峡处理。

  真伤脑筋……破尘那两人,到底想做什么呢?

  中通巫峡:“我用盗侠这个职业,有一个原因就是爆发高,可以轻松对弹药专家这种防御弱的职业造成巨大伤害!”

  江临溯觉得这人莫名其妙,问道:“弹药专家怎么惹你了?仇恨值那么大?”

  “当然是因为狙击太烦人了,最猥琐职业没有之一!”中通巫峡愤恨地打出一个文字泡。

  江临溯拍了拍林叶枫的肩膀,笑道:“看吧,你狙击太准了,给玩家们造成怎样的心理阴影了啊?”

  “嗯,临溯还是先关心一下自己被偷的东西吧。”林叶枫指了指屏幕里的盗墓者,杨嘉彧一刻不停地在盗墓者无法伪装的时候进行输出,把盗墓者的仇恨都控制在了血魔这边,看来是对盗墓者以及江临溯被偷的东西势在必得。

  盗墓者的血量渐渐减少,他愤怒地使用了技能“盗墓挖掘”,向北斗错落猛扑过去。北斗错落的脚下出现一道金光,杨嘉彧操作着一个后跳,而盗墓者在要击中北斗错落的一瞬间被那一圈金光给圈了进去。是司马诩的银发缭乱发出的“禁锢之牢”!

  “这个预判厉害,你们配合得挺漂亮啊。”欧阳昱称赞道。

  “哦哦,我也觉得。说不定第五赛季的时候我和小嘉彧能得一个‘最佳组合’的奖项!”司马诩深表赞同。

  “他的伪装CD结束了吧?”杨嘉彧不理会司马诩对未来的畅想,问道。

  “但是他现在哪儿敢伪装啊?两倍伤害,自身还被圈着移动不了。”司马诩操纵了银发缭乱把输出技能都往盗墓者身上胡乱砸,反正盗墓者现在动不了,司马诩完全可以一点儿操作技巧都没有地乱扔技能。

  “快点解决他吧,我就想看看江临溯这家伙,到底被偷了什么值钱的东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