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从龙套到诸天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十六章:处处为难青梅家

从龙套到诸天大佬 龙虾小帝 2037 2020.06.30 10:15

  “好久不见,小旭。”

  “好久不见小子你怎么回来了?”

  前面是温暖如玉的赖红玫的问候,后面自然是他憨厚直来直去的林宝叔的问话,他两人从小就对自己很好。

  比如去他家玩总是塞野果、到高中他们有点钱了,还给水果、叫吃饭、喝点小酒之类的,有他们女儿的就有黄旭的。

  “他们要逼我嫁给那村支书家的傻儿子,那家伙那么傻,我不会同意的。”

  他们家本来搞了点在集市卖烤鸭生意,没想到着双茄镇定集市完完全全在那村支书的掌握下,没事他雇人往林宝的摊子凶神恶煞这么一拦。

  也不打闹抢砸,只是围着客人不让他们买东西,说什么这烤鸭是用死鸭肉做的不干净的云云。

  不怕流氓蛮横无礼,现在有法律制裁他们,就怕有文化的二流子真不是假的。

  这些人自然是那村支书江北录请的,那家伙胖的一批手段耍的比一般人都溜,上下都有他的人所以这一家生意要做下去是真的难。

  “这么嚣张的吗?”

  “那旁人群众都熟视无睹的吗?”

  “这还有没有王法了,对了那村长呐?”

  黄旭真没想到就在自己眼皮底下会发生这样嗲事情,他家是在镇子上没错啊,可这些蝇营狗苟怎么会渗透到乡村啊?

  “别这么说村长,村长怕那支书的小舅子是镇长的表弟,情理之中。”

  “既然叶子不愿过去,那我们大不了不做被烤鸭生意,或者去县城里面做。”

  “正好这些年赚了点钱,镇长手段再滔,也插手不到县城吧。”

  见这自己女儿的好友回来了赖红玫松了很多,也不排除她真的不想看到自己女儿嫁给那傻子,极力护短。

  “算了这事情再说吧,现在差不多洗澡睡觉了,明天我做点豆干在村子之间卖。”

  “碰到村支书江北录那家伙只能自认倒霉了,你回去看看你爸吧,那边在以前种点东西地旁边建房子。”

  “放了点东西放在旁边的路上,据说就被你三姨他们家一直叨叨,最后逼的你爸叫人把东西搬到你们家的路上。”

  告诫了他很多着佳人,虽然知道自己赚了很多钱,可是这关人家什么事。

  这就是看得开的一类人,而那家伙三姨一家就是看不开的一家子,他们从自己母亲离家出走就从来没用过正眼瞧邻居黄家。

  别人只能穷不能富,要是谁富过自己家,那就是万万不能忍的事情之一。

  “呦呦,小旭回来了,三姨跟你叔都好久不见你。”

  “还以为等你家家大房子建成,才能看到幕后供钱的主,话说到底是啥工作啊居然这么赚钱?”

  “你可不要走了歪路,到时候被被进局子怎么后悔都来不及!”

  一花花绿绿艳丽衣衫的妇女大概三十来岁,一头短发半丸子头,长得也不是那么难看鹅蛋脸。

  主要是那细长的眼瞳与薄薄得嘴唇,刻薄的标配,粗腿下一条黑条纹短裙。

  “哦回来看看建房子进展,还有走啥路我心里清楚,钱来路清清白白。”

  见这三姨李凤珍笑脸相迎,黄旭自然不能打其脸,只能微笑一下回应。

  字里行间都是怼她的话,这妇人笑了笑表示“那就好,那就好。”,随后关上了她家的窗户。

  啪啪!

  “爸,我回来了开下门。”

  敲了敲自己家的那之前没装修的小毛坯房的绿漆褪去的木门,黄旭有点很是感触,也不知道父亲他又老了没有。

  客厅里乱七八糟的碗一个白须花白板寸的五十来岁的他一身深灰工装,身上还有水泥的痕迹,此时正在收拾圆桌上面的碗筷。

  听到有人敲门,说是自己孩子,他连忙出去一看。

  一个背着大包的小碎发运动装年轻人,不正是自己思念已久的儿子吗,她急忙上去帮忙拿东西。

  “别拎包、也没啥东西拿就一些衣服,还是我自己揣着吧、爸你这桌子怎么没叫人帮忙收拾一下啊?”

  他们存都有建房、黑白喜事都有要交一个姓的人过来帮忙的习惯,总之都要出点力。

  当然大部分都是建成摆酒那天过来帮把手的人多,不过黄旭他看自己阿爸在一个人孤零零的忙活,心里不舒服。

  “没事,这都是小事,根建筑那几个师傅喝点酒而已。”

  “别墅的轻钢结构骨架已经弄好,现在还需要”

  “再就是装墙身板,铺上玻璃棉,屋顶防水隔热处理,墙身外面贴上呼吸纸,开始装挂板。”

  “这些玩意多亏了你有个堂弟在念建筑工程的,今年我问了下他,最后才找到这方面主要负责这方面的师傅刘汇。”

  “材料方面我联系的是镇上的李达去帮忙联系的,具体的材料清单他都有列举,没有斩牛尾赚外快。”

  “毕竟他也算你的叔伯舅舅,虽然不亲,家里面也赚了不少钱搞得还不错。”

  ……

  七七八八的老父亲黄东宇一边洗碗一边跟黄旭聊着这些天的建房子的事情,原本他要抢着去洗的,不过被说车途劳累叫其好生休息。

  听了这些七七八八的事儿,黄旭其实也不担心自己爸被骗钱,他心里精打细算的很。

  洗个澡,睡觉去了,建房子这种事他劝了下父亲别太忙。既然有师傅,就叫师傅干,省得在盖成房子的时候,最后腰酸背痛的。

  黄东宇自然说好,能干的他还会去干,多少能帮自己家省点钱。

  “那我就去洗澡了,对了那啥林叶子去相亲了多少回啊?现在他爸妈急着把她嫁出去。”

  “两三回吧。”

  “他家这个情况都是惹到地头蛇觊觎才搞成的,那孩子也是个美人坯子,怎么你想青梅竹马近水楼台?”

  “省省调侃的力气吧,爸那可是我当做好哥们的妹子,心里多多少少有点感触。”

  “能帮的就帮下。”

  ……

  两人又聊了蛮久,最后十来点钟黄旭洗了个澡,在自己许久没回来的房里安然睡去……

  一夜无话,在熟悉又陌生中醒过来就是早上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