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无限光影

无限光影

深眠居士

  • 游戏

    类型
  • 2017.11.16上架
  • 9.71

    连载(字)

59位书友共同开启《无限光影》的游戏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无限光影 深眠居士 12654 2018.07.26 22:32

  【你第一次感受到这个世界...】

  【你选择了这个世界,或者说...这个世界,选择了你。】

  【其实你别无选择。】

  眼前陷入了黑暗,虚拟世界的菜单也没有办法打开,罗达一度认为自己现在躺着的虚拟仓出了问题,虽然这个概率很小,但是确实出现过,而且每一个成功投诉的人都获得了足够半辈子悠闲生活的巨额补偿金,作为一名工作是收入并不高的心理咨询的客服,很难会没有这些“万一”的想法。

  然而忽然出现的声音打断了这个美好而不切实际的幻想

  【欢迎进入这个新世界,扫描同步已经开始,请稍等。】

  【扫描完成,确认公民身份证号码:XXX0313XXXX1313XXXX,姓名:罗达,接入设备:ZH2075豪华单人虚拟舱,身体检测;正常,神经感应程序:正常,正在接入游戏:无限世界,是否选择更换?】

  【您是第一次进入这个游戏,请确定您的名称,确定为“柯里昂”?】

  【确认进入无限世界,同步身体参数,程序启动,十秒内接入游戏。】

  【欢迎来到无限世界。】

  罗达很快就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里,廉价而洁白的床单,耐磨的塑料床架,还有弥漫在四周的消毒药水味道,病房不大,摆放了三个床位,其余两个都是空的,门旁边有镜子,每张床的旁边有一个床头柜,柜上面还有玻璃花瓶。

  “嗯...这一幕应该就是新手教程,既然已经读取了我的个人资料,应该就已经把我的身体参数都复制到了游戏里,也知道我不存在什么身体和心里的疾病,所以才能直接登录游戏里,打开菜单还是有着大部分阴影,说明需要触发什么剧情才能解锁自身信息,也有可能需要通过新手教程来确定本人的各项数据,无限世界这个游戏名字其实也泄露了很多信息,大概率是开放型的沙盘游戏,所以通过新手关卡确定数据的可能性很大,需要更认真地去思考。”

  新时代的游戏并没有所谓的内测和公测,旧时代的很多BUG和运营压力在这个新时代游戏里并不存在,游戏公司通过前期的造势和直接公测进行营销,新时代的人们更愿意接受这种相对公平的模式,而这款“无限世界”的游戏具有新意的一点是它公开的资料并没有关于游戏内的数据,而只是广告“世界那么大,我们一起去看看。”这种扯淡而具有诗意的说法,并且内部人员还在蓝贴上发表自己意见“我们觉得自行探索无穷的故事是一件很cool的事情”,这种中二得来又没有什么营养的发言倒是吸引了更多的玩家来被虐,不得不说游戏官方的营销策略还是可圈可点的。

  当然基础的一些世界观还是需要透漏,比如这款游戏现在公开的世界种类有三大类,玩家可以选择修炼灵力异能还有科技,各自有各自的优劣和体系并且其中的技能可以自行搭配,换另一种说法就是你可以对着扩散仪用精神控制着对方用太极自相残杀,也可以用自动减重的光剑耍一套落花剑法,期间还可以伸长缩短手臂什么的,只要你能够学到这些技能,这些都不是问题。

  【生命值:100 生命值的高低会影响抵抗力和恢复力,基础恢复力为0.1%每秒,生命值少于总生命值的10%的时候为濒危状态,此时将无法控制人物,生命值为0时人物死亡。基础抵抗力数值为生命值1%,能部分降低病毒/打击等的伤害】

  【耐力值:100 耐力值的高低会影响体力和忍受力,基础回复力为0.1%每秒,耐力少于总耐力值的10%的时候为疲惫状态,此时控制人物将每秒降低1%生命值,耐力值为0时将无法控制人物,进入抽搐状态,维持10秒,人物进入濒危状态。】

  “只显示了生命值和耐力值,结合现在我所处的环境,四周没有人影,也没有主动剧情的触发,很有可能就是要探索环境解出谜题才能触发下一步,嗯...不对,这样对没有解密经验的新手玩家限制就很大了,可以这样假设,直接冲闯也是可以通关的,不同的选择会在结束的时候会获得不同的结果?还是先四周看看获取更多的资料吧。”

  这些推理过程写起来麻烦,但其实在罗达思维里面其实只耗费了几秒,作为一名心理咨询客服,换位思考是一件很基础的工作,当然,像罗达这种平时有一点闲钱都要把它花在各种奇怪的逻辑推理书里的人更是家常便饭。

  门口有一面镜子,罗达从床上爬起来,先看了看镜子里面的自己,白色病号服,差一点一米八的身高,秀气但是惨白的皮肤,浓重的黑眼圈和乱糟糟的头发,面部线条略显得有点阴柔,用他朋友的话来说就是像死亡笔记里的L,但是稍强壮一点。

  【这是你的相貌,除了有点憔悴之外看起来还不错。】

  “不错你妹啊!直接用我之前捏好的角色那么懒的吗!也不问我要不要继续用这个相貌啊!要是我之前玩游戏有一大堆仇人怎么办啊!”罗达内心疯狂吐槽“而且这就是我按自己来捏的啊,那么帅很难不被朋友认出来啊!很多妹纸很疯狂的啊!”

  虽然内心波涛汹涌,但是现实里的罗达其实是面无表情的站在镜子面前,开始活动四肢,从五官到脚底都动了一遍,其中做了点伸展热身运动,还尝试了一些比较高难度的瑜伽,当然,现实生活里做不到的动作在这个世界里也一样做不到。罗达尝试了很久,甚至把视力测试都做了,得出来的结论就是“这是一个完全正常的人,现实生活里超过一般人的能力在这个游戏里会被压制成一般人的水平,所以不会存在有什么特长人存在。”

  其实这个结论很无聊,因为一般的游戏都是这个设定,但是因为有很多类似《特种兵玩网游》《网游之我是重生的比尔盖茨》之类的YY网游文章充斥,罗达自己也很不要脸地觉得自己是天选之人/骨骼精奇/相貌突出/运动发达,所以忍不住自己测试了一下,结果当然打了脸。当然,脸皮薄是做不了我们书里的主角的,所以在得到测试结果之后,我们的达哥转身开始研究别的地方。

  三张床的床脚边的铁架上都挂着显示屏,只有罗达睡过的那张床的显示屏是打开的,里面只有几张动态图,第一张是罗达的个人游戏资料,他凑上去认真的看了看。

  【姓名:柯里昂】【性别:男】【年龄:24】【身体状况:良好】【简介:病人身体健康,但是脑部前额显示存在灰色阴影,可能影响其记忆,需要等待其苏醒之后做进一步的咨询】

  其余的几屏都是游戏或者电影,不得不吐槽的是现在这个时代,已经很少有人再看2D电影了,小孩子们都学会了使用更高级的头戴或者手摇游戏,大人们有息影触控手环,极少人再玩这种平板。除了公立的病院,恐怕很少还能看到把平板作为娱乐工具了。

  房间里的三个柜子都是制式的,抽屉里面分别有着【钥匙】、【随身听】,在得到第一个物品随身听的时候,又一个阴影被解锁,随后他就看到了物品的属性

  【名称:旧款外放随身听】

  【类型:剧情用品】

  【品质:白】

  【功能:播放美妙的音乐】

  【备注:听说病房里,制服跟音乐更配哦。】

  【剧情用品无法损坏,无法携带出该世界】

  “啊,看起来这个新手关卡真的很简单啊,看上去这些道具都是有对应用途的,只要认真翻过,在合适的地方使用了就可以顺利通关了吧。”

  实在没有再在屋子里找到什么东西了,本来要尝试开门的罗达忽然想起了什么,忍不住恶作剧/探索的心理,又把手从门把上拿了回去,邪恶地看着剩余的那三个玻璃花瓶。

  “粗略一看真的没觉得这些花瓶那么突兀,但是认真想想为什么在病房里面会有这些花瓶,而且里面连一朵花都没有,哼,肯定是能拿来当武器的道具,但是随身听就占了我的左手,剩下的右手最多也只能拿起一个花瓶吧,难道以后还要回来再拿?设定那么诡异的吗?不管了,先拿上了再说。”

  “好沉,这是什么鬼玻璃,那么重。”

  罗达一只手拿着随身听,一只手拿着花瓶,再从镜子里面看了看自己诡异的造型,忍不住笑了出来。

  打开病房的门,扑鼻而来的除了消毒水的味道,还有一种腐烂肉糜的腥臭味,外面是一条T形的走廊,和病房一样的大理石天花板,过道四周都是一片洁白,没有窗户,没有门,看不出是什么材料铺成的,认真看上去有种压抑的感觉,像是在走狭窄地道,两边随时都会破裂坍塌的感觉。只是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镶在墙边的应急灯在发亮。

  【你触发了主线剧情任务:逃出华盛顿实验室】

  【搜索这座实验室,找到逃出这座实验室的方法,并且成功逃出实验室】

  “按照一般的思路就是刷地图了”罗达摇摇头,顺着过道一直往前走,四周无比的沉寂,只有自己行走的脚步声才无比清晰“玩个网游跟玩恐怖游戏一样,还那么多人玩,这年头无聊的人真的很多啊!”

  说是这样说,其实罗达自己对这款游戏越来越感兴趣,毕竟现实生活真的无聊到一定程度之后总会想要找点刺激,于是他更加有精神地往前面的拐角走去。

  “嗯...我决定向左,今天看了黄历,乙不栽植酉不会客,就是说这些天种花种草效果都不好,傍晚也不能接待客人,左男右女,我是客人,感觉往左边走更靠谱。”说着一堆连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意思的话,罗达厚着脸皮壮着胆子就往左边走,过道两边有着很多的门,但不是每一道门都能够打开,经过多次试验,发现只有三道门能够打开。

  第一道门其实并没有关上,从外面就能够看到里面的情景,因为里面依然有着惨白的灯光,看得到在空空如也的房间,除了一具用绳子吊在门背后的长发女尸,还有地上一滩滩猩红得触目惊心的血迹,罗达没有先去看女尸,而是就着灯光看了四周的墙壁,墙壁上用血写着大大的SOS三个英文字母,经常能够看到的国际通用求救信号,看来除了营造气氛之外并没有特别的用处,这个房间里面没有家具,也没有物品拖动的痕迹,看来一直都是一间空房子,能够搜索的要素不多。

  看完这个房间里其余的东西之后终于转头看向那个吊在门背后的女尸,绳子狠狠地勒住了她的脖子,脸已经因为长期充血而涨成了紫红色,舌头也伸了出来,但是从单薄的衣料上来看这个女人生前应该是经常锻炼,曲线很饱满...

  “我有一个很大胆的想法...”罗达想着,开始伸手出去调查这具女尸,手一触碰到那件女尸的病号服,本来寂静不动的女尸眼睛猛地张了开来!双手直挺挺地向前伸出,似乎想要抓住面前的人。

  “我去年是个大西瓜!啊啊啊啊啊!”罗达吓到猛地往后坐倒,那具女尸依然在门背张牙舞爪,并且不断地发出“吼!吼!呜吼!”的声音,挣扎的强烈程度让人怀疑那根可怜的绳子会不会就这样断掉,可是这根绳子看起来质量还是很靠谱的,女尸就一直在门口晃动,远远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电动玩具。

  “嗯...移动不了是吗,看来是纯粹为了增加气氛用的了...但是总感觉有可以挖掘的地方啊...不管了没有相关的资料我还是再去四周走走吧。”缓过神来之后罗达才回复之前能够思考的人格,再翻翻资料,发现刚才在往后摔的时候系统很适时的提示【背部受到冲击,生命值减少2】,但是已经被吓到的自己忽略了...

  第一道门之后,我们的主人公小心翼翼地走向第二道门,第二道门的门口挂了【院长室】的牌子,这道门就需要用到之前的【钥匙】,使用完之后钥匙化成了白光瞬间消失,前车之鉴,为了避免再次接受惊喜,罗达一脚踹开了门,自己躲在了后面,可惜这次什么东西都没有出现,白白自己吓了自己。

  门打开是院长室,院长室里面四周都是资料柜,但是看起上去都被锁住了,还有一个很大的紫檀木老板桌,桌子上也是放满了资料,桌子下面有两个抽屉,第二个抽屉里的钥匙能够打开第一个锁住的抽屉,打开之后是一个公文包,一把手枪,还有一管绿色的试管。

  【名称:基因改造液(劣质)】

  【类型:剧情用品】

  【品质:白】

  【功能:口服,十分钟内基础属性翻倍,效果消失后进入濒死状态】

  【备注:酸酸的甜甜的,有营养味道好】

  【剧情用品无法损坏,无法携带出该世界】

  然后又认真的看了看手枪的介绍

  【名称:单发左轮手枪(子弹X6)】

  【类型:剧情用品】

  【品质:白】

  【功能:射击】

  【备注:剩下的最后一发子弹,还是留给自己吧。】

  【剧情用品无法损坏,无法携带出该世界】

  四周都是上锁的文件柜,每一个柜子都尝试过打砸撞,都没有反应,看来是游戏设定开不了的了,但是透过玻璃柜能够看到一些文件名称类似《基因基础》、《双杆螺旋门》《核苷酸序列》之类的大文本。

  “嗯...我当初选的是异能类,不会跟灵异有关系,看来就是跟基因变异有关系了,那我现在身处的这个地方,可能就是“我”的出身之迷了。”

  桌上的资料当然也没有放过,那么大的一个办公桌,上面只有寥寥几张资料,怎么看都很不匹配,并且连枪和这种看上去就很重要的药品都遗留在了现场,纯粹按照剧情来预测的话,院长应该是来不及把东西拿走就被人转移了,或者院长还在医院,但是在别的房间,看来要过这个游戏这个院长应该是有很大戏份了,毕竟直到现在出现的要素都太少。

  “额...既然这里有武器,那之前什么花瓶其实是武器的这种设定就不成立了吧,尼玛我还那么大老远的拿着这一个那么丑的东西来,还好是单人模式不然要被人笑死。”罗达看了看手上的那个花瓶,越看越觉得别扭,“就那么丢掉感觉很浪费啊,毕竟提了那么久已经很有感情了,既然是这样的话不如就这样做吧!”

  罗达回到刚才的有女尸房间里,手里还是拿着那个花瓶,女尸看上去也不是会一直舞动的,现在就很安静地继续...额...挂在了门背后,罗达掂量了一下手里的花瓶,找到一个很好脱离的位置,自言自语地说“应该不能挣脱绳子追我吧,但是正常来说刚才都挣不脱这个绳子,现在也应该逃脱不了的哈哈哈,让你刚才吓我,让你刚才吓我。”

  拿起花瓶,手起瓶落,“砰!”一声,花瓶碎了,女尸重演了刚才的动作,眼睛猛地张了开来!双手直挺挺地向前伸出,似乎想要抓住面前的人。但是这次的惊吓效果就没有刚才那么好了,看着似乎不会挣脱,罗达就叉起了腰“来咬我啊来咬我啊”正要有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感,谁知道HIGH了不到十秒,女尸忽然改了动作,开始缓缓把双手举过头顶,抓住了绳子并往上拉,看上去是要把头从绳子里松出去的样子。

  罗达也像女鬼一样猛地睁大了眼睛“我去年买了个大手表!啊啊啊啊啊!刚才怎么不见你这样下来你这是在逗我吗,那么高智商你还配做一个合格的丧尸吗???”

  说着很害怕,但是罗达把空出来的手握住了手枪,并熟练地拉开了保险,枪口已经对准了女尸的头,就在这种不到五米的距离里,对准一个人的头部对于一个玩惯了FPS游戏的达哥(即使是菜也能菜得很开心的那种自HIGH型老菜鸟)来说简直不要太简单。然后卑鄙的达哥在女尸还没有挣脱出绳子的时候开出了一枪,顺利而又毫无难度地打中了女尸的头,瞬间一朵黑色的血花就在门上绽放了开来。

  “哼,没有枪的时候害怕,但是有了枪哪里还怕你这妖怪!”罗达装模做样的吹了吹枪口,假装枪法很准“遇到像我们这种靠技术吃饭的玩家,你真的运气不好。”趁着没人吹了吹自己的牛逼,吹着吹着感觉自己吹自己有点傻,反正刚才拿了一个公文包,就把随身听放在了公文包里,枪还是握在了手上以防万一。忍着一股恶臭味,想要把剧情都探索出来的罗达还是翻开了女尸,果然女尸的后面藏有几行字。

  【不会有人救我】

  【永远都出不去了吧】

  【已经记不住所有事了,也不需要再记住了吧】

  【我要从这个噩梦里醒来】

  “嗯...跟我的描述一样都是失忆了,看来我和这个美女的遭遇应该是差不多的,但是我能够出来,而且这个医院已经没有看到有活人,说明这个医院发生了什么变故吗?有没有可能是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就剩下我这个主角了?”

  “我觉得很有可能是这样子,而且从现有的文字来看,游戏里的我和这个女孩还不一定是自愿来到这里的,很有可能是被抓来,不然女孩的亲人或者朋友不会不来看望她任由她自己一个人绝望到要自寻短见这个地步,当然我的亲朋也不会坐视不理我。”

  忍着血腥味翻完之后,发现再也没有什么线索,罗达决定再回去最初的房间,一般的人在这时候就会感觉自己被坑了,白白被吓个半死浪费了一颗子弹还什么有用的都没有找到,还不如直接从右边过去,但是罗达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正常人,他反而觉得一款游戏要真正的“玩”,就是要把所有的要素尽量理清,把线索都找出来,这样游戏才有意思。以前有一款收集宠物对战的游戏,宠物倒是只收集了一半,但是把游戏里的一千多条支线剧情都通关了,还录制了通关视频,借此赚了一大笔钱,才攒够了钱买虚拟仓,不然以现在的职业,要买个那么贵的游戏机,那这个吝啬鬼肯定是万万不愿意的。

  至于为什么要回去最初的房间,那是因为既然这个花瓶设定是可以砸碎的,那第一个房间里面的两个花瓶里说不定就藏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因为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发现“没用”的线索,这个发现其实也是一条线索,说明在教学关卡里的要素都是“有用”的,如果存在“剧情探索程度”这个要素的话,那是最容易取得完美成绩的,尤其现在这个游戏刚开始,如果一开始就能够得到这些评价,做出视频教程是能赚钱的!

  “别人玩游戏,我是在做兼职啊!”罗达很不要脸地这样想,给了自己一个充分的借口之后,心安理得地回到第一个房间,毫不留情地摔碎了剩下的两个玻璃瓶,其中果然有一个在碎了之后露出了一个磁带。

  “额...原来这里还有磁带,还好摔了一下,不然这个随身听就废了,我就说怎么打都打不开,咦,其实为什么还用随身听...那么追求高音质的嘛,为什么不用智能播放器?”一边吐槽一边将磁带放了进去随身听里,心里庆幸自己回来了,不然这个随身听就变成拿来砸女尸的道具了。把磁带塞入随身听之后按下播放键,惊喜的是随身听里播放出声音,首先是沙沙的,然后是一首不知道什么旋律的歌,而且是纯音乐,并没有歌词,也就是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线索。

  在那么一所安静地有点过份的地方放着纯音乐,怎么听都有点吓人,但是不放的话四周安静其实更渗人,就这样放着音乐,一点都没有“这样放音乐会吸引到很多怪物”觉悟的罗达,走向了右边的过道。右边的过道和左边的过道不一样,两旁有着四扇门,而且过尽头还有一道楼梯,楼梯口有一扇铁闸门,上着锁,但是锁头生满了铁锈,看来也是很多年头不用了。

  既然是这样的话就只能开门了。

  “呔!”一脚踹开第一道门,里面黑黑的什么都看不到,走进去只能靠摸,罗达走进去之后觉得脚下黏黏的,想来又是什么干了的血水什么的,壮着胆子摸着,发现这间房子和他刚来的那个房子的结构是一样的,系统看来也没有那么坑爹,没有给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给玩家,而是在考验玩家的记忆。有了这个想法之后,罗达自己觉得这次应该是纯解密,没有太大的风险了,就大着胆子凭自己的记忆去搜索柜子,果然柜子的位置都是一样的,顺利地拿到了【一壶白酒】、【多功能军刀】。

  【多功能军刀】

  【类型:剧情用品】

  【品质:白】

  【功能:很多功能】

  【备注:聪明的你知道什么时候会用到它】

  【剧情用品法携带出该世界】

  “嗯...这种提示还不如不提示,那么明显地说明这是一个解密关键道具,但是谜题还没有找到,什么时候会在医院里用到这种多功能军刀啊,难道还能拿它来做手术吗?”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继续摸“那么安静地环境真的不会把新手都赶跑吗,而且这个新手教程除了告诉我属性在哪里其他什么都没有告诉啊!”

  罗达摸到床上还有什么东西,毛毛的,还暖暖的,手感蛮好,难道是貂裘?是哪个富人住了这里然后忘拿走了,靠,怎么还会动!感觉到不对的罗达触电一样把手往回伸,并且就准备往门后跑,奇怪的是这个毛毛的东西并没有动,听听声音倒像是翻了个身,又继续躺了过去。

  罗达想了想,小心地走到了门口,摆出了随时要关门的架势,然后把一直在外放着音乐的随身听关掉,果然在音乐停止了之后,黑暗里面发出了“嘶嘶”的声响,一道黑影从床上向门这边奔了过来,地上的震动越来越大,在房间的黑暗中能感受到一股气压在往门边冲过来,在这股气压将要到门口的时候...

  “砰!砰!”罗达把门快速地关了起来,不负期望地发出了两个巨大的声响。第一个就是关门的声音,第二个应该就是那到黑影撞上了门发出了巨响。门虽然发出那么大的声响,但是一点要破损的迹象也没有,想想也有道理,要是门那么容易被撞开,早就被里面的东西撞破了,

  等了大概五分钟,仔细听了很久都没有什么动静之后,罗达谨慎地打开了随身听,把门打开了一条缝,以防有什么意外还能立刻关门,就这样又等了几分钟,终于能确定安全之后才打开了门。

  打开门之后,靠着过道的光线能依稀看得到一个生物的尸体,看上去像是条老鼠,但是光线不够看不清楚,摸索着进门之后,罗达小心翼翼地碰了碰这个生物,跟刚才之前在床上的感觉是一样的,应该就是同一条生物了。

  越是触碰越是吃惊,虽然没有看到这个生物的全貌,但是就触碰的感觉来看,这个生物皮肤下面的肌肉非常发达,而且虽然看起来像是老鼠,但是摸上去还会有很明显的关节,就从摸上去的那一部分来说,除却外层的皮肤,倒是有点像人类的手。罗达推了一下这个生物,除了正常的脉动之外并没有什么反应,像是...睡着了?

  “嗯...原来这个随身听的效果就是让这个怪物睡着,看来探索剧情还是会有降低游戏难度的效果的,但是如果没有找到这条线索的话又应该怎么去通关呢,看来就只能拿手枪去砰砰砰或者不去开门了,那么阴暗的房间,如果没有声音的话在摸索的情况下应该会损失很多的生命值,甚至有大侠重新来过的危险。不开门或者开门之后多开的话,根据到手的道具来说是不会影响剧情发展的。”

  吃力地把这个生物拖了出来过道,终于看清了它的全貌。

  这是一个长着人躯体的怪物,它的头就像是把鱼和猪结合到了一起,有着和与脸不成比例的口器,因为睡着的缘故口张了开来,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里面长着两环复齿,而牙龈里还能看到血丝和一些食腐虫,牙齿上的眼睛因为脸比较突出的缘故可以看出有点向左右两边偏斜,倒三角的眼看上去非常狰狞,脸颊肌肉突出,一眼看过去就能够想象得到它拥有着恐怖的咬合力,整个头部都有着诡异的类似鱼鳞一样的条形花纹。

  而这个人形的怪物肌肉非常发达,如果忽视所有非人的因素的话,这种身材就是能上世界“健美先生”舞台并且很有可能获奖的身材。

  但是它现在的状态则非常引人发笑,它的的颧骨那里,应该是这个怪物的头撞在了不知道什么做的无比坚固的门上,头骨凹陷了一大块,甚至还能看得到淤血和碎骨混在一起的画面,但是诡异的是即使是看上去那么疼痛的伤口也没能让这个怪物醒来,看来这个“听到音乐就会睡眠”的设定就是这个怪物的硬伤了。

  想了想自己手上拥有的多功能军刀,罗达拿起枪往这个怪物头上打了两枪,直到它的身体不再有任何动作之后开始拿出军刀了...开膛...是的,开膛。

  【聪明的你知道什么时候会用到它】

  罗达其实并没有学过正规的解剖技巧,作为一个宅男的他甚至连一只真正的鸡都没有宰过,但是这并不妨碍到他下刀,顺着咽喉往下割下去就会感受到游戏和现实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游戏毕竟不会有现实这种对身体要求那么高,数据化的身体用着这把军刀,像切奶油一样就割开了这个怪物的肚子。

  果然在隔开肚子的时候,从腹腔里跳出来一个发光的道具。

  【怪物的第二心脏】

  【类型:消耗用品】

  【品质:蓝】

  【功能:在濒死状态下使用,能在一小时内缓慢恢复150生命值】

  【备注:狼心狗肺地活着,胜于没心没肺地死去】

  让罗达心跳加速的是这个道具并没有标明【剧情用品法携带出该世界】这个条款,说明这个消耗品其实是可以带出这个世界的,而蓝色品质是他探索到现在为止遇到的最好的装备。

  根据官网的介绍,物品根据稀有和强度,分为【白】、【蓝】、【紫】、【橙】、【绿】、【金】、【暗金】七个层次,当然既然官网的说明是颜色的区分要素涵盖了稀有程度,就是说明有一些可能颜色比较稀有的道具,其实只是仅仅因为稀有,而并不全是因为强度很高。但是得到了这些看起来没用但是很稀有的道具也不用灰心,根据官网的公告,越是稀有的道具越会有它的特殊用途,价格一般也是随着层次的叠加而叠加。

  “哈哈挺好挺好,看来我还是被系统认定为聪明的嘛,要不然怎么看起来那么难的谜题一下就被我解开了,我老人家还是很英明神武的。”罗达玩游戏的时候特别喜欢自言自语,尤其是当这个游戏里面只有他一个玩家的时候。

  在沾沾自喜地解开了这道门的秘密之后,只剩下最后三道门了,罗达试了试,发现离他最近的一道门是锁死的,系统直接提示【门已损坏,无法打开】,开来就是纯粹的环境堆成的装饰了。

  那就剩下两道门了,罗达深呼吸了一下,打开了靠近过道左边的那一道门,同样是打开之后就躲在一边,经过这前面几道门的经验,门丽是有很大概率会出现怪物的,所以罗达并不敢大意,毕竟看上去快结束了,不想“大侠请重新再来”。

  打开之后没有动静,而且里面有光,透过门缝看过去是一间整齐堆满了盒子的房间,进去之后罗达发现这个房间其实是实验室,里面有摆放药剂烧杯痕迹的桌子,而那一个个盒子里面有着摆放试剂的孔洞,但是药剂都被拿空了,而散落在地上的纸张有几张是能够拿起来看的,罗达念了起来。

  “2100年,3月,10日,第一次试验,女,18岁,死亡,死因心脏压力过大破裂”

  “2100年,3月,17日,第一次试验,男,27岁,死亡,死因怀疑因为基因变异过快而肌肉溶解”

  后面的字因为污渍而看不清楚,单从看到的字迹就可以推断出这是比较老套的基因改造实验室故事,而自己就是不知道应该说是幸运或者不幸的,被实验但是没死从而获得超人能力的主角。

  “那么老套的故事,果然是新手关卡,还是快点通关吧,”说是这样说,但是罗达还是很尽职地搜索全了这个房子,发现在角落里还有一把钥匙,看来就是最后一个房子的开门钥匙了“所以这个新手关卡的谜题就是花瓶里有磁带-磁带能插入随身听里-随身听里的音乐能够让怪物沉睡-怪物身上能用多功能刀割开获得药物这条线了,小型医院能够解密的地方不多,再多的话反而会显得突兀是这样子吗,那么剩下的啤酒、手枪、激素这三个道具应该就是用来对付最后的BOS的了,激素打给自己,手枪打给BOS,白酒拿来干嘛,打醉拳吗?”

  认真的回想了从头到尾的剧情,觉得再也没有遗漏之后,罗达拿起最后一把钥匙,打开了最后那道门。

  最后那道门里面倒像是接待外宾的会客厅,里面两张沙发,沙发中间有个方条木桌,沙发上赫然还躺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男人的年龄其实大概有40岁左右,胡子没有修整显得有点乱,在那么安静地医院里出现一个样的男子怎么看都觉得很奇怪,看来这个男人应该就是那个最后的大BOS。

  罗达打开门,走了进去,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看到还在侧躺的白大褂男人,这时候忽然发现自己完全动弹不了,这时候进入了一段游戏剧情。

  白大褂男人先是鼻子动了一下,似乎闻到了什么,然后浓密的眉毛动了动,舔了舔嘴唇,嘴角慢慢上扬,像是想到什么特别美味的食物,等了一下,然后侧了侧身,张开了眼睛,坐了起来。

  “没想到你竟然还能和我一样,在这实验里还能保留自己的意识,咦,你手上的是白酒吗,可以给我喝一口吗?”

  罗达心里一直吐槽,但是游戏角色不由自主地把手上的白酒给送了过去给白大褂男人。

  白大褂男人接过了白酒,先是深深地闻了一口,露出幸福的表情,然后一仰头就把一壶白酒喝光了

  “哎呀对不起,一时开心就没忍住自己,把你的酒全部喝光了,你不介意吧,哈哈,嗝。”

  “那...既然酒喝完了,你也是时候回去你的病房里了,嗝,完了喝太多,嗝,了。哎呀看样子你还不想回去是吗,那没办法了,只能先把你打晕再送回去了。反正下次你又会记不起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嗝,哈哈。”

  白大褂男人说着就把自己的白大褂脱了下来,放在了沙发上,然后竟然开始了变身。

  只见他/它的头慢慢长出鳄鱼的轮廓,肌肉也开始爆炸式生长,一身皮肤变得青黄,整个人就像是被充了气一样填装满了肌肉,随着这种变身,像是承受不了这种密度的发达肌肉,在变身的时候还能听到它周身的骨骼炸响,而且在它的身后,长出了一条带着鳞片的尾巴!

  一直到它完全变身完成,罗达才回复自己对游戏人物的控制,第一反应就是拿出试剂扎在了自己的身上。

  “他母亲的,不用白不用,早用还能少挨打省体力。”

  试剂打完之后,罗达全身也开始了膨胀,但是和白大褂不一样的是罗达的膨胀并没有那么夸张,但是周身的温度升高,并且有隐隐的红光在身体表面发出。

  “这是开了二挡的路飞啊。”罗达吐槽着这部画了快八十年都还没画完的漫画,一边开始对BOS的试探,当然最好的试探就是手枪。

  跟罗达不一样的是鳄鱼男第一时间是贴着墙壁向罗达冲了过来,由于触发动画的时候必须靠近沙发,所以这时候罗达是来不及跑到门边过道上的,看来这也是游戏设计好的不让战场扩大到整个实验室。

  冲刺来到门边的鳄鱼男一脸醉醺醺的样子,利索关上了这个房间的门,然后扭身甩出了自己的尾巴,罗达往后一跳,顺手拿出了之前获得的手枪,里面还剩下三发子弹,本来以罗达的射击技巧,要全部射中还是比较困难的,但是由于打了药剂,游戏人物的身体素质变得很强大,速度比起鳄鱼快了不少。

  “砰!”第一枪在鳄鱼男甩尾之后,趁它重心不稳的空档,往它的头上打了一枪,但是由于枪法实在是太差,那么近的距离都只打中了鳄鱼男的肩膀,但是效果依然很好,鳄鱼男的肩膀顿时被炸开,炸飞了一大块肉的同时露出了里面的肌腱。

  鳄鱼男顿时就被激怒了,眼睛从可见的惨白变成血红,在短暂的停顿之后立刻侧身半蹲在地上,腿部肌肉瞬间发力,往罗达的方向扑了过去。

  打完一枪效果很好的罗达自我感觉很好,并没有因为那么近都打不中鳄鱼男的头而觉得自卑。但是鳄鱼男那么快的反应速度是罗达始料未及的,在看清了鳄鱼男是往自己这边冲来的时候罗达急忙往右边一跳,不巧的是他的右边是一个沙发,由于跳得太急没有想到落点,一脚就踩在了沙发上,沙发承受不了他的速度翻转了过来,于是罗达重心全部都失去了,整个人像是皮球一样顺着沙发滚向了一边。

  系统传来提示【生命值降低5,耐力值降低5】

  鳄鱼男跳到了墙壁,但是它变向极快,手掌一撑墙,一弯腰,整个身体又翻滚到了合适发力的姿势,往罗达的方向扑了过去。

  虽然罗达很狼狈,但是打过激素的他还是很快的稳住了自己的身形,这时鳄鱼男已经往他这边扑了过来,来不及对准的罗达只好再一次往右边滚了过去,这次就没有了障碍物,很顺利的躲开了鳄鱼男的猛扑。

  没想到的是鳄鱼男自己用力过猛,把头撞到了地上,虽然很快的站了起来,但是起来之后醉醺醺地拍自己的脑袋,看上去是白酒起了“晕眩”的作用。

  系统那么明显的放水当然是不能浪费的,罗达在鳄鱼男晕眩的瞬间开了枪。

  “砰!”第二声的枪响过后,罗达看到自己准确打中了鳄鱼男的头(再打不中就基本可以告别游戏了,那就不是枪法问题而是智商问题了),这次明显给鳄鱼男带来了严重的伤害,可见的半边脸已经坍塌,而且血流不止,鳄鱼男的走动都变得缓慢了起来。

  趁你病要你命,这时候罗达赶紧又补了一枪。

  “砰!”第三声枪响,鳄鱼男就彻底倒下了。

  说起来这个过程很简单,但是这个BOS是经过了三层削弱才变得那么容易被击倒的,第一层是【手枪】这个道具,第二层是【激素】,第三层是【白酒】,只有这三个道具都到手了BOS才显得那么脆弱。当然,新手关卡,即使是一个道具都不收集,一来就拿钥匙也是能打倒BOS,但是就要多次摸索BOS的攻击模式和对应的行为方法才能通关了。

  简单点说,就是在所有线索都摸索完之后,难度本来是【困难】的BOS难度被降低成了【简单】。这也是给解密玩家带来的最大正收益。当然,擅长解密的玩家能够从这款游戏里获得的收益将远远不止眼前的这些,擅长行动的玩家也有着自己得天独厚的优势,随着故事情节的发展和游戏世界的开发,不同的玩家之间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可能性。

  有惊无险地打败了BOOS之后,从鳄鱼男的身上掉出了最后的一串钥匙,这串钥匙毫无疑问就是打开铁门的最后钥匙了,“切,那么简单的BOOS真的是侮辱我的智商,即使不用这些道具,以我的聪明才智和灵敏的身手,要过也是分分钟的事情。”似乎忘记了刚才的“灵敏”身手,罗达自吹自擂完之后拿起钥匙,走向了铁门并将它打开,在打开的时候又是一段剧情动画。

  罗达的游戏人物打开铁门走出了过道,光亮忽然占满了整个屏幕,这时候的视角是俯瞰的,大地上白茫茫的铺满了雪,镜头拉近,在一条宽阔道路的路边不远的灌木丛旁边,一堆雪从中间向两边分开,露出了门的轮廓,罗达的游戏人物就从这道小门里走了出来,目顾四周,这时候孤单的身影和漫无边际的大雪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人感觉无比的孤单,像是一个人,在对抗着这个世界的恶劣。

  “单人游戏看起来还是蛮有意思的,而且看起来很多细节都设定得符合逻辑,最后的CG动画里是想要表达以后会有更多的环境可以探索是吗,不过更期待的是多人模式啊,下个场景开始就可以基友一起玩了,这才是游戏的意义啊哈哈哈哈,没有菜鸟怎么能显示出我的厉害,看来以后大可以有一番作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