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宋大枭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血色,爆裂,杀人法(上)】

北宋大枭雄 炼虚老道 2096 2018.07.12 05:44

  等距离黔县不过七八里,褚煌就选了一个临近道路的酒肆,停下来先歇一歇,让马吃一些草,也让经受了一夜冬寒的王语嫣吃些热饭、暖暖身子。当下向着一处酒肆赶来。

  但见路边的这座酒肆不算太大,房屋三间,茅草棚子两座。每个简单的草棚下面都摆着几张桌椅,一两个衣着朴素的店小二正在收拾桌椅,在伙房中有两个帮厨正在准备饭菜。

  在他们之前,已经有一桌上已经坐了四个公人,全都拿着朴刀和齐眉短棍,坐在那里吃着煮好的烧酒,大快朵颐。

  褚煌和王语嫣刚到来,那四个公人就有人向着边张望了一眼。

  此时,店内手脚轻快的小二也赶来,将马牵走,对着两人道:“两位客人要些什么?我们这边虽准备的东西不多,比不得大店,但好酒好肉还是有的。两位可要来一些?”

  “当然,好酒好肉但凡上来。顺便,那酒也给我温煮一下,这大冷的天气在外行走,不喝一些热酒热汤,不防严寒!”

  “好嘞,客人稍歇。”

  两人拿了武器,提了包裹,寻了一处座位坐下,就发现那四个公人不断向这里看来,让褚煌和王语嫣都感觉有几分古怪。

  坐下后,王语嫣小声问道:“该不会是咱们的身份已经被发现了吧?可是……现在这个时候,谁会料想咱们还活着?”

  微皱眉头,褚煌隐约感觉面前的几个公认似乎有些似曾相识,就向着王语嫣说了一句。

  谁想,等褚煌说完,王语嫣的脸色就是一变,有些惊慌道:“我想起来了……当日扮作山匪的……好像就有其中的两人,你说……该不会他们发现了咱们的身份吧?”

  “山匪?”

  褚煌一愣,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么倒霉,想要寻找小路偷偷摸摸离开歙州也办不到。在这里碰到这之前扮作山匪的几个公人,还只能说真是凑巧了。

  也就在此时,那四个公人居然全都向着这里走来,当先一个身材肥胖的男人面上冷笑露出,一双小眼阴历的盯着褚煌两人道:“两位家居何处?是想要到哪里去呢?莫非……你们和歙县的王员外一家有什么关联?”

  “王员外,是哪个王员外?”

  褚煌面上一笑,起身看向走来的四人道:“我和内人乃是要南下投亲的,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怎么会和甚么王员外李员外的有什么关联?莫不是你们看错了吧?”

  “看错?”

  这汉子冷笑一声,桀桀笑道:“老子生平在歙县走南闯北,靠的就是这一双招子,你说我有没有可能看错?”

  “没有么?”

  褚煌摇头一叹道:“既然你们认为我似曾相识,又岂能不知,当晚我受伤遇袭是因为麻药,而非武力。你们这样说,岂不是让我要杀人灭口?”

  啪!

  褚煌话音刚落,一把抓起身边的一个盘子兜头向着这肥胖公人脑袋砸下,但听哗啦啦数声响,盘子碎裂一地,而对方脑袋上也渗出鲜红血迹。

  褚煌却丝毫未停的一脚点出,踹在这胖子的小腹上,霎时间将这胖子踹飞三四米,摔在了地上,张口便是喷出一口的鲜血,鲜艳的液体瞬间染红了地面。

  “啊!”

  立时,周遭传来王语嫣和酒肆店小二、帮厨等人的惊呼。

  “敢打伤公人?真是岂有此理!”

  剩下的三个公人见己方的一员战力被他一脚踹飞,心中惊骇的同时,怒意狂涌,当即一扬朴刀向着褚煌纷纷砍去。

  饶是褚煌身子还没有恢复健全,可先前的武艺十分不凡,按照褚煌的估测,起码也算是在“豹子头”林冲等五虎将那个级别。虽然比他们稍弱一些,但超一流战力是没跑的。就算现在仅仅恢复了三四成,那也远远不是这些普通公人可以睥睨。

  等对方冲将上来,褚煌已经如同入海蛟龙一般,向着三名公人扑了过去,一招招一式式,全力施展,将后世学习的泰拳施展出来,饶是手中没有武器,也依然将对方打的鲜血横流。

  泰国的泰拳和国内的太极拳相比,那就是注重杀伐,不管是拳头,还是胳膊肘,还是膝盖,还是全身的其他部位,一向寻求的是一击毙敌的效果。所以即便褚煌身上没有武器,这全身的拳脚骨头就是武器!

  啪!啪!啪!啪!

  但听数声啪啪声响,褚煌的一个肘击撞在了一名公人的咽喉上,瞬间让其咽喉碎裂,倒地而亡;

  而后一个飞膝撞击在一名公人的小腹上,立刻让这名公人被撞飞七八米,直接摔落在地面上。却不想那地上有先前胖公人掉落的朴刀,直接将其刺入了身体。

  最后的一名公人还想逃跑,就被褚煌一脚踹飞一把匕首,没入了此人的心脏,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等褚煌将三名公人杀死后,身上已经出了一层细密的热汗,尽管这是在水浒世界中第一次杀人,但褚煌并没多少不适。

  不说前身本就是个杀过人、见过血的枭雄了,单单是在后世中东那块,经过褚煌亲自解决的敌人不知几多,早已过了见血胆寒的时候。

  抄起地上的朴刀,褚煌向着肥胖公人走去,这把对方吓了一跳,还没等褚煌走到身前,已然跪下来求饶道:

  “好汉,好汉饶命!俺们……俺们不是想要找好汉们麻烦,只是……只是上有命令,不敢违背啊!而且俺们还有一个副都头就在此间,只是去林子中小解了,你要杀了我,等俺们副都头回来,定然会将你杀了的!”

  “这么说,他武功十分高强了?”

  “我们与之相比,简直天差地比!”

  这胖子见褚煌这样说,还以为他是害怕,连忙说道:“俺这副都头背景奇大,听闻是歙州兵马指挥使秦无量的三儿子秦学充,好汉,你就算不为了自己着想,也要为王家着想啊。招惹了当地指挥使,这可是件大罪!”

  “你不说我还不想杀你,你一说,我倒想杀了你为王家那些死掉的奴仆和婢女陪葬。”

  褚煌说完,一刀捅入了胖子的腹部。

  于此同时,一声惊雷炸响,陡然响彻在褚煌耳畔:“大胆贼子,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伤害公人?你可知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