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孤独又善良的造物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孤独又善良的造物主 媛三爷 2379 2019.03.22 01:00

  第二十章桃奈与小男孩

  炽檾跟一同执行这项任务的队友交代了几句,单独驱军车载我到机场。我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给‘黑户’的我也弄到了一张机票。乘专机飞了大概五六个小时,落了地就有专车到机场接机,炽檾跟开车的伙伴说了一下方位,然后看着我,询问:“对吗?”

  我反口接道:“送我到淮河市区就好了。。”

  机场离市区也有百来公里,开车走高速也要一个多小时,到市区时已经到了晚饭点了。

  炽檾招呼开车的伙伴跟我们一起吃晚饭,晚饭过后那个伙伴将车钥匙给炽檾后就离开了。

  炽檾以天色已晚为借口,就近找了家酒店,给我安排了一个标间,让我好好休息。在离开前把钱包塞到我手里,一并塞给我的还有一部新手机:“你并不是孤单的一个人,我会一直守在你身后。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你需要,一个肩膀,一个怀抱,我一定会出现。”

  看着手里的钱包,没有还给炽檾,道谢道:“谢谢你炽大哥!这些钱我以后一定还给你。我给你写张欠条。”我说着就从破旧的书包里掏出纸和笔。

  炽檾依旧是用无奈的表情的看着我,像大人似的揉揉我的后脑勺:“其实你不需要分的这么清楚。毕竟我这条命都是你救的!”

  我没有听懂他这句话的意思,以至于有所错过。当后来明白真相时,已经错过了最好的相逢时间!也幸亏炽檾留下的这几千块钱,陪我度过了人生中最灰暗的几年时光。

  炽檾离开了。我不知道以什么样的心态进入梦乡的。

  梦里我又梦到了那个灵魂状态的女人。此时她正悲愤的站在包围圈里,我不知道那个包围圈是干什么用的,但是从她双手紧握,胸口起伏程度来看的话,应该很折磨人。

  忽然!白光一闪。我看到了!我清楚的看到了!就在包围圈将她整个人笼罩起来时,从她的眉心处迸出三缕白光,其中俩缕交错互相融合,很开就融合为了一缕,与另一缕分散飘扬。

  梦到这里就结束了。我也自然的醒了。

  看着窗外刺眼的阳光,我基本是下意识的,脑子里就过滤了一遍梦里的场景!

  说实话!很熟悉。虽然形容不出来,但那真的是一种奇妙的感受!

  退了房,我没有去汽车站,而是去了劳务市场。

  我记得特别清楚!那是2011年七月中旬;在劳务公司的牵引下,我到了一家酒店后厨打杂,因为没有身份证,相当于黑户,又加未满十八周岁,劳务公司好说歹说才跟该酒店协商好,让我当个暑假工,管吃管住月薪资八百块钱。

  对于父母去世一事,我好似遗忘了一般!就这样漫无目的的开始了我的第一份工作。

  酒店打杂的活儿很累,对于没怎么做过家务活的我来说,真的很难适应下来。当时我想过很多个理由来放弃这份工作,唯一支持我干下去的就只有一个念头:我需要钱!我要把他们在我身上用的所有钱统统还给他们。我不想跟他们有任何一丝瓜葛,哪怕他们已经去世了。我也不想背上对我来说虚伪的亲情。

  活儿虽然很累,时间过得却很快。

  好像真的只是眨眼之间,这份打杂的工作已经接近尾声了。

  八月三十号,财务跟我结清了工资。一千两百块钱。

  对于那时候还上高中的我来说算一笔不小的数目了。在加一千多都够我一个学期的学费的了。

  我把工作交接清楚,收拾好我为数不多的行李,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到了车站买了张早车票乘车回了桃村乡镇。

  刚一下车,还没分清东南西北路,我就被一个半大小子撞跌在地上。

  我看着将我撞在地上的只有十三四岁的小子,有些恼火,可看清他那张酷似某人的脸孔后,我什么也没说,站起来就准备离开,可那个小子却不依不饶。

  哀痛的站起来,看我要走,一把拉住我:“撞了我不知道道歉啊?你爸妈就是这样教你的吗?”

  我很难想象,这句话是从一个十几岁小孩的口中说出来的。而且还是······。

  “你爸妈死前就是这样教你颠倒是非黑白,口吐妄言,强词夺理,不分长幼,恶言相向的吗?”我冷笑。

  那小子被我这样一说,当场愣住了。

  突然的,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唤我的名字,虽然很远,可生儿俩字却清晰的传进我的耳中。

  我不在理会这个把我撞跌在地的小子。寻着声源,我还没看清,一个人影就朝我扑了过来。

  “生儿姐!真的是你吗?这大半年你到底去哪儿了?爸妈都快担心死了。”看着不由分说扑在我怀里就哭的女孩,我自己也愣了一下。在我映象里,妹妹桃奈从来没有如此失态过。

  她从小到大都是那副淡漠的,沉稳的,闷在自己的世界里。我真的很难想象到底是什么事把她变成这样的。

  因为外婆的离世?我不太相信。

  因为我的失踪?不太可能。

  因为他们的去世?呵呵!

  比起这些,我更愿意相信是她自己的脱变。

  “我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别哭了。”

  “生儿姐!我好想你!爸妈也都很想你!你怎么可以这么任性,离家出走大半年,一点音讯都没有。爸妈整日都为你提心吊胆的!”桃奈哭诉。

  “我知道!我也很想你们!”说真的!其实我就比桃奈大一个月。我是急性子,很多事我都秉承着速战速决,火急火燎,毛毛躁躁的;而桃奈永远都是慢吞吞,不急不躁,温温吞吞的。所以小时候大多时候,我都把她当成我的路标,在我急于求成的时候,我就会不由自主的想到她。如果凑凑的话,我们跟双胞胎也差不多;指性格方面!互补。

  “生儿就是傻犊子!一点都不考虑我们的感受。说离开就离开!”桃奈一边擦眼泪一边数落我道。

  说真的!离开家的这大半年,我想了很多!就算童年有再多的不如意,那也只是我人生中很小的一部分。如果能活到七十岁,也只占据我人生中的六分之一。何必一直耿耿于怀,不愿放下。更何况!我真的很想舅舅舅母他们。哪怕我真的没有体会到父爱母爱,舅舅舅母也不曾少分给我他们的爱。

  听到他们去世的消息时,除了一点不甘以外,竟没有一丝多余的情感。悲伤?连抚养我长大的外婆去世时我都没有难过的掉眼泪。对他们就更谈不上悲伤了。

  也许我就是这样的自私自利冷血无情的家伙吧!

  “我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我知道让你们担心了。我都知道。”面对桃奈的指责,我也就只有应声承认的份。

  “奈姐!她撞我!你看,衣服都被她弄脏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打断我与桃奈的交谈。

  桃奈看着那个小子,教育说:“瞎说什么!明明是你莽撞,怎么怪到别人头上了。”看着我,说:“她是你姐姐。”

  那小子有些傻眼的看着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