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暗恋的泛泛时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3 协议

暗恋的泛泛时光 星海棠 5159 2021.09.15 08:52

  和洛家人小聚一般都定在周四,而明天恰好是周四。

  她多想和向垣多点时间待在一块儿,即使什么都不做,只要默默在他身边,偶尔抬头就能看到他的身影就好。

  如今……这也要成为奢望了吗?

  “我明天得跟洛家那边的人吃饭。”她低垂着眼,盯着地面。

  她没有勇气抬头看向垣此刻脸上的表情。

  “自己开车?”向垣晃了晃钥匙,想送她的那句话最终没有说出口。

  这也是他最最后悔的一件事。

  如果时光能溯洄那天,他说什么也不会跟她分开走。

  那样他或许还有奢望。

  ——

  洛家人对曲清越的态度客气又和善,没有想象中被各种问题为难,只是应该称呼为“小姨”的那位穿着干练的女士,问她正在做什么工作。

  “我以前是做设计的,最近换了一家公司,正在往新媒体方向转型。”

  小姨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也许思考的这几秒是在权衡利弊。

  她语气很随和:“也好,最近新媒体融合是大势头。”

  “不累吧?”另一位看起来跟洛老太年纪相似,出声打断小姨的话。

  曲清越摇摇头:“做喜欢的工作就不会累。”

  那人闻言笑了,拍拍身边人:“确实挺像的哈……”

  身边人附和地点点头。

  短暂的安静后,老人重新开口:“英英,你应该不认得我,我是洛老的妹妹,之前一直定居在法国,他们几个怕我心脏受不了,姐姐走的时候硬是不肯告诉我。”

  “好在你回来了,也算有个依靠,姐姐也能走的安心了。”她眼望着上方,眼角干巴巴的流不出眼泪,眉头一直不能舒展。

  曲清越无法做到完全感同身受,可她记得爷爷走的时候,她哭得有多痛。

  房间安静许久,大家心里估计都在想洛余恋。

  “姐姐这一生也算过得潇洒。”老人说到这儿,眉眼终于有了些笑意,“今年不是让你在这儿听我絮叨的,主要是想见见你,看看你过得怎么样。”

  “姐姐嘱咐过好多次了,要我们都不许插手你的生活,所以今年也是来想跟你确认一下,你还有做我们集团继承人的想法吗?”

  曲清越余光看到后面有几人提着文件袋,正随时待命,仿佛曲清越只要说一声“想要”,安向集团立刻就能到她手中。

  她原本会怯场,不知应不应该感谢闻婷那段时间对她魔鬼一般的训练和催促。

  曲清越此刻笑容得体,姿态大方,丝毫没有要退缩胆怯的意思,也许是洛老太给了她勇气吧。

  她正色道:“很遗憾现在才见到你们,我成长到这个年纪,确实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这几乎已经成为定型。我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想好好生活。曾经不属于我的,我现在也不会要。”

  “不过既然认了这个身份,如果哪天需要帮忙,我愿意尽自己一份绵薄之力。”

  众人神情不一,有几位正低头小声交谈。

  既然能把话说出去,曲清越已经想过后果了。

  “实不相瞒,我养父母家庭条件不好,还有一个弟弟要上大学,我至少得供他读完书。以我现在的经济能力其实可以负担得起,也希望你们不要冒然打搅那边的生活,我自己会看着办的。”

  说话的间隙,一个人抱着电脑走到曲清越身边。

  前方传来声音:“你今天不来,我们确实不知道原来你的想法是这样的。这些我们不会干涉,最后还有一件事想让你确认一下。”

  “你跟向家,是什么关系?”

  这突如其来的问话叫曲清越如鲠在喉。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段关系了。

  还是老太太先引导她:“以前谈过恋爱?”

  曲清越以极轻的动作点了点头。

  “善意地提醒你一句,虽然你不从事公司的运营管理,但有些事作为洛老太的孙女,你还是要知道的。”

  “向家不是善茬。”

  “你凡事还是多留个心眼吧。虽然我们不会干涉你的日常生活,不过希望你能明白,背负着这个身份,想要纯粹的自由是不可能的。”

  “尤其你谈恋爱的对象是他们家唯一的儿子。”

  曲清越低头,保持沉默。

  身边人为她点开一页页资料,还有向家近期的动态。

  这些东西,是她作为平凡人生活时,根本无法查阅到的。

  向家没经过曲清越的同意,就发布了洛英真实身份是曲清越的消息。

  尽管曲清越知道这肯定不是向垣的意思,大概率还是闻婷做的,可向垣跟这其中的关系,是怎么也牵扯不断的。

  本来曲清越在公司被打造成网红设计师,一直都有露脸,身份也都公开透明,被向家一搅和,她瞬间受到业界许多人的关注。

  想要平平淡淡的生活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她接过电脑,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

  “电脑你拿着吧,我们跟你沟通也方便,这个账号是我的私人邮箱,以后有不是那么要紧的事找我,可以给我发邮件。”

  老太太说话间带着几声无奈的叹息,似乎略有责怪曲清越的单纯。

  闻婷这是未经过洛家同意,直接拿曲清越是洛英的身份跟向垣捆绑在一起。

  “他家儿子被算计成了工具,也是可怜。”

  “世界上好男人那么多,怎么也不能非他不可啊。”有人唏嘘道。

  外人哪里知道曲清越是以什么身份跟向垣交往的,大家都只觉得欢喜,纷纷上来祝贺。

  她心里陡然生出一丝冷意。

  ——

  “公司临时出差,明晚就能回来,想想吃什么。[笑脸]”

  未读。

  消息一直未读。

  新闻发布的时候,向垣人已经在飞机上了。

  他并不知道,曲清越已经到了他家门口。

  “请问你找谁?”里面的佣人睡眼惺忪地走出来,发现却是曲清越。

  “曲姑娘,这么晚过来有什么事吗?”

  曲清越来得匆忙:“我想找一下闻婷阿姨。”

  “夫人已经休息了。”佣人视线落在地面,显然不想与曲清越多作纠缠,言外之意就是希望曲清越能看清楚状况赶紧走人。

  “请您转告一下,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谈。”曲清越丝毫没有退让,“或者您让我进去,我自己找她谈。”

  “姑娘,求求你,求求你不要为难我了。”佣人面露难色,几乎要看哭出来了。

  明明是她才该哭出来的,怎么到这里反倒成为了恶人。

  曲清越叹了口气:“您实话跟我讲就好了,也不用遮遮掩掩的,这里什么情况我很清楚,如果不是为了谈重要的事情,我也不会贸然深夜来打扰。”

  佣人沉默了好一会儿,做了好大的决心才开口:“夫人其实有交代过,新闻发布后您一定会过来找她要说法,所以吩咐下来不许接待您。”

  听到这儿曲清越哼笑出声,也许是太无厘头让她怒极反笑:“我不是来要说法的,如果只是单纯为了出一口气,不用经过你我也能找到闻婷阿姨。”

  “见了面我只说几句话就走。”她最后做一次争取。

  佣人将信将疑,曲清越也正是抓住了她犹豫不决的时刻。

  “那请曲小姐现在这儿等候一下。”佣人说完便进屋子里。

  曲清越这时候耐性反而好了,气定神闲地站在门口,不顾远处传来星星点点打量的目光。

  因为和洛家人吃晚餐,她穿得很正式,纯白的鱼尾裙自然垂落,把她得身形衬托得十分完美,优雅又不失性感。

  似乎,真的有点洛家孙女的模样了。

  闻婷见到她的时候一脸防备,活像个弓起背的狐狸,处处提防着她,恨不得把曲清越每一个表情动作都分解开来研究。

  夜晚的别墅坐落在安静的林宇间,一派宁静祥和。

  曲清越出来的时候,闻婷甚至亲自送了她一段路。

  这大概是闻婷有史以来,对曲清越露过最满意的表情了。

  曲清越早就懂了,和这类人要想相处的好,必须有利益挂钩。

  她必须拿出一手好牌吸引住他们的目光,才能得到进一步谈判的机会,才能有资格接触到他们的圈子。

  她作为洛家人,其实本不必如此卑微。

  说白了,还是因为对向垣的内疚。

  她知道自己做了个最烂的决定。

  可她得做。

  她跟闻婷还是签了协议。

  表示自己同意用两人形象和关系宣传,为期三个月。

  也就是说,三个月里,她会跟向垣是最恩爱的模范情侣。

  三个月后呢?

  曲清越闭了闭眼,胸口传来一阵钝痛。

  三个月,让她用最后三个月来补偿他吧。

  夜晚城市的流光铺在建筑表面,如此绚丽的色彩已经遮盖了月亮和星星的光芒。

  也是,没有人会在意那样微弱的光。

  曲清越停完车,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决定下来自己走一走。

  她甚至更希望晚风凉一些,这样就能吹醒一直在装醉的她。

  这是她第一次,心里有过后悔。

  曾经那么期待啊,那么期待着努力追随上向垣的脚步,甚至甘愿只做他的小尾巴,为什么……现在却变成了这样。

  如果当初……只做朋友该多好。那向垣应该会是她最好最好的朋友。

  打开手机,这才看见向垣很久之前给她发的消息。

  “公司临时出差,明晚就能回来,想想吃什么。[笑脸]”

  犹豫了一下,在屏幕里用开心的语气回复他:“知道啦。晚餐你定,我都可以。”

  也不知向垣那边在干什么,曲清越刚把消息发过去,就收到了他的回复。

  “行,带你吃大餐。和洛家人吃完饭了?到家没有?”

  “正在回家的路上。”曲清越对着白花花的屏幕扯起嘴角,眼泪却在那一刻落了下来。

  “早些休息,我这边还有工作,不和你说了。”

  “喝酒了吧?给自己煮点醒酒汤。”

  “好。”颤抖着打上一个单字。

  曲清越已经走到小区里了,可她没有上去,而是蹲在墙边,缩成一团。

  晚间的风凉飕飕的,一下一下吹扑着单薄的她。

  可她泪水滚烫。

  ——

  曲清越的微博屏蔽了向垣。

  以前是因为总在微博里记日记,不好意思让日记的主人公看到。

  而现在……

  更多的是怕他看到会难过吧。

  “让我再相信一次时间吧,也许它会让你在某一天发现,你再也不是非我不可了。那时候我也不会再愧疚了。”

  也许人一生中能有一个即使很久不联系,也很久没见面的朋友,会因为你的一句话,第一时间发来问候,那就值得了。

  钱雨灿就是这样的存在。

  她在外地出差快两个月了,偶尔会给曲清越发点生活日常,还有令人捧腹的小笑话。

  常常会在深夜发,曲清越还在失眠痛苦的时候,手机突然在黑暗中亮了一下。

  于是她也破涕为笑。

  “你咋了?我有预感这肯定不是单纯地分享一个句子。”

  钱雨灿刚得空休息,猛猛劲儿一下子睡足了十四个小时,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找手机,看完微信看微博。

  特别关注的人有了新动态。

  大清早的,曲清越怎么就发这种丧了吧唧的话?

  而且还是在微博。

  而且没给她发消息。

  肯定有事。

  等了快十分钟,钱雨灿坐不住了,冲进卫生间收拾好自己,下楼提车,直接开往曲清越家。

  路上。

  曲清越只回复了一句话。

  “要来机场见一面吗?我可能要走很久。”

  随着车猛得急刹,钱雨灿调转方向的同时,拨通了曲清越的电话。

  那边接通的时候没有一点声音。

  钱雨灿有点恼。

  “你走哪儿去?把话说清楚了行不?你怎么总喜欢一言不合就突然做出震惊我们所有人的举动啊!老娘他mua的好不容易有休息时间,想跟你吃顿饭,你给搞这个!”

  电话那头寂静的可怕。

  钱雨灿发泄完了,情绪慢慢稳定了,才不确定地缓和语气问道:“你在听吗?没挂吧?几点的飞机。”

  “还有一个小时。”曲清越的声音异常平静,甚至不仔细分辨都不知道她其实刚哭过一场。

  为什么要选在清晨坐上飞机离开。

  这个疑问一直萦绕在钱雨灿的脑海里。

  她前段时间一直关注着新闻,看到曲清越不再封闭自己,反而很积极和向家人一起活动,照片里她跟向垣那么般配那么甜蜜。

  当时还松了口气,却没想到,才过了一个多月,曲清越突然说自己要离开了。

  如果不是某些事情逼出了钱雨灿的本能,她大概永远也想不到,自己还有在茫茫人还中一眼辨认出曲清越在哪儿的本事。

  曲清越一个人,站在来往的人流中,像扎根在湍急溪流中一棵安静的树。

  脚边放着一个28寸的行李箱。

  “向垣呢?其他人呢?怎么就你自己?”钱雨灿伸手提了下箱子,差点闪到腰。

  “我去箱子这么重,你一个人提来的?”

  曲清越化了淡妆,扎了个低马尾,穿的很素净很简单。

  看上去是要旅行一样。

  “就我自己。没有人知道我今天走。”曲清越语气越平静,越让钱雨灿觉得后背发凉。

  “你干嘛?离家出走?”

  曲清越无奈笑了下,或许是只盖了层粉底的缘故,让她在光下有一点苍白。

  “你今天不跟我说清楚,我不会让你上飞机的。”钱雨灿的态度极为强势,曲清越有过一瞬间的后悔。

  自己是想在离开前再看看钱雨灿的,这一分别,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回来。

  她已经做好了离开的决心。

  可以周游驻足每一个城市每一个国家,但唯独,不愿再回到B城。

  “没有原因,就是想出去散散心。去外面看看。”

  钱雨灿紧紧皱着眉,虽然嘴上说着不让她上飞机,可还是在一旁帮她推行李箱。

  “我就问一句,跟向垣有没有关系?”

  曲清越轻轻摇头,停顿了一下又点了点头。

  “是我要分手。他很好,你也别去打扰他了。”

  “你这话说的……”钱雨灿叹了口气。

  眼里写着一万个不放心不相信。

  心情很复杂,任何决定也都不是一时兴起才要做的,大多都是在心里积攒了好久。

  她甚至都不知道从何说起。

  脑海里突然蹦出一句话来。

  我们相爱着,可我们不合适。

  没有结果的爱情,还是要适可而止。

  没想到最后陷入沉默的是钱雨灿。

  她一直望着曲清越离开的方向,脸上写满了担心。

  当太多话积攒起来的时候,反而像一团棉花堵在喉咙间,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她呆呆地望着登机口的方向,心里像突然丢失了什么东西。

  也突然之间明白了那时候她跟夏仲时分手的时候,曲清越的心情是什么样子的。

  酸涩的,发胀的,像落水后刚被打捞上来一样,全身都沉重到提不起力气来。

  于是……

  她也明白了该怎么做。

  因为下一刻,向垣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你知道越越去哪儿了吗?一早起来就不见她人,我去她家却发现东西收拾的干干净净,她公司也说昨天她就递交了辞呈。”

  “……我也不知道。”钱雨灿原本在心里构思过的话,在听到向垣焦急到微微颤抖的声音突然有些不忍心了。

  “怪我,我竟然能一点都没察觉。我是想着她跟你关系不错,也许会找你。如果有她的消息麻烦你第一时间告诉我。”

  再聪明的人,面对自己心爱的人突然的消失,也会乱了阵脚。

  他甚至都没发觉出钱雨灿的异常,也丝毫没有怀疑她。

  明明是刚哭过还带着鼻音的状态的。

  向垣的理智,已经被冲碎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