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周围的人都想让我女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下次用什么借口

  “你的实习怎么样了,你不是说在电视台的前辈今天带你去见他们领导么?”

  地铁上,两人站了好几站以后终于有了座位。

  “这个,今天在电视台,我送你进去以后在后他带我去见现场导演了,她问我是不是你弟弟。”陆钦一脸得瑟的回忆道,“我说是啊,然后她就问了我一些关于你的事情,最后她就同意让我在那里实习了。”

  “所以说,你又把我卖了?”陈橙回忆了一下,这种事情自从他改口叫自己橙姐以后,并不是一次两次了。

  陆钦瞬间右手狠狠抓住心脏部位,一脸悲愤,委屈的眼神中透露出失望,另一只手颤抖着指着陈橙。

  “你..妄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妈总是把最好的给你。”努力的挤出一滴眼泪,“你吃的比我好,零花钱比我多,衣服还比我的新,你这个没良心的~”

  “嗯,这次表情表现的很到位,就是眼神稍微有些飘忽,手上抖的太厉害了,有进步。”陈橙面无表情,“你是什么做的良心?黑坷垃么?”

  每次原身被求着穿女装他都是类似这种说辞,性子柔弱的陈橙心里过意不去,还真的被他忽悠住了。

  之后又被忽悠了几次之后才反应过来,不过,女装只有一次和无数次,这次为了秋姨陈橙也不好说什么。

  “哈..哈..橙姐,你最好了嘛~”

  我眼神飘忽是不敢盯着你的脸超过十秒啊!

  陈橙被一个人男人恶心到了,暂时饶过了他的狗命。

  随后陈橙转头看向列车外面迅速闪过的广告,思考着自己在这个世界应该做些什么。

  看着看着,睡着了,他今天一天也很累的,并不是说接受了穿越的事实,就什么都不怕了。

  那些写穿越小说的,被人抓去研究切片的,被什么管理局灰灰的,被世界意志碾压的也不是没有。

  还好,这里没有这些,原身也是个沉默寡言的性格,并没有几个朋友,最大的爱好就是安静的坐着看书,上网,弹琴,唱歌,画画,tm爱好还挺多,就是不喜欢社交活动。

  “这是投错了胎啊。”陆钦看着睡着的陈橙侧颜,赶紧转过头去看着一个拿着手机对着陈橙猛拍的美女。

  果然还是肤白貌飞大长腿,呸,果然女人才是我的菜。

  地铁走走停停,来来往往的人也一波波的换着,陆钦把自己的帽子盖到陈橙的脸上才彻底杜绝了他被偷拍的命运。

  再次摇头,小声嘀咕道:“这才是我为什么每次出来都要带帽子的原因啊,愚蠢的欧尼桑。”

  在陆钦看来,哥哥从小不爱说话,小时候不管去哪都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像极了懂事的小妹妹,奈何自己比他小了俩月,倒像是陈橙的哥哥一样。

  不过,他当然是直男,对陈橙也只有兄弟之情,但是,你懂的,男人的劣性根啊。

  “不能怪我不能怪我,我只是在发掘美丽本身,我无罪~厄米豆腐~”

  转头看了一眼帽子下方的侧颜。

  “下次用什么借口嫩?”

  睡着了的陈橙,似乎又梦到了前身小时候的一些趣事。

  那是无忧无虑的少年时代。

  “橙哥,你穿这个吧,这是今天我让班里的韩梅梅带来的,是新的哦。”才八岁大陆钦,从背包里拿出一件崭新的小裙子,献宝似的递给安静看书的陈橙。

  他转头看向自己的弟弟,这个一直对自己很好,一直保护自己的弟弟。

  明亮的眸子,吹弹可破的胶原蛋白皮,齐耳的小长发就跟个小姑娘一样,粉雕玉琢。

  “可素,这是裙子呀,戚阿姨说这是女孩纸穿的。”小陈橙一脸疑惑的看着弟弟。

  “你说,我们班上的李蕾长得好看嘛?”

  “好看呀。”

  “那个抱着小猫咪的小姑娘好看么?”他指着窗外楼下的一个小姑娘问道。

  “好看。”陈橙据实回答。

  “她们都穿着小裙子吧,你也长的也很好看,所以你也可以穿!”陆钦一脸认真的忽悠道。

  第二天,陆钦揉着被老妈抽的生疼的屁股,再次拿出一件粉红色的小裙子~

  十三岁的时候。

  “陆钦,带你哥哥在小区门口玩会去,小橙,别老看书,去玩会吧。”戚妈督促不爱玩的陈橙赶紧出去玩会,接着收拾家务。

  “橙姐,今天穿哪件?”陆钦看到妈妈离开房间,蹭蹭的来到陈橙面前,笑嘻嘻的问道。

  “唔,白色的那个~”陈橙思考了一下,回答道,那些楼下的小孩子们,都认不出自己,外面没那么讨厌了。

  第二天,陆钦摸着被老妈抽的略微生疼的屁股,再再次拿出一件浅蓝色的小裙子~

  十九岁的时候。

  “橙姐啊(|T|Д|T|),你帮帮我。”已经长成一个清秀小伙子的陆钦,对着正在安静看书的陈橙哭诉着。

  此时陈橙已经长大成人,依旧是齐耳短发,明明是男孩子,却长着一张倾国倾城的脸,一双眼睛灿若星辰,薄薄的嘴唇下意识的抿着。

  要不是从小一起长大,陆钦差点没装得下去。

  陈橙歪头看着这个比自己还要高一头的弟弟,不知道他又想干什么。

  不过那脸上的泪珠不像是假的。

  “你这是怎么了?”声音空灵悦耳,分不清男女。

  “吸(鼻涕),吸,人家刚被女朋友甩了,她还说我这辈子找不到比她漂亮的!”一脸可怜的陆钦谎话张口就来。

  “上个月不是刚分手么?”陈橙萌萌的问道。

  “细节不重要。”陆钦接着拿出一套攒了很久的零花钱买的长裙,假发,丝袜,小皮鞋。

  放到陈橙面前,一脸认真的说道:橙姐,帮我找个场子!弟弟在学校还能不能混下去,就靠你了。”

  第二天,陆钦扭着被老妈抽的免疫了的屁股,在学校开心的贩卖着老姐的照片~

  。。。

  两人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为了保持状态,陈橙早只是简单的喝了碗粥,一天相当于什么都没吃。

  早些年陈橙的父母到沪市打工,在他们隔壁租的房子,两口子都是老实人,邻里之间经常相互帮衬,一来二去的就成了朋友。

  那天陈橙的父母要带着孩子回老家一趟,戚燕秋的丈夫执意要送他们去车站,随后出了车祸,只有陈橙一个人活了下来。

  当年自从发生车祸以后,戚燕秋不顾朋友和同事们的劝告,执意将陈橙接到自己家里来扶养。

  戚燕秋是个高中音乐老师,在这个小区划片的高中教了十几年的音乐课,也是当年学校领导看着她一个人带两个孩子怪可怜的,才分了一套房子给她,要不然他们或许还住在出租房里呢。

  如今看着他长大成人,心里也是老怀宽慰,一方面是有一些愧疚,另一方面,她也不忍心让小陈橙去到孤儿院里孤孤单单的。

  陈橙的父母都是来打工的,本身没买什么保险,陆钦的父亲倒是有,可是和保险公司扯皮一段时间以后,只得到了二十几万的赔偿。

  当年两家出事的时候,事故现场并没有摄像头,肇事逃逸的渣土车也毫无登记,查无可查,他们并没有得到任何的赔偿。

  两个孩子倒也争气,都从市里有名的大学毕了业,一下子放松下来的戚燕秋却被查出患有癌病,医生说发现的早,动手术的话有极高的几率痊愈,她本来想瞒着两个孩子,因为光手术费就要二三十多万,还不算其它的。

  当年那些赔偿在十几年里供两个孩子上学和生活,也用的差不多了。

  毕竟这里是国内一线城市。

  今天小钦说要带着陈橙去参加一个歌唱类比赛,陈橙的音乐天赋非常不错,要不然也不会被学院录取,就是性子太柔弱了,还好陆钦是个大咧的,两兄弟从小感情也好,以后相互照应她也放心。

  刚才小钦说下午到家,戚燕秋刚刚做好一桌子的饭菜,坐在沙发上等着两个孩子回家。

  “妈,我们回来了。”陆钦刚进门口就喊到。

  “回来就回来了,就不能学学小橙,整天毛毛躁躁的。”戚燕秋一如既往的偏爱着陈橙。

  “哎呀,妈,我才是你亲儿子啊~”

  “臭小子,我跟橙橙才比较亲,你就是充话费送的。”戚燕秋翻了个白眼,“是不是,橙橙?”

  “秋姨说得对~”陈橙照着以往的记忆回答,他在家里的时候性格才放得开一些。

  “饿了吧,快去洗手,今天做了你爱吃的蒸鱼。”

  “我也爱吃。”

  “你喝汤。”

  餐桌上,戚燕秋给两个孩子没人盛了一碗鱼汤,戚妈当然不会真的偏爱谁,两个孩子她都爱着,只不过陆钦比较活泼,整天在家里没个正经,三人在家里也经常打趣,十几年来一直其乐融融。

  “妈,今天橙姐可是大发神威,你是没看见,那些观众和评委眼睛都直了。”陆钦一边吃饭,一边将陈橙今天参加海选的事情说了一遍。

  “我一直都说橙橙唱歌非常棒,再吃点。”戚燕秋欣慰的看着陈橙,又给他夹了一块子菜,“叫橙哥!”又瞪了一眼自己儿子。

  她对陆钦忽悠陈橙穿女装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大男孩家家的,扮什么女人,虽然她那天第一次看见时也是惊为天人,但还是拎着鸡毛毯子把陆钦追着抽了一条街。

  “那得看是谁教的呀?”陈橙谦虚的说,“陆钦也在电视台找到实习工作了。”

  “哎哟,是么,陆钦?”她看向陆钦,“那得再喝一碗鱼汤。”笑呵呵的给陆钦又添了一勺鱼汤。

  “谢谢母后大人赏赐~”陆钦嘿嘿笑道。

  晚餐在陆钦插科打诨下愉快的吃完了,陆钦收拾完碗筷以后,也陪着其他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为什么陆钦收拾家务?

  是他主动要求的,想发掘美丽本身,没有点代价怎么行,那岂不是白白被抽了四五十条街?

  “秋姨,我觉得我们可以先把房子抵押一下,先给你把手术做了。”陈橙其实早就想说了,他知道秋姨是不愿意给两个孩子添加负担,又舍不得把房子卖了。

  “对呀,妈,我怎么没想到呢?咱明天就去银行办抵押,然后去医院。”陆钦也就是个刚毕业的毛头小子,遇见事一时也没反应过来。

  “那怎么行,你们都才刚毕业,上哪弄钱还贷。”戚妈板着脸不同意。

  “钱的是你就不要操心啦,橙姐肯定能进决赛圈的,真的,他要进不了,我把头拽下来给您当球踢行不~”陆钦言之凿凿,指天发誓道。

  “我看你就是没脑子的,万一呢?总之,我不同意。”戚妈差点没给儿子逗乐,不过还是没有同意,“放心吧,医生说了,我这个短期内不会有问题的,坚持吃药就行了。”她宽慰着两个孩子说道。

  “叮铃铃~~~”

  这时候,陈橙的电话响了起来,他从兜里拿出手机,是一个陌生的来电号码。

  “谁打来的?”陆钦问道。

  “不知道,没存。”

  他按下了接听键。

  “您好,是陈橙女士?”对面一个年轻的男子声音传来。

  “咳,你好,我就是。”

  “您好您好,我是网酷音乐的音乐总监,的助理。”那个声音说道。

  “贵姓?”陈橙觉得这是一个职场萌新,有点傻。

  “哦哦,我叫邱竣,您叫我邱经理就行,是这样的,今天不是您在梦想好声音参加的海选么,我当时就在现场,那个,我可是好不容易才从电视台要到你的电话号码,是有个事情想和您商议一下。”

  邱竣介绍了一下自己,然后略微有些紧张的继续说道,“您唱的大鱼实在是太好听了,我想代表我们酷网音乐,请您将音乐的版权授权给我们公司,为您独家代理发行。”

  “谢谢邱经理赏识,不过,我只是个不出名的新人,不知道贵公司打算怎么分成?”陈橙问道。

  “一般新出道歌手,收益分成都是三七分成,您这里我可以做主,四六怎么样?”

  “我四?”

  “当然,还有一笔签字费,算是独家代理的费用,怎么样?”

  “多少?”

  “七万,最高了,真的,各大平台新人歌手基本上不会有比这个价格还高的了。”对面诚恳的声音传来。

  你怕不是音乐总监的儿子,是老总的儿子吧?听说酷网的董事长就姓邱。

  陈橙也知道,酷网是前几年前一个资本大鳄整合多个音乐播放网站,重组的网络播放平台。

  目前国内只有那么一两个平台勉强可以和他们分庭抗礼,实力肯定是毋庸置疑,不过他们的分成,即便是天王巨星,应该也就五五或者六四吧?

  当然具体是多少陈橙也不知道,人家又不会把合同晒出来给大家看。

  不过,这么好的事情陈橙也不会拒绝就是了。

  “好,如果你真能做主的话,我同意授权给你们。”

  “耶...咳,陈小姐,那我就将合同发到您的电子邮箱,签完之后您抽时间来录制歌曲,最好在这期好声音播出以后同时间上架。”邱竣显得非常高兴,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

  “那就明天吧,正好没事。”

  “那好,一会我把地址一起发到你的邮箱,明天再见。”

  挂断电话以后,陈橙陷入了沉思,这个邱竣怕不真是个职场小白,要不就真是和董事长有亲戚,给的价格就他所知确实是有些虚高的。

  邱峻是不会承认,他是被陈橙的美貌所迷惑了的~

  秋姨听到刚才电话里叫陈橙陈小姐,将头转向正在一边做小鸡鹌鹑状的陆钦。

  “你不会是让橙橙穿着女装去海选的吧?”秋姨眯着眼睛,透露出一股危险的信号,“怪不得你说观众都看直了,我刚才还奇怪呢!”

  说着伸手就要去拿沙发边上小台桌供着的一根鸡毛掸子~

  被抽了好几条街的恐怖记忆逐渐占据了陆钦的大脑。

  “咳,秋姨,这事您别怪他,我也是同意的,本来我也不愿意抛头露面,这才变装去参加的,只要进了决赛,拿到钱,比赛结束以后就没事了。”

  陈橙为陆钦开解,将参加超级女声的事告诉了她,倒不是为了让弟弟少挨揍,现在秋姨的身体也确实不合适剧烈的运动,最好也不让她有太大的情绪起伏,只好将事情揽在自己身上。

  两人费了好大的劲才安抚了秋姨,让她同意了下来,只是除了警告陆钦,让陈橙必须尽快找个女朋友的事情又被提了出来。

  虽然直觉上她知道两个孩子都挺正常,但就是心里有点不踏实,还是尽快找个女朋友的好。

  陈橙将签约歌曲平台这件事情告诉俩母子,秋姨最终同意了,如果陈橙的歌能卖到钱,她就同意先把房子抵押出去。

  网络歌曲播放平台播放歌曲是要收费的,会员只能听不能下载,非会员只能试听一部分,单曲一般两到五元。

  合同上给的下载标价是三元,看来邱俊很看好这首歌,当然,并不是别人下载一首歌,陈橙就能拿到四成的钱。

  这个世界关于娱乐行业的税收也非常重,基本上达到了最低百分之四十到最高百分之七十,这里的税收是按照单个作品或者劳动所得的最高金额所定的,所获酬劳越高,税率越高。

  无论是个人还是公司,只要是规定内的娱乐行业收入都是这样,虽然如此,但是却很少有艺人敢偷税漏税,因为国家对这方面管控的很严格,如果你以后不想在国内混了,大可以试试。

  所以,如果按照最低税率,他真正能到手的也就七毛两分钱,而且卖的越多拿到手的越少,当然,总体肯定是多的,并且百万以上才会出现税率上升。

  具体换算对于陈橙这个数学学渣来说太过繁琐,反正等着拿钱就行了。

  去年的网酷年度销量冠军正是今天见过的郝雅君,一首《时光荏苒》一年下载量突破六百万,创下十年来歌手下载量之最。

  单首歌曲五元的费用,千万以上的酬劳国家就要收取七成的税收,剩下的才是郝雅君和酷网分成,最后如果是五五分成的话,郝雅君只能拿到四百五十万左右,不算她签约的娱乐公司分成的话。

  今年的一些一线歌手下载量到现在五月份,也大都在一百万到两百万左右不等,当然下载费用也不尽相同。

  陈橙买了个会员听了一下,惊艳的歌曲也有,特别是光荏苒让陈橙眼前一亮,不愧是当红天后。

  当然,陈橙对这种制度表示非常佩服,不仅仅说明国家秩序的稳定,法律的健全,也从侧面说明了行业的规范,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