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周围的人都想让我女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塞纳河里都是水

  上午的电影开幕结束之后,陈橙跟随若伯特一行从后台走出剧场,乘上车,他们首先去到的地方,是城外不远,奥斯陆的别墅。

  一栋三层古堡似的别墅,据说有上千年的历史,别墅外面是占地广大的庄园,种满了各种花草植物。

  是一个养生的好地方。

  奥斯陆为大家开了一瓶红酒,说是自己家酿的。

  陈橙不懂这些,此时他还穿着那身旗袍,端着酒杯,正在考虑什么时候放个大招。

  “陈,快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想出来那部电影的剧情的,若伯特告诉我,那是你在飞机上给他们讲的一个故事。”

  他们坐在庄园内一处露天的桌子旁,周围都是修剪好看的绿植。

  “奥斯陆,老伙计,有灵感的人在任何时候都能想出好的故事,更别说我们的美丽的陈小姐,创作的歌曲更是让人耳目一新。”

  若伯特喝了一口红酒,夸赞道。

  “比起那个,我有件事要告诉大家。”

  陈橙一口喝下红酒,甜甜的,还挺好喝。

  “是什么,亲爱的。”若伯特的夫人,奥瑞娜闻言问道,“哦对了,你不是说还有两个朋友要一起么?”

  “瞧我,把这个忘了,告诉我他们在哪,我让人去接他们。”奥斯陆一拍脑袋,“请原谅,年纪大了,就是容易忘事。”

  “她们就快到了,我给她们发了位置。”

  “是你的朋友么?”

  “恩,是的,其中一个是我的女朋友。”

  “。。。”

  “陈小姐真是让我刮目相看,我以为你们东方人对于这种爱情观念是很保守的,没想到你能够如此大胆的说出来,实在令人敬佩。”

  大家都是外国人,对这种同姓之间的爱情接受程度是比较高的,所以并没有感到很惊讶。

  但陈橙毕竟是个东方人,据他们所知,在这种事情上东方人多少还是比较忌讳的。

  “若伯特先生,奥瑞娜夫人,有件事,我得跟你们道歉。”

  陈橙站起身来,对众人微微鞠躬。

  “怎么了,亲爱的,有什么事情坐下说。”奥瑞娜起身拉起陈橙的手,脸色露出担忧的神色。

  “其实,有件事我忘了跟你们说了,我是一个男人~”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看着众人吃惊的表情,陈橙些微有些舒爽感。

  奥瑞娜看向自己的眼神更加担忧了是怎么回事?

  我脑子没问题。

  之后,陈橙换了身衣服,拿掉假发,然后找出自己的护照,给大家看了看,才让众人彻底相信。

  “这不可能,你这张脸是怎么长的,真是比很多女士的皮肤都要好。”奥瑞娜不相信的在陈橙脸上捏了半天。

  “抱歉,奥瑞娜夫人,当时没有告诉你,您不会生气吧。”陈橙整张脸都被捏的有些变形,不过还是老实的说道。

  “哦不不,不要担心,一直以来我们都没有问过你这个问题,并不算你欺骗我们。”

  若伯特和奥斯陆也只是有些惊讶而已,并没有大惊小怪。

  都是老家伙了,什么事没见过。

  也就奥瑞娜表现的比较好奇而已。

  “我觉得你可以在好莱坞发展,陈,考虑一下,以你的天赋和神奇的容貌,绝对会有很多人喜欢你的。”若伯特对他发出了邀请,“很多人都在给我发信息,问我你的事情。”

  他拿出手机摇晃了一下,散会后有很多人看到他们一起乘车离开。

  “真想看看他们只到你的性别之后的表情,但是,嗨,即便知道了,你还是很有市场的。”若伯特一脸老狐狸似的笑容。

  他认识的圈子里,很是有几个男女通吃的家伙。

  陈橙听到以后浑身寒毛一抖。

  “请务必不要介绍这些人跟我认识。”陈橙连忙拒绝,“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在国内公司待的挺开心的,当然,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倒是可以合作的。”

  “对此我倒是很期待,如果你还有好的剧本的话,请务必先考虑我这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子。”若伯特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摇了摇头,“奥瑞娜最近都喜欢写一些爱情之类的剧本。”

  “嗨,你是在拐着弯说我老了么?”奥瑞娜生气的对丈夫说道。

  “我的上帝,你是从哪一句里听出来的?”

  “不是说只有上了年纪的人才总是抒发情感么,你就是嫌弃我老了。”

  “我不知道这是谁说的,总之,你永远是我最美丽年轻的夫人。”若伯特赶紧补救,“我的意思是,我喜欢,是的,今年我还打算拍一部爱情电影,你已经有构思了不是么?”

  “是的,是的,最近我看了很多关于上个世纪一搜世纪游轮沉没的传记和电影,我打算以它为原型,写一部公主与平民之间的爱情故事。”奥瑞娜被成功的转移了注意力,开始讲起了自己的创作计划。

  若伯特和奥斯陆对视一眼,显出一副无奈的表情。

  奥斯陆耸了耸肩,给了他一个你自作自受的眼神。

  陈橙回忆了一下,这个世界貌似还没有泰坦尼克号这部电影,但是也有类似的沉船事故,被写成小说或者拍成电影。

  众人正在聊天,陈橙接到若楠她们到来的电话。

  瑟琳娜显得有些拘谨,跟前面落落大方的诺楠不同,她可从来没到过这么高级的地方。

  更别说这里是奥斯陆大主席住的地方。

  两人被佣人带到陈橙他们那里,瑟琳娜看到若伯特以后更是激动的差点叫了起来。

  那可是有名的导演,对于她这种致力于演艺圈发展的小艺人来说,他就是金字塔的顶端。

  “诺楠,你怎么来了,你的老师还好么?”

  陈橙本想起身介绍一下来着,就看道奥瑞娜一脸开心的走到诺楠身边,跟她拥抱起来。

  “奥瑞娜阿姨,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您。”诺楠笑着和她拥抱了一下,“老师现在XN那里度假,身体好着呢。”

  “你们认识?”

  陈橙疑惑的问道。

  “哦,她是多米尼奥的学生,我上次见到他的时候还是在半年前一场演奏会上。”奥瑞娜向几人介绍起来。

  “我也跟多米尼奥先生学习过小提琴,你忘了么,我的好先生。”

  “记得,我怎么会忘记呢,你的小提琴还是我给你买的呢。”

  奥瑞娜翻了翻白眼,她的先生只喜欢拍电影,除此之外就是任何华国的文化。

  “是多米尼奥·惠特斯顿先生的弟子么?那可真是太荣幸了,多米尼奥先生的钢琴和小提琴演奏在世界上都是数一数二的。”奥斯陆听到以后,起身和诺楠握手,“我也听过很多场他的演奏会,确实是一种享受。”

  “惭愧,我跟我老师相比,还差的多。”诺楠谦虚的回应道。

  “这就是张诺楠,我的女朋友,没想到奥瑞娜夫人您竟然认识,真是太有缘分了。”

  陈橙觉得有时候世界还是很小的。

  瑟琳娜跟在后面,她是没想到,自己认识的两个人都那么有来头,她现在无比庆幸自己当初不遗余力的推销自己了,当然,还有拍照技术。

  虽然是为了赚钱,但是瑟琳娜跟他们相处的时候也是非常真诚的,那时候她可不知道两人那么的有“背景”。

  “这位是我们巴黎的朋友,瑟琳娜,她可是一个很优秀的演员和歌手。”陈橙介绍起了瑟琳娜,对若伯特说道,“我相信您肯定会有一些角色适合她的。”

  陈橙毫不客气的向他推荐起来,瑟琳娜的外貌条件都很不错,身材丰满性感,大九头身,年轻有活力,最重要的是通过这几天的相处,他们算的上是朋友。

  陈橙对这个一直坚持自己梦想拼搏的姑娘还是很欣赏的。

  “当然,如果你有好的剧本的话,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拍下一部电影了。”若伯特作为一个资深的电影人,对此倒是从善如流。

  他仔细的打量了瑟琳娜一阵,点点头,到了他的这种地位,电影角色甚至主角都不是决定电影是否大卖的最主要因素,因为他本身就是最好的宣传,只要是他拍的,即便都是新人,也有大把的发行公司抢着买放映权。

  他们互相交换了名片,瑟琳娜感激的看着陈橙,她并不反感这种方式,甚至还非常感激,这比那些她知道的那些朋友,靠着身体和其它什么东西换来的机会要不知道好多少。

  之后他们共同享用了城堡内专业厨师做出来的美食,奥瑞娜全程拉着陈橙在听他讲述泰坦尼克号的故事,她不仅喜欢写故事,也喜欢听故事。

  诺楠和瑟琳娜也和大家聊的很开心,瑟琳娜除了一开始比较紧张之外,慢慢的发现,这些平时只能在电视上看到的人,在私下里也跟平常人一样,渐渐的也放开了,发挥出自己话唠的水平,相谈甚欢。

  下午奥斯陆主席还要回到电影节主持活动,餐后就跟大家告辞了。

  整个电影节一共要十多天,陈橙他们也不打算天天都去看电影,他们打算趁这个机会,到处去旅游一番,过一过二人世界。

  瑟琳娜把他们送市区,坚持要请他们吃晚饭,感谢陈橙带给她的机会。

  “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陈,要不是你已经有女朋友了,我想我肯定会被你打动的。”说完,调皮的对诺楠眨了眨眼。

  瑟琳娜请他们吃的是她喜欢的中餐馆。

  还别说,挺正宗,对于吃了好几天西餐的两人来说,吃上一顿正宗的中餐是很幸福的事情。

  “我们家陈橙可是很优秀的,很多人都会对他动心,对此我可是毫不怀疑。”诺楠一边吃着毛血旺,一边笑着说道。

  这是一家川菜馆。

  “当然,我可是万人迷来着。”

  陈橙没好意思说自己男女通杀,老少皆宜,太羞耻了。

  “不必感谢我,我们是朋友,这对我来说只是说句话的事情,但是最终还是要靠你自己的。”陈橙说着,给诺楠夹了一块肉肉。

  “向若伯特导演这种的,对于演员的咖位或许不太重视,但是演技这方面肯定是很严格的,这一点你肯定要及格甚至优秀才行。”

  他相信若伯特肯定会给瑟琳娜至少一次机会,但是否会有更多的机会,就靠她自己了。

  “当然,我会做好准备的,我对自己也很有信心。”

  瑟琳娜当然也知道这点,但她依然很感激。

  机会虽然给到她了,但是能不能把握住还是要靠自己的。

  用过晚饭后,陈橙和诺楠吃的肚皮鼓鼓,和瑟琳娜告辞之后,一起来到小河边上散步。

  “这几天没和小兰联系,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诺楠抓着陈橙的手掌,放在双手上玩弄着。

  “咳,应该还好吧,她平常也在学校,应该不会太无聊了。”

  当然不会,每天晚上都会拉着他开黑打游戏。

  “你这回在国外出了这么大风头,明天国内就都知道咯,以后你的名气也会越来越大了,陈大明星~”

  “再大也没有你大呀,家里你最大。”

  “你说的时候看哪里呢(*/ω\*)”

  “说到这里,我还没问,早上化妆的时候,化妆师说那两坨圣光是你买的?<(ˉ^ˉ)>”

  “哎呀,那旗袍就要是撑不起来不好看嘛。”

  “那也可以买别的礼服哇。”

  诺楠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要不,回去人家穿给你看?”

  “逛累了吧,我们快回去,晚上有点冷了,走吧走吧。ԅ(¯﹃¯ԅ)”

  陈橙转身就拉着诺楠,开始朝回走,丝毫不觉得自己穿着短袖有什么不对。

  “慢点,你这个坏蛋,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没有,我没想,我只是想看看你穿着合不合身,而已。”

  “我不要回去,我还要在逛一逛~”诺楠在后面拽着陈橙的胳膊,笑着拉扯着他。

  陈橙返身揽过诺楠,一脸坏笑。

  “好吧,我就是馋你的身子,都老夫老妻了,有什么不能想的?”

  “你再这样我要叫咯~”

  “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到的。”

  就在诺楠要试一试的时候,陈橙低下头,对着她的嘴唇就吻了过去。

  这坏蛋,难怪说不会有人听到,这样人家怎么发出声音嘛。

  在浪漫的巴黎街头,伴随着塞纳河潺潺流动着的水声,火红的夕阳,两个人紧紧的拥吻在一起。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因为诺楠还是被拽回了酒店,整个晚上,圣光一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